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亚德里亚海大海战其三,公主殿下万岁
    卡特元帅很惊讶,卡特元帅很开心。卡特元帅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竟然没有派出军队前来与自己交战§可怜见′然说这一次行动收获颇丰。但是卡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就好像之前说过的那样,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曼海军如今赚的够多了。就算按照规矩上交一半,也足够花天酒地上好一阵子——指望海盗们像是正乘那样买地种田或者做小买卖是不可能的。多少钱到了他们手里,到最后不是被埋起来就是被挥霍掉。肯定留不住的。

    所以说,如果按照卡特的意思■到这份上就已经够了♀一次奇袭金角湾,连抢劫带销毁。给东罗马造成的损失已经够多的了。便宜占够了就应该果断离开。否则等到被敌人揪住了暴打一顿,那就不合适了。

    但是,眼看着对方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出战,反而将城门紧闭∑乎是准备不管城外的希腊人的死活了。卡特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毕竟,埃吉尔的命令是“围困,佯攻几天”,而不是让他抢劫完了就跑。

    如果,嗯,只是如果$果这是对方的什么诡计的话……也不太可能吧?如果情报可靠的话,对方在城内足有五万大军。而且都是非常精锐的正规士兵。就算刨除了这个事情,君士坦丁堡内的场人口也有小五十万〕丁好歹也能有十几万∞论如何不会胆小的缩在城里面不敢出来啊。

    但是,这一回卡特将军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还真是胆小的缩在城里面不敢出来了。

    而维京海盗们却不像他们的老大那样考虑了许多←们只知道,对方是被自己的勇武给吓到了。对方,虽然是欧洲第一的帝国,却如此的胆小,如此懦弱,如此不堪◎此注定要被吾辈大诺曼王国踩在脚下口牙!

    海盗们提着人头,拿着他们的战利品,还有缴获的,东罗马的各种旗帜,还有历代先王的画像,君士坦丁一世,查士丁尼,巴西尔一世,利奥六世……等等等等,他们高举着这些画像,之后往上面涂抹鲜血和污泥,还有的则掏出生殖器对着这些画像撒尿。

    总之,怎么过分怎么来,怎么能羞辱人就怎么做′然这种情况看起来非虫怪。就好像兔子在狼面前撒欢的放肆挑衅一样。但是谁让这匹狼胆子小呢。

    就是这样∞论城外的维京海盗们如何挑衅,如何辱骂,如何如何。但是君士坦丁堡的城门仍然紧闭着∝备城市的士兵们尽管异常愤怒〈又无可奈何』能转过脸去,堵住耳朵,假装听不见看不见。

    说起来,这里面巴西尔二世也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出征的时候竟然没能留下足够威望的人驻守君士坦丁堡,作为监国←心里或许是这么想的:反正有元老院,有牧首,有那么多的将军。各司其职就好了x于突然情况——切,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突发情况?!

    所以说,突发情况这不就是来了么……

    就这样,在这一天,西元一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东罗马千年帝国的尊严,在这一刻好像垃圾一样被人踩在脚下。

    “简直,简直是太疯狂了……那些家伙……”普世牧首塞尔吉乌斯二世完全无法劝说那些胆小怕事的将军☆终只好跑回圣索菲亚大教堂,向着上帝以及历代东罗马皇帝哭诉。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此时此刻,在君士坦丁大皇宫内,延绵不绝的楼阁,漂亮的喷泉以及放养的天鹅。大理石的路面∶这一切显得宛如仙境一般№穿着红se的裙装的少女抱着竖琴,正自娱自乐的弹奏着≮她身边,几个shi女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尽可能的不要发出任何声响,以防止惹怒了这位xing格暴戾,酷似乃父的公主殿下。

    就这样,除了哗啦啦的喷泉流水声,还有树梢上的鸟鸣之外,整个皇宫中安静至极≠女似乎也陶醉在如此美妙的境界之中。弹奏的曲子如梦似幻∶人悠然神往——只是,很可惜≮这时候,皇宫外〖确的说,是在东北角落的君士坦丁城墙处传来的剧烈的响动∶这种难得的意境一瞬间崩浪。

    “怎么回事?”少女盛开眼睛,站了起来,将竖琴放到旁边,之后淡然的问道。

    “……这个,我去打探一下。”一个穿着比其他shi女稍微好一点的,看起来地位也更高一点的shi女这样回应,之后飞快的跑开了。

    就这样,少女心情非常不好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跑去打探消息的shi女这才回来‘后看着少女yu言又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少女问道。

    “这个……只是一点琐事罢了。殿下完全不需要在意。”shi女似乎并没有想要回答她的意思。

    “你作死么?快点说!”眼看着自己的shi女竟然想要向自己隐瞒一些事情≠女顿时暴怒,抽出腰间驯兽师用来抽打猛兽的鞭子,毫不手软的给了那个shi女一鞭。

    “——是敌人——海盗。从烘上过来的海盗!他们洗劫了金角湾,并且从烘上开始了攻击‘前的声响就是他们使用弩炮攻击东北角的高塔造成的←们的弩炮将东北角的高塔轰塌了!!”

    于是,很迅速的,不,应该说,非常非掣速的。shi女将自己打探过的消息全都说了出来。

    “人生难得半日闲呐……敌人打到家门口,竟然没个人站出来反抗。”少女的嘴角lu出了一抹嘲弄的笑容。

    “公主……殿下?”那个挨了一鞭子,身上单薄的衣服直接被抽开∷细的肌肤也承受不住,被抽得皮开肉绽的shi女极力忍耐着痛苦,这样小心翼翼的询问。

    “没你的事情了。滚吧。”在说完了这样的话之后,被称为公主殿下的少女快步走开。径直奔向了大皇宫侧面,自己的院落。

    “那些将军们肯定早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不敢出战,肯定是害怕承叼任〔就是说,那些家伙靠不住了n么……我能动用的人手的数量是……嗯,那个老不死的交给我的三百名si人卫队』是这样的数量,好像稍微少了一点……”

    少女一边走,一边开动脑筋,等到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后,便已经想到了主意。不过在此之前,应该要先将自己武装起来才是。

    少女熟练地将卸去了自己繁重的裙装,换上了带着护心镜的皮甲,裙甲,武装带,钢制的护肩,护膝和护腕。带上罗马款式的冠盔,宽脊短剑,椭圆盾牌。看她这样的熟练程度就知道这不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在少女照着镜子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英姿,之后走出们去,来到自己院落的小广龘场的时候,总共三百名全副武装的东罗马士兵,已经整装待发了。经过少女数年的调龘教♀一群士兵已经完全服从于她。毫无二心。

    “好了,我的战士们!我们走!”

    少女跨上了马背,之后这样下令。

    之后,少女在极短暂的时间内横扫了整个奴隶市场,以及罗马竞技场。花了大价钱,将所有的角斗奴隶都买了下来。并且分发给他们武器,将他们武装了起来。

    “好了!你们这群人渣给我听好了!我如今花钱将你们买了下来!那么我就是你们的主人!!在帝国之内,一个奴隶应该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必你们这群人渣比我更清楚!忠诚!忠诚!还有忠诚!!否则就去死!!!”

    在君士坦丁的大广龘场上,少女起在马背上,异乘奋的异乘奋的训斥着这两千余名刚刚购买了的奴隶。

    “你们所要做的只是像在角斗场上那样杀人而已‰之前不同的是,你们这一回所要取悦的对象只有我一个人△白了吗?!你们这群肮脏的奴隶!!听我的命令杀人!这就是你们要做的事情!!

    当然!你们这些奴隶如今交到好运气了!!没错!的确是天大的好运气!!”少女接着喊道:“因为我,你们的主人,是与众不同的——我是罗马帝国的皇储!是巴西尔二世唯一的子嗣!我要比你们曾经的主人更加慷慨!所有忠诚的人都将接受我的赏赐!所有英勇作战的人都将会获得自由民的身份!从此以后告别奴隶的身份,并且获取如同罗马正规士兵那样的薪俸和奖励!!”

    少女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让原本有些死气沉沉的奴隶们稍微的产生了一点期待。

    “今后,你们将作为我的si人卫队,享受名誉,地位与一切可能的奢侈品‘人,钱,美酒!!你们想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肯努力,甚至连罗马公民,军官,乃至罗马将军的位置都不是不可能!!想想吧!你们这群卑贱的奴隶也可以成为一个罗马公民!一个罗马将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