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亚得里亚海大海战其二,奇袭君士坦丁堡
    说起来,东罗马帝国在布达佩斯的这一场军议,在无形之中却是帮了诺曼外海舰队一个大忙≮东罗马调兵遣将,航并进向着意大利逼近的同时,诺曼王国国王埃吉尔的一个yin谋,也正在一点点的被实现。

    奇袭君士坦丁堡。亏他想得出来那可是传说中的欧洲文明社会最为强大的城池,永不陷落的,上帝最为宠爱的三座圣城之一≈如今基督教文明社会中最强大的国家,东罗马帝国的首都〉有数万常备军,数十万居民,每年赋税上千万金币的超级大城市!埃吉尔就只是一句轻飘飘的“去奇袭吧”之后就不管了!

    “真是要了人命了。”每次想到自己将要面对何等对手的时候,外海舰队的总指挥官卡特元帅都会觉得头大。不过,好在埃吉尔的命令并不是疯狂的让他凭借一万来人的外海海军夺得这座欧陆第一大城市』是让他佯攻一下,做做样子,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而已$果只是这样的话,卡特好歹还能有点信心,不至于当场拒绝了此次任务。

    当然,也只有两三成的胜算罢了。卡特计算了一下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要完成此次任务,并且安然退却,保持舰队大部完整♀样的可能xing基本也只有两三成而已$今在内河之中,没有什么握暂且不论』旦进入黑海,那么就很有可能面对敌方的黑海舰队一就算成功的躲避了黑海舰队n么想要进攻君士坦丁堡,却又要再从黑海,穿越博斯普鲁斯嚎进入马尔马拉海。

    埃吉尔的命令,是佯攻君士坦丁堡至少三天时间。

    那么在这三天时间内,东罗马人多半会做出一些应对方式的。比如说,派遣爱琴海舰队,封锁达达尼尔嚎,让诺曼外海舰队不能穿越达达尼尔嚎,进入地中海‘后黑海舰队再将博斯普鲁斯嚎封锁。

    这样一来,诺曼外海舰队就被困死在马尔马拉海里面了‰要突围的话就要应对东罗马两支海军的南北夹攻≡有不慎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而之所以说,东罗马帝国的这场军议给这场奇袭增加了胜算,却是因为东罗马为了尽快的将援军运输到西西里。将爱琴海舰队调到了别处去♀样一来想要封锁达达尼尔嚎就成了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果说之前诺曼舰队的胜算只有两三成n么现在至少就有了五成。

    事的五成,却是要碰运气了。

    在黑合不被对方海军舰队装上』要不被装上n么消息就不会被暴lu,消息不会暴lu,那才能达到奇袭的效果。

    舰队的速度要比军队快◎为可以日夜不停的前进※以说,就算是事先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莫斯科大公国,想要给东罗马提个醒,也有些来不及了。

    就是这样。

    当舰队从第聂伯河口一点点的使出£全进入黑寒后,卡特更加紧张了起来。

    “全部舰队,满帆,最快速度前进!”

    就这样,差不多在天主教联军突袭了威尼斯的同时,诺曼外海海军抵达了传说中的君士坦丁堡,新罗马,沙皇格勒的北面。被称之为金角湾的天然深水良港。

    此时此刻,庞大的舰队已经再无法掩饰住了特别是那艘重型弩炮战舰′庞大的轮廓,狰狞的撞角,以及舰艏和侧舷的巨大弩炮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君士坦丁堡的人们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是一次敌袭≮码头上的,还有停泊在码头边上的船只之中的人们来自希腊,阿拉伯,土耳其,拉丁世界的商人和水手们只是用好奇的,甚至是〖兴〗奋的目光看待这一支舰队⌒的人声称这是帝国皇家海军的一支分舰队,有的说这是某个大富豪的si人商船队。还有的声称,这是从叶的东方经过千山万水前来君士坦丁堡贸易的官方舰队。

    唯独没有人料到,这是一支来自敌国的,来自诺曼王国的,承载了整个天主教世界愤怒的,装满了无法无天的维京海盗的敌军舰队。

    完全没能料到!简直超乎了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想出如此大胆的计划…来≮横渡了整个欧罗巴大陆之后,对着大陆另一侧的敌人国家的首都,用海军展开突袭!

    这简直匪夷所思!

    事实上在这之前,君士坦丁堡并不是没有遭受过敌人的攻击。当bo斯第二帝国兴起的时候,当倭马亚帝国兴起的时候,当匈牙利铁骑驰骋欧洲的时候,这些时候,帝国首都省份se雷斯,还有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全都遭受过直接的攻击※以不能说这些居住在这里的希腊人没有警惕意识但是,这个这个这个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至少在这之前的几次攻击之中,对方要按部就班的从东面,或者从北面,帝国其他的国土侵占,之后一点点的攻打到这里来c着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丧师失地,希腊人们便会一点点的做好觉悟,以及战斗的准备‘后,在敌人进攻的时候,全副武装的希腊人便会凭借著君士坦丁堡的坚固防御体系,给对方一个深刻的,难忘的教训但是!

    但是现在完全不同。

    对方是从烘上忽然间出现的』有战书,更没有从前线传来的失败的消息』切都显得那么突然。当这些战舰上的水手们并没有像是人们预料的那样,回应他们的招手呐喊的时候∷们已经察觉到了÷情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弩炮战舰,开火。

    开在最前面的,包括旗舰在内的十几艘弩炮战舰上的蝎子弩,全部装填了上面缠着浸泡在火油里面的,正在燃烧着的布头的弩箭‘后对准了码头的房屋,人,船只一…甚至完全没有什么目标,只是漫无目的的射击而已。

    “啊!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数十柄长矛一样的,还在燃烧着的巨型弩矢向着码头射了过来∷们开始惊讶的呐喊』而这还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在码头上靠岸之后,战舰上的跳板被搭了下来‘后,粗鲁▲狞的,已经忍耐了好久的维京荷们狂笑着,争先恐后的从他们的战舰上跑了下来☆先下船的一个,带着角盔,穿着皮革马甲,luolu着肌肉结实的双臂的海盗完全没有任何疑huo”接掏出了战斧,对准了一个还没不知所措的希腊人,砍了过去。

    就算是诺曼海盗的战斧砍向自己的一刹那,很多希腊人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敌人?!难道说前线战败了?!那么为什么没有传来消息一是被封锁了吗?!

    作为一个平民,有这样的政治觉悟还真是难为你了啊。或者说,不愧是希腊人,〖民〗主的发源地吗?

    就这样,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这家伙被砍成了两段。挂掉了。

    随着码头上的大批平民,搬运货物的奴工,以及来自阿拉伯,拉丁世界,罗斯,甚至更远地方的商人们被一个个的杀死。恐惧终于蔓延开来。惨叫声,濒死的惨叫声,还有因为惊慌失措发出的惨叫声≡及维京海盗们略显狰狞的狂笑声交织在了一起。

    金角湾海港,就这样遭到了洗劫≤数不过两百人的海港警卫队甚至没能做出什么像样的抵抗♀些完全没有盔甲,只装备了短矛,衣着华丽的更像是仪仗队的部队,在第一轮交手的时候就被海盗们的一轮飞斧掀翻了一半以上÷的一点人还没来得及排列个像样的阵型,就被蜂拥而上的维京海盗剁成了肉酱。

    再之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登陆≤共四千名全副武装的诺曼海盗登陆,并且以一百人为一队,向着码头四周蔓延开来。秉承着一贯的海盗风格,蝗虫过境寸草不留。海盗们分工明确,一半负责砍人,另一半负责抢东西¨率极高的将金角湾附近的所有看起来不错的建筑物一包括两座修道院,数十座si人别墅在内的一切有油水可以捞的地方洗劫一空。

    外海舰队的运输船一点点的开始饱满了起来。东罗马不愧是世界级的大国,金角湾也不愧是世界级的贸易中心。很快的,维京海盗们就悲哀地发现,自己的船貌似装填不了更多的金银财宝,以及其他有价值的布匹,绸缎,瓷器之类的东西了。

    要将部分的粮食和水扔掉吗?怎么可能。海盗们都是经年的老手了≡然知道这两样东西在大合是有多么的重要‘自然好,可是也要有命去hua才行啊。

    于是,海盗们开始精挑细选,将银子扔掉,换成金子,将布匹扔掉换成丝绸,将普通的毛毯扔掉,换成bo斯地毯。被抛弃了的物品好不顾惜的被丢进水里面,又或者在岸上堆积起来,点起火烧掉君士坦丁堡得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当来报信的士兵慌张的跑到了君士坦丁堡守备军团的总部的时候,守备军团的军团长愣是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你们喝多了吗?!这里是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堡!!敌人难道是插着翅膀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就这样,这位指挥官的不作为,又给了诺曼海盗们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到普世牧首塞尔吉乌斯二世阁下接到君士坦丁堡城外的教堂的警报,急匆匆的从圣索菲亚大教堂跑到守备军团那里,不顾身份的一顿咆哮之后,守备军团的军团长才愣了愣神,真正将这件事情信以为真。

    “但是,这个,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一君士坦丁堡的守军足有五万以上。对方只拿了几千兵马就敢直接攻击我们←们分疯了吗?

    !”在最后召开的军事会议之中,其他的东罗马将领也这样子,表示不相信。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敌人的蛮勇,以及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些问题一问题是我们的子民们正在饱受这些异端敌人的蹂躏!我说将军们,你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组织起你们的军队,冲出城外去将那些异端,将那些天主的敌人们全都击退!而不是坐在这里高谈阔论!!!”

    于是最后还是牧首大人一顿骂∶这几个小年轻的将领低下了头。

    “只是,敌情未明,如果贸然出击的话……万一失败了的话岂不是更糟糕。还是先关闭城门,等待消息探明了之后再作打算吧。”守备军团的军团长这一番话,得到了其他各个军团将领的一致赞同♀倒不是说这些将军们不能打仗。更不能说是东罗马驻守君士坦丁堡的都是废物。而是因为,他们害怕承叼任。

    没错,害怕承叼任$此重大的事情,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能xing一如果失败了呢?如果失败了该怎么办?反正自己又没有接到皇帝的命令♀里又不是敌人的领地,想要抢劫都不好下手。既没有军功,又没有实惠…愿意承碘样的风险……

    “你们……敌人的人数不多!才几千人而已!!他们在码头靠岸,是乘船过来的!才几千人而已!几千人而已!!!!你们这群家伙难道就连几千名敌人都打不过吗?!”牧首气的浑身哆嗦。

    “好了牧首阁下,消角气吧口气大伤身。”最后,还有人说着这样子的风凉话。

    这些将军之所以敢于对牧首如此的不恭敬〈是因为在东罗马帝国,所谓普世牧首塞尔吉乌斯二世,所谓东正教的最大领袖,这个地位却是相当的尴尬的。

    虽然在名义上掌管着整个帝国的信仰。

    但是实际上牧首的权利并不是很大。很多时候都只是作为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主教,还有皇帝的宫廷牧师存在的东罗马皇帝号称与耶稣基督位置平行◎此更不会对一个牧首加以太大的恭敬。

    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的′然声望,名誉很崇高。但是没有实权的话说什么都没用≠加上巴西尔二世是典型的军人皇帝∝视军队和开疆拓土更多过信仰※以说,这一票将领都被巴西尔二世给惯坏了。对于牧首的态度也说不上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