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流水落花春去也
    战争进程一如埃吉尔所预料的那样≮下午的时候已经基本结束了′然在东南角落的几处高塔,还有零星的抵抗进行着,不过这些都无伤大雅。就好像是充斥在马赛各处的抢劫,强“哔”行为一样。

    无伤大雅£全不能阻碍除了腓力二世之外的其他人的好心情〔完全无法阻止埃吉尔带着征服者,解放者,以及侩子手的志得意满≮马赛的城门口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进城仪式。

    还好,士兵们还算听话◎为埃吉尔所说的:“如果杀掉了他们的话,那么就领不到赎金了哦。”这样的劝告※以在抢劫强“哔”之余,没有进行太多的杀人放火的行为♀也让埃吉尔能在贞德面前说得上话:“你看看,我没食言吧?整个马赛攻下来之后踩死了(无错别字)不到一千人°看你是不是再来点表示什么的?”

    在马赛伯爵官邸,诺曼人勉强收拾了几间还算完好的房子之后。

    埃吉尔就非常不客气的将这里据为己有。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贞德搬了进来,并且勉强出席了一会儿联军的庆诅会之后,便跑去找贞德了。

    这倒不是因为埃吉尔xing子急一事实上就算埃吉尔很急£德也不可能为他解决任何问题的。

    看着埃吉尔好像小狗一栏的表情,贞德又好气又好笑”接转过去不理他了。

    “我还要祈祷。陛下自重。”

    就这样,让埃吉尔碰了不知道多少回钉子。但是仍旧死不悔改,

    将南墙撞出来一堆的坑。

    埃吉尔真心的消能有一天←用自己的真诚(或者系统那里兑换来的春药)打动贞德∶她自动自觉的为自己生一个孩子☆好是女的。

    虽然贞德一直坚持着精神恋爱而且最近一段时间甚至有着和埃吉尔分手的意思。但是埃吉尔仍旧没有气馁≡旧变着法的讨贞德的喜欢。

    “你要是真的为我好,今后就少杀两个人好了。”贞德这样子,很认真很认真的对着埃吉尔说道。

    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后搬了把椅子,坐在贞德旁边。

    “这个世界很残酷的,贞德修女。“埃吉尔耸了耸肩之后说道:“来,咱们假设一下,如果我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接解散了联军之后带着军队返回斯堪的纳维亚n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贞德轻轻叹了口气:“大概,没人能够阻止那个保加利亚屠夫了吧?”

    没错,埃吉尔打了个响指←最近貌似喜欢上这种看起来很帅气的动作了。而在诺曼国王的带动下打响指这种动作也渐渐地成了一股风潮。从诺曼王国一直延伸到整个欧洲,之后慢慢辐射到了全世界〉不定若干年之后就会有闲的蛋疼的人写一本打响指史‘后东拉西扯,说正是因为打响指而改变了世界什么乱七八糟的“没错,就是这样。”埃吉尔接着说道:“那么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呢?整个天主教世界将面临一次浩劫:那个巴西尔二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必你也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事情n可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来着$果让他侵入到天主教世界来n么整个欧罗巴,就会重新上演当年罗马帝国全面征服时候的事情…征服高卢啊征服日耳曼啊,征服英格兰啊说得好听是征服〉的难听点就是大规模的屠杀和奴役。”

    埃吉尔说到这里不由的叹了口气,不管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埃吉尔这一会儿倒是真有几分哲人的神韵。

    “所以说,现在我杀一千人n为了防止今后一万人的死亡。

    杀死十万人,是为了防止今后一个天主教国家的覆灭”一百万人,那是为了整个天主教世界的幸福和安宁”埃吉尔伸出双手,好像正沐浴在圣光中的圣人一样∶贞德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你……该不会真的认为你说的是正确的吧?”贞德稍微定了定神,之后这样向埃吉尔询问。

    “当然,我对此深信不疑。”埃吉尔点头,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贞德‘后轻轻的抚mo贞德的侧脸◎为这个时候的埃吉尔气势实在太可怕了一点※以贞德暂时没有拒绝他的行为。

    “因为我身边有着圣女贞德的陪伴。就算是我有什么错误她也一定会帮助我,教导我,永远不离开我的身边,就这样一直一直,直的陪着我,而那个巴西尔二世的身边并没有这么个人※以最终能够拯救世界的是我。而不是他。对不对?”

    埃吉尔这样说着,之后抱住了贞德的腰≡旧很认真很认真的看着贞德。

    “贞德,我的圣女啊……你曾经为了法兰西而奋战过一次n么现在,我能否邀请你与我并肩而战—了整个天主教世界的存亡而奋战呢?”

    “误……那个……我……”

    贞德完全没想到,埃吉尔说了这么一大堆,欧罗巴啊,天主教啊,日耳曼啊,最后竟然还是转到她的身上了。

    贞德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埃吉尔的问题′然隐约间觉得埃吉尔说的话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就是说不出来。

    “不,贞德,你现在要回答的并不是有关我,和你这样的问题。

    而是作为一个圣女,你是否愿意引导我,一个暴虐的,疯狂的,yin险狡诈卑鄙无耻但是有能力拯救整个欧罗巴的男人,走向正途呢?”

    埃吉尔这样问道。

    兄…我,我愿意……试一试……”

    最后,贞德还是在埃吉尔如此的攻势之下沦陷了′然只是很顺从的与埃吉尔接wen,并且在最后的时候稍微~真的只是稍微的有点mi失自己。但是在埃吉尔看来,这的确是个良好的开始。既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了接wen就有moxiong,有moxiong部就有互相抚mo,这样mo着mo着就能moang上去生孩子去了※以不用太着急—了招安纳降一个魔王,圣女做出一点牺牲是可以接受的。比如说“哔”“哔”或者“哔“啊‘类之类的。

    第二天,纵兵抢劫和强jian的行为仍然在继续着。

    第三天,纵兵抢劫和强jian的行为仍然在继续着。

    第四天,封刀了。

    虽然很多人叫嚷着没有玩够,没有玩爽…谁谁家的贵族小姐被谁谁谁轮了六次,而自己只轮了五次这不公平什么的。但是作为联军统帅的埃吉尔完全无视了这些声音。更是毫不留情的将几个不守军纪的家伙给砍了〈是让另外三个家伙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令行禁止,什么叫做言出必行〔么叫做不把npc当人看。

    当埃吉尔亲自拿着指挥刀,在上数万被强行驱赶来围观的马赛居民面前客串了一把侩子手,将十几个违反军令的士兵砍了‘后大声向马赛居民们宣布:“你们已经安全了!罪人们,你们已经为你们的行动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这样的话之后,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哭喊声,以及欢呼的声音这群庆幸着自己得救了的马赛居民,虽然还没有傻到对着埃吉尔喊万岁的程度。但却或多或少的,对于这个长得很帅气的青年人抱有了一定程度的好感、

    尽管这家伙就是害的他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恶魔。

    但是他同时也救了他们一命。不是么。

    就这样,埃吉尔与其他三个主君商量了一下因为马赛这里是他们翻越阿尔卑斯山之后的最后一个大型城市※以很有可能在今后的日子里承叼后勤补给基地的任务◎此必须留下大批军队驻守才是。

    于是,埃吉尔的这个提议,获得了除了腓力二世之外的其他两个公爵的一致同意这正是名正言顺的将自己的势力安插到马赛的大好机会…肯错过呢?

    最终腓力二世恼羞成怒,一时间急火攻心,竟然叫嚣要退出此次联盟—其他三**队退出他的领地去。

    “陛下如此作为,可就是自绝于天下了啊想想看萨克森的奥托的下场。陛下难道觉得自己的能力比他还强吗?”埃吉尔yin测测的一句话,却是如同一桶冷水泼在了腓力二世的头上。

    就在两天之前,埃吉尔的信使传来消息。教皇国终于顶不住压力,答应了埃吉尔的条件,将萨克森的奥托革除教籍♀个消息一经传出,欧陆列国震动〉曼那遍布欧陆的间谍网又迅速将这一条消息传播了出去。

    于是,奥托悲剧了。

    内,有因为他被革除教籍而心生不满的贵族平民♀,有巴伐利亚和诺曼的联合夹击≮外交困之下,萨克森的奥托几乎愁白了头。

    眼看着曾经最有资格问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宝座的强力人物,就这样一点点的变成了昨日黄hua“车之鉴¤力二世能不胆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