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马赛攻城战其三,战场刺客(还是满五十月票加更)
    “明白了△君。”罗宾汉深深低头,之后转身,面容上已经尽是杀意。

    “哦?怎么了?竟然要在这里射箭吗?”眼看着罗宾汉竟然没有再往前走。埃吉尔旁边勃艮第公爵查理稍微有点惊讶…来,埃吉尔虽然说得是,在弩箭射程之外,但是几个君主都是比较怕死的那种←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距离马赛城墙四百二十米左右♀个距离已经大大的超过了一般长弓的有效射程。而再看城头那家伙,身上穿着的不是重型链甲,就是板链复合甲$果弓箭力气小了,绝对射不死的。

    “放心∞宾汉子爵做事有分寸的。”埃吉尔轻笑了一声,却是对自己这个属下很有信心。

    而罗宾汉如此作为,却也是因为对自家主君的命令心领神会—道自家主君实际上是想要选个靶子,让自己代表诺曼王国,在其他几个君主面前立威。既然如此,做戏做全套,罗宾汉便故意没有向前,走到预定有效射程之内,而是挖原地,将自己的长弓从背上摘下‘后又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根弓弦,很迅速的上弦≈试了试松紧和手感≠瞄准了一下。便有了计较。

    “这样的弓……能拉的开么?”罗宾汉这样的做法,也让旁边的法国国王腓力觉得奇怪‖样出声询问。

    “仔细看这边是。”埃吉尔仍旧这样回答。

    于是,罗宾汉仔细的从自己的箭囊内取出了一支特制的,箭头由精钢制成的长箭,比划了一下,之后又为了防止弓弦割破自己的手指。换上了特质的轻便的,皮革手套,这手套将只保护住了最下面一截手指,而将上面两截手指lu出◎此对于精准度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请看。”罗宾汉一场自信的扬起手中长弓,紧接着弓开如满月,箭射似流星≮人再看过去的时候,便看到马赛城头,原本还慷慨ji昂的那个热哪亚人身体晃了两晃,之后便一脚踩空,从马赛城头掉了下去→死不明。

    眼看着罗宾汉如此神射,其他几个君主一时间都有些愣神,阿基坦的爱德华麾下也有少量长弓兵服役←本人也是个优秀的长弓兵将领⌒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力和查理二人不过赞叹了两句,而爱德华却是面se凝重。

    “我有个不情之请,罗宾汉子爵,能否将你的长弓给我看一下?”爱德华这样问道。

    罗宾汉转过去,看见埃吉尔轻轻点了点头,便双手呈上了自己的长弓。

    “弓长一米二,配有多重挂钩……可以悬挂最多五道弓弦,材质……似乎紫衫木。但是一般的紫衫木好像没有这样的韧xing♀个弓弦是……这是什么丝?从来没有见过……”爱德华左看右看却还是看不明白☆终只好不甘心的将这柄长弓还给了罗宾汉x此之后再没有向着战场看一眼≯珠子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罗宾汉在表演了一番弓箭之后,也上前去指挥长弓手去了。

    此时此刻,两百米,长弓手们已经进入了有效射程之内。紧接着漫天箭雨的盛况再次出现,因为全员装备了之前所说的那种皮制手套(之前所说的扳指貌似是不对的◎为拉弓方式不同,长弓手拉弓用的不是大拇指,而是大拇指+食指中指),因此长弓手们可以连续不停的射击,构成比之前更加密集的箭网÷实上,这种覆盖xing的攻击,除了杀伤敌人之外,更大的作用是震慑≡及压制。对于精准度的要求却并不是很高』要稍微瞄准一下,大略差不多就行了——反正现在这个时代讲究的就是密集阵型,集群冲锋。不怕射不中。

    就这样。聚集在马赛城头的守军受到了一场箭雨的洗礼n些头戴铁盔,身披链甲的意大利民兵还稍微好一点◎为地势较高,而且有雉堞的防守。

    因此被射杀的不多≤伤也大多不是致命伤。

    然而,那些马赛的武装市民就惨了。被延绵不断的长弓箭雨射杀了无数。不过这个仍旧不是重点☆重要的还是对于这些市民的士气的破坏♀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前完全没见过如此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的箭雨。

    说起来,人类总是有一点密集恐惧症的∝别是这密密麻麻的东西能要人命的时候。

    “蹲下!用盾牌护住头!!”

    虽然期间也有一些热哪亚的贵族军官,想要指挥这些家伙做出有效地防御动作。但是完全没有用≯看着尸体,鲜血,漫天的箭雨和狂吼着冲过来的法兰西士兵♀些市民没有吓晕过去,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了。而一些听从了热哪亚人命令,蹲下去护住脑袋的家伙,却反而被自己的同袍撞倒,之后几十上百人踩过去。就这样挂掉了。

    就这样,在诺曼长弓手的掩护之下,法兰西人顺利的来到了城墙下,竖起了临时制作的梯子‘后用盾牌护住脑袋开始攀爬。

    “该死!快抵抗,快点抵抗啊!!”热哪亚贵族军官们急了。拔奖了好些个法兰西溃兵♀才将局势稳定了下来』而,三米高的城墙,法兰西军队没用多长时间就爬了上来〗斗便这样,在城头胶着了起来。

    “该死的,如果没有这群碍手碍脚的混蛋〉不定反而能防守更长时间!”一些热哪亚贵族军官这样气急败坏的想到。

    不过,经过了最初的慌乱之后,马赛武装市民们反而稍稍镇定了下来‰份署同胞的法兰西士兵打了起来。

    至此,城头喊杀声连成一片。

    两支绝大多数都是法兰西人的军队,就这样ji烈的交锋着。

    埃吉尔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烦了。

    这样的战争毫无新意,毫无创意,毫无悬念′然看着法兰西人自己跟自己打,倒是ting赏心悦目的。但是再想想,实际上自己也有个红颜知己是个地地道道的法兰西人。埃吉尔皱了皱眉‘后打了个响指≮他旁边不显山不lu水,几乎被所有人无视了的间谍总管内穆利斯心领神会,马上上前一步将耳朵凑了过去↓着自家主君一阵吩咐,马上点头称是。紧接着,一阵怪异的号角声便从联军阵营之中传了出来。

    在听到这一阵号角声之后,马赛坑内西侧城门口,十几个看起来和普通马赛市民差不多的家伙对视了一眼‘后迅速跑到预定的武器藏匿地点,丢下了手中的木盾短矛,抽出了雪藏多时的短剑和匕龘首之后便向着城门口的热哪亚守军冲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看守城门的热哪亚贵族军官用带着口音的法语这样询问、然而回答他的却是狰狞的目光,以及刺客们手中雪亮的短剑。

    在近距离的短兵搏杀之中,这些双持着一交匕的轻装刺客在这种小规模的混战之中如鱼得水,分分钟便将数量与自己相当的热哪亚人,以及数倍于己方的马赛市民杀了个精光‘后手脚麻利的将城门打了开来。

    紧接着,一个刺客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哨子来,用力一吹,尖利的破空声立刻传的很远。而得到消息的西侧的诺曼军队,迅速派出了速度最快的职业骠骑兵向着城门处冲锋〉曼大军紧随其后。

    “该死!jian细!!!”

    然而,比诺曼人来的更快的却是马赛的守军≯看着自家城门倏忽之间失手,而对面诺曼骠骑眼看着就要冲了过来∞论是热哪亚人还是马赛人都急了。成百上千的士兵甚至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三米高,摔不死人),向着那十几名刺客冲了过去。

    眼见得如此之多的敌人,刺客们不退反进,挥动手中兵刃,施展出一连串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斗技巧≡极为灵巧,极为狠辣的动作坚持了十三秒钟。

    十三秒钟‘五人对一千人x小的城门洞内。刺客们全军覆没。

    然而这已经足够了。

    最前排的骠骑兵狞笑着,纵马一跃,跳进了人群之中,直接压垮了大批的守军。紧接着手中弯刀挥动,收割生命。

    城门易手№赛眼看着就要失守了……

    此时此刻,北侧城墙处,内穆赴斯再一次出现在埃吉尔的身旁。

    “得手了。”间谍总监这样简单明了的汇报。

    吉尔随口答应了一声‖时看着仍旧在奋力搏杀的这一侧城墙,那相互厮杀之中的法兰西人。感觉有种想笑的冲动。

    战场刺客,还真是个非常好用的兵种啊。

    埃吉尔一甩马鞭,掉过头去,准备离开了。

    “陛下去哪里?战役还没结束呢!”后面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这样出言阻止。

    “不!已经结束了!我们回去庆谆下吧!”埃吉尔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时腓力二世清楚地看到了城头一片大乱,隐约间夹杂着:“城破了!快逃命去吧!”这样的喊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