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马赛攻城战其二,污秽的十字军旗(五十票满,加更一章!)
    使者被杀。进攻的一方有了充足的理由。防守的一方也有了清醒的认识~方接下来再无缓和可能,便是要开战了。

    埃吉尔早已得到消息,驻守此城的热哪亚人加起来不过两千余人。

    并且都不是正规军′然因为北意大利的优良经济条件,配置了铁盔链甲,大盾长矛。但实际战斗力应该只是比一般国家的长矛军士好一点£全不足为虑。而热哪亚的招牌兵种,热哪亚巨盾弩兵,在这座城市也只配置了不到两百名◇的杀伤力强劲,但是射击速度缓慢,同样不足为虑。

    让埃吉尔比较苦恼的,是马赛城的五万余名市民。

    或许是这种城市居民的觉悟比较高≈或许是热哪亚人大肆宣扬的“城破之后屠城三曰♀样的话起了作用。城市里的民壮们自觉的武装了起来′然装备上并没有热哪亚民兵那么优良,但是拆了民居做成的简陋盾牌,还有铁匠铺临时粗制滥造的一柄柄短矛还是足够的♀样一来,马赛便凭空多了近万守军。而必要之时老幼fu孺也可以上城墙挡箭≤体来说,马赛的战争潜力还是很高的。

    埃吉尔眼看着城里面的探子趁着夜se通过信鸽传过来的密信。便知道答应了贞德的“尽量少杀人”这个承诺,应该是不太可能完成了。

    或许用不到城破了之后屠城♀群该死的法兰西人就会在之前的攻城战之中死光了。

    “你的好子民。”埃吉尔很生气≮是直接与之相关的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变成了出气筒。埃吉尔一气之下也没管对方是与自己对等的国王£全没给人家好脸se看。

    实际上,腓力二世心里面也难受的很。埃吉尔的责难是一方面。

    眼看着本应属于自己的子民竟然对抗自己则是另外一方面。

    “明天,法兰西军队首攻。”腓力二世恼羞成怒∫手握拳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却是做出了与“狐狸、。的称号完全不符的决定。

    于是,第二矢。

    埃吉尔没有告诉腓力二世,他此次专门带了上百具可装卸的,完全流水线作业,使用通用零部件制造的,无比方便无比强力的配重式投石器。对付坚城完全不需要强攻』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让工程兵们将这些攻城利器全都装配好‘后便可以将马赛那并不算牢固的城墙轰成渣渣。

    但是埃吉尔为什么要告诉腓力二世呢?腓力二世又不是他亲戚。

    不过,埃吉尔的目的明明是救援罗马城来着—什么要带上这么多的攻城器械呢?还真是奇怪啊……

    就这样。

    经过了一天的准备之后,法兰西士兵们扛着粗制滥造的云梯,向着马赛四米多高的城墙冲了过去。

    紧接着,城头上便是一轮弩矢射了下来u哪亚弩兵欧陆第一。

    其蹶张弩的科技含量完全不逊se于诺曼弩兵。并且训练程度犹有过之“备了重型鳞甲,长剑,以及大型盾牌的热哪亚弩兵们在近战时刻更是分毫不差。

    这两百名热哪亚弩兵聚集在城垛最前排,手持重型车机,对准了蜂拥而来的法兰西长矛军士便是一阵齐射。紧接着也不检查战果。而是继续迅速将重型弩放在地上,抬起脚狠狠踩下去,以此上弦。

    重型弩具的威力在这一刻完全展示出来。冲在最前排的法兰西士兵们感觉xiong口好像重重的挨了一拳那样,自己护住前xiong的盾牌一下子被贯穿№体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后便觉得xiong口剧痛,低头一看才发现,只事一截箭羽在那里颤悠悠的晃dang‰要起身,却觉得自己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着自己一样』下子又躺倒在地‘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被这一支弩矢直接钉在了地上的缘故。

    这个倒霉的家伙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挥舞着双手求救』而在战场上,却完全没有人搭理他≮他身后的,同样狂热的法兰西士兵们直接从他身上踩踏而过→生将只事半条命的这个士兵踩死。

    “一先登者赏百金!册封骑士!有贵族头衔者赏千金,可优先选择三件战利品!”腓力二世这样丰厚的奖赏彻底ji起了法兰西人心中的贪婪∝别是那群平民↓说了一个骑士头衔之后几乎全都疯狂了♀年头从平民成为贵族可不容易啊……虽然成为骑士之后也不过是个高等级炮灰,距离真正的贵族还有一定距离。但是好歹踏出了第一步⌒不少老兵打了一辈子仗”过的人甚至比一些骑士吉多。但多最终也不过是个平民而已。

    所以说,骑士头衔!还有黄金!!一下子名有了。利也有了!如何能不心动?!

    法兰西士兵们就这样,狂热的吼叫着,高举着法兰西的鸢尾hua旗帜,还有十字军的白底红十字旗帜,扛着云梯向马赛冲了过去!人数只有两百名的热哪亚弩兵,这样的远程攻击完全不能引起恐慌!相反,殷红的鲜血反而ji起了法兰西人内心中的凶xing!

    不过几百米距离!转眼便到了u哪亚弩兵只来得及射出两轮弓箭而已!

    紧接着,热哪亚弩兵们撤退,向着更加高耸,但是更不容易瞄准射击的塔楼涌了过去。而意大利民兵以及马赛武装市民涌上城头,将盾牌堵住了雅堞‖时另外一些市民们,则负责运输石块和滚油等守城武器≮城墙上,每隔一段距离便会设置一个篝火盆,作为引火的道具。

    眼看着马赛城头守备严密¤力二世又派去了探马,经过回报,说另外两面城墙也同样是这种情况这马赛南面环海,城墙却只有三堵◎而法兰西一万五千大军分成了三路】路五千军队。分别攻击一面城墙。

    这样一来,虽然取得了环绕攻击的效果,却也失去了微弱的数量优势一总共一万两千名守军分成三队,每队也有四千之众。比起法兰西的五千攻击部队没有少太多≠加上还算不错的城市防御体系。法兰西军队想要攻下此城却是不太可能……

    北面城墙处≯看的腓力二世愁眉不展。埃吉尔嘴角上翘微微一笑,之后问道:“如何?可是需要一点支援〉曼军队长弓手也是不错的。将敌军压制住,对于攻击部队也是个帮助。”

    腓力二世嘴巴张了张,之后低声说道:“那么,多谢陛下援手了。”

    埃吉尔又轻笑了两声‘后觉得这个位置距离城头稍微远了一点≮是便提议:“我们再走近一点吧≮热哪亚弩的射程外吐就好。”其他几个君主并无异议≮是数百装备精良的国王卫队便这样前进了两百米左右的距离‖时,诺曼长弓手们得到命令,也展开阵型出战,总共五千长弓手,以及五百舍伍德神射手排列成散兵阵线,一边将自己的长弓做着最后的调试,一边缓缓地,一步一步的计算着距离,向着马赛走了过去。

    最终,北面的城墙之下,在身穿绿semi彩装扮的罗宾汉的命令下退下来‘后罗宾汉跑到了埃吉尔的面前,向自家主君请示,是否可以攻责了。

    “你先等一等。”埃吉尔手一挥,之后指向城头,那个一只手高举着热哪亚共和国的圣乔治旗,另一只手则按着腰间的剑柄。

    身穿重型链甲,贵族打扮的家伙。

    “那家伙说的话,你听得见么?”埃吉尔这样问道。

    做弓箭手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耳聪目明∞宾汉作为个中翘楚,

    自然更不会逊se分毫≡微运起耳力,之后点头。

    “属下听得见。”罗宾汉这样回答。

    “哦,那么那家伙罗里吧嗦的,说着些什么呢?”埃吉尔接着问道:“从刚才我走到这里,就看见他扯着嗓子喊了。”

    罗宾汉点头,仔细从嘈杂的战场上分辨那个家伙的声音。

    “这些打着十字军旗号的家伙。本质上就是一群蝗虫,是一群强盗!披着人皮的畜生!虽然他们口中宣扬着拯救矢主教的窝。标榜着自己的虔诚与骑士精神。但事实就是一他们真正的目的便是抢劫!是掠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yu望!所谓的虔诚与骑士精神。不过是他们的遮羞布罢了!马赛的市民们,不要再被这些人欺骗了!他们都是一丘之*,绝对不要对他们存有任何幻想,只有奋起反抗才是唯一的出路!”

    罗宾汉听了半天〈是尴尬的可以。从内心深处来说,这个从前的侠盗也并不认为对方所说没有道理。但是身份不同,立场各异—他认同却是困难得很……

    “如何?他都说了些什么?”埃吉尔接着问。

    “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下怕说出来玷污了主君的耳朵。”

    罗宾汉这样谦卑的回答。

    “算了,反正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最优秀的射手,替我杀了他。”埃吉尔这样下令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