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马赛攻城战其一,求月票
    大家对副标题满意吗?

    腓力二世听到这样的说辞。不由苦笑〈是将埃吉尔所说当成了取笑。

    两天都没回来,不是被扣下了就是直接被砍了。还怎么回事?在座的谁不是明白人?埃吉尔这么说可不是取笑?回想两天之前,联军到达马赛城郊,埃吉尔二话不说就准备调兵遣将将这个城市攻破,以此来震慑热哪亚,让他们乖乖的献上子女玉帛来。

    然而腓力二世不干″正言辞的说我们是文明之师,仁义之师。

    应该秉承先礼后兵的优良传统美德u派出使者去〓之以理动之以情。不怕对方不开城纳降♀样于公,可以节省时间,快速南下亚平宁半岛,为罗马教廷解围≮si,也可以宣扬我们这些君主所具备的高尚品德以及骑士精神。

    之前就有说过,其他几个君主都不是傻瓜,自然明白腓力二世的意思一这战利品划…分却也有名堂$果对方纳降的话n么城破之后纵兵洗劫的事情就不能干了☆多只能俘虏了对方贵族,吃一笔赎金而已№赛城归法国国王腓力所有¤力二世得了便宜。而如果强行攻击凶马赛呢。进了城之后必然一阵掠夺。到时候所掠夺的东西是要有一半上交过国王的№赛作为港口城市,其富庶程度在整个法兰西也排的上号′他三个国家能够大捞一笔¤力二世最终能获得的,不过是个空壳子◎此三国国君获利¤力二世一家吃亏。

    因此虽然腓力二世说的揉冕堂皇。但是勃艮第查理除了冷笑还是冷笑。而阿基坦的爱德华,虽然是腓力二世的封臣。但是这两年却是穷怕了◎此也没有出声声援腓力二世』是无言的呆在一旁〔不说话。

    当然,腓力二世也没有观察,这两个在名义上应该是他的封臣的该死的混蛋←只是盯着埃吉尔罢了。

    因为,埃吉尔才是联军的统帅⌒名有实。

    让腓力二世觉得惊讶的是,埃吉尔竟然很轻松的答应了下来£全没有像是腓力二世想象中的那样,对自己的提案不屑一顾♀让准备了半天,消用灵便的口才将埃吉尔驳倒的腓力二世一拳打到了空处。

    就好像受了内伤一样,异常的难受。

    “先试试看吧。反正不会有什么坏处。”埃吉尔轻松地笑着‘后这样子,肯定了腓力二世的提案。

    “虽然事先准备好的说辞没有用上。不过这样的结局也不错呢。”腓力二世这样安慰自己,同时如释重负—道这一回马赛这个重要的港口城市是薄了≮他的心目中,这些热哪亚人如果不是蠢到家了的话。的确会自动投降的四国联军有十字军大义在手,更有十万甲兵虎贲的实力』要稍稍权衡利弊就能得出:马赛没有消,投降才是正确选择♀样的结论来。

    然而,腓力二世当时光顾着高兴了,之后又急匆匆的跑去挑选合适的使者人选〈是没看到埃吉尔嘴角那讽刺的笑容。

    于是,最终的结果边试着昂的:腓力二世派出的使者还没来得及与热哪亚人谈论什么呢。就被旁边的一个暴怒的shi卫高喊着:“该死的法兰西人!我们绝不接受你们的统治!!”这样,给一奖死了‘后那个shi卫就在目瞪口呆的热哪亚人的注视下丢下凶器逃走≮热哪亚士兵的追捕过程中拒捕,反抗☆后被士兵们失手杀死。

    于是联军连续等了两天,再等不下去了。

    于是埃吉尔绝对不会承认,这是他手下的探子做的事情。

    于是热哪亚人无奈了◎为将议和的使者杀死了※以再没有退路。开始一心一意的布墨城防。

    事实上,原本热哪亚人们还可以从悍逃走的′然说就算他们能够从悍成功的逃回热那亚城≠过一段时间联军还是要到那里去。不过是减缓一点灭亡的时间而已一但是这已经足够了′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能将问题拖上一段时间。“到时候再说”这种非承效的解决办法,全世界所有人都非巢欢。

    然而海军悲剧了。

    在之前的数次航之中,热哪亚和威尼斯的舰队损失惨重≠不能维持地中合的安全。东地中海还好一点n里是东罗马帝国舰队的地盘。被抓到了的话乖乖的做俘虏,好歹还能留下一条命在。大家都是基督徒。开战之前,东罗马和威尼斯,热哪亚之间也有商贸往来。

    好歹不会做得太过分。

    但是这马赛可就不一样了♀里属于西地中海n巴巴荷的地盘♀些异教徒荷的战斗力无需多言′残忍的天xing,和宗教上的对立情绪〔让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做出这个世界上能够想象出来的,乃至想象力完全达不到的酷刑。

    让基督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此,在马赛偶然间援助了一艘残破的舢板。并且看到上面的人皮被扒掉∧肢和“哔”被砍掉‘人下yin被剁成肉酱,整艘船上面全都用鲜血画满了红se新月的情况之后。乘船逃走这种事情便立刻被否决了。

    十字军好歹都是基督徒。该不会像异教徒那么让人渗得慌吧?

    大概。

    不过埃吉尔他们三个倒是ting高兴的∮夺总是能给人带来欢乐。

    “所以说,你就要像是这样子,好像一个强盗一样,将别人辛苦积攒的钱财全都抢走?纵兵掠夺,杀人和强jian。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

    在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之后,埃吉尔的麻烦来了≈在的身份是准圣人,兼诺曼大修女的贞德这样子,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埃吉尔。

    埃吉尔耸肩。觉得很无所谓。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诺曼国王”

    “等等,先让我把话说完。”眼看着贞德还要说话,埃吉尔伸出手阻止了她,之后接着问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这支军队是什么。”“诺曼人,勃艮第人,法兰西人。,…贞德皱了皱眉,似乎明白了埃吉尔想要说些什么。

    “很好。”埃吉尔打了个响指‘后再没有解释。而贞德则低着头,沉默不言。

    所以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果这一会儿跟在埃吉尔身边的是阿尔托利亚的话,那么埃吉尔肯定又要hua很长的时间解释:所以说啊,我是诺曼国王,联军统帅∫就要为了我的部下谋福利●马金钱美女啊,如果没有这些玩意的话谁跟着你混啊?如今热哪亚人兵微将寡,马赛城富得流油∫难道不该砸开了城门,让士兵们抢钱抢踉抢女人?公理正义几毛钱一斤………

    贞德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贞德不甘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答应你°可以放过他们么?”

    贞德一咬嘴chun,之后说出了这样子的,让埃吉尔非常惊讶的话。

    “你说什么?!”埃吉尔转过去,满脸的惊讶。

    “我说,如果你肯放弃洗劫马赛的打算,我就任你处置。”

    “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你看我像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我其实是个好人!”转眼间好几种选择走马灯一样在埃吉尔脑子里转了一圈☆后却一句没说出来←个营帐内,原本呆在角落里负责安全的卫队骑士,还有更暗处的探子都走的干干净净〈是要给自家主君挪地方呢埃吉尔吞了了。口水′然之前也曾经想过,要用法兰西人的xing命什么的逼迫贞德就范。看着贞德泪眼婆娑的说着:“就算能得到我的人,却永远的不到我的心。”这样的鬼畜发展貌似也不错来着。

    但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

    “所以,难道上帝他老人家垂青≮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又打开了一面窗。看着我可怜所以特地给了我这么个机会?”埃吉尔胡思乱想了几秒钟☆终却仍旧摇了摇头。不无遗憾的拒绝了贞德。

    “如果为了个人利益就牺牲集体利益的话。就算是国王也不可饶恕。”埃吉尔这样叹了口气‘后看着贞德哀伤的表情抓了抓头发。

    “算了,尽量少杀人∫也只能堡这么多了。”

    “消陛下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贞德也知道,让野兽一样的军队对一个富庶的城市秋毫无犯,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埃吉尔含糊答应的“尽量少杀人”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然而,就在贞德准备离开,回去属于自己的营帐,为无辜枉死者祈祷的时候,埃吉尔却一把薄了贞德纤细的腰肢。

    “虽然任凭处置不太可能了。但是亲一下应该没问题吧?”埃吉尔一边这么说,一边对着贞德的香chun凑了过去』等贞德表示抗议,便wen了上去,之后。开了贞德的贝齿,将舌头探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