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敲定一笔大买卖(一更,月票啊亲)
    战争,仍旧是战争≮埃吉尔享受着难得的和平,整个诺曼底城堡内的贵族们纸醉金mi,灯红酒绿的时候,欧洲大陆上空仍旧战云密布←个东罗马帝国沉浸在一片忙碌与喜悦之中≮妥悍的铁腕皇帝的带领之下,帝国重新焕发出了生机与活力。各个方向的战线全都传来了捷报∑乎重现罗马帝国昔日雄风的时刻已经到来了≮十一月底,王国再次动员了两个军团前往伊比利亚,以图扭转战局,全面征服。

    不过,说起来巴西尔二世最消尽快取胜的战线,却仍然是意大利,亚平宁半岛。

    再准确一点,也就是罗马。

    恢复罗马,还于旧都。此等功勋堪比查士丁尼大帝。更能狠狠地这打击那群异端的日耳曼杂种组建的野蛮国家。对于双方的心理作用呈反比。

    巴西尔二世一直觉得〃都君士坦丁堡,虽然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主意,也堡了帝国的续存,却不可避免的让帝国的重心从欧洲地中海地区转移到了中东巴尔干与安纳托利亚一代。间接上成为了欧陆列国对于最新崛起的征服者那群穆斯林的挡箭牌。

    想想看:帝国每年要阵亡成千上万的将士,与异教徒们玩命』而那群日耳曼蛮子却只需要安安心心的龟缩在欧洲腹地,在那里腐朽,堕落,极端恶心的死掉浪费!那本来是帝国的土地!!!最最可气的是这群受了恩惠的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打起了神马神圣罗马帝国的名号∫勒个去的这个真心不能忍。

    想到这些事情,巴西尔二世就感觉很生气说真的,巴西尔二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脾气仍然大的吓人n一个典型的”令人恐惧的君主。简单一点,用两个词汇来形容,那就是:暴君。

    而一今生气的暴君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但是,巴西尔二世并不是个昏聩的暴君,而是一个很精明的暴君‖样是暴君,精明的与昏聩的区别就在于,精明的暴君将他的暴行施加在外国人身上。而傻叉则施加在本国人身上☆终的结果就是精明的受人爱戴,成就一代伟业(或者被人砍了脑袋插到长矛上)。而昏聩的则被暴动的人民推翻(或者人民忍辱负重直到暴君meng主召唤)♀,就是差别。

    因此,派往战况不利的伊比利亚的军团是两个,总共两万多人。

    而派往正占据优势的亚平宁半岛的军队却有子万。

    这样一来”整个帝国已经进入了初步动员状态。出动的兵力记有:伊比利亚方面,守备军团一个”正规军团两个,总共两万四千左右的大军n平宁方面,守备军团两个,正规军团三个,总共三万七千大军吧尔干方面,国王亲帅十个军团,将近十万大军≮安纳托利亚方面,总共四个守备军团,五个正规军团,六万大军。

    这样算起来,东罗马帝国总共出动了二十几万的军队“几天的时候,埃吉尔将情报网的讯息这样一整理,便得出了这样的数字来。

    当时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这还不是东罗马帝国的全部实力。

    除了这些军团之外,埃吉尔手上的资料证明,东罗马军团至少还有这些力量:巴尔干方面的五个守备军团,两万五千大军。君士坦丁堡守备军团”一万五千大军∞德岛守备军团,五千人,伊拉克利翁守备军团,五千人≤共是八个守备军团,五万大军。

    而东罗马帝国尚未出动的正规军团至少还有五个,也就是五万军队:特殊近卫军团”包括近卫骑兵军团,预备军官团(阿贡托普莱军团),拉丁契约军团,暗夜之狼,se雷斯战争之镰,第二伙伴骑兵。

    总共三到五万大军“业的雇佣部队:三今日耳曼军团,一个拉丁军团,一个北欧军团(瓦兰吉),。加起来总共五万左右军队。

    如果情况紧急,帝国还可以从欧州,北非以及近东地区征召更多的雇佣兵‖时根据情况不同,征召最多上百百的农兵……

    这便是东罗马帝国的陆军力量≤共四十到五十万的正规军,以及上百万的征召兵……

    不过,在这里埃吉尔犯了个小错误,东罗马军团的守备部队,实际上也是半职业化的农兵。即要耕作更要作战※以他们只能算是一半的正规军。

    而埃吉尔在计算的时候,却将这样将近十万的军队重复计算了一次。即当做是正规军,又算进了征召兵里面。

    当然了,就算刨除这个小错误,东罗马的军队数量也够恐怖的了。

    这样恐怖的数字和当初系统精灵给埃吉尔的统计数字没有多少出入。不过,这也只是陆军数量而已。海军数量,因为舰队不好混进去。

    所以并没有具体的数字。但是大体上是这样的。

    根据情报,东罗马帝国的海军,至少有五个番号,包括皇家舰队,地中海舰队,亚得里亚海舰队,黑海舰队,爱琴海舰队。除此之外,还有少量使用其他旗帜,但是战舰并不多的分舰队〉曼王国目前还没能掌握他们的准确情报。

    就是这样,东罗马,通过农业,贸易,手工业和航海积累了大量财富,拥有大片广阔的土地,精锐善战的军队,庞大的舰队,残暴铁腕的帝王一这世界上一切的优势似乎全都集中在了东罗马∶这个恐怖的帝国拥有了单挑整个欧陆其他国家的实力。

    想到这些事情,埃吉尔就觉得压力很夹,貌似就算他真的舍了十年阳寿,也最多和东罗马打个平手的样子♀简直是作弊啊混蛋!他们这么碉堡—什么之前没能统一欧陆啊?!

    因为异教徒。

    好吧,感谢伊斯兰教,虽然你们是我们的敌人。但是你们同样是我们敌人的敌人°们无si的瞧住了东罗马无情的铁蹄∶我们这些卑微的日耳曼人能够芶延残喘。还真**的多谢口牙!!!!

    想到这里,埃吉尔有种要掀桌的冲动。

    “那个陛下?”眼看着坐在对面的埃吉尔一个人闷头苦想,

    咬牙切齿的样子,教皇使者有点奇怪,同时又有点害怕的叫了两声。

    “抱歉,稍微有点走神了。”埃吉尔摇摇头,lu出了歉意的笑容来:“说起来,对于东罗马这个国家,阁下到底知道多少呢?”

    听到埃吉尔说出了这样的话,教皇特使沉默了几分钟:“一个无论各方面前很强大的对手,曾经统治了整个欧罗巴的恐怖率国。”

    “的确是这样没错。”埃吉尔点了点头:“那么,有关这个国家的军备,您又知道多少呢?”

    “这个非常抱歉,我并不太清楚。”特使摇头。

    于是埃吉尔将他所掌握的情报透lu出了出来∶那种沉重的,深沉的语调,一点点的增加着特使的压力≮这个过程中,特使几次想要出声反驳。但是因为这家伙专精的是神学还有政治学兼修外交学和演讲。对于军事却完完全全的是个门外汉◎此根本无从说起。而且埃吉尔谁都额有理有据,全都是真的!

    说道一半的时候,特使开始止不住的流汗,而当埃吉尔将东罗马的军力说完之后,特使已经有点虚脱了。就好像刚刚被人从河里面救出来了一样,浑身大汗,面se苍白,大口的喘着气。

    “陛下您,您说的可是真的么对方,真的,真的有一百五十万大军?”特使颤抖着,这样问道。

    “你觉得呢。”埃吉尔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因为自己被质疑所以有些生气。

    “不,我不是怀疑陛下、

    只是,只是这个实在太……”

    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这个数字太过令人惊讶。

    在面对着这个拥有数千万人口,幅员辽阔集极的帝国的时候,发出这样的感慨是非除常的一件事情、不,应该说,敢正面面对它就已经需要非晃的勇气了。”

    埃吉尔边说边摇头,那特使的心却已经乱了‘前所想好的威逼利you的词汇全都跑到了脑后,只事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万……这样的单词嗡嗡作响。

    “所以说啊,说起来,我还真是不想要和那样可怕的敌人作战来着一说起来,就算罗马帝国最强的时候,他们也从来没有征服过斯堪的纳维亚∫怕什么£全不用害怕嘛。哈哈哈哈……”

    “陛下您不能这样啊!”被埃吉尔忽悠的真的以为埃吉尔不想打了的使者一下子就急了⊥地站了起来,之后扑通一声将身后的椅子带翻了。

    眼看着埃吉尔眉头一皱,看起来要发怒的样子,特使一咬牙,一狠心,便将教皇给他的谈判底牌说了出来:“陛下,您如果答应出兵援助罗马的话,教皇圣座许诺,愿意为您加冕,成为北方人的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