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该来的不会来了(求二更票)
    就是这样,完全无视了欧若拉发自内心的鄙视的目光。埃吉尔在宴会之上谈笑风生□至还将贞德作为嘉宾请了出来£完全全将贞德打扮的好像女主人一样——身上的衣服同样是当年埃吉尔送给她的那个款式↓是埃吉尔几天之前准备好了的。

    当然很惊艳〉真的,贞德的相貌应该和阿尔托利亚差不多的等级〉际上也不太符合欧陆主流审美观的——但是,贞德有两个加成。第一个就是她的圣女的旗帜,比阿尔托利亚总是冰冷着脸吓人的要好多了。第二个就是贞德目测达到了c+的xiong部。比起阿尔托利亚的平板要好很多≠加上人要衣装的定律≡及宫廷shi女们的化妆技术∶贞德看起来就好像盛开白百合一样mi人。

    不过,虽然这么说,对于埃吉尔这样的做法,客人们对于埃吉尔如此的作为也没感觉不对劲$今这个时代,虽然说在一夫一妻制度的主流之下,哪个贵族都有至少一个以上的情人——甚至有一些发展到了公诸于众的程度‖出同入和真正的夫妻差不多,好像埃吉尔这样年轻有为的君王,竟然没有一个情人♀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至有人si底下怀疑埃吉尔的哔能力来着∝别是阿尔托利亚女王貌似还不能生育n就更让人着急了$果埃吉尔死了可怎么办?诺曼王国可不就绝种了吗?

    哦,对了,还有一个欧若拉n么看着这个尿xing,欧若拉说不定能成为诺曼女王来着♀也是一些人费尽心思的想要和欧若拉结婚的缘故。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成功过※有向大长公主求婚的贵族男xing全都遭到了大长公主殿下的强烈鄙视—此投水服毒的不在少数。毕竟不是哪个男人都像埃吉尔那样无耻,能够坦dang的面对鄙视,特别是美女的鄙视的。

    所以说,当埃吉尔当众宣布,贞德,这个受人尊敬的,受到上帝宠爱的少女,将要成为一名修女∶今后的所有的时光来为教徒们祈祷。而埃吉尔自己也因此受到感动—在哥特堡,诺曼底,伦敦,圣彼得堡四座城市各修建一座大教堂,交给贞德管理之后。大家的惊讶可想而知。

    虽然说这个时代“哔”修女是一个很时髦的事情。就好像同时期的中国“哔”道姑或者尼姑那样≤让人产生一种精神上的特殊的愉悦。就好像某人说过的那样,越是神圣的东西,就越有玷污的价值——只是很可惜,伊斯兰世界的那些大胡子们,因为绝对的男权之上所以不会有女xing宗教角se出现∶穆斯林们少了这么个福利。

    但是,贞德是圣女,是圣女诶!埃吉尔这样的做法就不怕遭天谴吗?!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了≈要讲这个女孩打扮成修女?是要在教堂里面哔吗?一定是要在教堂里面哔的吧?!wtf,羡慕嫉妒恨。

    就这样,埃吉尔这样的行为让人觉得不妥。但是教廷求着埃吉尔,其他国家要么是害怕埃吉尔,要么是同样有求于他※以谁都不敢提出反对意见来∝别是当埃吉尔得寸进尺的跑到了教皇国特使面前,一脸微笑的询问:“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教廷是不是能给我封个圣啥的?”

    教皇使者当时尴尬的不得了,只好借故推脱说:“封圣这种事情,一般都是对于古圣先贤做出的奖励x于现世之人……这个……”

    那意思就是说圣人这种头衔基本只给死人戴。等你死了之后再说吧。

    毕竟教廷也不傻。或者说,这帮子假借上帝之名的神棍比一般人更聪明。而他们从事的职业更是让他们知道,信仰这种东西的可怕。出现一名活圣人的话会有多么麻烦。而如果那名活圣人还是个手握实权的君主的话n么教士们不久没得玩了※以说,任凭埃吉尔如何的取消,教皇使者就是咬死了不松口。坚决的,绝对的不能让埃吉尔封圣。

    “那就算了。”埃吉尔耸肩,他自己也明白自己提出的条件是多么的无理取闹。但凡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不对,就算稍微傻一点的,只要不是傻透了的教士也能明白一个这样政教合一的势力出现之后对于教廷带来的伤害。

    所以说,埃吉尔其实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是想要打乱一下这个使者的思绪,并且以此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仅此而已。

    没错,讨价还价——就在之前那个使者走掉之后,教皇国再次受到了东罗马帝国的攻击♀一会可不像是之前那么简单了,总数两万人的东罗马大军,将教皇国首都罗马围困了将近十天,最后才因为米兰和威尼斯拼了命的出兵援助不得已撤退♀一下子,教皇国上上下下都差点被吓死——这可跟之前不一样n些个神圣罗马帝国的日耳曼人,就算攻破了教皇国,也只是将前任教皇流放,之后另立新的教皇而已。

    如果东罗马帝国攻破教皇国的话那么……

    那么就没有什么教皇国了。教皇会被东罗马教廷以异端罪名处死←个梵蒂冈教廷会被清洗‘后纳入帝国治下,而宗教体系也被变成东正教,由君士坦丁牧首派遣主教进行管理。

    亡国灭种♀就是东罗马帝国对于这群背信弃义的叛徒的处理方式。

    所以说,这一回英诺森三世是真的急了∠令使者——同样也是他的心腹主教—他务必让埃吉尔出兵援助。

    “他要什么条件都行!只要让他救援罗马,那么就算他想做皇帝也无所谓!!!”

    当时,英诺森三世就是这么攥着这个使者的胳膊,瞪着眼睛这样压低了声音饿的。等过后使者再一看,自己的胳膊被掐紫了一整圈。

    “……皇帝么。还真是大本钱呢。不过圣座也是急糊涂了$果真给诺曼人许诺了个皇帝,那神圣罗马帝国那几个选帝侯还不得立马带兵跑到梵蒂冈来,把圣座给生吃了?”使者感觉非常好笑。觉得英诺森三世是老糊涂了』而,等到他见到了埃吉尔之后才明白,这个人真的不好对付。

    “那么,阁下,说起来我收藏了一瓶相当有年份,而且味道相当好,但是就是不知道名字和年份的葡萄酒。阁下想要和我一起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一起坐下来品尝一下么?”埃吉尔眼看着对面那家伙快要哭出来了。便也不再诈唬。还是谈正事要紧≮是便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教皇特使这才松了口气:“求之不得。”

    “稍微等我一下。”埃吉尔这样对贞德吩咐了一句£德点头表示明白了≮是,埃吉尔带着使者向着宴会厅的侧门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去,看着被册封为子爵,正在没什么人的yin暗角落里独自品酒的内穆利斯一眼。看到间谍头子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一切正常,没有发现敌对势力的间谍之后才松下一口气⌒呼着教皇特使打开了侧门,之后转了几个圈,又打开了一个小门,这才到了地方。

    “好了,现在阁下应该没什么顾忌了吧。”埃吉尔拉过椅子坐下,之后伸手接过同样穿着尺度很大的黑se女仆装的少女递过来的冰镇葡萄酒,将整个人陷进松软的北极熊皮的靠垫里面去,映着噼里啪啦烧红的炉火,这样问道。

    “很不错的装束。”当然,如果说故急得话的确还有一个,就是这个笑容甜美,身材凹凸有致,并且穿着很特殊的,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相当离经叛道的女仆装的少女。

    “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阁下一个。”埃吉尔一边喝着酒,一边这么说。

    使者愣了一下,之后笑道:“还是算了吧∫年纪也不小了。不像陛下这样,已经玩不动了。”

    “哦,那还真是可惜呢。”埃吉尔点头,一副深表遗憾的样子‘后打了个响指n个女仆便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说起来使者虽然没有自报家门。但是从表面上看上去,应该是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并不是那种“玩不动了”的年龄段。而且,就算是真的玩不动了。反而更不会这么说的‘所以拒绝却是因为有关于诺曼王国的传言。

    诺曼王国建国两三年,并不算长』而间谍网却遍布欧陆,乞丐,工匠,农奴,乃至小官僚,盗贼匪徒妓女都有』是因为运作方式先进,所以到现在还没多少人知道——但是,在列国上层,都少都有点捕风捉影的传闻∞马甲骑冠绝天下,不如诺曼背后一把匕首什么的♀个使者聪明得很≡然知道有些贿赂能收,有些贿赂却是要出人命,这样的道理※以才婉拒了埃吉尔。

    埃吉尔笑了笑,同样不以为意。的确,就好像使者的的那样,这个女仆还真是个间谍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