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大骗子(一更,票了个求)
    就在在八天之前。埃吉尔带着军队前往诺晏底的时候》若拉惯例的趁着晚上来到了埃吉尔的房间里面聊天。

    对于欧若拉这样做的目的。埃吉尔也猜测过。感觉自荐枕席的可能xing最大‖时这一段时间阿尔托利亚还是不在身边※以埃吉尔一时间精虫上脑,也曾经打过欧若拉的主意。但是只是稍微说了两句这方面的话,看看人家能不能松松口‘后就被欧若拉给鄙视了。

    所以说,埃吉尔也彻底死心。将心里面最后一点绮念和妄想给斩断$今看着欧若拉就和看着山川田野或者石头木桩没什么区别。反正又不能繁衍后代。就算长得再溧亮也不是自己的菜。

    就是这样。埃吉尔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欧若拉的话∧里面却在想事情』会儿想到了bo美拉尼亚。嗯要征服那里一同bo罗的贺岸,之后登基称帝≈一会儿想到了东罗马。嗯着如何才能有效抑制住东罗马的扩张。不至于最后发展到中古世纪的日耳曼那么苦逼。紧接着又想到了和东方开展贸易,让自己的收入增加一些。还有就是东欧大草原—是再不抓紧一点』旦立陶宛真正成了气候可就不好办了。

    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欧若拉所说的:今天天气哈哈哈。

    之类的话题,埃吉尔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的确,他和阿尔托利亚结婚了。帝国领地也包括英伦三岛在内←也算是半个英国人。但是对于天气方面的事情,埃吉尔还真是不太在意。

    当然了,作战的时候另算。不过就算是这样埃吉尔又不是理科生¨气候学的那种。而是真心属于当年诸葛亮所说的那种:不识天文地理,奇门逍甲的庸才。

    当然,虽然埃吉尔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都用在今后的战略布局上面了。但是仍然有百分之一左右的精力是放在了与欧若拉的交谈之中′然这个交谈,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欧若拉说话,而埃吉尔的台词,也都限制在了嗯嗯哦哦,这样啊,啊哈哈哈这类词汇上面。

    但是。

    埃吉尔还是稍微注意了一下的。毕竟对方是系统精灵,是系统精灵来着$果对方一个口误,剧透了一些有关系统的黑幕的话,就够自己受用的了。

    当然很可惜,至少到目前为止欧若拉还没有做出这种事情出来。

    但是埃吉尔还在等。大不了就当欧若拉这种听起来还不错的嗓音是背景音乐好了。

    所以说,那一夜,埃吉尔的机会来了←也趁机抓住,赚了一把大的※以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说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哥特堡啊?”欧若拉这样问。

    “着急什么好歹也要等到阿尔托利亚回来才行吧。”埃吉尔这样回答:“昨天她才来的信,说是要在爱尔兰那里转一圈,半个月之内过不来了。”

    “是这样么。”

    “没错,有什么事情么?”埃吉尔问。

    “哦,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抓紧时间回去的话,等到七天之后就回不去了。”欧若拉这样回答。

    “嗯?为什么?”埃吉尔这才集中注意力,听欧若拉问话。

    “因为啊,如果七天之内不走的话,在七天之后就会有一场特大的暴风雪席卷整个欧洲大陆来看到时候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欧若拉这样回答。

    “暴风雪有多大?”埃吉尔这样问道。

    “非常大。从布列塔尼登栳之后扩散到整个欧罗巴,几乎所有地方都覆盖到了。”欧若拉回答。

    “哦……下的很猛烈么?”

    “当然很猛烈了。鹅毛大雪都不足以形容々片会在空中就凝结成雪块砸下来的等级。”欧若拉就好像是那种好不容易引起了大人注意力的小孩子那样,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

    “那样的话之后计划1在郊外的打猎,似乎不能生活了呢。”

    埃吉尔想了想,当年攻击斯德哥尔摩的时候也是那样,配重式投石器扔的油罐几乎把整个城市淹没了,那火焰蒸腾的好像地狱一样。结果最后,一场大雪就没了。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感觉吧※以,虽然欧若拉能够使用一些能力,阅读埃吉尔的内心。但是读心能力也是分等级的。读到的基本上都是些最表层的东西。埃吉尔是个极端狡猾的家伙,他在稍微实验了一下,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便用了一点自我催眠的小技巧,让自己的内心思维稍微的改变了一点。表层思想和里层思想一下子分成了两部分。

    这样,就把欧若拉给坑了。

    欧若拉也没有多想,况且埃吉尔问这个也有足够的理由,所以欧若拉一点头,就将事情全都说出来了。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

    “我不相信。”埃吉尔摇头:“你坑我的吧?你是天气预报吗?

    哪有那么方便的能力?”

    ,“诶?!这个就是系统自带的能力啊≠说我骗你干什么。”欧若拉稍微有点惊讶,不知道埃吉尔究竟想要做什么。

    “谁知到你打的什么主意,反正我不相信就走了。”埃吉尔翻了个白眼,之后继续做发呆状。

    “你这个家伙”那边欧若拉不高兴了,直接翻过,爬到了埃吉尔旁边一顺便说一下,埃吉尔一般能坐着不站着,能站着不躺着,所以这时候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埃吉尔自然是躺着的。

    所以欧若拉也躺着n在埃吉尔芳边想要揪埃吉尔的耳朵。

    “有妖气!”埃吉尔好歹也是兑换过不少属xing的人了,欧若拉的身体素质却仍旧只是个软妹子※以偷袭这种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上就被埃吉尔反制了‘后就用从阿尔托利亚那里学来的擒拿术将欧若拉双手反剪,之后压在下面了。

    不过,这里有说过,埃吉尔是个非承品位的人。不会做一些没品位的事情※以也只是压在下面而已。

    “警告你不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哦∫可是有原则的人。”埃吉尔说的这种话让欧若拉气了个半死。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如果到时候下雪了的话我就要狠狠的鄙视你!”欧若拉这样说道。

    “切,如果是巧合呢?现在是冬天,下雪什么的不奇怪吧。”埃吉尔接着无所谓的耸肩。

    ,“那你究竟要怎么办?!”欧若拉接近抓狂中。

    ,“嗯。

    ”埃吉尔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打了个响指:,“这样吧≯们来打个赌△游记知道吧?”

    “知道。”

    “泾河龙王和袁守城打赌下雨的事情也知道吧。”

    “知道你也想像是那样打一次赌?”欧若拉呵呵一笑,觉得自己赢定了。

    ,“差不多吧。”埃吉尔无可无不可的说道:,“就当我闲的无聊消遣好了。”

    ,“好!如果你输了的话要怎么办?”欧若拉志气满满的问。

    ,“那你就可以尽量鄙视我了啊。”埃吉尔悠然回答。

    “……好吧。”欧若拉稍微有点无语,但是很快就缓过劲来:,“等着遭到我最深刻的鄙视吧,你这个人渣∵天后的那场雪从下午两点零二分十六秒开始下』直要十二天。积雪最深处一百二十二点四公分。就是这样了。”

    吉尔仍然显得很淡然,哦了一声之后又打了个响指,之后摇了一下chuang边的铃锁。很快的就有穿着全套的,黑se的,尺度很大的女仆装的少女走了进来。

    “主人,有什么吩咐?”女仆少女这样问。

    “一杯加葡萄酒。”埃吉尔淡然的回答。

    “我也要一杯!”在旁边的欧若拉负气的嚷嚷。

    于是,很快的,埃吉尔斜靠在chuang上,一边喝着加冰葡萄酒,一边悠然的翘着tui。

    “说起来啊,如果是一般状存的话,要你预报一个这样精确地天气预报,需要多少点券?”埃吉尔问道。

    ,“大概十万不对,这是粗略的,精确预报的话需要一百万左右一我是说局部天气。好像这样覆盖欧陆的,大概需要十亿吧。”

    欧若拉用一种土豪特有的语气这样回答。

    ,“这样啊。”埃吉尔淡淡的点了点头:“赚到了呢。”

    回忆到此结束。

    时至今日,欧若拉才明白一岂止是赚到了,简直是赚大发了啊!

    这这这这这空手套白狼不外如走了吧?!如果埃吉尔去投机倒把的话,全世界的投机商都要没饭吃了啊!玩人也不带这么玩的!犯规啊混蛋!!!

    特别是埃吉尔劝好了贞德:,“你要坚强地活下去。”之后安排贞德去休息了又去向观礼来的贵族教士们道了歉,又宣布晚上的时候举办宴会一定让各位来宾满意,好容易稳住了这帮人之后,埃吉尔走到了欧若拉面前之后的所作所为,更是让欧若拉气的差点吐血。

    ,“来,尽量的鄙视我吧∫不在乎的。”埃吉尔摊开手,风清云淡一如刚才绑在火刑架上的贞德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