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创造一个奇迹(二更,求了个票)
    下午,一点,三十分。

    埃吉尔与贞德对视,良久无语☆终埃吉尔做出了一个令人极端惊讶的事情——他举着火把,向上,走到了柴堆上面,挡住数百,上千——几千人的面抱住了贞德‘后wen上了她的双chun。

    一片死寂,哑口无言←个会场周围几千教士贵族平民全都瞪大了眼珠子,张口结舌。好想傻了一样。

    的确,这个巫女真的很年轻。

    很漂亮。

    很可爱。

    而且很有气质。

    ——但是您真的不能这样啊陛下!!

    “埃吉尔陛下!您难道要包庇这个巫女吗?!”首先坐不住了的自然是来自各地的教士们。来自梵蒂冈的主教兼此次凶(参?)与诺曼王国谈判的全权代表忍不住站了起来,声se俱厉的对着埃吉尔喊道。”

    教师(士?)们,他们就是吃着碗宗教饭的‖行是冤家←们看贞德自然无论如何顺眼不起来。更何况,如果要是贞德这件事情翻案的话,那么对他们的打击将是无与伦比的巨大的〓严扫地都是轻的☆严重的是,他们是上帝代言人,是与众不同的♀种现实,会被击破。而随之而来的地位,权利,荣誉与金钱就没了』了!

    此时此刻,教士们吃了埃吉尔的心都有了——明明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究竟是为什么要让他变得这么复杂?!诬陷她,要判她死刑◎此叫我们过来,贿赂我们的是你。结果到最后却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那我们当猴子损?!

    “陛下!三思!”紧接着坐不住了的,却是贵族们‘前有说过,对于贞德这种救世主等级的人物,统治者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当然,实际上他们的对于教士阶级同样很讨厌。教权皇权的冲突是这个时代欧陆列国最大的问题之一。更加重要的是,贞德这样颇得民心,本身又颇有能力的敌人〉曼贵族们自然更加想要处之而后快。不知道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还这样认为:如果没有贞德横空出世的话,那么诺曼王国征服高卢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当然,民众们是不会管这些的〓治啊,权利啊,之类的与他们无缘←们只是想要热闹一下而已,非逞得的热闹一下。

    如果说能将前两个阶级的所有人都绑到火刑柱上面去烧烤了n才叫热闹呢。

    因此≮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中爆发出的,最多的并不是愤怒的斥责与痛心疾首的劝谏。而是欢呼。当然,欢呼也不是因为高兴或者开心』是欢呼而已。

    不过,这些声音对于埃吉尔来说,意义都是相同的。

    “真是吵闹。”

    埃吉尔这样轻声叹了口气‘后转过去,用厌恶的眼神扫视了一下全场‘后转过去,看着莫名其妙的,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贞德。

    “这是临别的礼物。”埃吉尔这样对贞德解释说。

    “你这个笨蛋。”贞德忍不住笑了起来,紧接着好像泪腺崩坏了一样,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埃吉尔仍然要杀了她的。但是埃吉尔仍然爱她□至敢于在所有人面前将这份爱表现出来。

    但是仍然要亲手杀掉她。

    贞德一时间有些痴了△明这样的做法对埃吉尔没有任何好处』要将这份感情埋在心底≮闲暇时候思念一下以供玩赏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因为喜欢你啊。”埃吉尔完全无视了周围的声音≡然很直接地回答。

    贞德觉得,自己已经死而无憾了。

    最终,埃吉尔再一次轻wen了贞德的脸颊‘后好像要永远将她记在心里一样,凝视着她。

    下午两点整。

    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之后转身,退下来,之后点燃了木柴。

    火焰点燃了。

    教士与贵族们总算安心下来。看着火焰一点点向上燃烧。渐渐地,一点点的逼近了贞德。而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民众们的欢呼声更厉害了。

    埃吉尔最后一次掏出怀表。

    下午,两点零一分就好像不忍心看了一样。埃吉尔转过身去。火焰越来越近,似乎是因为被热焰烤炙的痛苦£德shen吟着,同时开始祈祷。尽量的。尽量想要无视这种痛苦,因为贞德觉得这应该是她今生的最后一次祈祷了※以想要尽量显得从容一点』而那种痛苦,那种窒息的感觉n种仿佛要吞噬一切的温度……

    贞德shen吟着,被浓烟熏呛的剧烈的咳嗽。紧接着整个人似乎消失在了火光与烟尘之中』事了若有若无的△弱的祈祷的声音似乎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样,埃吉尔转过身去,高举起双手,仰起头高声喊道:“上帝!全知全能的主啊!如果您怜悯您的儿女的话,请拯救我们!!”

    说完之后,埃吉尔单膝跪地,双手握着当年教皇冕下赐予的银质十字架,开始大声折办……

    西元一零零二年十一月六号。

    下午两点零三分。

    “时间到了。”埃吉尔在心里轻笑。

    “该死的骗子。”同时,坐在观礼台上的欧若拉小声骂了一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变天了!”

    “上帝发怒了!!!”

    “我的上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人群之中爆发出了无数的惶恐的叫声。

    就在这时候,在埃吉尔的祷告声降下数秒钟之后,令人极端惊讶的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乌云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整个天地一瞬间变得昏暗如同黑夜一般。当民众们极端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天空中降下了大量的雪花。鹅毛一般,然而上天似乎仍旧不满足,就好像患了强迫症的精神病人一样,迫不及待的将大量的,密密麻麻的雪片丢下来,那些雪片甚至没来的及落在地上就在空中团成了一个个的雪团,噼里啪啦的打在人脸上。打的人生痛。

    天威之下,人类完全无法应对,脆弱如同虫豸一般。除了恐慌哀嚎之外,便再无主意了。

    “上帝的旨意!这就是神迹!!!”埃吉尔站了起来‘后这样大喊道。而在如此的大雪之下,刚刚升起来的火焰很快就熄灭了。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教士,贵族又或者平民全都止不住的弯腰。跪在了地上,完全无视了冰冷的地面,与漫天的大雪带来的刺骨寒意。不断地匍匐,叩拜,口诵上帝名号。狂热虔诚至极这,就是神迹。

    眼见如此神迹,无论身份如何都不得不跪倒在地§主面前一视同仁,无论是教皇还是农奴,都是上帝子民』有什么区别。

    当然,尽管上帝公平无si〈也会有那么一两个比较受到上帝宠爱的凡人。就好像现在≮火烧贞德的时候忽然天降大雪。埃吉尔大喊这就是神迹′他人完全无法反驳“如果说是巧合的话——不可能的!怎么可能这么巧?!难道,难道那个女人真的是圣人?!

    于是,之前那诸多的人证物证,在这一刻全都成了笑话∷们跪拜了多时,才想起来贞德还在上面绑着‖忙有几个人七手八脚的爬起来,连滚带爬的跑过去,将她的绳索解开‘后还是由埃吉尔亲自桥她的手,从上面走了下来。

    贞德的面se因为浓烟熏呛,所以有些脏≮是埃吉尔非冲贴的抽出了手绢,沾着雪花帮贞德擦干净了脸。

    “这是神迹?”

    贞德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向埃吉尔询问。

    埃吉尔点头。

    “也就是说,我不用死了?”

    埃吉尔接着点头。

    “是……这样啊。”贞德感觉心中若有所失,却又完全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从阿尔卑斯山上跳下去,以为自己死定了☆后却意外获救那样。

    一点点庆幸,一点点后怕,还有一点点感ji。

    “感谢上帝。”贞德非朝诚的在xiong口画了个十字,之后单膝下跪,闭目祈祷。埃吉尔将他银白se的狐狸披风摘下来,披在贞德身上,之后同样单膝下跪,极力忍住笑〔单膝跪了下去。

    整个会场除了欧若拉负气走掉了之外,其余所有人都跪在了雪地之中,向着他们天上的慈父虔诚祈祷‘前诬陷了贞德的贵族教士,证人们更是心惊胆战』个劲的向上帝祈求宽恕。

    就这样,同样是通过诺曼的情报网,以及亲眼见证此时的各国的使者,教士,贵族和平民们♀一件奇迹飞快的在欧陆上流传开来≮这种娱乐手段匮乏的时代在,一个真正的神笺够让人们兴奋,并且讨论上很长一段时间了。就算是一个月之后,你也可以在某个小镇的酒馆里面听到这样的话。

    “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n么贞德肯定就是圣人了。”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最后,是国王陛下祈祷了之后才降雪的※以说如果是圣人的话,那也应该是陛下才对!”

    “但是,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个罪大恶极的巫女的话,那上帝也不可能会降下大雪来拯救她的生命!”

    “不对——之前国王陛下说的是“请拯救您的子女”也就是说,他和那个贞德全都是受到上帝赐福的人才对!”

    就是这样£德的xing命薄了x少暂时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