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拒绝(四更了!!!!!)
    贞德又不是傻瓜,自然知道那一场战役,与其说是法兰西的胜利,还不如说是异持剧↓是很明显的被人给坑了一把£德自问拯救法兰西于水火之中,一心一意为了法兰西而战。结果却遭到了自己人的出卖↓自问受不了这种待遇,这才会发生之后带着几百人就敢向巴黎进攻的事情〈是因为那时候,贞德已经气昏了头。而等到赛肯德将事情给说明白了£德心境大起大落,这才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此时此刻再听到埃吉尔这样说,是法兰西胜利了£德自然奇怪得很∧里面知道多半是埃吉尔和腓力二世之间做了什么交易。而自己则是这场交易之中的一个筹码。但是,这个交易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埃吉尔会在全面占据优势的时候答应与之议和,让出巴黎,并且帮助腓力二世抓捕自己?腓力二世究竟给了他什么好处?

    贞德的战略思想还算不错。但是因为情报来源太少』局限于法兰西和诺曼两国之间※以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个世界上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大概也只有一个半人而已n一个自然是当事人埃吉尔。而那半个,却是一知半解的,只走出于猜测之中的胜力二世。而有鉴于这两个家伙全都是此事件的直接受益人※以泄密的可能xing基本为零。

    就是这样没错♀件事情,埃吉尔也不想要再告诉其他人了。就当做黑历史隐藏起来吧。不知道千年以后,研究历史的学者们能不能将这件事情给还原出来。而如果有的话,那么他的话能不能被人接受,这同样是个问题来着。

    不过管他呢。埃吉尔耸肩♀种事情管他鸟事。

    “好了,这个问题到此为止£德小姐,您还有别的问题么?”

    “那些士兵我是说跟我一同前来的那些士兵←们怎么样了?”

    “死掉了哦≮你晕过去之后,他们以为你挂掉了※以就向巴黎发动了进攻‘后就被我的军队给杀光了。”埃吉尔非常老实的回答说。

    “原来如此n我害了他们呢”贞德轻轻叹了口气‘后好像自言自语的这样说道。

    “……”该不会是要让我安慰她吧?

    虽然这么想。但是埃吉尔完全没有想要开口说话的意思』是安静的看着少女流泪面已。

    大概是因为已经过了悲春伤秋年龄段的原因吧。除了觉得少女感慨的样子非常可爱‖时注意到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没有洗脸,所以脸上稍微有点脏。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不过最终,埃吉尔还是决定稍微安慰一下少女。不为别的就因为对方是少女※以说,少女这种职业真的很吃香呢∝别是在异xing面前。

    “嘛,虽然由我来说这种话稍微有点不太合适。但是,这就是战争n战争就就要死人的。

    就算fu孺也不能避免。更何况是身处战场之人呢。”

    “是这样么……”贞德也是见惯了生死的人♀一会儿状态过去了〔就不再感伤了≡旧很平静的看着埃吉尔:“那么,现在”我的问题已经问完了,陛下可以说明来意了。”

    埃吉尔点了点头,之后很直接的问道:“如果我邀请您作为我属下的将领的话,您认为如何呢?虽然与阁下交往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能看得出来,阁下才华横溢,特别是对于战争”以及宗教方面的事物非弛行$果能得到阁下这样的人才的话n么实在是我的福分……”

    “虽然很感ji陛下的赏识。但是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说过吧。”

    娄德这样回答说。

    “不过,话说,我想要稍微问你一平。”埃吉尔这样说道:“你究竟走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我作战的呢?法兰西的自力与人民?”

    贞德点了点头』有说话。

    “那么您应该明白。比起腓力二世∫是个更加仁慈,并且更加优秀的统治者,在我的治理之下,诺曼王国的人民生活的非常不错一至少比法兰西要好得多了※以说,如果”

    “不,与这无关。”贞德摇了摇头,完全没有被我说服的感觉。

    “虽然这么说有点无耻,但是如果我获得了法兰西的话,那么法兰西人会生活的更好$果你不相信的话,我也可以给你看一下证据。”埃吉尔接着说道:“就在昨天”我与法兰西签订条约,将法兰西岛地区放弃了之后,整个法兰西岛的居民们全都非厂望一不v该说是绝望才对。就好像幻想破灭了那么严重一一“是因为那个解放农奴法令吧。”贞德直接打断了我的话:“的确是个很不错的法令呢【在统治者的角度将,您的确是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

    切”被拆穿了么。埃吉尔在心里轻哼了一声。果然这种法令只能骗一下没什么大见识的农奴么一不对,说起来贞德也只是个牧羊女来着”她为什么会懂这么多呢?真是很奇怪呢。

    “随便了,那种事情。”埃吉尔耸耸肩,之后说道:“那么,我们换一个话题好了。”

    “请说£德轻轻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一次与陛下之间的交谈是最近一段时间我说话最多的一次了呢′他时候除了发呆之外完全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这样啊”我点了点头:“今后,我会吩咐人拿一些书籍给您解闷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猛然想起来,这个女孩貌似是个文盲来着,于是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冲着她歉意的笑了笑。

    “哦,如果是这榫的话可是帮了大忙了。”贞德点了点头:“非常感谢。”

    “诶?那个,你不是、”

    “几个月的时间,基本的识字的话应该可以了的。当然,请您尽量找法语的书籍。

    其他的话”贞德歉意的笑了笑。表示自己只学习了法文的意思。

    还真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呢。埃吉尔在心里面对贞德的评价再次上升。

    “您真的不在考虑一下了么一诺曼将领的待遇非常高的,伯爵的头衔一不,如果你愿意的话,侯爵也可以、

    ”

    “一不用了。”

    好吧,这已经是埃吉尔第二次被贞德拒绝了呢』般人的话在一个小时之内连续悲剧了两次,基本上遭受了这样悲剧的家伙都会一蹶不振的。不过埃吉尔这种人脸皮比较厚或者说一般的王者都是脸皮比较厚※以埃吉尔完全的没有感觉到一点不适应≡旧面带微笑的坐在贞德面前。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对于您的命运∫虽然尽力的想要挽救您。但是看起来,您并不领情,这是在太令人伤心了。”

    “请说吧。”贞德仍旧没有什么动摇的表示。

    “阁下将随着我们返回诺曼底≮那里接受上帝的审判,以判断您是否是个巫女。当然了,因为您的身份的关系※以判决绝对是执行※有的人,法官,牧师,以及听审的贵族和证人全都是诺曼政府,也就是我的人→绝对会被判处有罪‘后上火刑架。被活生生的烧死。”

    “结束了?”贞德很认真的听我说完,之后这样问。

    “没错,如果你真的获得了所谓上帝的祝福的话,就请您到时候证明给我看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的。”贞德点头,仿佛与我谈论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今天的晚餐那样。极度的风轻云淡。极度的不在意,极度的……

    埃吉尔觉得自己快要mi上她了。就差一点点,一点点而已。

    “一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埃吉尔急了←之前说的也只是想要吓换下贞德而已≡然不可能真的将贞德给烧烤了。但是眼看着她如此的执mi不悟,埃吉尔觉得自己好像被小看了。

    “不抵抗就不会死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贞德仍旧安静的看着埃吉尔。

    “好吧,其实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爱上你了c的,请你接受我好么,我在哥特堡那里有一个很舒服小别娶,可以让你在那里安然的居住……”

    贞德还是安静的看着埃吉尔。

    “其实我是上帝的使者,嫁给我的话就会变得幸福。”

    贞德依旧安静的看着埃吉尔。

    于是,埃吉尔再没有了别的话好说,无论威逼利you都不行£德软硬不吃,顽固的就好像石头一样。

    “至少给我个理由好不好—什么拒绝我?”埃吉尔问:“活着不是很好么°作为所谓的救世主的使命也已经完成了°还想要做什么∠输对你来说就这么难么?”

    “我的生死并不取决于我自己。而是你。国王陛下。”贞德这样回答。

    “审判在五天之后开始。”埃吉尔最后说了一句,之后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