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和平的降临(三更,继续求月票,揉脸)
    从牧羊女到囚犯,从囚犯到法兰西练帅,再从法兰西统帅到囚犯。

    贞德呆在巴黎监狱里面,心里面想着:,“今后我该不会又要回去放羊吧?”

    当然不可能了。

    这一段时间,埃吉尔虽然忙着和法兰西人扯皮,想要签订一个尽量对自己有利的条约◎此并没有再管贞德的事情。但是这不能说他已经将贞德给忘到脑后了÷实上,埃吉尔只是没有想到,究竟应该如何对待这家伙◎此暂时不想面对罢了。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把贞德一刀砍了那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

    而且现在看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会让法兰西人厌恶而已′然埃吉尔目前放弃了在法兰西开拓新的领地的想法。但是不代表他会放弃对于法兰西的凯觎※以说,法兰西的民心也是非池要的因素之一一。

    而在此次谈判之中,埃吉尔同样打算坑一把法兰西。

    法兰西与诺曼之间谈判的最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呢。

    巴黎。

    自然是巴黎。

    法兰西岛,巴黎。法兰西心腹之地以及首都♀座城市是法兰西人必须要收复的∞论代价如何。

    而埃吉尔却表示不想要□至提出了,布列塔尼以及一半诺曼底来换取法兰西岛,这样的方案。

    法国人不干¤力二世放话,愿意为了法兰西的首都巴黎付出任何代价即使再来一次诺曼一法兰西战争也再所不惜。

    双方的外交官往返于奥尔良和巴黎。冷嘲热讽据理力争…都不肯让步。

    当然,这不过是假象罢了吧黎什么的埃吉尔真心不在乎←在乎的是此次战役的战争赔款$果按照公论,此次战役是法兰西人获胜了。而埃吉尔想要演戏演到底的话,也必须要给法兰西一定的赔偿一开什么玩笑?!

    这就是埃吉尔感觉纠结的地方倒不是因为输掉了割地赔款丢面子。而是输掉了割地赔款会削减自己的实力。

    所以说,埃吉尔是个实用主义者♀一点必须牢牢地记住。

    所以,埃吉尔决定好好和对方讨价还价一下,最多象征xing的赔偿千八百金币算了。而埃吉尔最大的筹码,便是法国首都巴黎♀一处法国最重要的城市。既然如此埃吉尔怎么能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呢?

    于是,诺曼与法兰西来来往往,扯皮扯了一个月☆后埃吉尔发了狠。给腓力二世写si信,说你丫再不妥协劳资就把贞德放回去给你捣乱。把腓力二世下了个半死′然嘴上仍旧叫嚣着:,“我不相信,你把她放了的话,我就把这件事情一口气说出去。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算了!”

    然而尽管嘴上叫的凶恶。但是腓力二世还是服软了〉起来,他现在是真心怕反贞德再回来…本贞德拍到他身边的几千精锐他虽然已经控制了起来,并且找了个借口,将拉海尔杀掉了。但是这并不代表膦力二世就能控制得住这支战力强大的军队了这可是腓力二世如今鼻大的本钱!他预想之中的,未来的皇室禁卫军!怎么可能再让别人染指。

    特别是这一段时间这一支军队之中有不少人都向腓力二世进言,消腓力二世能够将贞德就出来¤力二世表面上含糊其辞心里面却非常的不舒服∧想:如果将贞德就出来的话,那么这支军队到底听谁的还没准呢。

    就这样,十月底,诺曼王国与法兰西王国之间终于达成了和平条约¤力二世承认诺曼王国对于诺曼底的统治”承认凯尔特王国对于布列塔尼的统治。而诺曼王国将法兰西岛地区原封不动的交还给腓力二世。并且赔偿腓力二世五千金币的战争赔款~方王国休战五年。

    在五年之内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发动战争№外,双方取消在战争时候增加的,对于对方商旅增收的惩罚xing关税,重新开通双边贸易。

    除此之外,合约还有两个附属条约:其一是关于阿基坦的地位〉曼王国承认阿基坦公国为法兰西王国封臣‖时再度减免阿基坦公国所欠的赔款x此,阿基坦公国需要赔偿的赔款降低至每个月三千金币‖本带利分五年支付〔就是说,总共需要支付赔偿的金额不过十八万而已。爱德华总算不用再吃糠喝稀了。

    其二,关于勃艮第的地位◎为之前战争之中勃艮第不愿援助诺曼王国,因此埃吉尔为了报复人家,在与法兰西的谈判的时候根本没有叫上勃艮第。而是单独和法兰西签订的合约。包括这个附属条约,让勃艮第人很是恼火:诺曼王国针对勃艮第的地位不予评论。但是,承认勃艮第与法兰西之间的问题为弊兰西内政≮没有威胁到诺曼王国利益的前提下,法兰西无论对勃艮第采取何种措施,诺曼王国都会表示支持。

    就是这样≮有关勃艮第的方面,埃吉尔怂几个小滑头※谓的,“诺曼王国的利益”这个却是由埃吉尔说的。嗯要找理由还能找不到?如今法兰西与诺曼之间休战。而法兰西与勃艮第之间,却还是处在战争状态呢。埃吉尔非常乐于看到一场大规模的法兰西内战的进行再之后,诺曼人开始分批离开法兰西—移到诺曼底去,再从诺曼底坐船,回去斯堪的纳维亚≮这时候,埃吉尔才想起来巴黎的地牢里面还关着一个圣女贞德。

    还真是难办呢。

    说起来,与法兰西之间的和约之中还夹着一份密约♀也是法兰西人能够这么快答应诺曼人条件的最关键的一点。

    腓力二世与埃吉尔约定£德这一生都不能再回到法兰西,再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而埃吉尔想要怎么处理,这个是埃吉尔自己的事情≤之,在法兰西,再不能出现贞德这个人了。

    埃告尔很为难。

    如果可以的话,他消贞德能够功成身退,如果她愿意的话,埃吉尔甚至愿意专门为她修建一座修道院,以供贞德安享晚年′然贞德今年只有十七岁而已。

    然而,埃吉尔并不知道贞德自己是怎么想的。

    所以埃吉尔决定,与这位前法兰西弥赛亚见上一面≡微聊聊天$果能劝服她退隐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这样,囚犯,与君王。就好像历史轮回了一样≮监狱的牢房里面,贞德与埃吉尔见面了$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贞德带着绝对现代化冶金工艺制造的特种手拷和脚镣,基本上动弹不了。

    除此之外,贞德在最近一段时间并没有受到太多苦÷实上,她的饮食待遇比一般的维京战士还要好⌒鱼有肉有葡萄酒的,而且分量很足〉起来这种事情要是让阿尔托利亚知道了的话,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埃吉尔一脸郁闷的将带着暧昧神情的卫队骑士和狱卒全都轰走,并且威胁他们绝对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而当他们嬉皮笑脸的说着:“我理解,真的。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特备是王后殿下。”这种话的时候,埃吉尔的郁闷加倍。而且开始认真考虑杀人灭口的可信xing、

    尽管他什么都没做。

    不过话说回来了≈在主流思想,对于女巫这种生物有种认识,就是说女巫全都不是处女。而根据埃吉尔毒辣的眼睛看£德却是个处女来着※以说,如果要用女巫的罪名来审判贞德的话,似乎需要提前做一点工作井么的……

    好吧,只是说笑而已,埃吉尔还没无耻到那种程度。

    虽然也差不多了。

    于是,在轰走了所有人之后,埃吉尔拿着钥匙打开了牢房的大门。

    走了进去。

    在听到了声响之后,因为被绑住了,所以无所事事的在打瞌睡的贞德醒了过来∑乎想要揉眼睛。但是因为双手被拷在一起所以没能做成。

    再之后,埃吉尔坐在贞德铺满稻草的chuang铺旁边。

    双方对视了几秒钟。看着对方平淡如水的眼神,埃吉尔忽然觉得。

    如果是这个女孩子的话,无耻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终于,埃吉尔开口了。

    “贞德小姐?”

    “埃吉尔国王?”

    再之后,又是沉默♀一会却是贞德首先开口:,“我想知道一下,外面苒形式怎么样了。”

    ,“诶?不是询我,你的命运如何,或者我为什么来找你,这样的事情么?”埃吉尔稍微有点惊讶锋反问。

    “我觉得,陛下既然来找我,那么那种事情就算我不问,陛下也会告诉我的。”贞德这样回答说。

    埃吉尔在心里面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女孩貌似是比阿尔托利亚聪明一点。

    “那么,就稍微跟你说一下好了。”埃吉尔点点头:,“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秘密。”

    ,“多谢。”贞德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

    ,“首先应该是你最关心的一点吧。”埃吉尔轻笑:,“如你所愿,战争结束了。法兰西赢了,我失败了“一段时间我便是忙着与法兰西签订和约。”

    贞德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什么。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