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以身殉道(二更,求月票,揉脸)
    经过连续一整天的追逐与作战之后,贞德总算明白过来不对劲了。聚纶她身边的法兰西士兵加起来不过几百人。而且粮草稻重全无。惫异常〈又极端坚韧♀就是她所能掌握的全部力量了。

    这,究竟是怎么了?

    贞德不死心。或者说仍旧抱有幻想“三万法兰西大军,三万法兰西大军!百不存一这场战役真的是自己赢了吗?!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后退吗?可是巴黎就在眼拼了啊!

    不甘心c的,真的很不甘心△明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宜,

    为什么反而会出现这种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了?!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让贞德感觉精神恍惚,愤怒,不甘,再之后,便是疯狂与极端的毁灭。

    ,“我们继续前进!目标是巴黎!士兵们,跟随我,我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最终,贞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让埃告尔稍感惊讶的决定。

    事实上,埃吉尔从来就没想要履行与腓力二世之间的约定£德这种人物的确是所有的封建领主都为之头痛的※以说,将这种令人头痛的问题留给自己的敌人♀样不是ting好的么。

    所以,当贞德自己送上门,率领着几百名疲惫至极的士兵出现在巴黎城外的时候,埃吉尔惊讶可想而知。

    ,“她疯了么?”埃吉尔惊讶至极,这样的话脱口而出。

    不过说起来,也不算说错吧♀种举动如果不用,“疯了”来形容的话,还能怎么说呢?自信?虔诚?悲壮的如同殉道者一般?!

    一那埃吉尔不就彻彻底底的成了反派了吗?!

    就是这样,或许贞德已经明白了什么≈或许她已经有了某种觉悟。

    比如说以自己的死亡来ji励法兰西人民,ji起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点血xing一法兰西不缺能征善战的将领,也不缺兵员和粮饷。法兰西缺少的是士气,是精神是能够为之献身的崇高的偶像。

    如果这样的话,一场盛大的审判,如同当年犹太人审问圣子耶稣一般的景象,却是一个非常好的题材。接下来就是举国哀悼。教廷封圣,法兰西人士气如虹,上下一心驱逐外来侵略者。

    这样计算一下的话,死掉的贞德比活着的有用。

    “开什么玩笑?!这算怎么回事?!妈的!!!”埃吉尔急了,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你想做英雄从容就义,就让我当侩子手?

    !哪来的那么便宜的事情?!

    这样一想,埃吉尔气急败坏〈是拿贞德没了辙。

    就这样闹剧的开端,仍旧是以闹剧来收场的≮欧若拉若有若无的带着绝对讽刺意义的微笑的面容下,埃吉尔还真有种,“干脆杀了她一了百了”的冲动。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人民公敌不是那么好当的。埃吉尔觉得自己还是做一个典型的国王比较有搞头。

    所以说,埃吉尔下令,打开了巴黎的城门£德麾下才几百人而已。而巴黎城内的诺曼人足有四万多。埃吉尔可不怕对方趁机攻城。

    不过,说起来埃吉尔这也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德如此〖道〗德善良正义的完美化身,无论如何做不出来这么无耻的事情。

    之后,巴黎城内,诺曼外交官缓缓走出◎贞德问好之后询问来意。

    “我是来攻打巴黎的。”于是,贞德大言不惭的这样回答∶外交官赛肯德一阵无语。

    不过赛肯德好歹也是老牌子的外交官了很快就调整好子心态,之后轻声咳嗽了两下,接着说道:,“您也应该看到了,您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能够攻打巴黎的资本≮下奉劝您还是稍微收敛一点您的锋芒比较好”

    但是贞德完全没有想要收敛的意思。

    “凭借我手下的法兰西大军吧黎便是我的囊中之物!”贞德这样回答。

    “……”

    于是,赛肯德又是一阵无语。

    ,“您应该认清现实才对贞德小姐∫并没有从您的身后看到什么法兰西的大军≮那里的,只是一群久经战乱之苦,已经疲惫至极,却仍旧肯追随你的可怜的老兵而已→就算不顾惜自己,好歹也要为这些忠贞的士兵想一想←们都有家人,有父母兄弟,有妻儿子女→真的忍心让他们就这么白白送死么?”

    听到了外交官赛肯德的这一番话之后,贞德这才愣愣的转过身去,看着那一张张因为硝烟和汗水而肮脏不堪的,消瘦的面容←们瘦骨嶙峋的身体,身体上大大小小的新老伤口≡及他们渴望的眼神—虽然贞德知道,这一群人的确会追随自己§堂也好,地狱也好,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们便会跟随自己一起冲锋◎死不悔——然而贞德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就好像赛肯德说的那样n毫无意义。

    贞德一时间似乎痴了≈中长剑掉落在了地上也不自知,她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士兵,再转回去,看看巴黎的城墙。恍惚之间,她似乎看到了这数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奥尔良的地牢,正在虔诚的听她布道的狱卒和犯人们n是最早跟随自己的一批人。经过连场大战,他们之中幸存下来的屈指可数。尽管如此,他们仍旧是最为坚韧的n幸存的几个,全都在这里了。

    当自己力排众议。决定北上与凯尔特女王作战的时候,几乎遭到了所有法兰西贵族的反对。拉海尔据理力争,却险些和别人打起来。

    最后却是吉尔斯子爵帮助了自己吉尔斯子爵自己却在那场战役之中牺牲了。几个月过去了,他坟头的青草大概都长起来了吧,

    在击败了凯尔特女王之后,自己娶气风发※望,地位,荣誉,以及暗地里的中伤全都不少≡己当时甚至认为自己能够克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艰难险阻。

    然而,只是妄想罢了。

    “说到底,也只是个牧羊女罢了”贞德在这样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终于没能忍住,因为终日劳累,以及巨大的精神刺ji而口吐鲜血,直接从马背上跌落下去∥过去了。

    “贞德他们,他们杀了贞德?!”眼看着此情此景。法兰西士兵们还认为贞德是被诺曼人给暗算了』时间群情ji奋,几个士兵将贞德抬到一旁。而绝大多数士兵则怒吼着,将自己最后一点体力用了出来,向着大开的巴黎城门冲了过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首当其冲的外交官赛肯德直接被吓傻了”愣愣的看着对面冲过来的,凶神恶煞一般的法兰西人∧中暗道“吾命休矣”』而城墙之上,埃吉尔却早已经有了准备≯看着法兰西人真的开始了攻击。城头上万箭齐发。弓弩羽矢铺天盖地而来£刻间便将这数百残兵全都射成了刺猬。

    “咯咯咯咯……”

    耳边听着刺猬法兰西人垂死的,好像喉咙被抓破了一样的恐怖声音,转眼间已经在地狱门口转了个圈的赛肯德冷汗直冒。胯下也感觉到一股湿湿热热的液体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后也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算怎么回事儿?!”埃吉尔眼看着这一出闹剧如此收场〈是大为不满☆骂咧咧的从城头上走下来,狠狠的踹了赛肯德几脚。

    之后走到了仍旧昏mi着的贞德面前〖久无语。

    “这个主君?好像还有气呢。”旁边的卫队骑士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样提醒之后就被埃吉尔瞪了。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弩手长弓手们有意无意的都没有向贞德的方向射击“死了多好”埃吉尔小声嘀咕了几句‘后叹了口气:“先,先抓起来吧。别太难为她。”

    “是的主君。”于是,卫队骑士们去找了两个担架,将贞德放了上去‘后抬走了。

    “当年专门为了阿尔托利亚兑换的手拷脚镣,也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埃吉尔眼看着仍旧昏mi中的贞德,继续这样小声嘀咕着。

    至此,连续了数个月的诺曼一法兰西战争告一段落♀也宣告着针对诺曼的第一次联盟的彻底崩溃。

    而此次战争最终的结果,也让绝大多数人感到满意…本意yu针对诺曼王国的其他国家,眼看着埃吉尔吃了败仗,损失惨重〔都松了口气,心想着这个祸害好歹能消突段时间了‘后该打内战的打内战,该做买卖的做买卖≤之,诺曼王国安全子至少现在安全了。

    而埃吉尔与腓力二世之间的这一笔交易一不管埃吉尔最终是有多么的想要赖账。但是就最终的结果来说,这次交易埃吉尔最终还是遵守了合同。接下来,就是双方互相扯皮々订徒条约了。

    总之,这一切都已经与贞德无关了※谓的法兰西的弥赛亚,已经没用了。

    那就丢掉吧。

    所谓的救世主不就是这样么⌒用的时候出现』用的时候就乖乖的退下去吧$果继续留在台上的话,就会惹人生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