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恐怖气息环绕周身……
    西元一零零二年九月五日〉曼王国与法兰西王国约定之日≮巴黎城郊五十里之处,双方军队摆开阵容,大战开始。

    秉承中世纪一贯的做法,战争仍就是从清晨开始的。尽管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沉至极。

    贞德稍微思考了一下,情知诺曼大军实力强劲,诺曼铁骑更是天下闻名$果想要获胜的话,还是要按照之前的作战方式,采取防守反击的作战方法才行。

    此时此刻,贞德麾下大军经过无数大战小战,早已经锻炼了出来′然距离埃吉尔麾下那等百战老兵的姿态还差了很多。但是比起一般的山贼佣兵这些非正规武装人员,却是强了很多。

    在很早之前——基本上早到埃吉尔刚刚宣称挪威国王的时候,贞德就已经开始了对于埃吉尔的研究—道这是个狡猾并且残忍的敌人。比起阿尔托利亚要难对付的多。而且再加上之前的第一次巴黎城郊战役。对方恐怕也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所以说……这场战役应该很困难吧。

    贞德这样想了想,将军队布置成了这样:与之前不同,六列阵列☆前排为最为精锐的,身穿链甲,手持长柄勾斧的重装钩斧兵组成密集阵型。倒是与苏格兰高地长枪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时,钩斧可砍可刺,制造简单效率高,同时还有一定的破甲能力,因此才会被贞德看中,成为主力部队装备的武器。

    在第二列与第三列之间,是几处比较高的坡地。接受法兰西雇佣的一批意大利巨盾弩兵被部署在这里,贞德消能凭借这些家伙与诺曼长弓手对抗。

    而组成了第二,三,四列的,仍旧是义勇军′然装备上稍微有了增强,多半都装备了长矛和皮甲,也有少量装备了镰刀,短剑,手斧】气非常不错,个人的战斗能力也上升了不少。但是战术方面,仍旧没有多大的改观,和之前一样,都是一拥而上的打烂仗——这样的军队加起来总共超过两万〖贞德军队的三分之二。

    而第五列,便是贞德所在,同时是预备队的精锐,手持双手战锤,身穿重型链甲的精锐战士,总共一千余名,是贞德军队精锐所在。

    第六列£德将法兰西骑士布置在了这里,作为最后的依靠‖时也是成功防守之后的反击力量。

    眼看着对面法兰西军队军容严整,衣甲鲜明。埃吉尔收回单筒望远镜点了点头∧想:随便抓一群农民练巴练巴就能出成绩,圣女贞德名不虚传u其让埃吉尔觉得惊讶的是贞德的属性,六点的统御并不算高v秀步兵将领+2步兵统御,也不算什么。关键是美德和虔诚♀两项高的吓人‘四点的美德,基本可以堡军队绝对不会崩溃‘六点的虔诚能让绝大多数的枢机主教羞愧而死……

    “还真是个祸害啊。”埃吉尔用望远镜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三面招牌式的旗帜,已经旗帜下的倩影〉出了这样不清不楚的话……

    然而肯定归肯定√还是要打的。埃吉尔此战许败不许胜〈没有说明真的心甘情愿』些必要的手段和挣扎还是需要的——比如说,一开始就投入了所有的轻装骑兵!

    总共六千轻装骑兵,其中包括三千精通骑射的职业骠骑兵!这便是埃吉尔引以为傲的轻骑兵部队——虽然巴黎郊外的空地并不是很大。而西欧平原也不像东欧平原那样,拥有足够广阔的平坦地形供轻骑兵们驰骋——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骠骑兵箭矢如蝗,铺天盖地而来』一个照面,一轮重箭便将对面没有盾牌的钩斧兵射倒一片◆骑兵一个呼哨,直接向后退去,紧接着狂吼着的芬兰轻骑兵挥舞雪亮马刀冲上前去。

    “稳住!不要慌!握紧!!”前线的法兰西贵族指挥官这样大吼着,命令被对方这一轮攻击弄得有点发傻的钩斧手稳住阵型。而同时,意大利雇佣巨盾弩兵们,也在佣兵头子的招呼之下拉上弩弦——这等重弩看起来与埃吉尔麾下弩兵的所使用的蹶张弩类似,同样是使用脚踏上弦。攻击力相当出色◇手们集中在几个山坡上面,居高临下越过第一阵列的钩斧兵,之后便对着芬兰轻骑兵一阵密集攒射……

    芬兰轻骑兵身上都是轻型皮甲,马匹也没有防具,自然挡不住从天而降的弩矢∞论被射中的是人是马,都能造成极大伤害』而这群芬兰轻骑兵就是敢玩命♀一轮人仰马翻,鲜血和尸体不但没有让他们恐惧。反而激起了芬兰人的骨子里的残暴♂骑兵们狂吼着,嘴里发出了狼嚎一般的声音◎着刚刚因为一轮箭雨而阵型散乱的钩斧阵列之中冲了进去,之后手起刀落,人头滚滚。而钩斧兵们也奋起反抗,将大批轻骑兵砍翻。

    “……轻骑兵?”

    眼看着对方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使用重装骑兵冲锋,贞德皱了皱眉,之后便看见那三千骠骑兵两列分开,转了个圈之后便迂回到了战场两翼,对准了中间防护微弱的义勇军又是一阵箭雨……

    “骑兵……驱逐他们。”眼看着对方利用轻装骑兵的机动力,施展这样的骚扰战术,贞德无奈之下命令抽调半数原本是用来反攻的重骑兵,期望能将诺曼职业骠骑兵驱逐。

    骑士们早已经按耐不住,跨马出战』而临近骠骑兵们之后,诺曼骠骑却再次转向,向着更远处奔驰而去★士们举棋不定——却又被骠骑兵一轮箭雨射到,损失了少许兵力。

    眼看着对方骠骑兵就在自己不远处欢呼狂笑,同时以弓箭攻击己方。法兰西骑士们哪里受得了这等侮辱,便大喝着冲了过去♀样一追一逃。很快的就脱离了主战场……

    正面,芬兰轻骑兵们听到了主阵传来的撤退的号角声之后,也打了个呼哨退了回去£德严令之下,法兰西军队稳住阵脚,并未追赶♀样一来,第一回合就算是过去了。而那群法兰西骑士在追到一半之后,却是冷笑着,在自家贵族领主的带领下一个转向跑了,再没回战场去……

    贞德压制住内心深处不安感,再看向对面,却仍旧没见到重装骑兵。而是大批量职业维京战士,组成的盾墙,护着长弓手和弩兵前进”接到了射程之后,弩兵向前一步,组成弩兵三列阵型,长弓手在罗宾汉的张弓搭弦‘后,被法兰西人称之为倾盆暴雨弓弩箭矢铺天盖地漫了过来。法兰西人眼看着箭雨袭来,宛如末日一般的景色一片哗然,有盾的那着盾牌护住头部,有盔甲的凭着盔甲硬抗。

    然而绝大多数的法兰西义勇军都没有甲胄,在长弓劲弩的压制之下伤亡惨重……

    至此,贞德这才明白过来:在会战之中决定攻守与否的,除了麾下骑兵的多寡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判断变量,也就是远程攻击力量的多寡……当对方的远程攻击能力超过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时。除了转守为攻之外再无其他方法≮如此箭雨之下,如果再不拉近距离进行肉搏战,那么军队的士气与兵员便会逐步被削弱♀样一来……

    “……进攻。”

    情况,一点点的脱离了贞德的控制≯看着对方投射部队在己方军队逼近之后快速撤离,同时后面的大批量职业维京战士向前推进,闪亮的甲胄,统一的蓝底百鸟罩衣,厚重的重装步兵阵列眼看着对方以千人队为基本单位,高度组织化的如同上古罗马军团步兵一样,一千人一起踏着整齐的步调$同山岳一般姿态∶法兰西人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令人窒息一样的压力。

    埃吉尔轻哼了一声,不失时机的施展了冥府尖啸特技〔间,一股绝望气息笼罩战场。法兰西人在那一刻哀嚎不已□至认为自己是在与撒旦作战之中。丢弃短矛盾牌跪倒在地,痛哭流涕者不计其数。恐惧如同烈性传染病一般,在法兰西军队之中蔓延开来。

    这,却也是埃吉尔的功劳≮残暴值再度上升之后,他的残暴值的影响大范围上升。几乎可以覆盖整个战场了。高达十七点的残暴值,诺曼大军的赫赫军威,以及冥府尖啸的强力特技,三者加持之后,法兰西军队甚至在还未作战之前就崩溃♀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而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的话,埃吉尔的剧目也就无法进行下去了。

    “法兰西的自由与荣耀!!!”眼看着诺曼军队如此姿态,贞德拔出佩剑,针锋相对,特技“闪耀圣洁之光”瞬间笼罩全场!法兰西大军士气防御力大幅上升,体力补满≠次具备了作战的能力……

    双方军队接触,枪折旗断,剑刺斧砍——战争进入白热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