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注定失败的战役
    阿尔托利亚心情并不是很好。

    当然是因为埃吉尔的错误。

    虽然在见面之后,埃吉尔非常大方的完全没有想要埋怨她的意思。但是阿尔托利亚仍旧觉得不舒服。就好像在埃吉尔面前又矮了一头似的。

    虽然手上的戒指已经摘掉了,但是心里面似乎仍旧被束缚着呢。

    当然,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哦☆近一段时间,好像苏格兰那边有点不安分,你去看看吧。”

    埃吉尔用这样自己的理由,消阿尔托利亚离开。

    “开什么玩笑啊?!”

    于是阿尔托利亚怒了。各种意义上的。

    “现在大战即将开始,你却让我去英格兰♀不是逃跑吗?!上一次只是我大意了而已!这一次绝对要获胜!”

    就是因为不能获胜,所以才让你离开的啊。

    虽然认定了这场战争绝对赢不了。但是输掉和输掉也是有差别的。埃吉尔指挥的话好歹也能给自己留下几分面子☆终的结果,八成会与之前阿尔托利亚和贞德的那场战役一样,不败而败。

    然而,如果再加上阿尔托利亚的话n么除非埃吉尔真心放水卖队友。否则的话想要输掉也是很困难的。动作太大了,就会被人发现问题‘后就会有两个选项:第一个,埃吉尔是个脑残,实际上之前都是运气好,第二个,埃吉尔故意要输给她的。

    无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哪个,埃吉尔都不想见到※以将阿尔托利亚支走,虽然说这样的高端战力不能用很心痛。但是和整个诺曼王国相比,还是让阿尔托利亚稍微委屈一下比较好。

    “不要这样嘛哈尼°我求你了还不行?”埃吉尔稍微有点无奈。

    “谁知道我走了之后你会不会跟那个女人亲亲我我的……”阿尔托利亚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动物一样§常的可爱。

    好吧,欧若拉是么,这才是重点。

    埃吉尔稍微有点无奈了〗时见到的总是强势的阿尔托利亚,冷不丁的看到泫然欲泣的小狮子还真有点被萌到了的感觉。当然,也可能是埃吉尔自己有些心虚′然他和欧若拉之间清清白白的。

    至少现在还是清清白白的。

    就是这样,埃吉尔轻轻抱住了阿尔托利亚的腰,之后柔声安慰:“好了,听话哈尼∫这里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在我身边的话我的心就乱了。”

    一边说着闪烁其辞的话,一边抚弄着阿尔托利亚的头发,顺便在耳朵边上呵气〉起来阿尔托利亚也有好几个月没有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了☆夜寂寞也是她最近一段时间极端暴躁,以及不想离开埃吉尔的原因之一※以埃吉尔这样稍微挑逗了两下,阿尔托利亚就觉得自己不行了~眼迷离的哈着气‘后就被埃吉尔抱起来放到床上去了≤围的侍女早已经在夫妻闲话的时候就跑的没了影※以也不用害怕别人看到。

    当然,其实看到了也没什么←个诺曼王国将近一千万的人口。好歹也能选出来几个符合埃吉尔审美观的。大不了大家一起玩,算埃吉尔吃亏一点就是了〉起来之前也有不少的侍女打了这样的主意』是阿尔托利亚小心眼。看埃吉尔看的死死的。等到阿尔托利亚去了法兰西,又有欧若拉成天晚上的来找埃吉尔谈心※以完全没机会而已。

    就是这样,阿尔托利亚下意识的一抬腿,缠上了埃吉尔的腰♀样的动作他们已经联系过了几百上千次,所以无比的熟练。而埃吉尔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当然同样是因为欧若拉看的紧的缘故,所以也有好几个月没有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来着。阿尔托利亚纤细有力的腿一缠上他就觉得有点闹不住了。

    当然,在娱乐活动之前,还是要现把正事谈完的。阿尔托利亚最终还是答应了埃吉尔的话,决定将布列塔尼军队解散≡己带着英格兰和凯尔特的军队去英伦,把苏格兰灭掉了。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或者边谈边娱乐也可以。不是说天朝就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的么。

    “打下来的话就给你做封地好了。当然,官员要由我来指派,税收也要分我一半。”埃吉尔这样向阿尔托利亚堡。

    咔吱咔吱咔吱咔吱。

    “诶?!”阿尔托利亚貌似对埃吉这样不够大方的行为不太满意。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好了好了,王国这么大,哪儿不需要钱啊。”埃吉尔这样解释。

    咔吱咔吱咔吱咔吱。

    “可是……”阿尔托利亚一边尽量忍耐着不想叫出声音来——因为那会让她有种输掉了的感觉,一边极力的稳定自己的心智,让自己至少能够勉强的思考,而不至于因为感觉太舒服了而变得大脑空白。当然,这样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费力的工作※以阿尔托利亚稍微有点跟不上埃吉尔的步调了≮讨论中也逐渐处于下风。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好了啦,反正给了你的话多半也只会去招兵买马什么的』点创造力都没有。”埃吉尔继续数落自己老婆。

    咔吱咔吱咔吱咔吱。

    “你坏死了~”阿尔托利亚一脸红,夹着埃吉尔的腰的的双腿直接用力,让埃吉尔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某种巨型蟒蛇缠住了一样,尽管已经兑换了高级体质但是仍旧感觉异常的难受,下半身好像完全没有知觉了一样……

    “好痛啊笨蛋!放松一点!!”

    “是你自己没用!!!”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当天夜里,埃吉尔用五天的生命给自己兑换了一个大师级体质◎为他觉得,如果自己不兑换的话,那么今后的折寿的天数绝对比这个要多。

    于是,第二天,阿尔托利亚在与埃吉尔短暂的重逢之后再度洒泪而别。带着军队去英伦三岛虐待苏格兰人去了。而法兰西大陆之上,阴谋与战争缓缓拉开帷幕。

    诺曼王国与法兰西王国之间相互递交了战书≮间,埃吉尔国王还饶有兴致的向使者询问了一下,有关法兰西的弥赛亚贞德的情况,身高体重肤色发色相貌三维兴趣爱好之类之类的……让使者有种“这家伙难道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提亲的”这样的感觉。

    当然,对于诺曼王国的使者,贞德也问了很多问题,最近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睡不睡得着觉,心情如何∶使者有种“她究竟是在问自己丈夫还是儿子啊?”这样的感觉。

    当然,当最终法兰西使者将贞德如此形容(以下为埃吉尔脑部):有着淡金色的单马尾,肌肤白皙细腻,身高大约是一点六米左右,穿着白色半身甲,使用纯白色长剑,是一个极为坚强,并且拥有神圣气息的女子。

    之后,埃吉尔这样评价:“未成年的瘦弱少女,原来你们的统帅就是这样的啊……”

    而当诺曼试着回答(贞德脑部):主君最近一段时间每天至少要吃掉五块排十几个面包,两壶左右的葡萄酒,最喜欢的运动是穿着全套的甲胄骑马冲锋,除此之外就是下棋以及与王妹讨论哲学。而睡眠的话,除了今天早晨看起来稍微有点没睡好之外,每天都挺有精神的。

    之后,贞德稍微有点无语:“他为什么不吃饭撑死?”

    就是这样,埃吉尔还很有礼貌的让法兰西使者给贞德捎了几件礼物,一件是哥特堡最新款式的丝绸晚礼服,以及与之搭配的全套珠宝,除此之外还有一跟黄金的,镶嵌着宝石的,但是看起来不太像是武器的‘棍子’

    使者稍微有点莫名其妙,之后就回去,如实将埃吉尔的话转告给了贞德,又将礼物交个了贞德′他将领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是惊讶埃吉尔好大的手笔——还有,之前他前脚问了一下贞德的身材,后脚就能拿出衣服来〉曼的裁缝碉堡了之类之类的(其实实际情况是埃吉尔稍微有点惊讶,对方和自己老婆的身材差不多的样子※以埃吉尔只是用了一件现成的衣服而已)。除此之外就是感觉那根棍子什么的似乎形状在哪里见过,只是有点记不起来了。

    “是用来赶羊的◎为通常都是木棍,而这一根是黄金的,所以才看不出来的吧。”贞德好歹是牧羊女出身,之前使用过的“道具”自然比一群贵族出身的法兰西将领熟悉。而眼看着将领们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来,贞德心中一动,心想:对方多半是在提醒我的身份,一个女人,同时还是一个牧羊为生的农家女≡此来打击我方将士士气。

    “我觉得我们的农家女应该回去乖乖的放羊。”

    说起来,在法兰西军队之中也出现过类似的声音。

    贞德这样一想,再看向那两件礼物的时候便带上了不屑的目光——之后拔出腰间纯白长剑,一剑将丝绸晚礼服,黄金棍棒,以及盛放它们的礼盒和礼盒下面的桌子,齐刷刷的砍成了两半。

    “我,不收侵略者的礼物。”贞德这样说出了一句算是名言的话,之后收回了圣女气场,对着被自己高超锦震慑的法兰西贵族诸将吩咐道:“把这些拿走,分给有功将士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