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平手
    战争至此,最终的结果即将揭晓——在完成了最新一轮的指挥调度之后,吉尔斯也明白了自己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拔出长剑,鼓舞士气,之后带着身边枢的,不多的士兵阻拦大约三百左右的重装步兵。

    感觉上,是个稍微有点难的任务。但是不完成的话又不行。吉尔斯男爵的指挥能力倒是不错。但是武技的话只达到了一般骑士的应有水准。放到农兵里面自然能够以一敌十。但是如果对面全都是强力骑士的话,那可就有些困难了。

    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了结局〉曼联军的骑士们无论装备,战术还是人数都要比这里的守备部队强很多〗斗完全是一边倒的,与屠杀类似的情况。

    吉尔斯男爵虽然非超力的抗争着,非常非超力,但是随着他身边的袍泽一个个的倒下,男爵的处境也变得相当的糟糕——在刚刚撂倒了一个敌人之后,又要躲闪另外几个敌人的攻击,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完全成功$果在这样发展下去的话,那么脑袋就会被对方砍下去了。

    所以,只能挥剑格挡。

    诺曼联军的骑士们相互之间的配合极有默契,让男爵穷于应付⊙开始的时候好歹也还有几个其他的士兵,能帮衬着一下,但是打到现在,男爵只顾得上自己一个人了。

    在经历了十几分钟的高强度作战之后,男爵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而他手中的长讲同样不满了豁口,最严重的是右手的一条筋腱被刺伤,哆嗦着,有些拿不住武器了……

    不多久,男爵的长剑就被磕飞,右手也被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给中枢神经传去了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

    “该死的——”但是,现在并不是管这些事情的时候,吉尔斯在血腥泥泞的地面上打了个滚,顺势用还算完整的左手抓起了一个钉头锤之后站了起来,接着用钉头锤挡住了对面另外两个敌人的斩击‘后又侧身,闪过了另外一个敌人的突刺——紧接着,这位法兰西元帅忽然发现了一个极端可悲的事实。

    这片高地上面,已经只事自己一个法兰西人了……

    此时此刻,战争的天平已经完完全全的向着法兰西倾斜了〉曼人被分割成了数个小块,包围了起来,完全失去了指挥′然不少的诺曼,凯尔特人仍旧在奋勇拼杀。但是也同样有一些开始眼神游移,准备逃走了……

    大概还有不到十分钟吧,再有不到十分钟,阿尔托利亚的死亡残暴技能就会失效。到时候,便是法兰西的胜利。

    然而,吉尔斯男爵似乎撑不到十分钟了。

    虽然仍旧在呐喊,怒吼,并且用仅剩的左手挥舞着钉头锤。但事实就是——因为失血过多,这家伙的眼前已经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只是在空挥而已。

    “该死——作战,继续战斗啊!法兰西人!!!”男爵继续这样呐喊着,却仿佛完全听不见声音了一样。或许是之前的一次撞击吧。耳朵嗡嗡的一片。

    不过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耳朵这样嗡嗡的响,至少就不用听到那刺耳的,来自诺曼联军的骑士们的大声嘲笑了。

    吉尔斯德雷斯,拉瓦尔男爵,法兰西元帅,战死。

    随着男爵的战死,那三面代表着自由法兰西的旗帜被,诺曼人砍倒下〗局,再次向着对于诺曼人有利的方向转变着。

    然而,也仅仅如此罢了。

    骑士们的动作仍旧稍微晚了一点〉曼联军的溃败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情了。而法兰西军队也因为旗帜被斩断而士气全无〗支军队都没有了继续作战的勇气‖时,天se也已经黯淡了下去。

    又拼了一招之后,贞德与阿尔托利亚各自向后,跳出了战圈。

    “虽然稍微有点不甘心,但是,今天就到这里吧。”贞德用平静的声音这样说道。

    “……可恶。”阿尔托利亚同样不甘心。但是再打下去的话,的确没有任何意义了:“早晚有一天要杀了你。”在说完了这样的话之后,阿尔托利亚转身,随便捡了一匹无主的战马起了上去,向着北方,自己的军队跑了回去。

    夜幕,逐渐笼罩了整个战场£德巡视了一下她的军队稍微有点意外的发现,将士们对于今天的这场战役的评价竟然还算不错。

    “勉强算是胜利了吧′然代价非常大。”

    “嗯,如果以死亡人数来计算的话,实际上还是我方额军队损失多一点。”

    “而且说起来,到最后的那一刻,贞德的旗帜似乎被砍倒了。吉尔斯男爵也因此战死了呢。”

    “不过到最后,的确是诺曼人逃跑了啊。”

    “那就勉强算是个平局吧。”

    “不要那么想了,能从那个恐怖的女王手里面获得一次平局,这已经很不错了。”

    “没错没错,实际上只要不是输掉,那就是胜利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言论$果说这种话的是诺曼人的话,早就被旁边的人拖到树丛里面揍个半死了。但是这里是法兰西。

    “啊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啊〉起来我们现在还活着,这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情了。”

    所以说,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法兰西人将平局当成胜利什么的。

    贞德一边巡视军营一边感叹。觉得法兰西人实在是点软。

    与此同时≮巴黎城内≮接到了:“溃兵的话,法兰西人已经全部逃掉了≠没有回来的。布列塔尼人逃掉了三分之一左右〉曼人和凯尔特人稍微好一点,但是也有五分之一左右没能回来。不知道是mi路了还是被敌人抓到了。”这样的情报之后,阿尔托利亚的心情变得极端糟糕。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那个该死的女人!!!!!”在这样的怒骂之中,还夹杂着胜利与誓约之剑划过空中的破空声♀一切都证明了,阿尔托利亚目前的情绪极端的不稳定。

    “将那些法兰西贵族的家眷全都杀光!”

    于是,阿尔托利亚女王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可是这样的话……会引起对方的反弹——”

    旁边的卫队骑士这样的抗辩很快就被阿尔托利亚的剑锋给打断了。

    “他们临阵脱逃,到最后也没有回来——已经形同叛乱了!对于叛徒那种东西是不需要手软的!杀掉就是!!!”阿尔托利亚一边非常ji动的大吼大叫,一边用那柄削铁如泥的长剑对着那个可怜的卫队骑士比划着。

    如果一个ji动没有控制好力量的话自己就死定了吧——一定死定了吧——国王陛下救命!

    此时此刻,卫队骑士看着空中晃晃悠悠的飘落的,被长睫意中削落的一缕头发♀样在心里面呐喊。但是很可惜,埃吉尔的话,要再过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到达※以完全不可能救你们。

    所以,卫队骑士只能自救了。

    “明白了,王后陛下,属下绝对会完成任务的!”首先半跪下来,规避了可能的无意的攻击,之后违心的做出了堡,让接下来有可能被诚心杀死的可能xing降低x于法兰西人——那群混蛋的死活管我鸟事。

    “那就快点去!!!!”

    于是,卫队骑士们如meng大赦一般连滚带爬的全都跑掉了。

    阿尔托利亚觉得自己好累。

    身心俱疲。

    就好像考了很糟糕的成绩之后要给家长看的学生≈或者是接到了老师的家访通知的学生,也可能是寒假即将结束,明天就要去上学了的学生一样(我就是这种状况※以今后的更新只能一天一次了)。

    总之,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本之前是非畴要见到埃吉尔没错的。但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有点害怕。

    “不管了——他要是敢笑话我的话,我就对着他的肚子狠狠地给他一拳。”于是,说着这样的话,阿尔托利亚在靠背被削掉了一截的王座上面打起了瞌睡。

    “哈秋……”此时此刻,正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的埃吉尔打了个喷嚏‘后自言自语着:“的确稍微有点冷了呢。”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之后走回了船舱里面。按照既定事项,这种时候的话他的便宜妹妹肯定是穿着暴lu的衣服,赖在他的船舱里面不肯走。不过既定事项就是既定事项∞论如何埃吉尔不会改变自己的这命令的◎为加勒比群岛那里的确比格陵兰要好得多了……

    就是这样,在埃吉尔不在的二十几天时间里。阿尔托利亚又尝试着对巴黎郊外的地区发动了几次进攻。但是最终都被贞德异常艰难的击退了c着时间的推移。阿尔托利亚麾下出现了大规模的逃兵。或许是因为之前屠杀法兰西贵族眷属的缘故吧…本还打算要观望一下形式的法兰西岛北部的贵族们也开始公然反对阿尔托利亚的统治了。

    在获得了这样的功勋之后,贞德的军队再一次扩大〗名而来的法兰西人足有十数万£德对抗诺曼人的行为已经得到了整个法兰西几乎所有人的支持。

    当然,这肯定不包括勃艮第的理查,以及阿基坦的爱德华……

    ------------------------------------------------------------------------------

    似乎在不经意间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呢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