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天使与魔鬼
    战争的走势和当年泰晤士河畔战役大同小异‖样是阿尔托莉雅的军队趋于弱势,而阿尔托莉雅本人想要冲锋,靠着斩将夺旗来挽回战局。

    所以说阿尔托莉雅此时此刻的目标,便是私下里被法兰西民众与士兵们称之为圣女,而公开则被尊敬的成为贞德的法兰西总指挥官。

    将之杀死‘后将那三面旗帜砍倒n么法兰西军队赖以维持的士气便会土崩瓦解。将华丽的,被命名为民族主义的外皮拨开,乌合之众还是乌合之众。

    “所以说,对不起了差不多和我同龄的少女,为了我在我家那口子面前的颜面,请你去死吧。”

    阿尔托利亚这样子完全没有任何诚意的嘀咕了一句,貌似应该是道歉的话,之后呵呵呵呵的笑着,继续冲锋。

    战争如今的目标已经极为明确了。

    “那个女人想要杀死贞德!快点去保护她!!”法兰西人也不是傻瓜≡然看得出来阿尔托利亚转变了冲锋的方向,目标何在。

    不得不说,贞德受到己方军队的拥戴的程度,要比阿尔托利亚高得多了。法兰西士兵们在发觉了她的目标之后,便奋不顾身的冲锋,杀过去,毫不犹豫的挡在了阿尔托利亚面前,消用血肉之躯将之阻挡。

    然而,毫无悬念的,这样的努力只能稍微延迟一点阿尔托利亚前进的速度而已。仅此而已。

    “请暂且避让一下吧——”眼见此情此景,周围卫兵们拼死搏杀,却如同螳臂当车一般,完全起不到一点作用。而那个王后的实力比传说中的还要强上一筹□至连法兰西军中第一勇士拉海尔也不是她的对手。吉尔斯男爵先是拔剑护在了贞德面前,紧张的看着逐渐推进的阿尔托利亚,以及她麾下的重骑兵‘后转过头去,这样对贞德劝说。

    “这怎么可以?”贞德摇了摇头,拒绝了吉尔斯建议:“将士们在拼命地战斗,而作为指挥官的我却要临阵脱逃?绝对不行。”

    “可是如果再不走的话,那个怪物就要杀过来了!”吉尔斯转过身去,这样对着贞德大声喊道:“我们没人能阻挡住她!她会杀了你的!”

    “所有的法兰西人都可以为了祖国而献身,为什么我不可以?”贞德继续拒绝。

    “你是贞德——是法兰西人心目中的圣女!只要你还活着,法兰西人就会受到鼓舞,继续战斗下去!”吉尔斯急的满头大汗。耳边传来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转过头去,却发现对方骑士已经下马作战,最前锋距离此处不过三十米。

    “快啊,贞德——”吉尔斯再转过头去,却发现贞德并没有在他身后,吓得他差点没叫出来〈听见自己前面传来了贞德的声音。

    “吉尔斯吾友。别忘了,我身上也有甲胄,我手中也有长剑,我也是个战士——我,也能杀人的。”

    伴随着这样的宣言,吉尔斯难以置信的看着和他相处了好几个月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拔出了自己腰间,绝大多数人一直以为是装饰品的长剑,之后界流星,向着对面猛扑过来的敌人骑士连续刺击,每一下都只是在对方胸口轻轻一点,之后一挽。对方身上的甲胄便如同无物一般,直接被刺穿。对方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胸口便爆出了一朵血花‘后毫无悬念的倒下去了……

    “这样的技巧……闻所未闻。”吉尔斯惊讶异常,就好像看见兔子蹬鹰,绵羊吃狼那样的不和谐感』而同样的,这种不和谐感也让吉尔斯觉得异常的美好≮看着贞德奋勇作战的同时,吉尔斯觉得自己心里面有某种东西在悄悄发芽……

    “指挥作战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友。”紧接着贞德这一句话让吉尔斯从自己的幻想之中清醒过来,这才记得如今仍旧是在战场上。

    “明白了。”眼见如此,吉尔斯也知道再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沉声答应了下来。

    战斗,继续进行着。

    在经历了数个小时的高强度作战之后,双方将士们都开始感到疲惫≡及不同程度的士气下降∝别是诺曼军队之中的法兰西人。此时此刻已经出现了烙的士兵□至,有一些士兵直接倒戈相向,加入到了法兰西军队之中。即使是那些贵族们也无法阻止。

    而与之相反,法兰西军队却越战越勇∝别是在贞德的战术起到了作用,阵型向着对法兰西人有利的方向发展之后。法兰西军队士气如虹。将侧翼轻骑兵驱逐之后,法兰西重骑兵在诺曼人侧翼展开了数次冲锋,每一次冲锋都极大地损伤了诺曼军队的数量和士气$果不是阿尔托利亚的特技,会让士兵们在一段时间内无论如何都不崩溃的话,那么诺曼和凯尔特人,应该也已经出现了逃兵。

    但是这样下去,终归不是办法。阿尔托利亚的死亡暴虐的有效时间是四个小时$今已经用去了将近三个小时〔就是说,再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阿尔托利亚的军队就将会大量出现烙。除非,在这之前,阿尔托利亚能找到有效的振奋人心的方法。

    比如说,杀死敌方指挥官。

    战场之上,王对王。

    至此,阿尔托利亚稍微有点气喘,想必是之前的战斗太过激烈的原因——当然,阿尔托利亚也在反省。果然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这种激烈活动了,体能稍微有点下降。

    “你就是那个奥尔良的贞德?”在这时候,阿尔托利亚反而不想打了。或许是因为对方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以觉得很新鲜≮是就在战场上和她聊起天来了。

    由此也能够看出来,阿尔托利亚对自己的实力极端的自信∠为只要自己一出手,对方就完全没机会了n么在此之前,还是稍微问一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比较好。

    “没错。”贞德手一挥,收剑回鞘∫脚靠后,整个身体呈弓字型,却是随时都做好了继续战斗的准备。

    “你为什么要站出来?想要展示自己的才能?想要荣誉,地位,还是金钱?一个贵族爵位,一块富庶的封地,还是别的什么?”阿尔托利亚接着这样问道。

    “我想,拯救法兰西的人民。”贞德如实回答。

    难以理解。

    阿尔托利亚难以理解。

    因为她从来不相信这种事情,从来不认为一个人能够如此的大公无私。并不是出于妒忌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是阿尔托利信奉的实用主义,信奉人人都是利己主义者↓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贞德这样奇怪的白痴。

    但是,退一万步讲,如果贞德的确是这种白痴的话。

    那就更应该杀了她了。

    “哼——”

    下一刻,剑光暴现!阿尔托利亚手中黑色魔纹长诫贞德手中洁白闪耀之刃交加,黑白两色剑光瞬间覆盖了周围数米范围!

    双方出劫度皆是极快≯的功夫便对了上千招。阿尔托利亚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腕力在对手那里似乎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对方招数细长延绵,如同流水之势,完全不与自己正面交锋,而是以巧妙手法卸力∝备的颇为紧密。而间或一两招反攻却如同山洪爆发一般不可阻挡,刚柔并济异晨势。

    同时贞德也心惊于阿尔托利亚的实力≮第一次交锋的时候,贞德差点被她的力量震的握不住剑柄。而阿尔托利亚疾风烈火一般的恐怖攻势也让贞德穷于应付…本便专精防守的贞德只能完全采取守势‖时尽量寻找反击的机会∧是如此,也有很多次,贞德一个没留神便被对方攻破了自己的防线,差点身首异处……

    “劲敌。”交战少许时间,两人都在心底给自己的对手下了这样的评价‖时加倍小心,加倍努力。

    然而,现在的局势却是对贞德有利。法兰西军队依靠着阵型和人数方面的优势,已经占据了上风≮吉尔斯的指挥之下,法兰西军队渐渐地完成了对于诺曼联军的包围,并且坚定地,分割蚕食之。

    因此,贞德采取守势即可,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法兰西军队便能获胜。而阿尔托利亚却必须继续强攻。赶在己方军队崩喇前杀死自己的对手。

    然而阿尔托利亚毕竟是阿尔托利亚,凯尔特女王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物——趁着一次兵刃交加的功夫,阿尔托利亚迅速向后退去了数步,之后对着旁边正在观战,却完全插不上手的己方骑士大喊道:“你们还等什么?!继续冲锋!将敌人的那三面旗帜砍倒啊!!”

    诺曼,凯尔特骑士们这才如梦方醒,大吼着继续向山顶冲锋。

    “可恶——”贞德自然明白这几面旗帜的意义所在‰要阻拦他们,却再一次被阿尔托利亚缠住。

    “你的对手是我,小丫头。”阿尔托利亚用略微得意的嗓音这样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