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圣女贞德
    阿尔托莉雅这才知道:自己之前轻敌了,对手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废柴——虽然乌合之众还是乌合之众。但是士气方面却是出乎预料的高昂。

    “如果那群神棍在就好了。”眼见得己方军队因为对方的莫名其妙的高昂士气而略有动摇,阿尔托莉雅不由得消自己跌军队之中能配备一队战地教团。

    当然了,战地教团的替代品也不是没有……

    “你们是最好的战士!而他们只是一群暴民而已〗局却会发展成这样♀像什么话?!你们还要不要脸了?!难道就不怕回去之后遭到妇孺耻笑吗?!”

    阿尔托莉雅这样大吼着,让己方士兵红了眼睛‖时一个死亡残暴特技加持〉曼-凯尔特联军士气如虹,狂呼呐喊着不要命的向着敌人冲杀了过去。

    就这样,毕竟阿尔托莉雅的军队绝大多数都是正规军,虽然那几千的法兰西士兵并不想和自己人打,只出工不出力,但是余下的上万大军总体战力仍旧在法兰西人之上。

    “两翼,可以出动了。”

    眼看着前方阵线又开始松动了起来,贞德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后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而在她旁边,拉海尔却是有些忍不住了。

    “就是那个王后了——那个黑色的魔女,如果能把她杀掉的话那么战争就赢定了!”拉海尔这样一想,之后便扛起他的战斧准备往前冲。

    “回来!拉海尔,你不是她的对手!!”眼看着战友如此冲动的跑上前去,贞德忍不住这样阻拦——然而没叫住,拉海尔已经走远了战场之上人声鼎沸,也不知道他是没听见,还是听见了装作不知道。

    “……这,拉海尔是法兰西出名的勇士⊙道他也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么?”在贞德另一侧,吉尔斯男爵稍微有点不理解——在他的印象中拉海尔绝对是他见识过的最强大的战士,他曾经亲眼见过,在训练的时候拉海尔一个人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一个人撂倒了三十几个老兵,也曾经在战场上见识过他用战斧用的比别人的快剑的速度还要快的情况∞论如何,他也想不出来“拉海尔不是对手”这种人。

    话说这种人真的存在么?

    贞德并没有回答男爵的问题。毕竟她还是这支军队的总指挥官—顾全大局,而不是个别人的生命。尽管那个家伙是自己的朋友。

    就是这样。阿尔托莉雅很快的在乱军之中发现了那个家伙,手持着与众不同的双手斧,大声呐喊,奋勇拼杀※往能够一个人对付好几个士兵而不落下风′然身上的装备比不过雷电战士。但是其战斗力,却要比一般雷电战士还要强很多——不,应该说,在阿尔托莉雅的印象中,己方军队并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同时,那个家伙还带着一大票的和他装束差不多,只穿了单层的链甲衫的,同样拿着长戟,战斧等等重武器的战士♀些家伙出现在前线,一点点的推进,好像救火队员一样,在战场各处游走,将一处处即将崩溃掉的战线填补起来,之后反击,紧接着是下一处。

    不过是不到三百人的一支小部队而已。但是战斗力真的很强。

    “那个家伙……挺有意思的。”阿尔托莉雅给拉海尔了一个这样的“挺有意思”的评价,之后策马,毫无悬念的斩下了几个胆敢向她攻击的法兰西士兵的人头‘后向着那群突击队一样的法兰西士兵冲了过去。

    在阿尔托莉雅身后,总共一百名全副武装,连人带马都包裹在重型板甲之中的,如同天国亦或地狱之中的战士一样的卫队骑士追随着他们的王后。

    完全无视了周围的战场环境∞视了周围的敌人以及友军——这群疯子在混战的战场上开始冲锋起来,用手中带着倒刺的重型狼牙棒挥洒起漫天血雨……

    完美的兵种,事实上阿尔托莉雅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恐怖的战士存在∞可匹敌的冲击力,刀枪不入的甲胄,攻击与防御的完美结合♀样恐怖的战士……阿尔托莉雅觉得如果她麾下能拥有一万名这样的战士,她就能征服整个世界。

    不过问题是她没有。

    但是一百骑已经足够了∝别是在阿尔托莉雅的带领之下,就好像长降有了最锋利的叫,又或者羽箭拥有了最尖锐的箭头一样♀一百卫队骑士在阿尔托莉雅的带领之下战力倍增。阿尔托莉雅仍旧一马当先,手上无一合之将。

    眼见得阿尔托莉雅的骑士与拉海尔的突击部队相撞≯见的阿尔托莉雅那招牌一样的漆黑的,附着魔纹的甲胄,已经杀红了眼的拉海尔顿时兴奋了起来。

    “受死吧!你这魔女!!”完全不像其他的脑袋秀逗了的骑士那样,因为对方是女性,同样身份高贵就手下留情。拉海尔一出场就是下了狠手,用尽浑身的力气挥动手中板斧,对准了阿尔托莉雅的脖颈挥砍了过去。

    之后,在百分之一秒之后,当拉海尔想要欣赏阿尔托莉雅的脑袋高高飞起来,同时大喊着:“诺曼王后已死!!”这样口号激励人心。

    然而,失算了。

    “锵啷”的一声金铁交加,拉海尔的斧头被阿尔托莉雅的盾牌挡住。纯粹钢制的圆盾虽然因为战斧的攻击稍微有点变形,但是无论是阿尔托莉雅,还是她胯下的战马都没有因此动摇半分。

    !!!!!

    眼见自己近乎必中的一招竟然让对方轻而易举的挡了住,拉海尔加倍专注,收回战斧后退一步准备格挡亦或者再次出招——然而下一刻剑光闪过。拉海尔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这样倒了下去……

    “还好……还事一口气……”贞德轻轻叹了口气,在看着拉海尔被己方将士拼死救了回来,貌似还活着之后便继续观察战场:只见自己原本布置在两翼的法兰西精锐,包括三百余名贵族骑士和扈从,已经从两翼冲了出去‰护在两翼的联军轻骑兵交战。

    而阿尔托莉雅麾下却并没有什么强劲轻装骑兵——在埃吉尔的调令之中非虫怪的并没有谈及英格兰守备军团之中的骠骑兵归属问题※以阿尔托莉雅自然无法从英格兰守备军团那里征调职业骠骑兵。而在诺曼底军团之中,因为卢腹反对阿尔托莉雅擅作决定,所以也没有支援她。就这样算起来,在西欧战场的一千精锐骠骑兵都与阿尔托莉雅无缘了↓麾下只有少量的骑马民兵而已。

    阿尔托莉雅并没有对这些家伙抱有太大的期望。就在刚才不就,阿尔托莉雅还认为自己能够直接凿穿对方的整个阵型,以此将对方击败来着。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侧翼那种东西就算不怎么坚固也无所谓吧。

    阿尔托莉雅的这样的想法在这时候被证明了,是错误的。

    极端错误的。

    因为法兰西所有的精锐士兵都被布置在了两翼。

    然而现在说这些已经完全没有用了——在阿尔托莉雅选择了亲自上阵杀敌之后,她对于整支军队的控制力就已经下降到了最低‖时视野也被限定在了一定范围之内,根本不可能应付对方的策略做出及时有效的调整。

    就这样,诺曼-凯尔特联军的两翼被毫无悬念的击破了≠加上一头扎进敌群之中的前锋,联军这一下子,好像被人包围了一样≮阵型方面处于极端不利的状态。

    然而,

    “只要继续往前突击就好了——继续突击,将对方阵列凿穿♀样一来无论如何也是我的胜利!”

    此时此刻,阿尔托莉雅多少页明白自己似乎犯了一些错误。但是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样的道路,那么接下来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即使是在这样不利的条件下,阿尔托莉雅仍旧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么可能呢——自己麾下还有上万精锐战士,虽然战术上稍微出了一点错误。但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凭借自身实力来赢得胜利好了!!!

    “冲锋!继续冲锋!!!”阿尔托莉雅继续这样大吼着∈领着自己的骑士卫队,以及其他一些聚拢过来的骑士和重骑兵继续向前≮贞德难以想象的惊讶的注视下,再次突破了一道阵列——只见阿尔托莉雅翻身下马,之后双手持交个横扫,便将刺向她的的数名瑞士长戟兵的长戟木杆砍断,紧接着在那些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上前一步,一剑将这几个倒霉鬼的脑袋削掉……

    虽然接下来原本是应该继续往前冲锋的。但是阿尔托莉雅却发现了一个更好的目标——在山丘上的高高飘扬的,异逞目的三面旗帜:红白蓝三色的自由旗帜,法兰西鸢尾花旗帜,以及三大天使旗帜,之后便是站立在那面旗帜之下的,穿着善良的洁白的特殊甲胄,拥有着金色短发的瘦弱女子。

    阿尔托莉雅稍微愣神了一秒钟,之后嘴角上翘,露出了邪恶的微笑。或许是因为很有即视感的原因吧,阿尔托莉雅觉得很想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