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巴黎会战其二,圣光照耀之下
    无论阿尔托莉雅的表现如何都是她个人的因素〉曼大军是无敌的!埃吉尔也是无敌的!百战百胜!!!

    当阿尔托莉雅猛然醒悟过来之后,叁万诺曼大军,已经被削掉了六分之一左右,总共五千余名士兵——包括诺曼人,凯尔特人,布列塔尼人还有法兰西人……全部,那些被她部署在南端以控制法兰西岛地区的散兵游勇不见了。

    被杀死了。

    当然,对于死去的敌军,贞德所部并没有像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做法那样,过多的为难,砍脑袋做京观什么的。而是一个个的都好好地埋了起来,还给树立了墓碑——虽然这些墓地很快就被愤怒的,一心想要报仇的法兰西平民给开棺戮尸了……

    不过,至少贞德已经努力了——这是一个态度问题≮这个时代能做到这些的军队极端之少÷实上,把敌人军队放着不管,而不是摆成稀奇古怪的姿态来♀就已经是仁慈的表现了。

    但是,这一切对于阿尔托莉雅来说一文不值。和埃吉尔一样信奉实用主义的凯尔特女王,或许对于活着的军队士兵们颇多宠溺,但是,对于死了的……

    死了就没用了。

    所以贞德所做的一切,对于阿尔托莉雅来说毫无意义↓只是知道南面的法兰西人不但没有主动投降,反而如此的大胆,竟然敢主动袭击自己的军队。而且在自己一时大意之下获得了不错的战果。

    “真是耻辱啊。”在这样冷哼了一声之后,阿尔托莉雅怒火中烧——她原本是想要给埃吉尔看到一个完美的答案的。就好像普通的女人喜欢炫耀她们的脸,身材,衣服还有珠宝首饰一样。阿尔托莉雅想要炫耀一下她征服法兰西的丰功伟绩。

    但是这一切都被贞德给毁掉了。尽管如今她仍旧占据着绝对优势。但是损失了数千军队,并且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人家打到了巴黎郊外♀样的答案无论如何也说不上好□至还很有可能被埃吉尔给嘲笑。

    说起来,阿尔托莉雅骨子里面仍旧是那个极端高傲的如同凤凰一样的女子。当年被埃吉尔狩猎最终降服的经历被她视为今生最大的耻辱∞时无刻不想洗刷掉。而如今,凭借自己的力量征服了法兰西,这样的丰功伟绩与埃吉尔相比也并不逊色。阿尔托莉雅终于能摆脱内心深处的,在面对埃吉尔的时候的一点点自卑感了……

    但是很可惜,这一切都完了,结束了,被尊称为贞德的少女搅黄了。

    阿尔托莉雅的愤怒可想而知。

    “一天的时间!将巴黎城中所有的军队都集结起来!杀了那个女人!!!”

    阿尔托莉雅拔剑出鞘,之后转身,将自己座下的,原本属于法兰西国王的王座砍成两半,杀气腾腾的这样说道。

    “可是……殿下,我们的军队有不少都分部在新占领的领地上』天的时间甚至连集结的命令都传不过去……”一个卫队骑士这样提醒。

    “无所谓了——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巴黎城内一万七千大军还对付不了他们吗?”阿尔托莉雅冷哼了一声,紧接着询问:“陛下走到哪里了,有消息吗?”

    “前三天接到的飞鸽传书,舰队已经驶出厄勒水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过二十几天时间就能到达。”

    “二十几天……足够了。”于是阿尔托莉雅下定决心,不再等待埃吉尔来了之后再动手。而是要在这二十几天的时间内踏平奥尔良,安茹,乃至整个法兰西……

    巴黎城郊战役,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

    稍微有点奇怪——不,应该说极为罕见的,双方的最高指挥官都是女性′然阿尔托莉雅无论出身,声望,还是战绩都要比贞德强很多。但是,贞德在最近这十几天的,接连不断的战斗之中同样体现出了极佳的战术天赋。而这一连串的战斗,也让原本只是一群暴徒的士兵凝结成了一支军队。

    但是,考验才真正开始。

    “不会说什么正义必胜之类的话,因为毫无道理,我要做的,只是高举着自己的旗帜,竭尽所能就是了。”

    “赢了就是正义的!”

    于是,两位少女带着这样的觉悟走上了战场。

    决定法兰西命运的一战开始了。

    在战力方面仍旧是阿尔托莉雅占优势,特别是她麾下的重装骑兵部队——总共超过五百重装骑兵,其中有一百名重型板甲的骑士卫队,以及一百三十余名的凯尔特卫队♀样华丽的阵容,是法兰西人无论如何也不能与之相比的。除此之外,无论是诺曼正规军,还是凯尔特正规军,都拥有极强的战斗力——这样的军队,在阿尔托莉雅手上有上万人之多。

    不过,除此之外,阿尔托莉雅麾下还有不少的法兰西士兵♀些士兵来自于当地的,向阿尔托莉雅投降的法兰西贵族,加起来总共三千多人♀一支军队却是稍微有点……

    不放心。

    如果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一定会暴动的吧。

    于是,阿尔托莉雅将那些贵族的妻儿子女全都“请”到了巴黎去,并且软禁了起来作为人质♀样的确让法兰西贵族们离心离德,却也能够堡这些家伙不会在战场上倒戈相向。

    而贞德方面,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又增加了不少人马,使得军队数量扩充到了两万以上——但是,战斗力方面仍旧不如阿尔托莉雅麾下的正规军来的强。而且组织纪律性仍旧非常差。

    为了弥补这样的缺点,贞德不得不采用了这样的方法:按照士兵们的籍贯,将他们编组在一起,之后自行挑选出最有威望的人作为这一支小部队的指挥官。并且给予他们一定程度的指挥权利′然令行禁止还算不上。但是好歹也能有个大概了。

    当然,她的这样的行为也再度引起了法兰西贵族们的不满,在他们的强烈抗议之下,贞德的这样的制度只是在义勇军里面实行,而并没有波及到最精锐的几千名职业士兵里面♀些专业的佣兵,职业士兵和骑士,骑士扈从,仍旧由这些贵族把持着。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局势。

    西元一零零二年九月二日,伦敦郊外会战开始。

    刚刚开战的时候,阿尔托莉雅仍旧很是瞧不起自己的对手,因此直接将己方阵型排列成了锥形阵,重骑兵为先导,轻骑护住两翼,步兵位于中央和后面,这样的突击阵型。

    而对面,贞德则针对这样的阵型,采用了宽大正面,以及多重阵列的防御阵型。将近两万轻步兵排成八列阵线,在后三列阵线之中,却是一支从瑞士雇佣来的瑞士戟兵部队,贞德将此作为反击力量。而重装骑兵,以及职业部队则分列两侧,护住侧翼。

    战斗在上午九点钟左右的时间正式开始。阿尔托莉雅在第一时间便下令全军突击←以最快速度结束战斗。

    就这样,战斗在一开始的时候便进入了白热化之中——与在后面躲着看戏的埃吉尔不同,阿尔托莉雅一马当先,身上诅咒铠甲将一切弓矢弹开,就这样带着五百余重骑兵一头插进了第一列阵线之中。

    受到贞德精神感召的义勇兵们虽然拼死战斗,但是无奈实力太差№无片甲,手中只有农具木棍的义勇军完全无法与装备精良的骑士相抗衡——在被撞到了之后直接碾压了过去,而紧随在后的诺曼决死突击战士,以及凯尔特雷电双手娇再次冲过来,在阵型散乱的敌军之中大肆砍杀。

    就这样,这一层阵线甚至没能起到一点的作用,在短短十几分钟内便被阿尔托莉雅的军队粉碎了。

    之后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如同黑色洪流一般,阿尔托莉雅完全无法被阻挡住—眼间,法兰西人的阵线已经被突破到了一半。而阿尔托莉雅却完全没有一点被阻拦住了的屯不前的感觉。

    这样下去的话,这场战争最终的结局便会如同阿尔托莉雅所预料的那样,以她的完胜而告终。

    然而,事情并不像凯尔特女王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站在阵列后方山丘上的贞德,眼看着对方军队如同暗影之刃,轻轻松松如同切割磐一般将机房军队阵列划破,仍旧面色不改』是安安静静的举起了自己的战旗,红白蓝三色的,象征着自由的法兰西的旗帜。

    “不可能这么简单结束的。”

    在说完这样的话之后,贞德的特技效果瞬间覆盖整个战场——战场之上所有法兰西士兵的体力瞬间恢复过来,同时士气,防御力大幅度上升∶法兰西阵列变得如同铜铸铁打一般坚不可摧。

    一时间,阿尔托莉雅猛然感觉到敌方的反抗猛烈了许多‘前能够轻松的挑飞敌人武器,之后一剑砍死好几个的这样的情况不复存在,需要加倍的力量才能办得到。

    “该死——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样一来,阿尔托莉雅终于在击破了第五层战线之后再难寸进。或许她本人还有能力继续冲锋。但是她麾下的将士们却已经多半带伤,气喘吁吁,不堪再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