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法兰西救世主
    战争至此毫无悬念∞论贵族平民都认为法兰西的失败近在咫尺』有在极端绝望和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法兰西才会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一个农家出身的,一个大字不识的,今年刚满十七岁的少女。

    简直是莫名其妙。

    在获得了这个消息之后,阿尔托莉雅只是嘀咕了一句:“腓力二世疯了吗?”之后,就把这份情报丢到了一旁去£全不再理会。

    在阿尔托莉雅想来,就算退一万步讲,对方真的是什么优秀的人才,很出色的将领。但是,法兰西如今已经山穷水尽,再没有贵族响应他的号召,拿着王室财产雇佣的一批佣兵也跑掉了一大半$今腓力二世麾下能作战的将士加起来恐怕不会超过三千人。而己方呢′然将全部的英伦征召兵都送了回去。但是自己手上仍旧有接近一万名凯尔特,诺曼正规军,以及一万余名布列塔尼军队≠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前来投奔的法兰西贵族部队,阿尔托莉雅的军队仍旧维持在叁万左右。

    同时,勃艮第人也出动了两万七千人——在这之前,因为诺曼人率先占领了巴黎,所以勃艮第人并没有获得足够的好处◎此在这一回,勃艮第人们摩拳擦掌,想要率先攻破奥尔良,好趁机扩大地盘。

    除此之外,便是阿基坦,阿基坦公爵爱德华四世在占领了图卢兹之后实力也恢复了不少,他手下也还能动员一到两万的军队‖时,爱德华四世对于安茹的土地也垂涎三尺。参与此次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样算起来,新的诺曼-勃艮第-阿基坦联军所能调动的军队有六到七万n对方的二十倍$果这样还会输的话,阿尔托莉雅无话可说了。

    然而,事情并不像阿尔托莉雅想象的那么简单≮奥尔良,虽然腓力二世仍旧放心不下,却也无可奈何☆终,在少女向他堡“就目前看来,法兰西的确还需要一位国王,而你的确也是个不错的人选。”这样之后,腓力二世赦免了她的罪行,并且任命她滴法兰西全军的统帅。

    当然了,现在的法兰西军队,也不过两三千人马而已′然全都是最为忠诚于腓力二世的人马,绝大多数都是贵族,骑士,扈从和老兵,这样拥有战斗力的人。但是毕竟人数还是太少了。仅仅凭借这样的军队,是无法与超过自己二十倍的敌人作战的※以,剪断了长发,将裙子换成了甲胄的少女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士兵,更多的,愿意为了法兰西而战斗的人。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个少女似乎拥有着能让人心悦诚服为之赴汤蹈火的神奇力量,在经过了她的劝说之后,之前囚禁她的监狱里面的狱卒和囚犯们都自愿陪伴她一起上战场♀便是她招募的第一批士兵。

    在这之后,少女在奥尔良城内到处巡回演讲,将城内因为战争流离失所的市民们全都集中起来‘后是这附近的山里面的强盗,土匪,暴民……少女的确拥有着神奇的力量,这些无法无天的恶棍在在与她见面之后只听了三言两语,就完全改变了心思,成了最为坚定的爱国者和勇士。当一些并未见过少女的人嘲笑他们,说他们是色令智昏的时候,那些受到少女感召的人就会很惊讶的,就好像受到了某种侮辱一样这样回答。

    “并不是那样,尽管这个少女的确很漂亮。但是吸引我们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就这样,极为戏剧性的,少女在几天的时间内便集结了一支人数超过一万的军队,尽管这些人装备简陋,毫无纪律性可言。但是全都精神百倍,士气高涨,就好像是被蜂蜜所吸引过来的蚂蚁一样不断增加着】一天,都会有慕名而来的民壮加入少女的军队之中。

    就这样,少女所需要的军队已经足够了≠加上同样被少女的精神所感召的法兰西军队,这样加起来,少女便拥有了一万四千名士兵′然在数量上仍旧比联军少了三四倍,但是已经拥有一战之力了。

    此时此刻的局势差不多是这样的。阿尔托莉雅的战略头脑,或者说坏心眼还是不错的,又或者说是歪打正着,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要等待埃吉尔过来主持大局※以,大军仍旧汪在巴黎,现在仍旧在推进的只有阿基坦和勃艮第两支军队。

    在分析了这样的形势之后,法兰西贵族将领们认为,应该先南下,击败最弱小的阿基坦军队,之后再北上,击败勃艮第☆后再与诺曼人进行总决战。

    但是这样的建议却被少女否决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使我军能够接连获胜,却也会损失惨重。到最后必然在诺曼人手中失败。”少女这样说道:“毕竟,我们的人数太少了,无法连续进行多次战役。”

    “如果是这样的话,您又想要如何行事呢?”法兰西将领们不服气的问道。

    “不过是墙头草罢了。”她指向了简略的地图上面,标注着勃艮第和阿基坦两方面的地方:“哪一方面更强一些,他们就会跟随那一方※以说,如果我们能够击败诺曼人的话,就很有可能让他们回心转意。当然了,或许勃艮第人稍微困难一点。毕竟他们的**倾向比较严重。但是阿基坦就不同了≡始至终他们都是法兰西人。就算是一时间不会倒戈〔会犹豫不决,选择实际上的中立。”

    “就算是这样,可是对方可是诺曼人啊,他们的人数和战斗力是联军之中最强的‖时他们的统帅阿尔托莉雅,也是联军之中最好的将领……”贵族将领们这样回答,看得出来,如果是和勃艮第,或者阿基坦人作战的话,他们仍旧会有勇气一战,但是如果面对诺曼人的大军,他们就会胆气全无。

    “……没关系的∫能对付的了她。”少女沉着的这样说道。

    尽管少女信誓旦旦的堡,但是其他人看起来并不太相信她所说的话。而如果不能说服这些家伙的话,那么尽管少女是这支军队的统帅,而这支军队的绝大多数人也是受到少女感召,所以才来的……但是没有足够的指挥官使用,这支军队的战斗力会下降很多。

    “你们没有听到她的话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火爆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过来,还没等到人们回过头去观察,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n个声音的主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挤开了旁边的人,站了出来。

    那家伙是个有着棕色头发,棱角分明的脸,穿着全套的重型链甲,说话嗓门非常大的家伙。

    “拉海尔——你不过是国王陛下的侍从罢了!这种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被冒犯了的贵族将领似乎感觉到自己受了侮辱一样,皱着眉这样对那个男人说道。

    “现在的事情是在讨论法兰西的生死存亡!每一个法兰西人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能加入进来!”被称作拉海尔的男人这样大声抗辩£全没有因为对方是某某地方的某某侯爵而害怕。

    “你这个家伙……”眼看得一个地位低贱的侍从竟然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某侯爵气急败坏的将手按在了剑柄上〈顾虑着,并没有拔出来。

    毕竟拉海尔的实力非晨大,是整个法兰西数一数二的勇士♀个伯爵虽然也自恃勇武过人,但是对上拉海尔的话,还是觉得没有多少胜算。

    “好了各位,稍微安静一点吧。”就在场面异常紧张,那个侯爵和拉海尔两个人互不相让的时候,在旁边,另外一个人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便这样出言阻止。

    人们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却是拉瓦尔男爵吉尔斯·德·雷斯£轻的法兰西元帅,原本如果没有这个少女出现的话,那么吉尔斯男爵才应该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才对。而现在,吉尔斯男爵则是这个少女的副手。

    男爵对此似乎并无不满,非趁心的辅助少女的各项工作,而少女或许战略相当精通,而且信仰虔诚,魅力惊人。但是对于如何统御一支军队却并没有足够的经验$果不是吉尔斯男爵的辅助的话,说不定连将这支军队完好的带到前线去都做不到。

    就是这样,男爵的爵位虽然并不是很大。而作为他的世袭领地,拉瓦尔也已经被诺曼人占领了。但是凭借之前所积累的声望,以及优秀的品行和温文尔雅的性格,吉尔斯在法兰西军队,特别是军队高层之中的威望非常高。

    眼见得吉尔斯男爵发话了,那个侯爵也有了台阶下,于是便冷哼了一声收回了佩剑。

    于是,人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男爵的身上,等着看他的发言。

    吉尔斯男爵先是向周围的同僚们点了点头,之后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态度:“我支持贞德的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