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危如累卵的法兰西
    八月二十九日,阿尔托莉雅代表诺曼王国,与勃艮第公国达成谅解,同日,阿尔托莉雅又代表诺曼王国,与勃艮第公国结盟。

    八月三十一日,勃艮第公国再次动员了总共两万七千大军,从首都第戎金发,自南向北直奔巴黎而去。

    九月三日,阿尔托莉雅麾下五万大军完成对于诺曼底的再征服,同时不顾诺曼底守备将军卢腹的劝阻,率军南下,兵锋直指巴黎。

    巴黎城内一日三惊,大量市民出逃,自从腓力二世狼狈逃回巴黎,威望大降之后,整个法兰西内部再没有一个人肯相应他的征召命令,腓力二世拼尽全力,将王室金库搬空,最终只招募到了不到五千兵马,甚至连防守首都巴黎的能力都没有。

    九月五日,当诺曼前锋骑兵抵达巴黎城郊之时,腓力二世再度逃亡,带着少数亲信随从逃亡奥尔良,随即,巴黎纳降,诺曼人占领法兰西首都。

    九月九日,法兰西南部热哪亚共和国向法兰西宣战,热哪亚海军随即出征,占领科西嘉岛,同时于并没有如同其他人预料的那样绕过阿尔卑斯山脉,而是仍旧通过海军投送,运输陆军于法国南部登陆,占领法国重要港口城市马赛。

    九月十五日,法兰西南部公国阿基坦宣告**,同时占领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彻底断绝了法国与南部伊比利亚地区的联系。阿基坦公爵爱德华同时表示,消能够加入到诺曼-勃艮第联军之中。

    九月十七日,阿尔托莉雅代表诺曼王国徐接受了阿基坦公国的联盟请求,并且异常大方的废除了爱德华对于诺曼王国余下债务的三分之一x此法兰西王国绝大多数领土或被占领,或者**,整个王国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法兰西王室所能掌握的只有奥尔良,以及安茹两座城市以及城市周边领土,占法兰西总面积的七分之一左右‖时贵族离心,兵无战役□至已经有人断言,说法兰西王国的末日已经到来。

    甚至,阿尔托莉雅已经准备好了盛大的欢迎庆典,宴请法兰西的所有贵族,以及外国使节£完全全的将自己当成了胜利者。

    “那个家伙会宣称兼任法兰西国王呢,还是要将法兰西并入诺曼王国呢……按照他的性格的话应该是前者。但是法兰西贵族的势力庞大,为了要安抚这些家伙,还是第二个选择好一些≠加上勃艮第还有阿基坦的分裂倾向……如果不宣称法兰西国王的头衔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名正言顺的分裂出去。还有就是马赛也被热哪亚给占领了$果不宣称法兰西国王的话,也没有理由要回来……”

    这一会儿,士兵们在巴黎城内狂欢,而阿尔托莉雅则躺在法兰西空荡荡的王室金库里面,一边把玩着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枚铜板,一边向着占领法兰西之后如何善后′然阿尔托莉雅也知道,自家丈夫的战略重心是在东欧那里。但是作为自己亲手打下的地盘。阿尔托莉雅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人※以她已经决定了,尽量的要求埃吉尔能够重视法兰西的土地,并且同样的重视自己为这个国家立下的丰功伟绩。

    与此同时。

    奥尔良。

    面色灰败的法国国王腓力二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什么叫做一夜愁白了头←甚至在想,如果当时,当诺曼人的军队冲过来的时候,自己不是逃跑而是勇敢地冲上去作战的话,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呢——至少也要比现在这样好的吧。当然,也有很大的可能性第一时间就被对方给砍死。根据传说中的诺曼王后的恐怖战斗力,这个可能性还相当的大。

    想到这里,腓力二世心情好了很多:并不是自己无能,而是敌人太狡猾♀样的理由无论是什么时代都能用的上,实在是太方便了。

    不过,事到如今已经到了极端握的劲敌,再这样下去的话无论是法兰西,还是自己都会万劫不复≮是,腓力二世万般无奈之下,终于下定了决心,使用自己预留中的秘密武器。

    锵啷,咔吱……

    随着满是锈迹的大门一边发出刺耳的声音一边被打开,一股地牢特有的陈腐难闻的味道传了过来¤力二世皱了皱眉,之后掏出了手绢,再弹掉上面的几只跳蚤和虱子,之后用这个捂住了鼻子。

    “前面带路。带我去见那个女巫。”他这样吩咐这个地牢的守卫。

    “这……这个,如果可以的话,请陛下稍微等待一下∶小的先清理一下——”

    “——不必了。”地牢守卫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腓力二世打断了≯看着这个地牢守卫面色苍白,目光闪烁不定,腓力二世稍微疑惑了一下——紧接着一个极为恐怖的想法瞬间从心中浮现出来——再之后便出了一身的冷汗,之后刷的一声抽出腰间佩剑。

    “说——我要见的人是不是被你们给弄死了?!”腓力二世自然知道这个时代地牢之中昏暗无光的可怕情景,完全无法无天的狱卒们,实际上遭受的待遇和囚犯差不了多少$果没有必要的话也不能从这里走出去,只是囚禁他们的地方稍微大了一点而已◎此,不要指望这些家伙的脾气会有多好÷实上,在这个如同地狱幻象一般的地方,狱卒们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乐趣就是变着法的虐待这些囚犯了$果说那个细皮嫩肉的牧羊女被他们轮“哔”了之后弄死了,腓力二世绝对不会觉得意外的。

    眼看着自家国王如此暴怒,跟在他旁边的侍从卫兵骑士之类的也急了。呼啦啦的好几十人都拔剑,之后指向了那个狱卒。好几十柄奖接指向了这家伙的脖子,让这家伙差点吓尿了,结结巴巴的连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

    “妈的——”腓力二世一跺脚,之后收剑回鞘快步奔了下去。

    虽然事情或许已经不能挽回了。但是就好像即将溺死的人连稻草都会抓住一样¤力二世别无选择。

    之后,事情与腓力二世想象的稍微有点不同。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有了光。”

    的确是那个声音没错,听到这个略偏向中性的声音之后,腓力二世一下子安心了下来,心情大起大落的情况让她差点跌倒在地。

    不过不行,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做。

    腓力二世勉强的支撑着身体,一点点的往下走。

    “神爱世人,因而派了他唯一的子嗣下界。”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而腓力二世也越来越觉得,自己被这个声音吸引住了。

    “人们生来是有罪的……”

    虽然是一些老掉牙的,那些神父牧师们用烂了的典故,但是用这个声音说出来之后,似乎就拥有了魔法一样∶人信服。

    “早就应该想到了,她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家伙。”腓力二世走到了地牢最深处,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副场景:原本应该饱含了极端的嘈杂,怒骂,惨叫和鲜血气息的监牢竟然异常的安静,除了那个正在布道的声音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讲话※有的狱卒都聚纶同一个牢房门口席地而坐※有的囚犯都向着同一个方向露出了向往的,虔诚的,略带羞愧同时极端渴望的神情。

    “拥有这种魔力的,如果不是圣女的话,就是恶魔了。当然,无论二者为何,对于王者来说都是一样的。”

    杀死。

    太过握,不应该利用,而是直接消灭。

    杀死。

    除了天主或是撒旦,没有哪种力量能控制圣人或者魔鬼。

    杀死。

    威胁统治之物。

    杀死。

    煽动愚民之人。

    杀死。

    就这样,这位自称受到了上帝启示,但是被腓力二世以女巫和异端罪名抓起来,准备公开处刑的女人,就是他所谓的,法兰西的秘密武器。

    稍微有点好笑,原本想要出之而后快的东西,现在竟然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到这里,腓力二世就有种好笑的感觉。

    在这之后,他的那群随从们也都赶了下来,紧接着,腓力二世将所有的狱卒全都赶走,又将那个女人逮到了旁边的,稍微干净而且偏僻的,不容易被人偷听到的牢房里面去,之后开始和她谈判。

    当然,腓力二世是绝对不会宣称自己战败了,法兰西要完蛋了,现在就求着祖宗你救命呢我给你跪下磕头了♀样的。

    腓力二世仍然觉得,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能够说服这个有这奇特力量的女人为他效力。

    “女人,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仍旧无法相信你。”

    腓力二世这样沉声说,同时盯着那个女人的脸,消能够看出些端倪来。

    很遗憾,完全没有。

    “但是,本着上帝的教诲,我并不消滥杀无辜,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仍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一个试炼——如果你真的是上帝的选民,天生的圣人的话那么或许这个难不倒你。否则的话你就如同教士们说的那样,是个骗子,女巫和异端——”

    “——我愿意接受。”

    那个女人打断了腓力二世滔滔不绝的谎言与欺骗,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如此的回应:“为了上帝,人民,法兰西的自由与荣耀。”

    腓力二世勉强笑了笑◎为她的回复之中,没有国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