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诺曼会战其二,宛如地狱
    战争,战争战争战争战争战争……在无比混乱的战场之上疯狂的,奋勇的,亡命的拼杀着——诺曼底攻城战在双方士兵的狂吼声中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在毫不手软的斩杀了一批逃兵之后,法兰西联军的士气混杂着己方士兵的鲜血上涨到了最高‘后,在用盾牌以及己方阵亡人员的尸体作为护盾——大量的法兰西士兵冒着城头的箭雨用到了护城壕旁边,将几个倒霉鬼挤了下去,在惨叫声中被大量的尖刺木桩刺穿,成了肉泥之后,法兰西士兵们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装满了渣土碎石的麻袋倒空,连同大批量的尸体一起扔下去……

    如此往复数次,整个护城壕便被尸体和泥土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填满了』是单单这一个过程,便有上千名法兰西炮火阵亡。

    然而,上千人,在十万大军之中不过百分之一而已£全不痛不痒∴反,因为攻城的第一道阻碍被填平,联军反而士气高涨。

    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不失时机的发动了自己的特殊技能法兰西猎狐,所有法兰西士兵攻击频率与移动速度上升,士气上升一个等级‖时,亦或是心有灵犀,又或者是王者对于战局把握相同,勃艮第公爵查理也施展了决死突击的特技,勃艮第军队攻击频率与攻击力大幅上升。

    人家两国国君都拥有强力特技,自不待言』而卢腹却只是一个可怜的将军而已,优秀将领,指挥天赋,还有军校出身三个属xing给了他四点基础指挥≠加上合格防守将领,以及合格守城将领两条,也才六点。而美德也只有忠诚,骑士出身,加起来两点而已≮之前两个国君没有使出特技之前,他还能够勉强支撑,但是在两个国君使用特技之后,法兰西联军攻势愈急”面迎着城防弩和弩手交织的弓矢箭雨冲了过来‘后将云梯往城垛口一搭,之后就举着盾牌往上爬。

    “快点把他们的梯子推下去!准备石块和火油,用石头砸他们!”卢腹眼看此情此景忍不住这样大喊≮是他身边的卫队骑士(穿着板链复合甲,装备与皇家骑士相等,属于早期将领卫队序列)拿出号角吹了起来‖时,还有不少传令兵飞快的跑开——那些系统招募的士兵自然能知道号角的意思。但是那些临时征召的农兵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了※以必须要用传令兵来传达命令。

    在卢腹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很快的,其他城墙的城门楼上的高塔也传来了同样急促的号角声。紧接着,大批量的石块被辅助农兵们抬上城墙‘后死命的砸下去〉曼底城堡墙高八米,相当于好几层楼,这样的高度石头砸下去,已经足够让一个人被砸的脑浆碰裂了——就算是那些带着铁盔的职业士兵,也会多半会“咔吱”的一声将颈椎砸断,或者因为头盔变形,铁片直接刺进了脑袋里面……总之,死定了。

    然而,在应付对方的梯子的时候,诺曼人稍微遇到了一点困难。法兰西的攻城云梯下面有不少的法兰西士兵在扶着,而下面能扶着梯子的有好几个,再加上体质的斜度≡及正在一个个的爬梯子的士兵本身的重量,差不多有上千斤的力气。很难推动。

    眼看着对方士兵爬了过来,越来越近,而那个梯子完完全全的推不动。不等卢腹下令,城墙上的守军就已经有了新的办法。

    大块大块的石头砸了下去,虽然说对方的脑袋上面有着盾牌的遮掩,但是也挡不住石块的冲击力。被直接砸了下去。八米高的地方,就算不死也要摔个好歹的。而如果摔到了人堆里面那就更惨了』下砸趴下一堆同袍不说,还很有可能被同袍们竖起来的枪尖什么的穿透身体,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在自己人手里……

    而在将最上面的法兰西士兵砸下去之后,下面的那个法兰西士兵却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双手双脚死死地贴在梯子上不动,这样,虽然被上面的人带了一下,却只是晃悠了一下,仍然可以继续向上爬。就这样,法兰西士兵们一点一点的接近了城墙——直到一大桶的烧开了的滚油劈头盖脸的浇了下去……

    “啊啊啊啊!!!!”

    滚油直接穿透了法兰西士兵们的衣甲,炸熟了他们的身体,烧焦了他们的肌肤♀样恐怖的痛楚无论是谁都无法忍受。而液体的扩散能力却是比固体强得多,这一大锅的滚油却是比石块的覆盖面积大了很多——紧接着就听见那个士兵下面,其他的法兰西士兵们发出了相同的惨嚎声。

    “放火!”卢腹心如铁石一般,完全无视了对方兵卒的惨叫声,声音冰冷的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于是,随着一连串火把被抛下去,城墙下被大片的火焰所覆盖,那些身上被淋了滚油的法兰西士兵狂呼惨嚎,痛的满地打滚,身体扭曲,萎缩,直至不能动弹。

    如此,整个诺曼底城堡之下便被一圈火焰墙壁所笼罩。法兰西联军士气全无,狼狈逃窜,期间又被诺曼弩兵杀死了不少。

    就这样,敌人的第一次攻城以失败告终,甚至极少能有法兰西士兵攻上城头,便丢下了两三千具尸体撤了回来≮攻城战中阵亡的法兰西士兵下场极为凄惨,在弩矢,石块以及滚油火焰的不间断的攻击下甚至连一句囫囵尸体都得不到∝别是那些死于大火之中的士兵,面容尽毁,死状狰狞可怖。可想而知死前受到了怎样的痛楚。

    诺曼底城上一片沸腾。

    诺曼底城下惨淡至极。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法兰西联军又强攻了数次,却全都被卢腹一一击破,伤亡也逐渐上升到了六千以上】气缓慢而稳定的下降。而诺曼底城堡却依旧坚ting♀让查理和腓力二人伤透了脑筋。

    是夜,勃艮第公爵和法兰西国王两个人进行了一系列磋商』致觉得这样强行进攻不是办法v该改变战术才行。

    而围困的话旷日持久,而且变数太多〉不定围困到一半的时候,敌人的援军就过来了◎此不可取。

    那么,稍微试一试收买,拉迈么样?不过成功的几率也不是很高:对方现在很明显能够守备的住。而且也不是没有援军。并不存在弹尽粮绝,孤立无援的情况n么,想要拉拢对方的话,就要投入很大的筹码,比如说,直接册封卢腹为诺曼底公爵。但是这样的话,他们一个劲的忙活了这么半天,花费了钱粮无数,耽误了宝贵的农耕时间,还要损兵折将这是为了什么啊?!

    所以说,这个也不太可能实行。不过好歹可以试一试u拿空头支票引you一下,说不定能够收到奇效。

    正当两个主君敲定了这样,看起来有点儿戏的战略的时候,却听见旁边,一直被他们给无视掉了的,身上穿着黑se甲胄的,看起来略显苍老的家伙冷哼了一声。

    “不过如此,看起来,两位的能力也就只有这么高了,真是令人失望。”

    如此无礼的话同时惹怒了法兰西和勃艮第两个国家的主君¤力二世绰号狐狸,涵养还是有一些的。但是大胆查理却吃不消这家伙这样夹枪带棒的话”接一拍桌子,之后就直指着那个家伙喊道:“那你又有什么好主意?!维京人的手下败将!”

    没错,这个男人便是之前欠下了埃吉尔大笔欠款,被压榨的要上吊自杀的阿基坦公爵爱德华四世〉起来,这个联军之中,他也有总共两万一千人的份额,不过因为这样的数量腓力,还有查理差了一截。而且这两个主君也稍微有点看不起曾经在埃吉尔手上吃过大亏的黑公爵◎此都不太喜欢搭理他。

    爱德华四世完全没有将查理的怒骂当成一回事。沉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撤退,派出信使表示歉意,最好再支付一笔赔款↓额不要太大,但是也不能太少。就是这样。”

    紧接着,整个营帐内沉静了几秒钟,之后另外两个主君爆发出了极具讽刺xing的大用他能想象到的所有的污言秽语来形容爱德华四世的胆小。而腓力二世的目光也充满了鄙视。

    “胆小鬼,如果你想要去tian那个维京海盗的屁股就尽管去吧c搞不懂,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废物。”查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走了出去。而腓力也轻哼了两声,什么也没说,站了起来。

    “你也觉得,我是个傻瓜和胆小鬼?”在腓力准备走出去之前,爱德华四世这样问了一句。

    “不不不,你很勇敢,至少曾经很勇敢。”腓力二世所掌控的领土与爱德华四世毗邻,无论是曾经的诺曼底,还是阿基坦←在还未成为法国国王之前便与爱德华四世打过交道◎此对他的了解比查理多很多:“但是,不至于c的不至于$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的话,绝对会被整个欧洲所有的王室鄙视的。”

    “那至少比亡国灭种强。”爱德华四世这样回应。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腓力二世嘴角上翘,lu出了xiong有成竹的笑容。

    “你哪里来的这样的自信?”

    虽然爱德华四世还想要这样问一句。但是腓力二世已经走了出去,再没有回过头……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