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诺曼底会战其一,坚如磐石的城堡
    我说在十二点之前还有一次更新!大家相信吗?!相信吗?!!相信就投票啊啊啊啊啊!!!!!

    在阿尔托莉雅的援助还没有影子的时候,诺曼底的攻城战就已经开始了。尽管彼此看着都相当的不顺眼。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是不会互相扯后腿的。大家都是聪明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能少做尽量少做。

    因此,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绝口不谈勃艮第公爵的分裂倾向,他在领地内外所做的一切,以及之前对于自己这个国王的侮辱。勃艮第公爵查理也好像忘记了自己发誓建立**的勃艮第王国这样的事情,表现的比忠臣还忠臣「天发誓效忠法兰西。

    不过,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法兰西国王,还有勃艮第公爵,这两个法兰西国内最有权势的人仍旧将两军军营分开来,法兰西的军队崩了诺曼底城堡东南两侧,而勃艮第则是西北。分工明确,泾渭分明确保不会互相干扰,更不会互相厮杀。

    至于诺曼底最后为谁所得n个就更简单了。

    谁先攻破了城池,那就是谁的。而整个诺曼底则按照现在的实际占领区划分国界线…如果觉得不满意的话就真刀真枪死磕一场·者拿走败者的一切物品,包括土地,财产以及生命·者不许得了便宜卖乖,败者不许有情绪。

    就是这样。

    不过,虽然国王和公爵手底下都有不同的情报渠道。但是整体间谍网比起诺曼来,却是个渣渣〉曼王国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这两个国家即将进攻的消息,并且做出了调整。

    作为诺曼底守将的卢腹现年四十多岁,身材魁梧,金发碧眼,是个很有战略眼光的

    深知,自己驻守的诺曼底地区,即是王国南下欧洲大陆的桥头堡,更是对方想要出之而后快的拦路石』旦双方真的交战n么首当其冲的地盘无论如何都会使自己◎此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了充分的准备。

    在埃吉尔给了他可以自主征召诺曼底地区农兵的权利之后,卢腹便当机立断,坚壁清野,将绝大多数的诺曼底人全都集中了起来,留下精壮,武装起来作为辅助部队帮助守城,而余下的总共十八万七千诺曼底民众,少量稍微有点钱的坐船逃难去了英格兰,还有十几万没什么钱的,暂时逃到山里面去了。当然,也有不少老弱病残,走不动的,只好待在原地等死。对此,卢腹也无能为力〉曼底城堡只是一座城堡而已,储备粮库里面也只有足够一年吃的粮食,再加上那些临时征募的农兵,那就只能够吃半年了——在严格的配给制度下。

    事实上,在卢腹收到了埃吉尔的授权之后就已经开始实行严格配给制度了——除了被派遣任务加固城防的士兵能吃到全额的口粮之外,其余士兵的口粮都只能维持在平潮候的三分之二左右—了让士兵们保持足够战斗力,卢腹已经凸了日潮候的部分对体力消耗较大的训练,比如负重长跑,举重之类的←个诺曼底公爵领都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只等着战争的开始。

    在这之后,正如卢腹想象的那样,战争开始了。勃艮第,法兰西先后宣战,总共十万大军进攻诺曼底公爵领∥式瞬间变得风雨飘摇←个诺曼底城堡内正规军不过五千,民壮不过一万多人,是敌军的六七分之一。

    不过,卢腹的信心却是十足—他击退,乃至战败这十万大军自然不太可能。但是要让他凭借着坚城守备个一年半载,这却不是个困难的差事←有足够厚重的大块石材堆积起来的城堡,有足够深的,里面还埋了尖刺木桩的护城壕,有大批量的专业弩手,有杀伤力强劲的城防弩机和投石器°够的火油,以及石块,必要时还可以将城堡内的建筑物拆除,作为投掷道具使用。

    就这样,如果对方没有专业的攻城机械的话,很难对这座城堡构成足够的威胁。而法兰西,还有勃艮第两个国家是否有足够专业的工程机械呢?

    没有。

    此时此刻,距离矮人一族改变生活方式,全面流向人类世界不过几个月≮诺曼王国之内都新鲜的很,更不用说其他国家了◎此,矮人的标准零部件生产技术,攻城机械制造技术并没有广泛的流传开来〔只有诺曼王国仗着先天优势,再加上一大堆的科研院所的努力消化了个七七八八′他国家仍旧采老旧原始的,没有任何瞄准设备,单纯凭借操作者的直觉和经验来操作的,俗称野蛮人投石器的工程装置□至,更东面一点,连这种投石器都没有,主要还是使用攻城锤。就好像是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那样。

    法兰西,勃艮第的确拥有一批质量参差不起,七拼八凑起来的投石器。但是这些个投石器究竟能起到多少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就这样,在六月二十一日,诺曼底会战正式开始≯见得诺曼底城堡城高池深守备森严〗国君主都对于强行攻打心里没底,便派出了骑士到城头叫骂,消能够将对方引下来,进行会战,好凭借着人数方面的优势击败对方≠顺势攻占诺曼底城堡。

    就这样,在东南的法兰西,西北的勃艮第,都派出了一队并不多的骑士小队,站在自认为安全的,无论是长弓还是强弩都无法命中的地方开始叫骂,消能引动城防部队的怒火‘后再交战一下,逃走,之后把敌人引到己方包围圈里面去。

    但是守城的卢腹既不是傻子又不是天然呆。除了命令城防弩,将靠的太近了的敌军骑士射成串烧之外再没有别的举动。法兰西联军完全没有达成诱敌的任务,反而被诺曼人威力巨大的城防弩吓了一跳——那个被三厘米粗细的钢头弩箭射穿了肚子的骑士,被连人带马外加身上一层链甲一起钉在了地上,痛哭哀嚎着还没有死。几个扈从想要帮他把那根弩箭从他肚子上把出来〈是发现,那枚弩箭直接钻到了地底下,几个人根本就拔不出来。

    这时候,诺曼人的城防弩再次发威,南面城墙上五座高塔,总共十五具城防弩机同时开火,直接将准备营救那个骑士的几个扈从,外加那个骑士的几个好友,连同最开始骂阵的那个骑士一起钉在了地面上——因为弩箭的威力实在太大。当胸而过的弩箭就好像支撑着他们身体不会倒下去的支架一样◎此这些家伙甚至得以保存他们生前的姿态,天空蓝色,地面血染,这些被长矛一样的弩箭架起来的,还差一点没有死透的法兰西人的喉咙里面,发出了“咯咯咯咯……”的,嘎吱嘎吱的,好像生锈的废铁的钟表一样的声音←个场面给人一种诡异的,异场当的感觉。就如同是鸟会飞,鱼会游那样的理所应当。

    这个,是艺术啊。

    当然,这种后现代主义表现的艺术并不是中世纪的土鳖能够欣赏的了得≮他们眼里所展现的,只有钢铁,死亡,血,恐怖以及类似地狱中才能见到的诡异奇怪的景象。还有虽然没有见到,但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威力巨大能够轻而易举的夺取人的生命的奇怪兵器。

    法兰西大军士气大降。还余下的骑士和扈从们狼狈逃窜。按照他们的话说,在正面与对方作战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被对方击败,之后杀死♀种事情是光荣的,死了之后也会上天堂。但是,就这样被诺曼人的邪恶兵器,从自己完全看不见得地方杀死了n种莫名其妙的死法无论是谁,恐怕都接受不了。

    在西北侧,勃艮第军队的状态也是一样∝别是又过了几天之后,听说了格罗宁根的陷落,勃艮第军队的士气下降的比法兰西还要多。

    这样一来,两支军队都知道了自己的对手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废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打下这么一片领地,诺曼王国名不虚传♀场仗恐怕有的打了。

    接下来,便是强攻了〗个国家总共十万大军仗着自己兵多将广,将诺曼底围困的水泄不通,同样靠着人数优势蚁附攻城n大量的炮灰,在贵族和骑士组成的督战队的严令下扛着云梯,好像疯了一样向前冲锋♀些衣衫褴褛,很多甚至连一面圆盾都没有的炮灰征召兵,正是杀伤力强大的弩兵最好的攻击目标。而且这些炮灰毫无阵型,聚在一起,甚至都不用过多的瞄准,直接照着人多的地方射击就是了……

    就这样,四面城墙,一千五百弩兵——因为要守备的地方太多,所以三段式射击是用不上了◇兵们拼了命的拉动弩弦,之后向着城下射击”到这些家伙的手指被弓弦勒的通红,甚至出血‖腹这才想起来——好像拉弦这种事情他首下的一万多名征召兵也能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