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大海上的阿尔托莉雅
    在与爱人依依惜别之后,阿尔托莉雅女王便陷入了极端的兴奋之中,虽然和埃吉尔在一起的时间也非承趣——事实上,阿尔托莉雅觉得和埃吉尔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是她过得最充实,最有意义并且最开心的日子了∞论是战争,屠杀,活埋,都是那样的新鲜有趣。

    她的爱人的脑袋里面好像有着数不清的令人兴奋的点子,就好像怎么折磨贵族(中央集权),偷一只羊要打多少鞭子(成文法),还有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苛捐杂税(盐铁专营,厄勒水道通行税,商业税,惩罚xing关税……)。

    但是,就好像他对自己的昵称那样,mi糖太多了的话就会觉得腻了′然现在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但是,阿尔托莉雅已经开始了未雨绸缪。或许双方一段时间不见面,感情反而会有所进步。

    至少,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阿尔托莉雅这样想。

    但是很快的,阿尔托莉雅就发现自己想错了』是稍微的离开了埃吉尔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就觉得“一段时间”已经足够长的了…本所期待的战场,以及直接指挥数万大军与强敌作战的喜悦已经dang然无存了。

    “非常,非畴要再见到他。但是这样不可能。”直到这个时候阿尔托莉雅才猛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离不开那个笑起来很邪恶的男子了。就好像某种极度拥有依赖xing的药品一样,今生今世都戒不掉了”到死。

    “但是就这样命令战舰掉头回去的话,绝对会被他笑话死的吧?”阿尔托莉雅这样想※以尽管万分不情愿,却仍旧下定了决心,要继续前进。

    阿尔托莉雅的心情变得极端糟糕∝别是憋在卡特将军的船队上的时候——虽然经过改良的弩炮战舰,已经有了二十米长,排水量超过八百吨,在当时已经是难得的战舰了。可是习惯了在广阔陆地上驰骋的凯尔特女王来说,这种地方实在是太过狭窄了。就好像牢房一样让人觉得郁闷。

    女王陛下这么一郁闷,船上的其他人可就倒霉了。但凡有什么把柄被女王陛下抓到了就会被弄个生不如死☆终关进小黑屋去,和奴隶桨手们一个待遇。

    就这样,女王陛下将整条船闹得鸡犬不宁≡发泄自己的郁闷情绪。而作为舰队司令的卡特将军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好几次差点没忍住拔刀和女王陛下决斗。当然,最终,卡特将军还是忍住了♀倒不是因为他对于这个凯尔特女王有多大的敬意。而是临行之前,通过飞鸽传书传过来的一封自家主君的亲笔信。

    “如果王后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也就不用活了——放心,会举行横的。”

    就是这样。

    对于自家主君的命令,卡特将军还是极为服从的n是一种混杂了敬佩,崇拜,恐惧于一体的感情∶这个三十余岁的男子对比自己小了一半的年轻人敬畏有加,言听计从。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在战舰驶过厄勒水道的时候,卡特将军的旗舰上面已经被精力旺盛并且脾气极端暴躁的阿尔托莉雅闹得一团糟了←条船上两百来人,上至卡特自己,下到划桨的奴隶』有一个没被女王陛下折磨惨了的□至闹出人命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之前就有好几个奴隶,因为女王陛下“想要见识一下这条船究竟能有多快”,所以被逼迫着拼命划桨,以及踩水轮,最终脱力死掉了。

    虽然说这样的事情在正式作战的时候经常发生——但是,现在可是在行军途中啊。就这样白白的把战力损耗掉了£全是浪费的败家子的行为′然说奴隶的命的确很不值钱,随便袭击哪个城市乡村之类的,之后抓捕年龄和体力都合适的人就行,可是,这样子在大合面,想要补充都没有地方≠加上这位王后陛下如此的喜欢玩闹〉不得到了英伦之后,自己的船就得减员一半以上。

    于是,卡特将军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决定,等到再行驶一段时间之后,就靠岸,登陆,抢劫——即是给自己的船填补一些划桨的奴隶,也要让那个女王看出来自己麾下的海军的战斗力∶那家伙有所忌惮。不再玩太出格的事情。

    正是如此,在驶过了厄勒水道之后,又经过了一小块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萨克森选帝侯的领地之后,便是卡特将军的目的地,勃艮第公国的领土了。

    如今的勃艮第公国,在大胆查理的操纵之下愈见强大‖时拥有法王封臣,以及神罗皇帝封臣两个概念,也让他在欧陆两大国之间左右逢源☆近一段时间,吞并了南方的勃艮第伯国,以及瑞士之后,勃艮第公国的实力再度大幅度增加∠部法国腹地的肥沃土地,以及瑞士民风彪悍的兵源地,这两块地盘到手之后,也让大胆查理的胆子又变大了一些。

    总而言之,是想要建立王国,并且宣称一个国王的头衔了。

    这与埃吉尔不同——当时,他已经占领了整个挪威←称挪威大公头衔板上钉钉,就算是宣称挪威国王头衔,也不过是升了一级而已。

    而查理不同,他所拥有的领土,一部分来自法兰西王国,一部分来自神圣罗马帝国,而瑞士也是有着极端的**倾向的领地♀样错综复杂的形式之下,想要将自己之下的领地整合,并且建立一个新的国家,其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等于同时分裂了法兰西,神圣罗马帝国两个强国的国土,势必遭到这两个强国的一致反对。查理为此伤透了脑筋☆终却也让他想出了一些办法来。

    对公国内部,查理一直保持着高昂的军费,维持着自己组建的,极为精锐的金羊毛骑士团≡及一支常备的,人数超过两万的大军‖时极力淡化在国家内的法兰西se彩,建立**院,以取代法兰西最高法院的地位。除此之外,还极力拉吗士山民,高价聘请瑞士雇佣兵。尽量减少瑞士可能反叛的人数。

    而对外部,查理也曾经一度窥伺过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头衔——但是,在被萨克森的奥托一世打了个狗血淋头之后便放弃了。从此极力讨好奥托一世,消能够拉埋圣罗马帝国支持自己建立**的王国。并且,查理还许诺——如果自己能够如愿的话,那么整个王国仍然算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国土,他仍就算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封臣——只是,王国与法兰西的关系彻底断绝而已。

    所以说,法兰西——没错,查理在讨好神圣罗马帝国的同时,对于实力不强的法国国王却采取了强硬的措施”时刻刻找机会打击法国国王的威望。并且串联法国国内的其他诸侯,消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最好大家都增加一个国王的头衔,直接把法国分裂掉算了。

    就这样,虽然这一次,勃艮第与法兰西两国看似联合的出动了近十万大军,但是实际上他们之间的内部矛盾重重,相互戒备。卡特将军甚至觉得:如果稍作挑拨的话,这两支精神高度集中的军队就会自己先打起来……

    不过卡特将军说了不算,卡特将军也恪守着自己的职责:自己是个海军将领,任务就是航,封锁敌人港口,以及劫掠沿海城市。

    不是政治,更不是外交。

    而这一次,主君交给自己的任务是护送着王后前往英格兰,之后再将英格兰的至少两万援军运输到诺曼底。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就好好的完成任务就是了′他方面,自然有主君来安排。

    就好像是现在,虽然纵兵掠夺一下敌人的沿毫地,是他做惯了的事情了。但是,因为之前主君并没有下达类似的命令,所以卡特将军感觉到有些不安≡微有点后悔的感觉。但是,现在再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对方又不可能预先算计到我们来到这里,而且,根据地图,这里并没有城市,只是一座小镇,以及几个村庄罢了。”

    但是卡特将军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不安究竟来自何处。

    “哦……船退……我们到地方了么?”刚才还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往死里灌酒的,目前喝的醉醺醺的阿尔托莉雅摇晃着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的样子,这样走了出来◎卡特将军询问。

    “这个……应该还有一半左右的路程,才能到达英格兰。”卡特将军这样回答。

    “那为什么停船了?”阿尔托莉雅眼神闪烁不定,却是让卡特将军有种被大型猫科动物盯住了的感觉。

    “这里,是勃艮第领土‰我国敌对,因此,臣下觉得,可以到沿岸去劫掠一番,总要让敌人尝些苦头才是。”卡特将军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勃艮第。”阿尔托莉雅敲了敲脑袋,似乎回忆起来了似的,紧接着轻哼了一声:“但是,这之前,陛下并没有向你下达这样的命令吧?”

    “……这个,的确没有。”

    “所以说,陛下是要你全速前进,到达英格兰,以确碑军能够及时抵达诺曼底n这样没错吧?”

    “这……”

    “如果因为你的错误行为,耽误了援军的速度,最终导致诺曼底沦陷,乃至整个西欧的战局崩溃——你该当何罪?!”

    说到这里,阿尔托莉雅声se俱厉,卡特将军却是哑口无言♀才想起来,这位王后之前也曾经有着将自家主君打的狼狈逃窜的光荣战绩,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se……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