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瑞典国王的终局
    尽管此时此刻,经历了一整天的高强度作战之后,诺曼战士们全都快要累的趴下了。但是,在埃吉尔的严令之下,这些系统出品的,或者是土著投奔之后被纳入系统的,名义上是战士,但实际上更像是包身工的可悲家伙们,就这样在埃吉尔的严令之下,继续拼了命的作战。

    此时此刻,太阳即将落山,光线已经很稀少了。埃吉尔麾下的卫队骑士们看着自家主君短时间内再没有发出任何命令来,就张罗着从营地的辎重兵那里拿来了几十个火把,至少把这一处塔台弄的挺亮堂的。

    但愿不会因此成为对方的标靶。

    好吧,这个时代没有狮鹫飞龙之类的载人航天工具,更没有飞行术,羽翼术之类坑爹的魔法№处大后方的埃吉尔很明显是安全的。

    埃吉尔精神高度紧张的注视着战场£全没有注意到一点点的,即将落下去的太阳——此时此刻,战争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随着右翼的哥萨克骑兵与诺曼重骑兵之间惨烈的大战,在左翼,残存的诺曼重骑兵,也与职业骠骑兵一起,与损失了部分人马的莫斯科军队混战在了一起。

    而正面战场——如果说留里克早崩阑两个小时的话,那么联军现在应该已经完全崩溃掉了。但是十分可惜,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然阵线被进一步压缩‖时逃兵也已经大量的出现——但是在古斯塔夫使用了北欧雄狮特技之后,瑞典人的攻击,防御大幅度上升,同时士气瞬间恢复了一个等级∶摇摇欲坠的阵线再一次稳固了下来。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眼看着己方军队的攻击在粗受挫,还有不少正在狼狈逃窜的瑞典人,也重新加入了战斗之中〗局貌似再没有结束的可能性。埃吉尔怒极,抽出指挥刀一个横切,将他身旁的火把切断‖时发动了特技冥府尖啸——瞬间,极大地恐惧感笼罩战场,原本已经凸了的浪事态再一次降临。

    “突击!命令左翼和右翼用来传令的一百皇家骑士突击!继续攻击敌人右翼!!余下的全部预备队,全部投入战场!不过了!”埃吉尔在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快走了几步,翻身上马。

    “跟着我!”埃吉尔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于是卫队骑士们也迅速从高台上跑下去——有一些还长着自己身手不错,直接纵身一跃,从五米多高的塔台上面跳了下去。

    结果到了最后,与古斯塔夫之间的战斗还是变成了必须要亲自上阵才能赢的那种‰到这里,埃吉尔稍微感慨了一下,古斯塔夫阿道夫,的确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呢。不过一切顺利的话,那么过了今天就不会再看到那家伙了。就算能够逃走,瑞典也会被埃吉尔攻占,古斯塔夫也只能做个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要东山再起却是困难得很。

    不过埃吉尔绝对不会觉得可惜,只会觉得庆幸←并不是那种喜欢挑战高难度的人。更不是那种会闲着无聊,所以自己培养对手,最后养虎为患的神经病。按照游戏的等级划分,就是最初级的那种,喜欢用秘籍,找bug,并且在最低难度下一边喝着柳橙汁一边用鼠标控制人物虐杀各种怪兽的玩家$果所有事情都能够顺顺当当的进行下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是这样≮埃吉尔踏入战场之后,诺曼军队受到了埃吉尔的鼓舞,而同时,在埃吉尔高达十六点的恐怖的残暴数值,以及死亡残暴的效果之下,埃吉尔所向披靡,同样极度劳累的联军将士纷纷崩溃,逃窜。

    “妈了巴子——这一回亏本了——走,走,不打了!!!”接下来,就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兵败如山倒』个人的溃败引起了周边数十人的恐惧,五个人的溃败能够影响上百人,十个人一起逃走,就能影响一个营的人马……而在这种紧要关头,哥萨克却是靠不住的,虽然在面对诺曼重装骑兵的时候,仍有一战之力,打到了现在,仍旧拥有两千多人马,可以说是如今联军之中最强的一支力量,但是,哥萨克首领们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走。

    所以说,哥萨克佣兵们属于最没有节操的那一种,极端善变,极端不可靠的佣兵——在一个唿哨之后,哥萨克骑兵们迅速转身,再没有理睬与之交战的诺曼骑兵,直接一溜烟的逃走了♀样的行为倒是让与之交战的诺曼人感到莫名其妙——但是人家是轻装骑兵,而且参战时间不长,体力比自己的好♀样算起来,自己是绝对追不上的。既然如此,那就换个对手接着打吧。

    于是,让埃吉尔期盼了很久的大规呢骑兵冲击对方侧翼的事件发生了。而因为实际滴右翼守备任务的留里克,已经带着诺夫哥罗德残兵败将狼狈逃窜了※以,这一回硬生生的受了一千几百骑兵冲击的,便是瑞典人。

    之前就有说过,瑞典人这一回参战的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征召的农夫,甚至有些人连武器都没有配备齐全,之前能凭借着一腔血勇与埃吉尔的精锐大军作战,却是多亏了古斯塔夫极高的美德以及北欧雄狮的技能加成——然而在这之后,埃吉尔却也踏上了战场,这样一来,极高的残暴值,以及冥府尖啸技能加成”接抵消了古斯塔夫的能力○典人再一次遭到了侧翼的骑兵的猛烈冲击之后,便再也坚持不下去,一下子就浪了。

    “该死……不能再打下去了。撤退!”在这之后,谢苗诺夫斯基也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在之前哥萨克人撤退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早就做好了逃走的准备,这一会儿甚至不用做过多的反应,直接调转马头带着自己的卫队骑兵逃走了x此,莫斯科大公**队全线崩溃。而腾出手来的职业骠骑兵,以及左翼的诺曼重装骑兵们,也开始向着混乱一片的瑞典人发起了进攻。

    整个战场的形式已经不可逆转↓国联军已经有两国的统帅先后逃往』事了古斯塔夫一个,眼看着己方军队狼奔豚突,无可奈何。

    另外两个的确逃得掉←们还有地盘,还有兵源,国土并未沦陷,只要逃出去,就能重整旗鼓再来过。可是古斯塔夫却不行,他的王国是瑞典,他是瑞典国王,生于瑞典,长于瑞典,那么,注定就要魂归瑞典。

    于是,古斯塔夫无视了旁边亲卫扈从们焦急的告诫:“快点撤退吧,陛下!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虽然明明知道这些扈从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古斯塔夫还是露出了讽刺的微笑∮跑?再一次?他可受不了这样的委屈。而且,就算是逃跑了……能逃到哪里去呢?斯德哥尔摩?之前就已经打过一场攻城战了嘛〔证明了那个地方根本就守不住n么,逃到诺夫哥罗德去,之后在之前的宿敌羽翼下苟延残喘?哈……古斯塔夫自问,还没有下贱到那种程度。

    那么,还是光荣的战死吧〗死在这里,被敌人的长弓利箭,战斧骑枪撕碎自己的躯体‘后头颅高高的悬挂在枪杆上面,以为凭证。就好像维京人经出的那样……那样的结局,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全体!进攻!!!”

    一念至此,古斯塔夫再不犹豫,拔出长奖指天际,之后一马当先,冲向了纷乱的战场。而受到了己方国王的感召之后,古斯塔夫的卫队骑士们也纷纷热血沸腾,追随着古斯塔夫冲向了战场。

    就这样,极为不和谐的一幕出现了:在三国联军千军万马狼狈逃窜的同时,却有一支不足百人的骑士部队在进行冲锋。就好像在湍急的水流之中逆流而上,不知死活的鱼一般∶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稍微有一丝的感动。

    是一群,很勇敢地傻瓜呢。

    愿历史如此的记载他们:西元一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瑞典,诺夫哥罗德,莫斯科大公国三国联盟七万之众尽数崩溃,唯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部,不足百人逆潮而上,奋勇冲杀x死无一人退却一步。

    翌日≮己方的绝大多数士兵返回营地呼呼大睡的时候,焦虑的不能成眠的埃吉尔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消息:古斯塔夫阿道夫的尸体被找到了。

    略微松了一口气的诺曼国王再无法忍耐,哈哈大笑的同时快步赶出了军营…面看到了被几个卫队骑士抗在一副简易担架上面的古斯塔夫的尸体。

    就好像古斯塔夫之前所想象的那样,躯干上中了十数箭,小腿和右手被斧子砍断‘后腹部空出了一个大洞,似乎是骑枪造成的伤害♀样复杂的伤势让人一时间难以得知,他究竟是死于何种武器之手。

    “确定,这个家伙就是古斯塔夫了么?会不会是换装的替身?”埃吉尔这样问。

    “没错的,主君,之前已经找了不少的瑞典俘虏看过了,平民,士兵和贵族都有,他们都说这就是古斯塔夫。还有,他的王冠和标明了家族徽章的盾牌也都在周围找到了。”一个卫队骑士这样回答。

    “那就好。”在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之后,埃吉尔终于放下了心‖时所作所为也并不出乎古斯塔夫的预料:“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之后插到枪杆上面去。”埃吉尔这样下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