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哥萨克
    说起来稍微有点讽刺,两支军队——虽然信仰的教派不同。但是的的确确都是天主信徒※以,这两支军队所喊得口号大同小异——除了少量的信仰多神教,萨满教的草原游牧民之外,其余的天主教徒都是这样狂吼的。

    “耶和华!!!!”

    就是这样。

    战争已经到达了临界点——此时此刻,正面战场上,埃吉尔麾下精锐步兵威力尽显,从战斗至今的七个小时之间,诺曼军队阵线向前推进了近八十米】一步都是踩着对方的血肉泥浆前进的。到现在为止,联军损失了上万人】卒疲惫。节节败退。

    战场左翼,职业骠骑兵们的骚扰战术非常成功◎为对手的公爵卫队们一身重型鳞甲,甚至要比重型板甲还要厚重※以机动力极差v付起这样的骚扰战术完全不行′速度完全无法追上轻装骠骑兵。而想要无视这群骠骑兵,直接冲击诺曼侧翼,却又被诺曼重骑兵缠住。紧接着,埃吉尔刚刚组织好的一支维京敢死突击战士部队冲了过去。彻底将对方缠死。

    在失去了冲击力之后,骑兵的战斗力将会下降一大半$果是在面对其他兵种的话,那么身穿重甲的公爵卫队还能凭借本身的重型铠甲,凶狠的重武器的攻击,与之周旋,但是,在面对决死战士这种强力双手斧兵的时候便无能为力了。决死战士们抡着斧子,上砍骑兵下砍马腿。极端克制这些重装骑兵——当然,我是说近战肉搏,骑兵失去了冲击力的时候。

    在这之后,这些骑兵也不是傻子「速调整状态突围而出,而诺曼骑兵和敢决死战士们也并不追击。而是再次由骠骑兵跑过去骚扰……

    就这样,左翼没问题了。

    关键还是右翼。

    在右翼,连续两轮波段式冲锋之后,联军诺夫哥罗德部伤亡惨重,接近崩溃——瑞典古斯塔夫无奈之下,将之前撤下来的,残缺不全的重骑兵部队派了过去,稍微阻碍了一下右翼的诺曼骑兵冲锋。

    不过也只是稍微的拖延一点时间而已≮埃吉尔丧心病狂的将余下的一千三百重装骑兵全部投入了右翼之后,对方重装骑兵只是支持了一小会儿就崩浪。

    “麻烦。”

    左翼,谢苗诺夫斯基处,正准备将自己麾下的哥萨克精锐轻骑兵派到前面去,与骠骑兵周旋,打破僵局〈发现己方友军右翼竟然要崩浪』苗诺夫斯基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诺夫哥罗德亲王留里克是个废物,却也无可奈何。

    “该死……哥萨克——告诉那群哥萨克混混,去左翼!挡住敌人骑兵!”

    “明白——”于是,谢苗诺夫斯基旁边的传令兵迅速翻身上马。快速跑到了位于战场侧后方的哥萨克骑兵部队前面传达命令。

    “切……真是,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想起我们来。”一个哥萨克首领啐了一口浓痰,之后这样抱怨道♀群来自波罗扎热的哥萨克流民说起来也属于雇佣兵序列′然占据着克里米亚,这一块水草丰美的地皮,临近就是黑海海岸,无论是贸易,游牧还是种植都很方便。但是这一群哥萨克流民却全都是强盗性格,好逸恶劳的很。既不喜欢放牧,又不喜欢种田,更不会做买卖♀却是和瑞士山民们因为土壤贫瘠无法求生,所以不得已外出作为佣兵,用雇佣金养家糊口不同。

    这些哥萨克,是自愿的。

    愿意杀人,愿意抢劫,愿意纵火,愿意享受战场上的一切罪恶与暴行‰其说他们是人类,还不如说是披着人皮的怪物比较准确。

    因此,即使每一次战斗的时候都被雇主放到最握的地方,当做炮灰来使用。但是哥萨克们却乐此不疲。

    当然,前提是支付足够他们享乐用的金钱。而且在战争中掠夺的战利品,也完全由他们自己拥有。

    就是这样,虽然嘴上骂着“莫斯科的混蛋大人们”。但是哥萨克人仍旧嬉皮笑脸的检查了一下复合弓。紧接着一个唿哨,接近三千哥萨克骑兵嗷嗷嚎叫着,向着战场右翼冲了过去。

    “该死的——不要管他们——不,派出三分之一骑兵驱逐他们,其余骑兵继续冲击敌军右翼!”埃吉尔略作思考之后便发出了命令。不过,此时此刻,在极为混乱,并且极为吵闹的战场上。军令已经不能很好地传达了。尽管有少量的重骑兵或者骑士听到了身后隐约传来的号角声。但是只是稍微疑惑了一下。

    “大概又是命令哪支预备队前进的吧?”骑兵们这样想‖时注意力很快的又被新出现的敌人——那些玩弓射箭的,形成了环形骑射圆阵的哥萨克轻骑兵,以及少量的芬兰轻骑兵给吸引住了。

    “该死——该死的——快点,要右翼的皇家骑士们前进一段距离‘后再传令!”埃吉尔眼看着右翼大好形式,却因为己方军队绝大多数都冲过去,和哥萨克轻骑兵缠斗而不能实现♀让埃吉尔觉得气急败坏‖时再次调整策略,向右翼的皇家骑士们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战场,焦灼。

    从清晨开始,直到现在,将近九个小时的战斗之后双方军队仍旧没有能分出胜负来——虽然埃吉尔麾下大军全线占优,甚至只要稍微做出一点调整,就可以让敌军溃败。但是在此之前——

    平手,就是平手!

    天色渐暗≯看着再过一两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样规模的战役,想要挑灯夜战却也是个非常费事的事情n样,就只能各自回去,休养生息,等待第二天再次战斗了。

    但是,埃吉尔很明显的不想要这么做。

    哥萨克骑兵们使用的,是和职业骠骑兵截然不同的弓骑兵战术。

    骑射环形阵,顾名思义,便是上百名骑兵一个缀着一个绕成一个大圈,一边跑一边射击,好处是火力连续不断——正面对敌的那一部分骑兵射击,之后跑过,拉弓上弦,之后再跑过,再射击∥成连续不间断的火力‖时,环形骑射阵型中空,能够有效对抗步行弓箭手的散射☆大程度的与步行弓箭术进行交火。

    不过骑射环形阵还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机动力不足x少埃吉尔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轻装骑兵的近战能力不如重装骑兵,这也是众所周知的问题。

    因此,诺曼重装骑兵们在眼看着敌人摆出了这样的阵型之后觉得对手非匙稚≡己赢定了』要忍耐一阵箭雨,再之后就可以——诶?!

    紧接着,哥萨克骑兵们就给了诺曼骑兵们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诺曼重骑兵与哥萨克骑兵即将接触的时候——哥萨克骑兵们竟然在一瞬间变阵——以十五个马身为间距“面的哥萨克骑兵继续往前奔跑,而后面的哥萨克骑兵却略微一转马头,环形的角度一瞬间变化了——就好像是一只盘成圆环的蛇,刹那间将自己的头部往圈内偏转了一样。

    就这样,诺曼重装骑兵门扑了个空≯看着对方这样的举动,显得稍微有些没不知所措。

    紧接着便是哥萨克骑兵们再次转向,整个圆阵一瞬间成了一个包围圈,向着内侧仍旧没不知所措的诺曼骑兵杀了过来。

    “该死的……”埃吉尔眼看着对方哥萨克骑兵如此的表演,却是除了怒骂之外再无办法$今,他手上已经再没有一支可用的骑兵部队了。

    好吧,好吧,其实还有一支的,就是他自己的骑士卫队。但是想要让埃吉尔下达这样的命令完全是不可能的。而卫队骑士们也有任务在身,就是吹响号角,将埃吉尔的命令传达出去※以说,这一支部队的战术意义完全没有。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埃吉尔并不觉得自己的骑兵部队会因此失败——毕竟,那是他亲手打造的,花了金山银海堆起来的精锐重装骑兵∞论是装备还是战斗力都不是这群哥萨克流民,这群渣滓能比得了的。

    此时此刻,埃吉尔对于这群哥萨克已经嫉恨起来了……

    战斗还在继续。埃吉尔一气之下又将三个千人队投入了前线战斗之中。既然骑兵暂时派不上用场,那么就用步兵堂堂正正的击败对方好了!

    于是,这三个千人队便迂回到了右翼,堂堂正正从侧翼发起攻击了』轮飞斧之后一个冲锋,又加重了对方阵列的压力≮这样两翼夹击的优势之下,伤亡最为严重的诺夫哥罗德首先支撑不住◆里克眼看着自己的军队损失了差不多一半,辛苦组建的战斧骑兵部队更是死了个精光,心疼的要死≠不管战场情况如何——因为他知道,这场战役,就算最终自己能够胜利,也会因为实力受损太过严重而被另外两家盟友给吞掉。既然如此的话,一个人死还不如拉着大家一起死——

    “走!我们不打了!!他妈的古斯塔夫受了攻击那我们顶缸——老子不干了!!!”再说出了这样的话之后,留里克掉头,带着自己的亲卫骑兵就往后跑←这么一跑,也宣告着诺夫哥罗德军队的彻底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