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乌拉!!!!
    好吧,看到这么多人这么关心学姐,正式决定加入一个以学姐为原型的火枪手。

    战争至此进入了白热化。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战争刚刚进行了两个小时多一点,暂时还看不出来究竟谁输谁赢。

    在战场两翼,埃吉尔麾下的主力部队已经完全击退了对方重装骑兵的冲锋。除了少量骑士和扈从,以及战斧骑兵撤退回去,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之外,包括全部的半人马在内,第一阵列的绝大多数重骑兵都成了诺曼战斧下的牺牲品。而在此之后,对方部署在两翼的步兵阵列,以莫斯科的重装长柄斧兵和森林长柄斧兵为前锋,也冲了上来』个冲锋之后,同样对诺曼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

    紧接着,两翼的双方军队便展开了激烈的,焦灼的,肉搏战。

    而在战场中央,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决死战士们的冲锋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但是对方步兵阵列却是硬生生的承受了这样的伤亡≮丢下了两千多具尸体之后努力稳住了阵线。不再后退了。而在失去了冲锋加成。并且与己方主力部队差开了一段距离之后,因为数量上的劣势,决死战士们陷入了苦战之中≯看着一个个决死战士被分割包围,然后不甘心的躺下去。埃吉尔稍微有点无奈。

    “攻击频率太低,虽然杀伤力够了,却不能在短时间内对轻装甲部队造成毁灭性的杀伤……看起来,对付这样的轻装甲的部队,应该投入武器更加轻便,但是冲击力和攻击力更强的兵种……”埃吉尔这样喃喃自语‖时下令,催促后方的矮人密室守卫放弃阵型迅速前进‖时,第二阵列的职业维京战士也有三个千人队被投入到了正面战场上。

    总体来说,仍旧是埃吉尔的军队占据上风。对方缺乏装甲的军队正是长弓手们的最佳目标′然说一个照面之下弩兵们几乎全军覆没,但是诺曼人的远程支援攻击仍旧异超利。长弓抛洒的箭雨让对面的三国联军叫苦不迭↓面,职业维京战士和决死战士和矮人密室守卫密切配合。将战线逐步向前推移,每前进一步便会留下残缺不全的累累尸骨。

    同时,埃吉尔看了一下:自己麾下仍旧有超过一万的职业维京战士,以及大批量的诺曼重骑兵,诺曼皇家骑士作为预备队。看起来,这场战役的胜利,应该不成问题了。

    此时此刻,战场侧翼——第一阵列重骑兵,总共两百诺曼皇家骑士,四百诺曼重骑兵以及五十名诺曼战地教团组成的重骑兵阵列已经冲到了战场中段位置』要再前进两百米左右,就可以对地方两翼施展完美冲锋‖时,第二阵列的重骑兵也已经整装待发〖备与第一列重骑兵形成波段式冲锋。

    “的确如此呢……对方的重装骑兵数量还真是……”对面,谢苗诺夫斯基皱了皱眉,紧接着一咬牙:“传令,波耶卫队全面出动,公爵禁卫队全面出动!”

    在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谢苗诺夫斯基从镶嵌着大块的未经雕琢的蓝宝石的鲨鱼皮刀鞘中,抽出了一柄雪亮的,有着浓厚的血腥气的弯刀:“乌拉!乌拉!乌拉!!!”

    这三声喊叫之后,整个战场上所有的莫斯科大公国的军队,就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眼睛瞬间红了起来‖样狂吼着“乌拉!”向着诺曼人冲了过去。

    “那个技能是……”在系统帮助下,埃吉尔立刻注视到了阵列左翼,莫斯科大公**队之中的骚动。就好像之前北欧雄狮使用他的技能一样,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绿色的奇怪气息。

    “俄罗斯强力冲锋,只对俄罗斯族众有效■加士气与冲锋威力。”

    此时此刻,莫斯科的骑兵序列——总共一百五十名公爵卫队,以及两倍以上的波耶卫队在左翼拦住了诺曼重骑兵的第一序列。公爵卫队在前,波耶卫队在后≮两军交锋之前,波耶卫队便是一阵标枪抛投了出去,直接越过头顶的公爵卫队,将最前排的十数名诺曼重骑兵射落马下——就这么一个功夫,一个阻拦,诺曼一方的冲击力被极大的减缓了——而与他们针锋相对的莫斯科大公禁卫却正好相反,在俄罗斯强力冲锋的加持下,冲击力大幅度上升!

    一个照面,如果说诺曼重骑兵是重型坦克的话,那么公爵卫队就是超重型,并且开了外挂的坦克了♀一场冲撞比赛,原本重骑兵冲锋重骑兵同归于尽的定律被彻底打破——对方,竟然,极为牲口的一个侧身闪过了诺曼重骑兵的骑枪,紧接着在诺曼重骑兵极为惊讶的注视下出矛,刺穿了诺曼重骑兵的胸口,就好像对方的重型链甲只是摆设而已——而牲口的坐骑也同样牲口,在与诺曼战马冲撞之后,竟然毫发无伤的样子,倒是与之相撞的诺曼战马一声哀鸣,脑门下陷了好大一块,明显是头骨碎裂,活不成了。

    看到这样的系统注释,并且亲眼见到了对方的恐怖表现之后,埃吉尔微微叹气,心里面对莫斯科大公国的评价再次上升了一个等级:这样恐怖的骑兵力量,如果数量再多两倍的话,自己说不得要饮恨沙场。

    不过现在,不是只有五六百么。而且你看右翼——留里克麾下的传统的战斧骑兵被诺曼重骑兵虐待的跟什么似的≯看就要被全歼了……

    “第二阵列一千两百名轻装骑兵出动,攻击左翼,使用轻骑兵战术;第二阵列八百重装骑兵出动,攻击右翼!!”

    于是埃吉尔迅速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一下子便将第二阵列的所有轻装骑兵全都投入到了左翼去,同时严令对方使用轻骑兵战术,也就是射了跑,跑了射的放风筝战术。不求歼敌,但求骚扰。缠住对方这一支骑兵部队,不让他再有所作为就是了。

    而此时此刻左翼的斯拉夫人重装骑兵,已经与诺曼重骑兵展开了肉搏战。尽管诺曼重骑兵,皇家骑士们在战地教团的加成之下狂呼酣战,之前在对方手上吃的亏,也让这些心高气傲的战士们红了眼睛——但是,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真心打不过。

    在一部分的波耶卫队抽出战斧上前厮杀之后,余下的一百余波耶卫队仍旧待在后方,使用标枪攻击。而正面的公爵卫队骑兵们,也同样抽出了狼牙棒,单手锤,战斧等等重武器与诺曼骑兵厮杀。

    这样的战斗队形复合的,多层次的战斗队形极为有效率∶诺曼人在拼命与敌人搏杀的同时,还要注意对方不时投掷过来的标枪——这些标枪的威力在之前就有说过,在借助马力是,对于身穿重型链甲的诺曼重骑兵来说是致命的。而对于身穿板链复合甲的诺曼皇家骑士来说,也是颇具威胁的※往一杆标枪投掷过来,同时对面的公爵卫队一斧子也砍了过来♀要怎么躲?

    就这样,在正面战场,战场右翼都是大获全胜的同时,战场左翼的情况却对诺曼人极端不利——如果左翼的骑兵崩溃,那么对方重装骑兵集群就可以顺势冲锋,攻击诺曼军阵侧翼∶战局产生新的,不利的变化。

    这正是埃吉尔向左翼派遣骠骑兵的原因——

    只见骠骑兵们以松散队形前进,在进入射程之后便是张弓搭箭——射出去的却是重型的破甲三棱箭♀样的箭矢,在面对身穿了两层鳞甲,防御力堪比城墙的公爵卫队的时候的确有些不够看。除非是撞了大运射中了对方的眼睛,又或者战马的眼睛,否则无论如何不可能将对方击杀。

    不过,对于身穿单层的普通鳞甲的波耶卫队来说,这些重箭却是极端致命的——它们可以穿过自己的鳞甲的间隙,直接击穿自己的**≯甲的结构使它无法抵消弓箭的威胁♀一轮齐射,最前排的近三百骠骑兵所射出的箭雨一瞬间覆盖了战场左翼后方的大半地区。当然,绝大部分的弓矢全都没有命中♀是因为为了害怕误伤友军,所以骠骑兵们将射击角度提高了一点点的原因。

    再之后,在骠骑兵的掩护之下,诺曼重装骑兵缓慢的撤了下来,与骠骑兵们会和,以骚扰战术制止对方骑兵的继续突击。

    此时此刻,整个正面战场,在埃吉尔又投入了四个千人队的援军之后,对面三国联军节节败退∥凭古斯塔夫三人拼尽全力也无可奈何——这却是纯粹的比拼实力…强就是谁强,做不得假。即使联军指挥官们拼了命的将一支支预备队投入到战线里面去〈像是在往燃烧正旺的火炉里面丢木柴一样,除了让火焰烧的更久一些之外再无作用……

    同时,右翼,在加入了大批量的重骑兵之后,留里克的战斧骑兵终于崩浪。近千名重装骑兵在右翼展开了阵型,成功冲击,并且击杀了大量敌军步兵。

    联军右翼陷入了崩溃的边缘,胜利,似乎近在咫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