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骠骑威武!
    三江第一名的大佬超过我三百多票,跪了……

    因为此次作战,除了瑞典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敌人,所以不需要着急◎此诺曼大军的推进速度并不是很快,平均一天走个三四十里路顶天了。而诺曼战士们对于此次战争也报以极为轻松的心态。对于击败古斯塔夫这种事情报以肯定心理。

    军队士气高昂是一件好事。但是军队太过骄傲就是坏事了。不过埃吉尔并不在乎这个,难道要他打压军队,实行文官政治不成?开玩笑≡微傲横点就傲横点。埃吉尔以一种溺爱的家长看待自己孩子一样的心情看待自己的军队。

    就这样,在第六天,情绪高涨的诺曼大军已经占领了将近三分之一个瑞典之后,前方的职业骠骑兵终于和敌人交上了火。

    芬兰轻骑兵vs职业骠骑兵≮数量上职业骠骑兵占优势,两千四百骠骑兵按中队行动,队形散的很开。覆盖面积极大。可迂回的范围也相当广■到敌人之后打一个唿哨就至少能再招来其他的好几百援军。紧接着手里面强力复合弓一张一合搜搜的一阵弓箭就灰出去了。芬兰轻骑兵身上防御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他们也在冲锋,紧接着,就撞车了。

    和羽箭撞车了。

    骠骑兵一壶羽箭,其中十支标准轻箭,用来杀伤轻装敌人,五支加重三棱箭,用来对抗重甲目标。不过,虽然说是轻箭,但是用短复合弓射出来的轻箭杀伤力也相当不错∝别是当某些只装备了皮甲的轻装骑兵想着这些羽箭猛烈冲锋的时候。

    芬兰轻骑兵一阵人仰马翻』而就是这样短的一段时间他们已经快要接近骠骑兵了。

    “砍翻他们!”好像狼嚎一样的狂热声音从骠骑兵队长喉咙中喷了出来‖时,苍凉号角声再度响起,草原男儿们一瞬间热血沸腾,凶猛野性随之出现。

    于是,骠骑兵狂吼着将自己的复合弓丢到了地上紧接着抽出了马刀冲了过去——当然,如果在战后,他们的这柄弓还能保持原样并且被他顺利找到的话,那么一切都当我没说,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他们就要被处以损毁军需物资的罪名,屁股上挨五鞭子。

    于是,激烈的肉搏战开始了——虽然实际上骠骑兵们还能够利用己方机动力迂回着多射两箭来着。但是这群家伙脑子一热,就忘乎所以了√着自己刀快马急直接冲了过去。

    于是,轻骑兵之间的标准对决开始——双方高举马刀,将马速提升到最快,然后两匹战马猛的擦身而过——同时马刀挥落,接下来就要靠着传说中的反射神经,经验以及一点点运气来判决生死了——躲过别人的马刀——至少别让他砍在你的要害上面‖时努力地确痹己的马刀能将敌人砍翻$果你的脑袋被人削掉了的话那么丢人就丢大发了。反之,你能把敌人的脑袋直接砍掉,就是极大的荣誉——不要怀疑,虽然颈椎骨的确很硬,但是借助马力以及一柄不错的钢刀,砍掉对方的脑袋还是挺简单的。

    这一个照面,却是与重装骑兵多半会同归于尽不同,就看双方身手如何,生死立见!接下来,战死者直接跌落马背,胜者,或者只是负伤而没有阵亡者继续向前冲锋,调整角度再和对面冲过来的另一个骑兵对挑♀样一来,弱者阵亡的可能性会增加很多。而强者却可以一下子杀死复数以上的敌人∴当有效率,相当符合弱肉强食的规则◎此在轻装骑兵对决之中相当常见。

    双方精锐轻骑兵一个对冲,除非对方全部死光。否则的话无论前排后排的骑兵,都得走一个来回。就好像筛子一样,将战斗力不行的悲剧排除出去,紧接着再进行下一个来回……

    两支轻骑兵部队就这样走了一个来回』见的一片刀光闪耀,间或血光一闪,就是胳膊,人头,手指又或者大腿咔嚓咔嚓的被砍了下来。间或有人被开肠破肚,五脏六腑就这么从伤口处流了出来,那骠骑兵明显被吓傻了,丢下马刀就把肠子往里面收,紧接着就被下一个冲过来的芬兰轻骑兵一刀抹了脖子……

    这一个来回之后,双方幸存者杀出敌群,又冲了一段距离再调转马头,这时候就能看出来己方还事多少人手了。

    芬兰轻骑兵,损失惨重∫存之众不足四十,且人人带伤。

    却不是芬兰轻骑兵战斗力不行,更不是他们不够勇敢。而是一个最简单,最实际,也最残酷的问题。

    他们的数量不够多。

    之前有说过,骠骑兵们一个唿哨就能招到三四个中队的援军,加起来就是四五百骑兵——而这一支芬兰轻骑兵却只有不到一百骑≮装备上也多有不如。而埃吉尔这一回打下了立窝尼亚和普鲁士,又引进了波兰战马,匈牙利战马,乃至少量的阿拉伯马♀样一来,牧马行会所需的马种就凑够了。

    于是,在升级为要塞的奥斯陆,一座牧马行会兴建起来x马专家们目前正在研究,要培育出一种耐力速度负重冲击力都很强悍的完美战马′然目前还没有成功。但是一种副产品——速度和耐力都很不错的轻型战马却已经培育了出来。被埃吉尔命名为诺曼战马一号〔就是如今骠骑兵们使用的标准战马。

    数量,装备,战马都比不过人家。芬兰轻骑兵无力回天——不过,这些生长在冰天雪地之中的战士们无所畏惧,生死界限不过如此——在轻骑兵首领严令三名轻骑兵回去报信之后,不到四十名,人人带伤——甚至有几个断了一条胳膊,失血过多,半只脚踏进地狱里面的芬兰轻骑兵狂吼着,发起了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冲锋。

    然而,毫无意义。

    在这样的情况下,骠骑兵中很快分出了一支近百人的中队,向着那三个撤退中的敌人冲了过去∴下的数百骠骑直接碾压了过去……

    “哦·利了。”

    在得到了己方斥候小胜了一场,并且全歼了敌军之后,埃吉尔淡然的点了点头,心里面却是狂笑不止。对自己异尝明的花大力气发展轻骑兵予以肯定。

    “果然不愧是我。”便是埃吉尔此时此刻想到的最多的一个想法。

    “传令,全军凸前进,于此地安营扎寨〗斧骑兵加入到斥候部队之中,继续加大搜索力度,务必将对方主力位置以及人数探明出来。”埃吉尔一声令下,紧接着对跟在他身边的内穆利斯“嗯。”了一声≮穆利斯点了点头,随即下马,三转两转就不见了。

    “用得着那么紧急什么,直接大军冲过去解决他们不就是了。”阿尔托莉雅稍微有点奇怪:“对方撑死了不过三万人,而且职业部队的人数也并不多≯们有五万人,而且全都是职业部队——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这么多职业军队?!”

    “啊哈哈哈……我维京人代代骁勇,随便捡来点歪瓜裂枣什么的训练一下就是骁勇善战的武士口牙!”埃吉尔打了个哈哈,直接将这件事情给绕过去了。

    “不过……这些武器,还有开矿的技术……话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阿尔托莉雅也不是傻子,对埃吉尔的话也是半信半疑的。

    “来,哈尼,看着我的眼睛。”埃吉尔按住了阿尔托莉雅的肩膀,之后炙热的,饱含爱意的双眼死盯着阿尔托莉雅放电。阿尔托莉雅只是支撑了几秒钟就丢盔卸甲不战自浪。

    “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阿尔托莉雅满脸通红的甩开埃吉尔的手,之后一甩马鞭跑掉了。不过,害羞起来也挺可爱的嘛。

    “等等我啊哈尼——”于是埃吉尔也马上追了上去≤围卫队骑士们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是实在想不到这一对夫妻竟然在大战将近之际玩起了这一套』好也追了上去。

    夜晚,在哄的闹够了的阿尔托莉雅睡着了之后,埃吉尔穿上衣服披上披风又爬了起来。

    法兰西那边,有消息了。

    “勃艮第,法兰西双方集结重兵,意图不轨!属下所部不过五千五百,恳请君上怜悯!”

    这一份卢腹的亲笔信,埃吉尔看了看就烧了。

    紧接着是英格兰守备军统帅约翰的亲笔信:“属下已收到诺曼底求救信函』而北疆苏格兰近期同样意图不轨,同时英伦内部贵族之间流言四起◆下疑虑,请君上谕令,是否仍旧出兵援助诺曼底?援助规溺何?若属下亲自引军相助‰卢腹之间主次如何?”

    再之后是立窝尼亚守军主将汉斯的亲笔信:“日前立陶宛大公国凸对波兰的侵扰,同时在里加周围集结兵力,游牧轻骑不时过境骚扰,属下骠骑出动乃止』颇有风雨欲来之感……”

    看到这里,埃吉尔的眉头已经皱起来了☆终让他爆发了的却是内穆利斯的回报:“瑞典军势总数三万有余,不过,瑞典军势旁边还有四万余来路不明之军队n似罗斯人……”

    埃吉尔:

    “……”

    “…………”

    “………………”

    “你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