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如果主角开挂就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最终埃吉尔还是松了口气——尽管伤亡惨重的难以理解。但是到了最后,只要能赢了就好。

    而埃吉尔现在,就是赢了——没错,赢了,绝对是赢了,肯定能赢了——虽然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说是赢了。

    伯多禄大主教的援军非常及时——既没有发生“最后一名士兵转头”事件,也没有发生“情况已经到了最最握的时候”事件′然在失去了大量骑士,转入了下风,但是埃吉尔换算了一下,自己至少还能够再撑五到六个小时——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巨大的呐喊声≡维京决死突击战士,以及突围而出的数百重骑兵为先导——总共三万余生力军如同山呼亥一般冲向了战场——紧接着,长弓的箭雨如同冰雹风雪一般降下,再之后,大量的飞斧夹杂着令人牙碜的破空声将波兰人,波兰马以及波兰的武器甲胄撕裂……

    骤然间遭遇了如此强烈的攻击,北面原本是封锁埃吉尔归路的游牧民轻骑兵们出现了一些骚乱,那些游牧民族长头人们这才发现,为了防止埃吉尔逃跑,他们之前将阵型排列的过于紧密了,这样便失去了轻装骑兵优越的机动性。并且使得己方军队在敌军远程攻击的弹幕下伤亡惨重。

    “不过没关系——还可以胜利的!”游牧民们的骁勇善战可见一斑¤然间遭受了如此恐怖的袭击之后仍旧斗志高昂,不少的骑兵调转马头,便向着来援助的步兵冲了过去。而也有不少的轻装骑兵想要绕到两侧去,迂回作战□奈何他们一直骑着马所以并不怎么觉得累——但是被他们骑着的却已经跑了一夜半天♀一会儿几乎吐白沫了£全跑不快。等到游牧民们聚集起了足够的骑兵想要迂回,却发现两翼已经被大量手持超长枪的矮人战士给封锁住了——轻装骑兵的冲击力并不强,正面硬撼枪阵这种作死行为自然不可能做得到≯看着两翼被超长枪方阵封死,游牧民骑兵们只好硬着头皮向着中间的重步兵阵列冲击。

    紧接着,就是如同屠杀一般的悲惨景象。

    眼看着对方都是轻装骑兵。端详过不少次埃吉尔指挥作战的样子的伯多禄大主教有样学样,前面布置了弩兵三列阵,后面便是之雇佣矛兵和职业维京战士组成的盾墙,盾墙前两排穿插着手持双手战斧的维京决死战士≠后面的几排则穿插着长弓手。

    这样一来,敌军轻装骑兵想要冲过来,就要先经过一番长弓和重弩的弓矢暴雨——这却是手持短弓的游牧民们无论如何不能低档的。而在近距离——弩兵们自动后退,退回重步兵阵列之中。紧接着维京战士们一片飞斧将最前排的轻装骑兵全部撂倒♂骑兵们冲锋的姿态被阻隔,再冲过来,对于手持盾矛的雇佣矛兵来说威胁就不是很大了(和自家主君一样,伯多禄也将这些雇佣兵当成了泡会使用。)

    就这样,双方进入了近距离搏杀,手持长柄战斧的维京决死战士们大展神威,上砍骑兵,下砍战马,一个抡圆了甚至能将敌人连人带马砍成两段。而维京战士们身上的板链复合甲,以及尖角钢盔,却让游牧民骑兵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合适的下手地点——维京战士们在脖颈的部位都加装了一层毛皮以及两层复合的细密链甲,这让游牧民们的弯刀也很难造成致命伤。不过好在雇佣矛兵们没有这样小小的改良措施,所以在一段时间之后,游牧民们的主要攻击目标变成了这些手持盾矛的雇佣兵……

    眼看着援军前来,埃吉尔麾下骑士们士气大涨,当然这样七涨八涨的也不能掩盖这群家伙奋战了一天一夜,已经精痞竭的状态——此时此刻,在经过了有一场冲锋之后,大批量的战马终于忍受不住,咔吱咔吱的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后退!和援军会和起来!”埃吉尔一皱眉,发出了这样的命令≮是,部分骑士步行作战,跟在仍旧有战马的骑士旁边,大军边战边退,一点点的,艰难的从敌军之中撤退≮这个过程之中不断地有骑士被敌人缠住,陷了进去再也没能出来。埃吉尔麾下的军队越打越少,而眼看着这一支骑士部队即将突围成功,对方的拦截力度也越来越大∷亡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无可奈何……

    最终,当埃吉尔的卫队骑士都伤亡了大半,他自己都不得已的上前作战了一段时间之后,伴随着诺曼人的欢呼声,以及联合王国士兵们的哀叹声,只事不到两千五百人的骑士部队最终成功脱困,最后杀散了一支游牧民轻骑兵之后,成功的与主力军队会和之后,埃吉尔的心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反攻了——此时此刻,埃吉尔的冥府尖啸的读条时间也已经到了——再次释放冥府尖啸之后近四万大军发起了总攻击◎着胆气已丧的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冲了过去。

    经过了彻夜鏖战,克服了夜袭,大量骑兵冲锋,以及连续十几个小时的作战之后,联合王国大军的勇气终于在埃吉尔的技能以及数万大军如潮水的攻势下粉碎了。即使是最应用的骑士,在此时此刻也完全提不起一点反抗的意志来,这和胆量以及勇气无关。而是关于智商的问题。和开战前最快反应过来的态度一样,游牧民轻骑兵们也是第一批逃走了的部队…本在开战之前总共两万余轻骑兵,到现在已经只事九千多一点○失了一半还要多♀一下子,东欧大草原上又不知道该有多少的游牧部落灭族了……

    紧接着崩溃掉了的是来自波兰,立陶宛以及其他地区的职业部队,他们虽然久经战阵,但毕竟不像骑士部队那样拥有极强的士气。而且在之前的激战之中,他们同样伤亡惨重,精痞竭≮埃吉尔还没有脱逃之前,他们还能用“只要将对方国王抓住就能胜利”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可是现在最后一点胜利的机会消失了♀些职业军队的崩啦是理所当然的……

    紧接着,波兰贵族标枪骑兵,以及波兰各地的封建骑士以及贵族骑士们也开始了动摇≯看着兵败如山倒,己方大军四散烙,惊慌惨叫如同妇孺一般♀些骑士贵族们既羞愧,又惶恐』些距离着瓦迪斯瓦夫二世近的贵族们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的国王≮望他说出振奋人心的话来再度扭转战局,又或者……

    “我们撤退……”瓦迪斯瓦夫心中苦涩至极。尽管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失败真正到来的时候,他的内心中仍旧异常苦涩。

    “还能卷土重来的。”瓦迪斯瓦夫这样安慰自己。紧接着在便在大批骑士和贵族的簇拥下转身,准备逃走了——然而就在此时此刻,瓦迪斯瓦夫二世猛然间觉得腹部剧痛——再看过去的时候却是他身边的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骑士拿着手中长剑刺入了他的腹部!

    “你——你是……”

    瓦迪斯瓦夫仍旧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骑士,在他的印象中,这个人从昨天夜里遇到敌袭之后,他招呼着骑士们反扑的时候就跟在了他身旁不远的地方,在战场上砍杀诺曼人也毫不手软,因而刚才,那名骑士一点点的向自己靠近的时候,他也完全没有提防……

    “是杀手哦。”那个长相平平无奇的家伙笑了笑,这样回答:“您的卫队骑士们真的很不错∫也是刚刚,在您下令撤退之后才发现了这些家伙的松懈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紧接着,瓦迪斯瓦夫睁圆了双眼,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再之后,那名男子微笑着,被怒火冲天的卫队骑士们砍成了碎片∵迪斯瓦夫二世,这个一手缔造了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这个东欧霸主一般的可怕国家的男人,就这样死去了……

    想必,伴随着他的兵败身死,这个被强行捆绑在一起的国家即将分崩离析,整个东欧将重新陷入战火之中,这一切都和埃吉尔想象的一样……虽然说,这次刺杀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

    但是成功了就好。

    埃吉尔在大批量士兵的簇拥之下欢呼着,士兵们高举起手中的武器,或者用长剑和战斧敲打着自己的盾牌,大笑着,狂呼着,唱着奇怪的歌曲←个战场上一篇欢腾,与对面狼狈逃窜的波兰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容易啊,这场战斗,损失了多少精华啊……整个诺曼王国接近五分之一的贵族就这样死在了战争之中‖时皇家骑士团只事了不到三百人,战斧骑兵伤亡近半,而战地教团也损失惨重‰到了重建这些军队的高昂费用,埃吉尔就觉得头大。

    “至少在此之前,先让我享受一下胜利者应有的欢呼吧。”埃吉尔这样想着,紧接着沉醉在了胜利的喜悦中,用已经沙哑的不能再难听了的嗓音继续欢呼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