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里加攻防战其四,瓮城
    埃吉尔如此有恃无恐自然有其屏障——也就是传说中的天朝在很久很久的进化史中(貌似在春秋就有了)制造出来的一个极为猥琐的,名义是上是增加防御能力,实际上是坑人的发明。

    所谓瓮城。

    瓮,上面一个公下面一个瓦,实际上意思就是我把你装到缸里面之后煮了♀样的意思。

    就好像现在这样≮欢呼声中,联合王国的士兵们高声狂呼着,举起长矛盾牌向着里加城内冲锋。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涌入。紧接着就碰壁了。

    他们完全想不到—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一道城墙后面还有另外一道城墙?就算是分成内城外城这样——但是这个外城也未免太小了一点吧。而且看不见什么民居,这然我们抢劫谁啊?第一个先登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痛痛快快的抢劫,大索个十天八天的。可是现在……

    正当联合王国的士兵们琢磨的时候,就听见后面卡啦啦的一阵响动,身后的城门口竟然一下子又降下来一道熟铜制成的千斤闸!这联合王国士兵之中既没有孔子他爹,也没有隋唐第四条好汉≡然只能傻愣愣的看着千斤闸掉下来‘后就成了瓮中之王八≯看着四周近十米高的城墙无语凝噎。

    “倒油。”此时此刻,埃吉尔却是不害怕浪费了,哈哈一笑如此下令,紧接着好几百桶各种油料就这么倒了下去,紧接着大家扔石头的扔石头,放火箭的放火箭,下面上千联合王国的士兵一片惨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此时此刻,仍旧在城外面,也准备进城的援军一下子反应过来了↓着城内不似人类发出的声音,感觉毛骨悚然的同时,也多半明白了什么事情——具体的不太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自己被人坑了!

    因为此时此刻,联合王国的士兵们认为自己已经撞破了对方城门,所以连一点像样的攻城器械都没带,因此甚至连继续进攻都做不到——不对,旁边不是还有个传说中很粗很长的攻城锤么?

    ……原来这一会儿已经被烧坏了啊哈哈哈……

    于是,在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之后,联合王国的援军狼狈逃窜了回去。而在瓮城之中的士兵们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被火烧死的被油炸死的被石头砸死的被弓箭射死的……总之,全都死了。

    就这样,里加城的第二次攻防之战有了结果′然出动了威力巨大的攻城锤,但随最终仍旧败在了埃吉尔的阴谋诡计之下,损失了两千多人马之后狼狈的逃走了。

    瓦迪斯瓦夫二世很难过,同时很焦虑,连续两天的攻城,除了损兵折将之外再没有一点结果≤是这么几千几千的死,自己麾下三万多人马,不到一个月就得死光了……看起来,强行攻击实在不是个好办法。而这两天的伤亡过后,也让诺曼人的兵力,在数量上超过了自己∵迪斯瓦夫二世左想右想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那么接下来究竟应该怎么办呢?

    还是,先等到援军来了再说吧。

    最终瓦迪斯瓦夫二世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攻破里加,光凭自己手里的两三万人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不过,等到自己在国内再次征集的五万人马一过来,到时候八万大军将里加城围困的水泄不通……到时候,就凭借着兵力,强行围困,守个一年半载的好了。打不垮的城市可以饿垮嘛。等到城里面拆骨而炊易子而食的时候,就是瓦迪斯瓦夫二世自己不去打他。里加城也要开门请降。

    在想明白了这些之后,瓦迪斯瓦夫二世再次派出信使南下,催促援军尽快北上。结果,就在十一月份——诺曼人们三天两头的在夜里面打开城门,之后派出骑兵骚扰,弄得联合王**队不堪其扰的时候——瓦迪斯瓦夫二世得到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

    没有援军了。

    或者说,援军没有了。

    当然这两个实际上意思都是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条顿骑士团。

    条顿骑士团的阿尔布雷西特大团长在诺曼与联合王国交战的功夫,不声不响,不宣而战——八千骑士团精锐部队分成十几股小部队南下,四处的侵扰村庄,袭击城镇,将联合王国北部领地骚扰的鸡犬不宁——再加上这些地方在几年前还都是骑士团的领地,乡镇的乡绅贵族们一合计,为了少遭点罪就果断的投靠了条军,做了大大滴良民……

    就这么着,骑士团的地盘一瞬间增加了一倍不止≠加上条协军,军队扩张到了一万五千,阿尔布雷西特志得意满,准备下一步配合着诺曼人,将瓦迪斯瓦夫二世的叁万大军歼灭在立窝尼亚境内』要瓦迪斯瓦夫二世挂掉,那么接下来整个联合王国就会立刻分崩离析。到时候整个波兰,立陶宛,便又是骑士团的盘中餐了……

    然而,阿尔布雷西特这么的想当然,最终却是天然了一把——埃吉尔他根本就没有配合条顿骑士团全歼联合王**队的计划。而是果断的再一次选择了卖队友。

    在获知了条顿骑士团进军的消息之后,瓦迪斯瓦夫二世大为惊慌——倒不是因为条顿骑士团的战斗力强悍,而是因为条顿骑士团的破坏力太大——就好像蝗虫一样一路烧杀抢掠的无恶不作,对于经济和农业的破坏极为严重。而且骑士团的手段极为残忍,整个村庄乃至城镇的屠杀啊屠杀的,完全做得出来←们又不像埃吉尔似的,打一棒子懂得给个甜枣——苛捐杂税沉重的要死※以极为不得人心。

    瓦迪斯瓦夫心痛。觉得自己的王国被这么一群蝗虫一样的混球给糟趟,实在是不值当。而他麾下的军队在得知了条顿骑士团这样的怪兽攻击了自己的家园之后,也表现的惶惶然不可度日≠加上里加城守备森严,想要攻克几乎没有什么可能☆终∵迪斯瓦夫二世一咬牙,便做出了撤退,回国,灭掉条顿骑士团再说♀样的打算。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整个联合王国的大军不告而别了。等到了第二天,埃吉尔得到消息之后“哦。”了一声,表明自己知道了。紧接着慢慢悠悠的吃完了早餐,就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维尔纽斯,我们去那座城市吧。”

    “……你不管那些家伙了?”在旁边埋头死命的吃的阿尔托莉雅一下子抬起头」劲将自己嘴里面的食物咽下去之后咕嘟咕嘟的灌了一瓶红酒,之后这样问。

    “谁?”埃吉尔装傻。

    “哦……没有谁。”阿尔托莉雅心里默默地为条顿骑士团的死催们默哀了一秒钟,之后继续埋头吃。

    “我之前有计算过了的。”埃吉尔掰着手指头这样数数:“在接收了维尔纽斯之后,咱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去条顿骑士团的领地,将马格德堡给接收过来≠之后还有时间南下,去给骑士们收尸,顺便接收骑士团南部的领地,顺便再教训一下波兰人和立陶宛人♀样一来,立窝尼亚地区基本上就差不多可以完完全全的稳定下来了。地盘和人口又有了拓展,何乐而不为呢?”

    阿尔托莉雅心里面盘算着,如果行军速度快的话的确是这样没错≮“接收”了这些城市和地盘之后,再往南进军↓好能赶上联合王国灭掉了骑士团的部队——但是伤敌以前自损八百的≮干掉了骑士团之后,联合王国也肯定会有损失↓好能再捡个便宜,把联合王国揍一顿♀样,联合王国在损失了大量的士兵和领地之后,元气大伤,再逼迫着他们议和,多半能成功……

    “但是,这也太想当然了吧?”阿尔托莉雅忍不住这样吐槽:“所有的事情你都算计的是最好最理想的情况。但是如果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又如何?如果你‘接收‘不了维尔纽斯和马格德堡又如何?如果与条顿骑士团一场大战之后,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并没有伤筋动骨又如何——甚至,最坏的情况下,他们两家直接联合起来对付我们,那样又如何?”

    对面阿尔托莉雅说了那么多如何如何的。埃吉尔却完全不在乎,直接一句:“到时候再说吧。”就完事了。

    “还有,条顿骑士团如今和我们仍旧是盟友关系,又不像是其他的结盟那样,你有足够的理由背弃盟约♀一回你收回维尔纽斯自然可以——但是收回马格德堡,占领普鲁士地区,你想要用什么理由?”

    “条顿骑士团暴虐害民,故代天讨之,如何?”埃吉尔极端无耻的说。

    “——如果这个理由成立的话那么全欧洲的所有战争都能用得上了!”阿尔托莉雅抓狂了。

    “哦♀个都被你发现了。”埃吉尔打了个响指:“书记官,把这句话记下来——之后没理由和其他国家宣战的时候就用这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