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里加攻防战其一,最高贵联盟
    (点推比还是不对啊!揉脸)

    所以说,战争是中世纪欧洲永恒不变的主体,这个是完完全全正确的,不可争辩的正确——此时此刻,无论中欧东欧西欧南欧北欧都乱成了一锅粥。各种矛盾乱七八糟。国家之间甚至往往会因为一些水源啊,图标不清晰,导致边界不明啊,外交侮辱啊,商业纠纷啊……或者是单纯的就是想要打架啊,这样的理由,而相互攻打。

    现在,其他的地方不提,单说北欧东欧波罗的贺岸,此时此刻就有n组的矛盾。北欧诺曼王国,与东欧的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之间的矛盾:联合王国一直以统一东欧为己任,而立窝尼亚地区正是联合王国所期望的,最最最最最想要的,却一直要不到的地盘——不是自立了,就是被罗斯人占领了,或者被瑞典人占领了,又或者被该死的日耳曼人占领了……这样。

    所以说,瓦迪斯瓦夫二世在接到消息之后,不顾悲伤背信弃义的名声而撕碎了与挪威之间的盟约,坚持要获取立窝尼亚地区,这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至少联合王国的王公贵族和平民百姓们都这样认为——至于其他的国家,切管他呢,全都是渣渣,我们是谁?最高贵联盟的贵族,拥有者全欧洲最肥沃的土地,全欧洲最大的领土面积(直辖),全欧洲最先进的政治制度(莫名其妙的所有人都拥有一票否决权的贵族共和制),全欧洲全强的骑兵(虽然此时此刻波兰羽翼骑兵还没出现)∫们干嘛要管那些蛮子们的想法呢?

    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希腊人认为除了希腊之外欧洲全是蛮子,罗马人认为除了罗马之外全欧洲全是蛮子§朝人认为除了天朝之外全世界都是蛮子一样——但是,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貌似还不够格。

    如今的波兰立陶宛仍旧没有到达历史上十四至十五世纪的巅峰时刻,然而原本历史上的毛病却是一个不少,因为贵族议会的所有成员都拥有一票否决制度,而国王更是贵族们通过投票选择出来的※以使得联合王国在很长的时间内处于无政府状态,中央集权基本小于等于零∞论是什么样的政令,法令都不能实行,整个国家乱的跟什么似的……

    当然,现在的联合王国还没有到达积重难返只能躺着等死的程度$今的瓦迪斯瓦夫二世也算是雄主,内政外交颇有建树≮几年前击败了匈牙利之后,国王的威望到达顶峰,使得贵族议会的权利受到了极大地限制$果再这样下去的话,瓦迪斯瓦夫二世说不得还有可能改变联合王国的弊端……但是。

    他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极端错误的——对手。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曼国王——在他击败,并且折服了瑞典之后,欧陆各国对他的关注再次上升了一个等级虽然亚历山大第二这样夸张的称号还没说出来。但是北欧的狂狼这样听上去很威风的称号,已经潜移默化中传的很远了。

    不过联合王国不在乎——联合王国的国民们有着一种独特的价值观——就是上面说的除了我之外全是蛮子的价值观——既然是蛮子就是应该被揍一顿之后乖乖服软的存在♀个世界上哪有文明人战胜不了野蛮人的呢?

    ……当然了,退一万步讲,就算对方真的走了运,稍微赢了一点点两点点——那也是我们让着他的⌒什么大不了的啊?!割地赔款就割地赔款,哥有的是银子☆高贵联盟还是最高贵联盟。

    在这样奇怪的心理作用下,联合王国大军士气高涨,不过瓦迪斯瓦夫二世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宿将。对于埃吉尔的事迹多少也听说过※以为了闭起见便再次从国内的各个游牧民族——鞑靼人,立陶宛人,马扎尔人以及哥萨克流民们之中抽调轻骑兵部队≠从国内征集骑士部队,再从邻国招募了为数不少的日耳曼佣兵,又征召了大批量的农兵……

    就这样,联合王国还能够组织起至少五万大军。而且就算是这样可怕的数字,也仍旧不是联合王国能动员的底线$果把联合王国逼急了的话,那么它至少还能再招募十万以上的军队。

    埃吉尔在获取了这样的情报之后良久无语∧里面对于联合王国的能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但是,这里还稍微有一个问题。就是联合王国本身也不是没有敌人∴反,身处欧洲中东部位,联合王国四面八方都是强大的敌人。东面的诺夫哥罗德和莫斯科,西面的神圣罗马帝国,南面的匈牙利,北面的条顿骑士团※以埃吉尔认定只要不把对方逼急了,对方就不会和它拼命。

    除此之外,就是埃吉尔最擅长的外交合纵连横了。此时此刻最应该利用的,就是条顿骑士团,这个和疯狗没什么区别的国家。

    不过,疯狗就疯狗吧。或者说,疯狗还更好一点——因为咬人咬得更狠~员由日耳曼人组成的条顿骑士团,这个名义上挂着天主教信仰的武装修会,实际上完全就是疯狗的组织,自然不可能不想着再度崛起,成为东欧强国』而想要凭借它本身的能力来完成这个目标,实在是太困难了一点。

    所以,埃吉尔派出了外交官十四号,许诺骑士团现任大团长,同时是勃兰登堡伯爵的阿尔布雷西特(条顿骑士团末代大团长,勃兰登堡-普鲁士王国奠基人)如果骑士团能够给予诺曼王国“强而有力的支持”,那么诺曼王国许诺,支持阿尔布雷西特对于整个普鲁士地区的统治,并且愿意将维尔纽斯的主权转让给骑士团。

    十月七日,当埃吉尔麾下大军仍旧在瑞典南部的哥特堡(已割让给了挪威)陆续登船的时候,外交官十四号已经抢先一步,来到了骑士团首都马格德堡。将埃吉尔这份红口白牙的说空话的盟约递到了阿尔布雷西特面前。

    眼看着这样优厚的空头支票,阿尔布雷西特轻哼了一声:“你家主君所许诺的土地,现在全都在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的手上♀等慷他人之慨的举动,你家主君还真做得出来。”

    “岂敢,岂敢。客气,客气。”外交官十四号还真把这话给当成好听的了。

    “哼……”阿尔布雷西特这一次哼声的分贝大多了,当然外交官十四号还是不为所动:“想要获得骑士团的友谊,就要先拿出诚意来′器,粮食,马匹,布匹……听说你们曾经给瑞典大批量的援助?”

    “贪婪的目光,虽然很讨厌,但是再合适不过了。”外交官十四号端详着对方的眼睛,之后露出了自信的笑容:“的确如此,不过请您认清楚一点:诺曼王国的援助并不像天主的赐盖样无私。而在下的主君也并非懦弱仁慈之辈好相反,主君极为厌恶别人的欺骗……”

    “他自己欺骗别人就不讨厌了?”阿尔布雷西特在心里面吐了个槽。但是也知道对方所说并非妄言。埃吉尔还真是很讨厌那些破坏了与他的之间盟约的家伙——比如说苏格兰呐,诺曼底的爱德华啊,瑞典啊,还有现在的联合王国这样子≮是埃吉尔把他们都给揍了一顿,运气差的直接亡国,运气好的也要割地赔款☆惨的是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不但国土被兼并,连女王都被抢去做人家王后了……

    “自然,以天主的名义发誓,骑士团不会言而无信的≠者说,我们对于波兰人和立陶宛人,同样极端的仇视。”阿尔布雷西特这样说道。

    “非常感谢大团长阁下的坦率,您的请求我会在第一时间传达给我国国王陛下,相信会有好的结果……”

    “的确如此。”

    十月十五日,诺曼大军登陆里加,利用系统升级城墙,建造箭塔,城防弩跑和投石器等物,并且在立窝尼亚地区大量搜集各种油料以及石块等物。看似要据城死守。但却在城下砍伐木材,在城市南端另外背靠着城墙建立了一座木质城塞——那城墙上的弩炮以及投石器,却都能直接攻击到城塞外围,形成交叉火力≠加上这座城塞采用了如今欧洲还没有发明出来的,极为古怪的星形结构,虽然工程量增加了不少。但是能够形成交叉火力,更加易守难攻。

    而在通天夜里,埃吉尔收到了外交官十四号的书信,并且在原则上同意了阿尔布雷西特的请求,答应援助条顿骑士团价值五千金币的各项物资。并且嘱咐条顿骑士团在联合王**队诺曼人交战之后,再向对方宣战,并且出兵直接攻击对方本土,以乱其军心£全不知道波兰人有着第二次动员的阿尔布雷西特很高兴地接受了埃吉尔这样的指点□至和很多悲剧一样,开始认为自己误会了埃吉尔,他其实是一个好人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