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摆你妹的谱啊
    】】

    万众期待之中,八月份,西元一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埃吉尔上午看完了间谍网传过来的情报,之后憋足了坏水儿,呵呵呵呵的命令了无名把斯德哥尔摩的粮库和水井里面多方两把耗子药⌒午又检阅了新招募的军队——别说训练训练还真挺管用的,这一会儿新招募的士兵已经有两星经验了。当然,这也是埃吉尔花了大价钱,在北欧三座城市建立了训练场的缘故÷午,埃吉尔则是召见了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挪威,丹麦领,诺曼底公爵领的几路大贵族,教导了他们欧洲亲善,共存共荣,大欧洲共荣圈这样的道理。

    就这样,晚上,宴会开始了。

    “所以说穿着这样的衣服很不舒服啊。”穿着从系统那里兑换过来的黑色轻纱质晚礼服,阿尔托莉雅一边照镜子一边皱着眉头向埃吉尔抱怨:“还有,这样的衣服很不舒服啊,弄的身上痒痒的,既不方便也没什么防御力,还有这个手套和胫甲(黑丝长筒袜和黑丝手套),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还有这个鞋……为什么后面比前面高出一块来?”

    此时此刻,全副打扮上了的阿尔托莉雅惊艳登场,看着自己选的衣服穿在阿尔托莉雅身上,埃吉尔觉得自己的脑补能力还是有待提高c人明显比脑补的好看多了◎此愣了几秒钟。

    “这是给人看着好看的,除了看着好看之外其他方面完全不考虑的衣服——当然也不是完全的没有附带效果,大概是所有男人看见了之后都会觉得很漂亮,所以动作在几秒钟之内变得迟缓的这种buff。”埃吉尔缓过神来之后这样解释。

    “那是什么?”

    当然了,阿尔托莉雅完全听不懂。

    “就是说我老婆长的漂亮,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埃吉尔一边说着一边搂着了阿尔托莉雅的腰。

    “真的么?”实现曾经说过,阿尔托莉雅的相貌目前并不符合欧陆主流的审美观※以她本人对自己的相貌并没有多大自信。不过女人嘛,就算是阿尔托莉雅这样手握大权杀人无数的〔还是喜欢听漂亮话的,特别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夸奖※以阿尔托莉雅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那么……如果说其她的贵族,还有那些骑士喜欢上了我,你该怎么办?”

    埃吉尔眉头一皱,知道阿尔托莉雅说的还真不是没有可能♀年月想着傍上贵妇乃至王后飞黄腾达的贵族还真不是没有。更何况自己老婆这么漂亮(仅仅埃吉尔一个人这么认为)。

    “那我就把他们都杀了。”埃吉尔这样许诺‘后从威尼斯进口的一人高的梳妆镜里面看到了自己老婆甜美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说的这话说对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真杀了就真杀了♀种事情埃吉尔还真做得出来……

    说到这里,埃吉尔觉得自己还应该要稍微试探一下自己老婆,于是就反问:“那么,如果说来到这里的夫人或者小姐们有喜欢上我的,你该怎么办呢?”

    “我也把她们都杀了。”阿尔托莉雅说话斩钉截铁。

    于是埃吉尔对于这样的回答也相当满意,笑眯眯的给阿尔托莉雅梳理着头发,之后将一顶漂亮的金质镶嵌黑珍珠的王冠戴在了她的头上……

    在战争之余,欧洲的贵族们还是稍微的有点娱乐活动的。比如说打猎啊,宴会啊,骑士比武啊之类之类的♀一会儿整个诺曼王国的游侠骑士基本都被埃吉尔收编了。而事的附庸于其他贵族的封建骑士们战斗力也并不是很强※以骑士比武大会这种事情并不怎么好看,质量下降了不少。贵族土鳖们觉得很不过瘾,便撺掇着埃吉尔,在宴会了之后第二天再举行一次骑士比武大赛。埃吉尔觉得这是个显示己方武力,威慑贵族们的好机会,所以也笑着答应了。

    于是,宴会正式开始,在埃吉尔的系统出产的御厨烹制下,一道道完全煮熟了的,味道也恰到好处的,绝对不会嘎嘣脆的菜肴≠加上从印度……再到了奥斯曼……再到了东罗马……再到了意大利……再到了这里的香料,以及盐巴,让这些菜肴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当然,因为贵族们土鳖一点,所以味道稍微重一点——如果盐放少了的话他们还会以为你亏待了他们呢……

    不过,在这之前还不能先吃饭,在这之前,土鳖贵族们都听说了,也恶补了宫廷礼仪,知道埃吉尔这里规矩大,要先听着国王讲完了话,之后祝酒,再向王后祝酒,然后再由大主教讲话,再向天主祈祷十分钟,之后再祝酒……完成了这一系列的仪式之后才能吃。而且必须细嚼慢咽,不能用手,得用刀叉,一点点的切。而餐具刀叉总共也有二十几种,除了王后之外其他人用餐都有规矩,吃哪道菜的时候用哪个款式的刀叉都有讲究$果做错了会被人笑话的。

    当然绝大多数贵族或许都打定了主意,看着国王陛下怎么做的之后再学,这样就不会丢人了。

    埃吉尔在说完了一段骈四俪六的祝酒词之后,再一看下面一群傻愣愣的看着他的土鳖,心里面就知道自己是对驴弹琴了。呵呵一笑之后举起了酒杯——这回土鳖贵族们学得倒快,马上就将手里的酒杯举起来了,并且笑的比埃吉尔开多了。毕竟今生头一回喝这种加了香精色素的系统出品的葡萄酒,那叫一个激动啊……

    “好吧,至少他们对于葡萄酒感兴趣,比对我老婆感兴趣好多了。”此时此刻埃吉尔这样自我安慰。

    正当这时候,埃吉尔已经完全的放弃了继续调教这帮土鳖的计划的时候,门口忽然间传来了一声很熟悉的,很甜的,很莫名其妙的声音:“哥哥,你在这里开会,为什么就不叫上我呢?”

    紧接着,就好像是有聚光灯照在了门口一样,一张好像鲜血染成的红地毯一点点的从门口扑了过来,不长不短,正好直接铺到了埃吉尔的王座前面,沿途的贵族们也自惭形秽,害怕自己踩到了这种艺术品(波斯纯手工地毯,在哪儿都是艺术品,不过那都是让人挂在墙上的,放在地上让人踩的还真没多少)。紧接着四个身穿纯白色女仆装的少女一溜小跑的跑了进来°水泼洒地面,花瓣散向空中。

    正当其他贵族惊讶着,这究竟是谁啊这么大的谱。好像比国王陛下的谱还大……之后又是两个带着假发穿着燕尾服,拿着小提琴的乐手走了进来,闭上眼睛开始演奏,埃吉尔前世今生都没什么艺术细胞,也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不过挺好听的就是了……

    出场还自带着bgm啊混蛋。

    眼看着来人这么一闹腾,坐在高了半层楼台阶上的纯钢铁质地的铺着白虎皮的王座上面,埃吉尔的面色已经变得异常的难看了△为和他对话了一年半的这个声音,他觉得自己就算是再穿越一次也绝对忘不了。

    就是那个毒舌的系统精灵。

    紧接着埃吉尔头上冷汗就下来了——这家伙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埃吉尔终于是明白了一个多月之前他和系统精灵对话的时候,系统精灵究竟为什么不怀好意的这么笑了。

    得了∞宾汉还有无名两个人布置的明暗岗哨什么的完全没用。合着人家根本就没想着暗地里搞破坏——而是正大光明的到了埃吉尔的面前。还带着四个随从。

    真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不过埃吉尔倒是挺兴奋的,因为他又稍微的想了一下,如果系统精灵能够露面的话,那么系统精灵肯定是有了实体了〉统精灵有了实体了,那么一个缠绕了他一年零八个月的愿望就终于可以实现了。

    揍她一顿——不对,是揍她十顿——如果还不解气的话就直接拔刀砍了她。

    想到这里,埃吉尔一激动,就握住了刀柄……此时此刻的欧洲还真没有一条规矩,说是宴会的时候不让拿兵器的。而且还不是那种天朝的装饰用的兵器,全都是真刀真枪开了刃的——就好像宫殿门口站着的两个卫队骑士肩膀上扛着的一米五的长柄战斧一样,有个万一的直接就能杀人。

    就好像现在,埃吉尔觉得自己就可以万一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埃吉尔嘴角一翘,发出了低沉的如同夜枭一样的笑声。紧接着一步一步的从自己的王座上面走了下去,顺便整了整自己头上象征着杀戮征伐的诺曼铁冠,用力的,一脚一脚的好像碾压着什么一样,踩着地毯向前‖时握着刀柄的手已经随时预备着出鞘了。

    “哥哥……”此时此刻,从门外沿着地毯,一个身穿着和阿尔托莉雅同样款式——只是颜色为纯白色的,白色丝袜白色手套,甚至连头上小巧的金冠都是一样,只是镶嵌的宝石不是黑珍珠,而是白色钻石的少女很快的,但是极为优雅的走了进来,在埃吉尔愣神的那一刻,少女已经扑到了埃吉尔怀里。

    “我好想你,埃吉尔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