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国事多艰
    战争胜利了。

    虽然这句话出现的频率稍微高了一点。几乎每一次会战结束之后都有这么一句但是——

    不会有人不喜欢听这句话的。

    战争胜利了。

    尽管四十几万的金币全都抢了回来,但是秉承着见面分一半的原则,二十几万的金币全都洒进牲口嘴里面去了(阿尔托莉雅语)‖京人似乎并没有拾金不昧,做好事不留名我叫红领巾这样的传统习惯(埃吉尔语)。就这样,埃吉尔攒了一年半的老婆本(?)一下子缩水了一半。

    悲剧。

    除此之外,埃吉尔军队的损失也相当的大≤共超过五千挪威战士这窝囊,上万人不同程度的手上。开战前招募的巡逻骑兵,近乎全军覆没∝别让埃吉尔不能忍受的是他手上的王牌,诺曼精英骑士,竟然阵亡了近半数,总共两百四十六名骑士阵亡,让整个国立骑士团蒙上了阴影。

    当然了,对方,瑞典人的伤亡更加惨重≤共超过一万名瑞典士兵阵亡,超过一万两千名瑞典士兵被俘,最终逃出升天的绝对不超过四千人。

    包括古斯塔夫阿道夫。

    当天夜里,古斯塔夫所不知道的事情:在他凝神的回头望向战场的时候,埃吉尔同样心有所感,抬起了头向着他所在的地方望了过去‰古斯塔夫不同,埃吉尔在系统的帮助之下(花了两百点券)看到了这个家伙的相貌,波浪卷式的短发,修剪得恰到好处的胡子≡及那一双深邃的如同马里亚纳海沟最深处一般的眼睛。

    “古斯塔夫阿道夫,北欧雄狮,名不虚传。”埃吉尔在看了系统打出来的伤亡报告之后好半天没缓过来。到最后却还是说出了之前,阿尔托莉雅说过的话。

    紧接着就是高兴。

    “那么把他打败了的我岂不是比他更牛哔了么?”

    之后就遭到了系统精灵以及自己老婆的双重鄙视。

    在埃吉尔旁边,阿尔托莉雅轻哼了一声扯过被子转过身去,完全无视了在夜晚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埃吉尔。而在埃吉尔内心之中,系统精灵这样说道:“你**人比他强,兵种比他强,骑兵比他多,再加上你和你老婆两个人,一个残暴一个美德,两个人还都有特技,等于说是两个打一个打赢了☆后结果还是个惨胜°不觉得丢人已经够丢人的了±什么啊你。”

    埃吉尔自然知道这样的道理,自然也明白,自己照着古斯塔夫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差距的$果自己的兵力兵种骑兵数量和他差不多,并且阿尔托莉雅也不是自己老婆的话,那么这一次输了的肯定是他。

    但是,赢了就是赢了,历史上没有如果,历史只会记载西元一零零一年,六月八日,挪威与瑞典双方于奥斯陆周边展开会战〔威胜。

    如果埃吉尔真的好像系统精灵说的那样,“今后很有名”的话,那么今天的这场战役肯定会有不少的人分析,起因啊,经过啊,转折啊,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啊,影响啊。“真实”的内幕啊〔么什么的〉不得之后还会被排成电影放到荧幕上去上映。当然,如果埃吉尔再没什么作为,最终不声不响的以红烧鲤鱼的等级度过一生的话n么这一场战役,也就不会被太多的人记住◎为实在太普通了≈在整个欧陆方面这样规模的战争可着劲的打—多少有多少。

    所以说,还是要继续努力的n些yy也只是yy而已。埃吉尔想明白了这些之后捅了捅阿尔托莉雅,这才接过了另外一点被‘后就抱着老婆睡觉了。

    第二天,也就是西元一零零一年六月九日≈花了一天的时间砍柴,将己方阵亡将士的遗体火化,再开着小船丢到大海里面去,完成了埃吉尔升级改良版的横之后,眼看着群情汹汹,绝大多数的维京战士在看着瑞典战俘的时候眼睛都红了。

    提问,为什么武安君白起在历史上留下的名声不怎么好听呢?

    回答,因为秦朝最终没有永垂万代。

    埃吉尔就寻思了:是自己麾下跟着自己打天下的,给自己卖命的,能替自己挡箭的兄弟重要呢,还是一帮战俘重要呢?

    埃吉尔就接着寻思:武安君坑了四十万人,自己只是稍微坑个一万人v该无所谓吧。

    埃吉尔最后寻思:所谓的打仗,不就是比谁更能坑人吗。

    于是埃吉尔最终下令了:把所有的瑞典战俘都坑了——全部活埋。

    这一来,又消耗了五六天的时间≮间,瑞典战俘哀嚎一片埃吉尔自然不会去管他←要管的是另外两个消息:第一,古斯塔夫看那德行,是跑到黑森林里面去了←已经派了一支偏师,由最擅长丛林作战的罗宾汉带领着,务必要将这头狮子给逮着,死活不论。第二,埃吉尔亲自率领着一支偏师北上,准备光复卑尔根和毕亚德两座城池♀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并且也不是太困难的活,埃吉尔还是挺乐意做的。

    坑人的事情就交给自己老婆阿尔托莉雅执行了♀个女暴君对于坑人这种事情倒是得心应手的很。按她的说法,她在凯尔特人那里混的时候从来没见过这么有趣的杀人方式,你看:把人下半截身子埋土里面,就露出来一个脑袋,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就这样,到了六月中旬的时候,埃吉尔白捡了没有任何守军的毕亚德和卑尔根两座城市,再花了大量的金钱修复受损建筑,以及补充损失的士兵≠招募了一千巡逻骑兵打杂♀二十几万的钱就流水一般的花出去了。而那一边,阿尔托莉雅坑人也坑完了』是罗宾汉最终没有带来好消息,古斯塔夫终究是古斯塔夫′然好几次靠着舍伍德神射手出色的追踪能力追上了他们。但是最后都被舍命断后的瑞典死士拦了住☆终在距离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追踪部队终于追不下去了』好灰头土脸的回来挨训。

    “原来如此。”埃吉尔点头,却是没顾得上管罗宾汉,正当长弓兵队长拍着胸口以为自己躲过去一劫的时候,埃吉尔又说了一句话:“这个月的军饷没有了。”

    的确,好像古斯塔夫这种强力人物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基本死不了。埃吉尔自然知道这种道理,可是不让罗宾汉带着人去试一试,他又不安心。

    等着长弓队长郁闷的走出去之后,特务头子无名走了进来,话没多说,只是一个劲摇头n意思自然是说刺杀失败了完全不行≮是埃吉尔话也没多说:“你也一样。”

    看起来是完全不行了。还是在正规战争中再次击败瑞典军队,再次击败瑞典军队。将整个瑞典毁灭掉——乃至让古斯塔夫的所有地盘全都吞并掉。并且断绝一切他可能逃亡的国家的联系,这样一来,古斯塔夫就算不死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而埃吉尔这么一弄,也基本上就等于是统一波罗的核。

    然而这件事情仍旧不容易≮之前的奥斯陆城郊会战之中,瑞典两万七千大军损失了两万三千左右,不过仍旧有三四千的人跟着古斯塔夫突围了♀一路上又被罗宾汉带着人跟着,结果三四千人又死了一半。回到斯德哥尔摩的,只有不到两千人,但是——

    但是这波罗的贺岸的其他国家,仍旧是怂包。竟然没有一个敢出手的。暗潮汹涌仍旧是暗潮汹涌,却没能进化成强台风。北欧雄狮的名号仍旧镇得住场子。;瑞典国王的旗号往外面一插,仍旧能招来几万大军′然训练程度和经验值不比老兵。但是想要守城的话,仍旧是个困难。

    同时,埃吉尔本身也没能缓过劲来⌒募新兵,恢复航商贸往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而间谍头子也带来了消息,说在自己和瑞典人死磕的时候,自己的地盘也有点不稳当,无论是英伦三岛上,还是在诺曼底,还是新接收的丹麦领地,甚至在挪威本土,都有一批暗地里反对埃吉尔统治的人在等着机会∝别是诺曼底——当地的分裂势力似乎得到了法国国王的支持,其**倾向已经发展到了半公开的地步。当地贵族武装串联,结盟已经趋近尾声。

    也就是说,快要起义——我是说暴动了。

    不好办呐。

    国事多艰呐。

    诺曼底放到埃吉尔手上还不到一年呢〔没有好像阿尔托莉雅这样可以联姻的对象。埃吉尔就算脸皮再怎么厚,也说不出诺曼底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种无耻的话来。而说起来,法兰西人对于维京人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勃艮第,布列塔尼,以及法兰西国王三家人,对于自己周围忽然间出现了一个北欧蛮子,也绝对不会觉得高兴的※以说,还是那句话:国事多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