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雄狮与狂狼其一,三阵骑兵
    枪阵平稳有序推进之中,如山岳般的厚重感给人无穷大的压力。此时此刻,两翼身披重装甲胄的矮人密室守卫,虽然尚未与弩兵三列阵合成一线,其威势却已经穿了过去——矮人们制造的四点五米的超长枪,枪头全部加粗加长,用料考究的很」杆却是不知道用的哪里的树种,又经过了怎样的加工,硬实得很,并且不像是某些树种那样富有弹性,以至于枪杆太长晃悠的无法驾驭〉在是极好的杀人利器。

    按理说,此时此刻芬兰轻骑兵眼看着对方枪阵上前,虽然还有一段距离呢,也应该退回去了。毕竟超长枪对于他们这等轻装骑兵的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有护甲,没有马甲,正面硬撼超长枪阵就是找死行为。

    然而,芬兰轻骑兵仍旧喊叫着古怪而苍凉的口号,向着弩阵两翼冲了过去,看样子,竟然是打定了同归于尽的主意。

    紧接着弩阵在后阵号角的命令下迅速变形,两翼直接向中间折叠,一个三列阵方阵直接变成梯形阵≠之后便是一轮弩矢豪雨……

    这已经是埃吉尔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弩兵三列阵超过本阵太多的时候,这样的结局就已经定了下来——轻装的芬兰轻骑兵们一瞬间被弩矢射到了一片,然而更多的轻骑兵却已经冲了过来,人借马力,手中雪亮长刀高高扬起,紧接着就是一颗颗头颅落地,刚接触的一瞬间,弩兵阵列便受到了重创,梯形阵列好像被捏爆了的橘子一样被弄的乱七八糟—水人头横飞……

    “后退……”埃吉尔一皱眉,瑞典军队正面的大批盾矛手和重装盾矛手就快冲过来了—道再打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刚才射的倒是挺爽的』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

    “要用么?”这时候,埃吉尔身旁的阿尔托莉雅跃跃欲试的这样问道。

    “还用不着——还有,不许你上战场。”埃吉尔说完了之后完全无视了阿尔托莉雅所释放的犹如实质的灵压。继续关注战场。

    此时此刻,弩兵阵列两翼。

    因为人数稍微少了一点,再加上弩兵们的拼死抵抗,此时此刻两翼的芬兰轻骑兵受创严重,冲出来的时候是两百人,现在已经只事不到一百二十人了。

    然而仍旧不能占优势◇兵们平日主要训练的就是如何射的准以及射得快。近战肉搏什么的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别看手臂上系着个小圆盾,腰间斜挎着长剑,身上还披着轻型链甲,这一身装备比一般轻装步兵还好得多——但是,不是专业的就是不行。

    轻骑兵们连续回旋冲锋,在与弩兵们拼杀了一阵之后迅速调转马头,之后在近距离内——在弩兵们完全来不及再次上弦攒射,或者重整队形的时候再次冲锋过来,如是几次,弩兵阵列便完全崩溃掉了。而芬兰轻骑兵们虽然消耗了大量体力,精神却仍旧不错。埃吉尔无奈之下,下令主阵前进,并且命令弩兵退后。

    再之后,还事不到八十名芬兰轻骑兵,全都一头撞死在了矮人密室守卫的枪阵上面,被戳成了糖葫芦。

    第一回合的交锋,双方算是各有胜负吧′然埃及的弩阵+长弓手的华丽远程阵容让瑞典人扑街了不少。但是对方芬兰轻骑兵战力也是碉堡,不过两百骑就将弩兵阵列完全破坏,在损失了数百人,并且阵列完全破坏的情况下,弩兵们不得不向后撤退。

    紧接着,就是最为血腥,杀伤最大,最为激烈……同时也最为无聊的近战步兵的交锋了。

    正面,在残存弩兵撤下来之后,埃吉尔麾下维京敢死战士挥舞着手中长柄战斧冲了过去——一个冲锋,一个照面,便将对面的瑞典盾矛手连人带盾牌一起劈成了两半……好吧,没有那么夸张,但是脑袋切碎了是肯定的,死的透透的不能再死了。而对方的长矛,在遇到了精良的板链复合甲的时候却是无能为力,最多不过让对方受一点轻伤,如果不是击中要害的话,很难造成致命伤。

    就这样,瑞典军队被一点点的蚕食着,不过速度仍旧慢的可以。归根结底,便是因为古斯塔夫这家伙的统御能力给他麾下士兵的战斗力加成」得这些低劣的兵种战斗力倍增。而极高的美德,也让他们的士气增加了好多,让他们不至于崩溃。

    “罗宾汉那里有没有动作?”埃吉尔皱了皱眉,之后这样子轻声询问旁边的卫队骑士。

    “很困难,这样的距离……还有,对方看起来也有所准备。”卫队骑士这样子回答。

    的确,因为之前在挪威黑森林之中发生的前哨战,让古斯塔夫对于埃吉尔麾下神射手的能力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因此,这家伙难得的穿上了一身矮人出产的板链复合甲,里面又强行套了一件重型链甲和一件镶皮软甲←个人打扮的跟个王八似的‖时身边还有好几十个手持大盾牌眼神游移不定,随时准备替自己主君挡箭的马仔≠加上人家前面隔着两万来号炮灰,就算是弓术绝伦的罗宾汉也会觉得压力很大吧。

    “那就只能靠实力获取胜利了呢。”埃吉尔冷哼了一声,紧接着说道:“第一队列,改良战斧骑兵出动。”

    埃吉尔一声令下,紧接着他身边的卫队骑士们继续吹着号角,一长一短再是一长♀思就是骑兵(长)第一阵列(短)出击(长)。

    再之后,挪威军两翼各四百人,总共八百重装骑兵冲了出去,绕了一个圈之后就向着主战场侧翼猛冲过去。

    “该死的……”之前早就听说过,挪威骑士战斗力强大,装备精良,今日看了才知道名不虚传。古斯塔夫一咬牙,便命令两翼芬兰轻骑兵出动,缠住对方重装骑兵。可怜芬兰轻骑兵一柄马刀一身皮甲就要和浑身重甲的改良战斧骑兵死磕,之前挪威黑森林前哨战死了一堆,之后强冲弩阵又死了一堆。此时此刻芬兰轻骑兵也不过八百之数∞论装备数量战斗力均有所不如,所谓的挡上一挡,也只是挡一挡罢了。

    “继续,进攻。”就当埃吉尔认为古斯塔夫已经黔驴技穷,而自己却仍旧握有一千七百重装骑兵,以及大量重装步兵预备军,胜利在望的时候,战场上再次出现了变化……

    手持双手战斧的瑞典北欧卫队狂呼着,以山呼亥之姿冲向了两翼的骑兵战场「速逆转了芬兰轻骑兵的颓势′手中战斧下砍马腿,上砍骑兵∶战斧骑兵们穷于应付。

    “原来如此……以轻骑兵截断冲锋,减缓速度,之后以双手战斧兵绞杀n这样的战术啊。”对面埃吉尔点了点头,仍旧不为所动:“第二阵。”

    再之后,又是六百改良战斧骑兵从挪威两翼冲了出去,又绕了个圈,仍旧是向着对方侧翼冲了过去。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他哪来的这么多骑兵?!

    眼看着又一队战斧骑兵呼啸而至,古斯塔夫差点没气死。紧接着一咬牙,便下令将自己压箱底的六百五十骑士部队派了出去♀些或者是贵族骑士,或者是直属古斯塔夫的封建骑士,或者是临时雇用的游侠骑士,乃是古斯塔夫此次作战最大的底牌…本想着要在战局最激烈的时候出动扭转乾坤的〈没想到最终用在了这里。

    紧接着两支重骑兵队伍又在两翼的两翼相撞了,瑞典一方的骑士们虽然训练程度更强一些,但是在纪律性方面比起改良战斧骑兵要差很多‖时在装备上,虽然骑士们也多半装备了重型链甲,但是其装备的主战武器却是长诫盾牌,在与改良战斧骑兵对战时极为吃亏◎为改良战斧骑兵的斧子是破甲属性的※往战斧骑兵一斧子下去能砍断了骑士们的一层链甲,顺便让骑士们受点内伤,断两根肋骨什么的。而骑士们一剑砍下去,最多砍断一层链甲而已。

    然而这还不算是完。埃吉尔麾下两千五百重装骑兵,此时此刻不过用去一千四百而已。还有六百诺曼精英骑士,以及五百战地教团没有出动……

    “第三阵。”眼看着两次攻击都被对方轻松化解,埃吉尔面沉如水,仍旧不动声色,一挥手,命令第三阵,也是最后一阵,总共三百诺曼精英骑士,以及五百战地教团,总共八百精锐重骑兵出动。

    此时此刻,整个正面战场已经被拉宽到了接近七公里,最中间的维京敢死战士与盾矛手激烈交锋,再外侧是矮人超长枪阵,以及想要冲破阵列的瑞典北欧战斧卫队,和古斯塔夫麾下的维京人战士,再外侧,是战斧骑兵,以及与之交战的瑞典骑士,芬兰轻骑兵以及余下的瑞典方的北欧卫队♀第三阵的骑兵想要继续冲击侧翼已经不可能了∑了一个大圈之后累了个半死▲得左翼带队的骑士长眼睛都红了”接改变命令,半数骑士和战地教团援助战斧骑兵,再之后带着余下近五十名骑士,向着古斯塔夫所在中军阵列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