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不放心
    尽管自家老婆安慰,说奥斯陆和毕亚德两座城市守备个一年半载的毫无问题。但是埃吉尔不敢怠慢」了一切娱乐活动之后,就带着将近两万五千的精锐大军分别乘坐着四百余艘战舰,向着挪威前进』路上风平浪静海不生波。埃吉尔一边感慨着自己出人预料的好运气,一边用极端虔诚的语言赞美天主。当然这话究竟有几分真诚那就只有耶和华知道了——总之,两万五千大军,以及四千五百海军。就这样抵达了奥尔胡斯。

    看到这里可能就有人要问了。奥尔胡斯是啥子地方?为毛你家正被人倒塔呢°却有心情到别的地方闲晃?

    首先,埃吉尔并不是在闲晃。第二,奥尔胡斯,是现在的丹麦首都。

    以上。

    此时此刻,距离着奥斯陆和毕亚德陷落,貌似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别是奥斯陆◎为靠海的一面最外侧城墙的没有。都是商业码头和军事码头。埃吉尔开着主力舰队回来了。就等于是奥斯陆平添了叁万大军∞论如何不可能丢掉了。

    所以说,在经历了一个半月的风浪之后,埃吉尔被海风吹的开了窍。或者说,一个很不错的战略构思已经完成了——在埃吉尔派出了外交官二号,许诺在攻占丹麦之后,将荷尔施泰因地区割让给神圣罗马帝国之后,萨克森选帝侯奥托一世非常淡然的答应,不会介入此次“诺曼人的内战”当然,最终埃吉尔是否会说话算数,奥托一世是否真的不会介入♀些事情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是个空口的许诺而已——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这样。

    不过,总之,至少埃吉尔的顾虑稍微少了一点——进攻丹麦本土的顾虑。

    所谓的围魏救赵什么的——泥马一群欧陆泥腿子懂么?知道么?见过么?

    肯定不会吧。

    就这样,在这样的想法驱动之下,埃吉尔麾下叁万大军兵分三路,同事在日德兰,西兰,石勒苏依太三个地区登陆,而他们面对的,便是一个刚刚经历过内战,并且主力部队全部被投入到了对于挪威的战争之中的丹麦。

    就好像是之前的那场战役的升级加强版一样,厄勒水道再一次被埃吉尔的海军封锁,紧接着整个海军一分为二,其中一半继续封锁厄勒水道,断绝丹麦人的悍补给。而另外一路,则继续向东,在哥特兰岛获得补给之后,便要执行封锁并且掠夺瑞典近海的任务。

    埃吉尔信心满满,在这样悍并进的攻击之下,丹麦将会再一次崩溃——并且比上一次崩溃的更加彻底。

    在晨曦的薄雾之中,埃吉尔麾下好像一眼望不到边,穿着闪亮甲胄,手持战斧盾牌的凶神恶煞的军队一点点的走了出来……紧接着,就被奥尔胡斯郊外的一个起来的太早了一点,正在努力干活的农民看见了♀个农民原本一直以来都是表情麻木的一张脸一瞬间变得极度震惊。好像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一样≮喉咙里面发出了“啊,啊!”的声音之后,这个可怜的家伙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而紧接着,从大军之中走出了一个带着兜帽,面容普通的探子来。

    “前面就是奥尔胡斯城了么?”那个探子这样问。紧接着看到那个农奴傻兮兮的看着他,长大了嘴巴却没有说话,便皱起了眉,又用德语问了一遍。紧接着是法语,英语,乃至俄语☆终看那个农奴仍旧傻兮兮的不说话,就小声嘀咕了一句:“是个哑巴。”之后秉承着做事不留情的杀手原则掏出了匕首。

    “别杀我!前面就是奥尔胡斯城!”于是,那个“哑巴”很快的用很流利的,还带着土腥味的丹麦语回答。

    “你妹——会说话装什么哑巴?!”于是那个探子还是一匕首捅向了那个农奴的喉咙←的主君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他也不是。

    “前面就是奥尔胡斯城。”于是,探子这样向他的主君回报。

    “真是一群天真的人啊。”埃吉尔这样感慨:“他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到来。”之前的一幕埃吉尔已经看到了n个农奴似乎非常惊讶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你把沿途经过的村庄都屠杀一空的缘故吧。”这种时候敢这么和埃吉尔说话的,也只有被加冕为这诺曼人的王后,并且濒着凯尔特人女王封号的阿尔托莉雅了〉起来,看在她的面子上,埃吉尔并没有对于爱尔兰和威尔士的内政指手画脚。不过作为一个好妻子,阿尔托莉雅却坚持的在这两地实行与英格兰完全相等的制度♀让埃吉尔感动之余,也对自己所进行的道路更加有信心了。

    “我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样的制度很不错,才不是因为你的原因呢……”当时在埃吉尔问道阿尔托莉雅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就是这么回答的。当然,语气很冰冷,很无情,就好像真的是这样似的。

    当然埃吉尔不是这么想的,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因为他的个人魅力。阿尔托莉雅是因为信任他所以才会这么做的♀让埃吉尔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并不像阿尔托莉雅信任自己那样信任她。就好像这一次…本在英格兰安放一个人物来镇场子比较好——虽然说各个城市的管理体系已经建立了起来。但却缺少了一个中枢。埃吉尔一边打仗,还要通过信鸽和间谍网来遥控英格兰局势′然说有着系统的辅助。埃吉尔也感觉略有些吃力。

    然而,埃吉尔不放心。

    他在害怕。

    害怕阿尔托莉雅背叛他。

    虽然说这样的可能性非常的小□至埃吉尔说出来这件事情之后,还被系统精灵好生挖苦了一遍。但是埃吉尔还是坚持着要带上阿尔托莉雅——当然,表面上的理由是他舍不得和自己老婆分开∶阿尔托莉雅也很开心。但是实际上却是……

    算了,这些事情暂时不用提,只要各位记住抖s其实都是钵制作的剑,极为脆弱受不了一点委屈就好。

    “随便啦±杀什么的不是挺有意思的么?你不也经斥么做吗?”埃吉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之后命令改良战斧骑兵直接冲进城去。奔着对方王宫冲过去,打下来之后按照老规矩战利品五五分成。

    只是,这里面稍微出了一点点小小的意外——在冲入奥尔胡斯城的时候相当的简单』是战斧骑兵们一下子就杀红了眼,四处抢掠外加杀人放火,一下子就将奥尔胡斯城安宁祥和的气氛给破坏掉了——然而,也正是这样,让中央丹麦王宫之内的奥拉夫王子反应了过来≈年十七岁的奥拉夫王子从小接受自家母亲的调教。尽管非酬轻。但是才干充足∞论军略或者政务都能妥善处理——但是,

    只是纸面上的而已。

    这位年轻的王子,长于深宫妇人之手′母玛格丽特一世将统一整个北欧的野心同样灌输于他的身上≡一种极端的溺爱心里不允许他受到一点的伤害◎此,奥拉夫王子甚至没能走出过奥尔胡斯城郊。更不用提见识一下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了。

    “肯定很震撼,热闹,激动人心并且有意思吧?”

    就好像所有没见过战争的男孩子一样,王子在内心深处渴望着一场战争』场属于他的战争,以智慧,勇气来赢得胜利与荣耀。而现在,在他的母后远离丹麦去征讨挪威的时候,王子却只能继续呆在深宫之内′然有着监国的头衔,但实际上王子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个被囚禁在漂亮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

    “到底什么时候,母后才能注意到呢?我已经十七岁了n个大人了。”有时候,王子忍不住这样抱怨。

    ——当然,这一切的愿望在这一刻实现了≮听说了挪威人们突如其来的攻击,并且抢占了奥尔胡斯的城墙之后,王子不惊反喜』想到自己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啊,上帝,下次祈祷我肯定会很认真的。

    紧接着,奥拉夫王子就按照他母亲的教导,装出非常淡然镇定简称淡定的样子来「挥着他的仆人,侍从和骑士们武装起来,迅速穿好了甲胄,拿好武器,骑上战马‘后勇敢地,大胆的,愚蠢的……从坚固的王宫堡垒之中走出来,向着那群正在折磨他的子民的恶魔(奥拉夫王子视角)冲了过去。

    送死。

    没错,就是送死——虽然说从小接受了很严格的武技的训练。但是年轻的王子既不是天才也不是怪物,只是很普通的普通青年而已′然训练刻苦,也不过是中等水平偏上而已‖时,他那一身看上去很漂亮的,出自矮人铁匠之手的板链复合甲,以及上面代表着丹麦的文章罩衣,还有身先士卒的傻x作为〔证明了他的身份。

    好吧,最关键的是王子自己大喊的:“丹麦王子奥拉夫在此!”彻底的暴露了他的身份。

    王子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被至少二十个改良战斧骑兵给盯上了”红了眼的骑兵们可不会管王子不王子的——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家伙还想着生擒,之后获取赎金◎此下手留了一两分,让王子不至于第一时间就被丢脸的砍掉脑袋。但是接下来,有一个脑子转得快的骑兵想了起来:“主君这一次是要彻底灭亡丹麦——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给他付赎金了!”

    在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其他骑兵恍然大悟过来,紧接着再没有留手。奥拉夫王子很快被砍断了一条胳膊,紧接着跌下马来←着一匹战马高高扬起的马蹄照着他的脑袋落了下去,王子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这样的:

    “我可是王子啊,这个和小说上写的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