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舍伍德神射手
    当然了,埃吉尔这样的法令到最后除了一些个游侠骑士之外,还是没有招募到什么有用的人才。杂耍的小丑和吹笛子的乐手之类的倒是有几个。不过埃吉尔冷哼:要这些玩意干什么?但是又不好冷了这些人的心。就当是千金买马骨了。就这样,给了这些人还算不错的待遇——之后放到城市里面去免费演出。勉强提升了一点平民支持度。

    “所以说,这个时代什么的……难道真的要等到罗马灭亡了之后再从那里抢人才吗?”又接受了一批力气很大的,跑得很快的,吃饭比普通人吃的多的家伙之后,埃吉尔不由得这样无奈的吐槽。

    “话说我平时处理各种公务就已经很累了。在这样下去吃不消啊。”

    “嘛,虽然我也对那个自大的国家很不爽。但是看这个样子,这个国家至少还能有几百年的寿命吧——还有公务什么的,不是一般都交给你手下的官吏们去处理了吗?你每天除了发呆(与系统精灵交流,并且操作系统)之外,就是对着地图妄想(真的是妄想,拳打罗马敬老院,脚踩拜占庭幼儿园什么的)了吧。”一边抱着埃吉尔“发明”出来的三明治大口啊呜,一边这样子吐槽的,就是埃吉尔的新婚妻子,亚瑟女王阿尔托莉雅。

    最近一段时间,在埃吉尔的精心照料之下,阿尔托莉雅已经基本上恢复了过来——差不多,除了战斗力因为受到了天秤戒指的影响变得很不稳定之外,其他的一切正常——对于这一切,埃吉尔的解释是:在前一段时间因为不合理的生活方式引起的后遗症。

    除此之外,阿尔托莉雅对自己目前的状况表示非常满意。对于埃吉尔这个丈夫,也勉强可以打一个七十五分的良好成绩。这样的成绩主要来源于阿尔托莉雅在面对他的时候,能够莫名其妙的产生的优越感。

    就好像:啊,原来我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最无耻的人。和某个人比起来,我纯洁的就好像天使一样呢。

    就这样,阿尔托莉雅的心情就会变得格外的好。

    ……好吧,这种糟糕的心理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们姑且将它放到一边去好了。

    而埃吉尔的婚姻观念,也让阿尔托莉雅感觉非常满意。除了关上灯上床之后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外,埃吉尔在面对阿尔托莉雅的时候,更好像是在面对一个朋友,而不是情人。虽然偶尔也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黄色笑话,说着躺在她怀里求安慰什么的……

    总体来说,这一对新婚夫妇都对于此次婚姻比较满意。就是这样。

    在此之后,埃吉尔进一步的整合资源——在爱德华好容易凑够了赎身钱之后,埃吉尔毫不犹豫的将这些钱财投入到了英伦领地的治理工作之中。将伦敦原本已经破破烂烂的城市街区整修一新,在泰晤士河口修建了水门,将大量的木质房屋强行拆除,改建成砖石结构。同时,其他的城市配套设施也一个不少——就这样,仅仅是改造了一个伦敦城,两万七千金币就全都倒贴进去了。还另外搭进去了不少税款。

    再之后,埃吉尔思索了一下,认为身处英伦内陆,诺丁汉已经没有必要维持如此高的防御力,便将诺丁汉城堡拆除,改造为大型城镇。除此之外,还剩下一点钱财,勉强修建了一下约克城。就这样。埃吉尔手头的流动资金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了。想要继续投入建设,就要等到下个月的税款到账。又或者……

    战争赔款。

    话说,北面的苏格兰人的问题又拖了一个月,也该是时候解决一下了。

    不过,在此之前,又有一件事情找上了埃吉尔。

    经过一个多月的“招贤纳士”之后,埃吉尔对于那些所谓的士,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直接将这件工作也丢给了下面的政府机构处理。他自己乐得清闲,每天和宠物——我是说妻子玩耍什么的。反正一般事务有官僚体系,大事情有系统,埃吉尔本人只要稍微花费一点时间发号施令就行了。只有在遇到重大的事情,或者是在解决不了的麻烦事情的时候,埃吉尔才会亲自出马。而这些所谓的麻烦事情还真就难为不倒他。可以被处理的很好。

    于是,当埃吉尔听到伦敦市长带来的消息,说又有一个“人才”来投奔的时候,稍微有点没有好气就是很正常的了。

    “不是说过了么,这种事情交给你处理就可以了。”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埃吉尔还是跟着市长一起出去了。一边走一边这样对着阿尔托莉雅说:

    “稍微等我一下——不要偷牌啊。”

    “你当我和你一样啊?”阿尔托莉雅冷哼了一声,显得非常不屑的样子——之后等到埃吉尔走远了,就迅速将扑克掀开,看了一下之后冷哼了一声。

    “果然让这家伙洗牌是不行的呢。”再之后仔细计算了一下自己和埃吉尔的两副牌,给自己更换成了一套正好克制埃吉尔,但是又不会太过分,完全看不出来是作弊的牌面。做完之后将一切复原。

    桥牌什么的,既简单又有趣的东西,就是埃吉尔和阿尔托莉雅之间最常用的娱乐工具了。当然心眼比较坏的夫妻两个都不喜欢好好的玩。埃吉尔的作弊比较高端,用切牌洗牌的技术,将整套牌换成对自己有利的牌面。而阿尔托莉雅的手段则比较常见,就是偷牌换牌什么的。所以经常被埃吉尔抓到。当然阿尔托莉雅被抓到了之后也会死不承认的。

    就是这样。

    埃吉尔自然也知道自己老婆和自己一样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嘴里面碎碎念着如果要是事情不重要的话,回来就要把市长给撤了,拼着多花一千两千的点券,换一个更好一点的。把那个市长听得满头的汗。

    “就是你么……姓什么叫什么,住哪里家里几口人人有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

    “小的名叫罗宾汉,家住英格兰,家里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好吧,以上纯属口胡的。实际上这个身穿着一身草绿色衣服,带着很不吉利的绿帽子,身上还装饰着大量枯草树叶的家伙,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安安静静的单膝跪在埃吉尔的面前,同时双手向上,举着一个木匣。

    “呈上来。”

    虽然不认为穿的这样的迷彩服的丛林战专家能送上来什么好东西——不,实际上木匣里面究竟放的是什么。埃吉尔已经基本上猜到了。这种浓烈的腐臭的味道,以及大量石灰的干涩的感觉。除了人头之外,不会有别的东西了吧。

    不过,这种东西埃吉尔见识得多了,这一年的时间来,埃吉尔早已经顺顺当当的从一个人都没杀过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进化成了杀过很多人的,手有缚鸡之力的少年了。

    但是仍旧很恶心。在打开看了之后,那种干瘪的样子,令人作呕的样子,除了那双与众不同的尖耳朵,能够标明他是一个精灵之外,其他的都看不出来。

    埃吉尔皱了皱眉,忍着恶心仔细观察了一下,仍旧没有认出来这个究竟是谁。于是,甩甩手,让人先将木匣放回去,之后问道:“那个精灵,是谁?”

    “启禀国王陛下。那个精灵,便是您所通缉的逃犯,前精灵佣兵头目凯迪斯。”那个单膝跪着的,身披中古世纪迷彩服的人这样说道。

    “……竟然是这样。”虽然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家伙,但是在此之前,在与凯尔特人的作战过程中,凯尔特长弓手们弓矢如雨一般的战斗,给埃吉尔流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明白,凯迪斯是个很出色的长弓兵指挥官。更明白,在威尔士的山林之中狩猎一个如此强势的精灵长弓手的难度如何。

    “去请王后过来辨认一下。”埃吉尔这样吩咐了一个卫队骑士,之后对着跪在地下的人问道:“你,也是个长弓手?”

    “是的,混口饭吃。”那个人这样回答。

    “你的名字?”

    “罗宾汉。”

    “哦……怪不得。”埃吉尔点了点头。心里面已经开始相信是这个家伙杀死了那个精灵佣兵头子的了。

    “……陛下也听说过我吗?”自称罗宾汉的男人在埃吉尔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后,显得有些兴奋。

    “没错。”埃吉尔轻笑了一声:“稍微听说过一点点……话说,你现在住在舍伍德森林?还有一些个伙伴?”

    “是的。”

    “他们的水平……我是说弓箭的水平,如何?”埃吉尔接着问道。

    “比我稍微差一点。但是也比得上一般所说的神射手了。”罗宾汉这样回答。

    听到罗宾汉这样的回答。埃吉尔呵呵一笑,知道自己这一回捡到宝贝了。同时,系统的提示音也传了出来:“一队舍伍德神射手,以及舍伍德森林主人罗宾汉想要投奔你。请问是否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