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伦敦攻城战
    最近一段时间,英格兰大地可以说是多灾多难到了极点。特别是作为首都的伦敦城。曾经,凯尔特人攻破了一次伦敦城,灭掉了当年一同英格兰,英伦三岛上强势的国王阿尔弗雷德。再之后,黑太子爱德华又一次攻破凯尔特人控制下的伦敦城,并且宣告自己为英伦之王。

    再之后,就是这一次了。维京人,凯尔特人组成的联军自信满满,准备一举攻破伦敦城。而且,虽然说矮人大军主力去北面约克城守备苏格兰去了。但是在埃吉尔的军队之中,仍旧有一批矮人士兵的存在——当然,这一批相当宝贵的资源,埃吉尔自然不会傻到拿他们来冲锋陷阵。而是用他们来制造攻城机械。

    埃吉尔甚至发现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矮人出品的攻城机械,甚至比系统出品的攻城机械还要好。如果说系统出品的攻城机械就好像流水线上量产的刚出厂的产品的话,那么矮人出品的,就好像是经过专业人员人工调试过的改装品。二者相比,自然是后者的能力更好一点。

    “所以说,我也能从系统那里招募矮人吗?”埃吉尔这样问道。

    “目前看起来还不行。”系统精灵回答:“至少,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前不行。”

    也就是说战争结束之后就能招募了吗?埃吉尔非常奇怪这样的说法。但是这个并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要将伦敦,这座已经破破烂烂了的城市拿下来。

    就这样,身上还披着婚纱礼服的新郎新娘亲临一线,手持利刃狂呼呐喊。让整个攻城战呈现出了异样的喜悦与高士气。

    与城头下的欢呼,爆笑不同,破破烂烂的城楼上面,黑公爵爱德华四世却是已经开始后悔了。他实在想不到,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战争之后,挪威竟然还能拉出如此庞大的军队出来,甚至奇迹般的和凯尔特人结成了联盟,瞬间稳固了在英伦三岛上的局势。

    虽然说,新郎身披甲胄手持利刃,新娘身披甲胄手持利刃,主持婚礼的神父身披甲胄手持利刃(?)。尽管稍微有点不和谐。但是联军士气高涨是不争的事实。而与之相比,黑公爵的军队,却是显得非常的绝望。

    没错,异常的绝望。

    在此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英伦大陆在遭受到了n+1次的洗劫之后,已经剩不下什么东西了。后勤补给完全要靠着挪威海军穿越英吉利海峡,从法兰西运输过来。但是现在,双方势成敌国。埃吉尔自然不会再做这样脑残的事情。这样一来,爱德华的法兰西军队的后勤补给就这样中断了。

    说起来,爱德华四世虽然急切了一点,但是他也不算那种孤注一掷型的统治者,实际上在前两个月的时候,在要求后勤补给运输方面,他就要了比正常情况下多得多的物资。除去正常的消耗,还足够他的大军使用上半年的。

    但是失算了。

    前几批的物资还好。但是后几批的物资,全都出现了问题。有毒。

    没错,被下了毒了。虽然只是剂量很小的毒素,吃了之后拉一下肚子就没事了——但是感觉吃了的好像比拉出去的还要少一点。吃得越多死的越快啊……

    “被算计了。”此时此刻,爱德华四世才明白,不单是他想要在此之后与挪威人分道扬镳,挪威人也同样的,对于他现在掌控着的英伦大地——当然,现在只剩下一座伦敦城——感兴趣。

    内无粮草,外无援兵。这样的城市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因此,黑公爵当机立断,在士气还没有收到太大影响的时候出城,选择野外浪战。虽然说对方的数量比自己多了一倍。但是黑公爵自诩名将,也不是个喜欢谦虚的人——就这样,一万法兰西,伪英格兰军,vs两万一千挪威,凯尔特联军。

    只是,战争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超乎了黑公爵爱德华的预料——对方,也就是联军一如既往的使用了中世纪的最经典战术,总共一千精锐重装骑兵冲锋。只是除此之外,后方的步兵集团也同时冲锋了,联军所拥有的长弓手一点不比伪英格兰军的多。远程攻击一点也不吃亏。而同时,冲在最前排的挪威骑士们连人带马都身披重甲,即使是使用长弓也很难射穿。

    就这样,总共一千重装骑兵,一瞬间冲垮了爱德华军的前阵。一轮冲锋之后掏出战斧大肆砍杀。爱德华四世眼看情势不妙。当机立断决定撤退——却在这时候,被埃吉尔所部余下的五百重装骑兵绕到了侧翼——紧接着猛烈冲锋。

    伪英格兰军遂宣告崩溃。最终,黑公爵爱德华逃回了伦敦城之后完全不理会后面的己方军队的一片哀嚎声。城头上乱箭齐发,紧接着便砍断了闸门的缆绳,呛啷啷的巨大铁门压了下来,甚至将不少的法兰西士兵轧成了两段。

    伦敦城下一片哀嚎,眼看着己方袍泽反而死在了自己人手上,早一步逃回城内的法兰西士兵们心有戚戚焉。长弓手们再设监的时候都闭着眼睛。完全不想再看上一眼。然而,那濒死者断断续续的惨嚎声,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的耳膜。

    极端痛苦,极端无助,以及,绝望。

    在此之后,整个伦敦城被一股不祥的气氛所笼罩着。从战场上逃回来的法兰西士兵不过两千之数。而原本在战场上伤亡的凯尔特-维京联军却不过百人。联军仍旧有两万以上的大军。这样算起来,攻城的一方和守备的一方的兵力对比,就达到了十比一这样悲剧的数字。

    对方兵甲齐备,士气高涨,同时还有着精良的攻城机械。这样算一下,己方不是完完全全的没有机会了吗?

    失败情绪笼罩之下,三三两两的法兰西士兵乘着夜色偷偷溜到了城外,开了小差。

    就这样,埃吉尔在总攻之前缓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最后一点正常的粮食也被吃光。伦敦城内哀鸿一片,已经没有什么抵抗的力气了。

    伦敦城在前几次攻城战中受到的创伤仍旧没有被完全修复。埃吉尔有样学样。直接在当日阿尔托莉雅指挥破城的那个地方进攻,大军在旁边的山丘挖土,之后用麻袋装好。改良战斧骑兵们就拿着沙袋顶着盾牌往缺口处猛冲,将沙袋放下了就往回跑。如是几次,便再次将那个斜坡构建了起来。再之后,大批挪威,凯尔特勇士便冲了上去,伦敦城遂告失守。

    战火肆虐之时,爱德华四世以一种极端不名誉的姿态被生擒——他准假扮成了女人的样子准备出逃,却没想到,正好遇上了自己以前的近卫骑士,被人砍断了一条胳膊,然后做了俘虏。他的近卫骑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主君竟然会以如此不名誉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惨嚎了一声“公爵!”之后,便因为伤势过重挂掉了。

    于是,爱德华四世就这样成了俘虏。

    埃吉尔难得的看了一会西洋景。爱德华四世在被押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仍旧保持着一副女装,脸上还涂着粉。于是,埃吉尔一下子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紧接着,坐在中军大帐中的其他卫队骑士,维京队长,以及凯尔特各部落首领也都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爱德华四世面色涨得通红,只恨不得现在就死了,不要这么丢人才好。

    “好了好了各位,多少给爱德华公爵留点面子。”埃吉尔好容易停住了笑,这样对周围的人说道。之后其他将领也一点点的停住了笑。然而就在这时候,埃吉尔又一个没忍住——或者说是故意的,笑了起来。

    军营里面的一众将领,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假的,总之一个个都几乎笑岔了气。

    爱德华此时此刻感觉自己应该可以晕过去了——如果不晕过去的话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了。所以说,只能晕过去了吧。

    于是,爱德华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白眼一翻,库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当然,对比起埃吉尔,阿尔托莉雅这对夫妻这样天性无良的家伙,爱德华还是太嫩了一点。

    “冷水?”阿尔托莉雅贴着埃吉尔的耳朵小声询问。

    “不不不,热水。”埃吉尔好歹是穿越过来的,所以说蒸发升华吸热这种事情还是明白的。用热水冲澡带走的热量会比冷水多。而且还会附加烫伤,溃烂等效果,比冷水要有新意的多了。

    于是。

    “来人呐,天气太冷了,给公爵殿下浇点热水,暖暖身子。”

    再之后,一盆刚刚烧烤了的摄氏一百度的水劈头盖脸的被泼在了爱德华的身上。正在装晕的爱德华四世一下子一样跳了起来——但是因为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所以身体失去了平衡,又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再之后,就好像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埃吉尔却是悠闲得很,一步,两步,一点点逼近了爱德华,之后狠狠一脚踹了过去。让爱德华四世的惨叫声更大了一点。

    “你要是再发出一点声音的话,我就把你吊死在伦敦城头上。”

    然而,随着埃吉尔这样一句寒气直冒的话。爱德华四世立刻没有了声音,死咬着嘴唇,极度惊惶,极度恐惧,并且极度愤怒的看着埃吉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