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全副武装的婚礼
    当天夜里的大战最终很凄惨很凄惨的落下了帷幕,埃吉尔和阿尔托莉雅两个人从床上打到了地下又从地下大到了床上。最终以一种非常离奇但是又顺理成章的方式结束了这场战斗。只是在最后的一刻,双方亲也亲过了摸也摸过了,衣服也脱光了——当进入到阿尔托莉雅的身体内,并且好不怜惜的戳穿了少女贞操的象征之后——埃吉尔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他应该在这之前,把天秤戒指摘下去的。

    曾经有男人和女人争论过。女人曰:你们绝对不会感受到我们的“哔”比戳破之后的痛苦。不过看起来这话也不是绝对的。

    “啊啊啊啊啊啊!!!!”x2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盗版货就是盗版货,原本埃吉尔还在想着:如果说痛苦是双方都会感觉到的话,那么快乐的事情是不是……

    但是完全没有。完全不会有,完全完全的让这个变态失望了。

    不过总体来说仍旧很舒服。虽然在这中间,阿尔托莉雅仍旧没有放弃想要杀掉埃吉尔的打算。当然最终都因为埃吉尔的强烈反抗所以没有实现。而最终埃吉尔没有反抗了之后,阿尔托莉雅也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被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而埃吉尔则已经起身,到旁边去摇了摇铃铛,让屋外等了很久的侍女送洗澡水进来。

    “我,在这之前也曾经有过一段恋情的……”阿尔托莉雅看着埃吉尔跳到了很大的,盛满了热水的木桶里面,之后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样说道。

    “把它忘掉就行了——要一起洗吗?”埃吉尔头也不回的这样问。

    “……”阿尔托莉雅无声的走到了埃吉尔身后,之后“啊呀!”的一声,被埃吉尔拉近了浴桶里面。

    “很舒服对不对,剧烈运动完了之后洗个热水澡。”埃吉尔一边这么说,一边揉搓着阿尔托莉雅的胸部,之后抱怨着:“嘛,明明最近一段时间吃的不少啊,但是完全没有感觉大多少。”

    “……你想死一次吗?”

    “不用了谢谢。”

    似乎是对埃吉尔这样的无赖无奈了。阿尔托莉雅直接靠在了埃尔及的肩膀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喂。”又过了一会儿,埃吉尔似乎已经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忽然开了口。

    “什么事?”埃吉尔稍微晃悠了一下,之后清醒了过来,这样问道。

    “你打算拿我怎么样?”阿尔托莉雅问道。

    “娶你啊。”埃吉尔理所当然的说到。

    “你确定?”阿尔托莉雅这样问道。

    “很奇怪么?”埃吉尔反问。

    “不。”阿尔托莉雅接着问道:“那么,为什么想要娶我?”

    “因为你长得很可爱啊。”埃吉尔同样是理所当然的说。

    “只是因为我长得漂亮吗?”女王稍微有点奇怪,因为说起来。她的相貌和如今欧洲主流的审美观并不太一样。只能说是长的普通而已。绝对算不上什么美人。

    “除此之外的话,还有性格吧。”埃吉尔想了想之后这么说:“我很欣赏你的做事的方法。虽然稍微粗暴了一点。但是再稍微调试一下的话,就会产生非常好的效果了。”

    “……是这样么?”阿尔托莉雅轻笑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你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呢。”

    “彼此彼此吧。”埃吉尔同样笑了起来。

    紧接着,是接吻。虽然次数都不多,但是受到后世的各种“哔”“哔”以及“哔”的影响,埃吉尔的经验值明显不是阿尔托莉雅这种雏所能比拟的。很快就觉得不舒服——或者说,很舒服了。

    “那么,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阿尔托莉雅死盯着埃吉尔的眼睛,心里面想着,如果要是这家伙不答应的话,就杀了他之后自杀。

    “什么事?”埃吉尔问。

    “你看到我腹部的那个伤疤了吧?”阿尔托莉雅问道。

    “这里吗?”埃吉尔轻轻的摸了下去。

    “……没错。”阿尔托莉雅面色略显红润。

    “不用在意吧。或者说,稍微有点转视频更显得野性一点,也挺不错的。”埃吉尔这样说道。

    “不能生育了。”阿尔托莉雅很直接的说到。

    “……诶?”埃吉尔好像没太听明白。

    “我是说,我这辈子都无法生孩子了。”阿尔托莉雅更加直接的说道。

    “这样啊……”埃吉尔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呵呵呵呵呵……你,你就是为了这种事情而担心吗?”

    “所有的女人都会为了这种事情担心的。”阿尔托莉雅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勒住埃吉尔的脖子,把他掐死算了。

    “不会哦——完全不需要担心的,或者说这样更好才对。”埃吉尔用力的抱住了阿尔托莉雅:“小孩子什么的最讨厌了——如果是女孩还好。如果是男孩的话就烦死了。不要孩子最好。”

    “你确定这么想?”阿尔托莉雅很惊讶的这样问道,因为埃吉尔这样的后现代观念,和中世纪主流观念差的太多了一点。如今的人——无论是国王贵族或者平民奴隶什么的。都想要自己的子嗣越多越好。好像埃吉尔这样会嫌自己的儿子的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所以说啊,主角年纪什么的有时候非常严格——有时候又非常宽松。严格的时候不是十四岁以下就不行。宽松的时候呢,就是只要你还没有孩子就ok了。”埃吉尔这样说道:“无论到了多大的年龄,只要自己还没有孩子,就会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呢。完全没问题——相反的,如果自己五十岁的时候忽然就有人叫自己爷爷了。那么就算再怎么壮志不已也会觉得是夕阳红的无奈了。”

    “你简直……”阿尔托莉雅听到埃吉尔这样的话之后完全哭笑不得的样子。

    “如果已经了的话,就当做是上帝对你的惩罚。如果还想要继续抗争的话,就当做是赐福好了。”埃吉尔贴近了阿尔托莉雅的耳朵,这样说道。

    “似乎都是一个结果啊……不过,好像在这种世界上,也只有你这样的疯子会真心实意的爱我了吧。”阿尔托莉雅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这样说道。

    再之后,两人洗完了澡换上衣服,埃吉尔将自己手指上的天秤戒指摘了下来。

    “那么,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也问你一个好了。”埃吉尔这样说,紧接着半跪在了阿尔托莉雅的面前:“你,愿意嫁给我么?”

    “……好像个傻瓜一样。”阿尔托莉雅完全没有任何想要感动的样子,直接从埃吉尔的手里面抢过了戒指:“不过这个戒指还不错。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当然,当然,你说什么都有道理。”埃吉尔马上站了起,嘴角上翘,露出阴谋得逞的样子。

    “话说订婚戒指什么的要永远带着哦。”埃吉尔这样补充道。

    “知道了。”

    就这样,虽然恋爱的时间不长——但是说起来,埃吉尔和阿尔托莉雅两个人也认识了好几个月了。同样经历了很多事情——虽然大部分都不怎么愉快。但也算是共患难过了所以说感情基础什么的完全靠得住的,一点也不显得突然,非常非常理所应当的——在埃吉尔支持之下,阿尔托莉雅迅速整合了威尔士部分的力量,并且重新将凯尔特人们武装了起来。最终以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女王的身份,与埃吉尔喜结连理。

    这样的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了英伦三岛——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就不知道了。毕竟这个时代的讯息传递还很原始。而埃吉尔也并不觉得让欧陆的其他领主知道这件事情,再干巴巴的写封信祝贺一下,再派个使节来参加婚礼,顺便送一些完全不值钱的——一般都是些土特产——差不多到了之后已经发霉了的礼物。过来。

    完完全全的没有意义。

    所以说,埃吉尔只是稍微动用了一下自己的情报系统,给常驻罗马的外交官三号一封飞鸽传书。命令他在教皇那里报备一下。之后还没等到回信,就迫不及待的宣布这场婚礼是受到了教皇赐福,天主认证的了。

    再之后,婚礼开始,是日大雪漫天,伦敦城外宛如幻境,身穿黑色诅咒甲胄,外披白色轻纱的阿尔托莉雅,在身披银灰色鬼怪铠甲,外套黑色披风的埃吉尔的虚扶之下一步一步的走向教堂中央。由身披全身甲胄,挂着羊皮卷圣经,白鸟文章,手持权杖的战地教团教士长主持——而观礼的战士们,也全都是凯尔特人,维京人和矮人方的高级将领。

    就好像是不约而同的一样,这些家伙身上也都是全副武装,板链复合甲,重型链甲,镶皮软甲,大剑战斧长弓也都贴身带着——当然,稍微想一想这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因为时间太仓促,所以礼服什么的瓦全没有准备。而他们也全都是刀口喋血的家伙——甚至说,在这场婚礼结束之后,就要继续去砍人。所以说,穿着看起来好看而且实用的甲胄来参加己方大佬的婚礼,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