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另类的追女生的方式
    逃,拼命地逃,好像丧家之犬——不,应该说,比丧家之犬还不如的逃跑。每当自己想要休息,睡眠或者进食的时候——只是稍微稍微的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后面就有大量的猎犬狂吠着,追兵似乎近在眼前了一样。

    只能逃走了。

    “这样的耻辱,我会永远记得的。”

    再之后,阿尔托莉雅就拼命的咬着单薄的嘴唇,踉跄着,但是极为迅速的逃走了。

    “所以说啊,我就跟你说啊,所谓狩猎的游戏——特别是在狩猎好像老虎啊,狮子啊之类的大型猛兽的猫科动物的时候,就应该耐心,耐心,再耐心……一点点的消磨对方的体力和精力。等到对方的战斗力一点一点的没有了的时候,就可以收网了。”埃吉尔这样子在心里面和系统精灵说道。

    “这样有意思么?”

    “所以说啊,贵族们平时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会拉上猎犬去丛林里狩猎……”埃吉尔一边这么说,一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小块肉干,一点点的碾碎了,再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几条猎犬拼了命的争抢着:“可是啊,什么样的猎物,比得上一国之主呢?狩猎一位女王,一位女王哦。想一想就会令人觉得兴奋吧。”

    “不,我觉得这样会觉得兴奋地只会是变态。”系统精灵这样说。

    ……

    时间倒回十五天之前。埃吉尔在等了半个月之后,也没有等来阿尔托莉雅的回信。反倒是等来了一些坏消息——在很努力很努力的控制了整个南部英格兰之后,黑公爵貌似是信心爆棚了。对于埃吉尔试探着说的,想要换取阿基坦和诺曼底两块领地的事情完全没有回应——不,如果说是没有回应,也不太正确。

    黑公爵兵临特伦特河畔,隔河向往着诺丁汉,目前正在继续辎重与渡船。

    ……你妹的这个无节操的混蛋。

    埃吉尔骂了一声,再之后又联系了苏格兰罗伯特二世。

    ……同样的没回应。

    该死的……这**的一对混蛋。埃吉尔碎碎念着。知道自己已经被另外两个盟友给抛弃了。

    “原本都只有我来抛弃别人来着……话说被别人抛弃的感觉还真是很难受啊呵呵,呵呵呵呵……”

    于是,虽然没有正式的宣告,但是埃吉尔知道,南面伪英格兰,以及苏格兰两个国家,基本上是结了盟没跑了。而且针对的对象八成就是他。

    所以,埃吉尔也需要找个新的盟友。比如说,凯尔特人。

    然而这样的提议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遭到了他的矮人盟友的坚决反对。

    “——绝对不行!坚决不行!我们,怎么能和凯尔特人结盟呢?!”瓦尔德如是说。

    “所以说你想要怎么样?想要赶尽杀绝吗?想要对那个孤苦无依的才十六岁的小姑娘赶尽杀绝吗?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矮人兄弟竟然是个如此冷血的恶鬼啊——你的正义感哪里去了?被狗吃了吗?!”

    瓦尔德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和埃吉尔拜的把子。更是奇怪——那个在战场上砍人脑袋好像切西瓜一样轻松的小姑娘怎么就可怜了——话说把她打击到了如此孤苦无依的地步的,貌似就是埃吉尔你吧?

    但是,瓦尔德只是个矮人而已,所以就算心里面感觉是不对劲的。但是就是说不出来。但是,瓦尔德毕竟还有只着自己的底线。并且在埃吉尔说过的矮人的长老不拉不拉的什么的。觉得光是自己被人训有点不公平。就把其他的矮人长老——活下来的,一起拉了过来,一起挨训。

    结果,一帮七老八十的老矮人一个个都被埃吉尔训的面红耳赤三孙子一样。却仍旧不肯松口。埃吉尔后来也无奈了,只好稍微的变通了一下。

    “各位,你们想一想:虽然说咱们与凯尔特人之间互相争斗——可是各有胜负啊。不光是我们死人了,凯尔特人也死了不少。那么为什么就你们这么较真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个我们自然之道。”瓦尔德这样说道:“战场之上各有胜负,都是凭的自己手段,有输有赢,生死天定。这些我们也都认了——可是,我们之前得到的消息,我们的前任矮人王,却是在兵败力竭之后,被生擒。再被人以残忍的方式杀死的。同样跟随者先王身死的,还有我矮人部落的数百勇士。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我们英勇的只能是,在兵败被俘之后,却被对方如此残忍的对待——所以说……”

    “那个是精灵干的吧?”埃吉尔这样吐槽。

    “嗯,的确是这样——但是他们是凯尔特人所雇用的佣兵,所以也可以算在凯尔特人的头上。”

    “……所以说,只要将操刀的精灵杀掉。之后让凯尔特人宣布,从此之后与精灵划清界限,这样就可以了吧?”埃吉尔稍微有点无语的说道。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瓦尔德和其他的矮人长老们一商量,之后觉得——诶?也可以这样啊。之后就勉勉强强的承认了。

    再之后,埃吉尔迅速下达了两道命令:第一,重金(一千金币)悬赏凯尔特人的精灵佣兵头子凯迪斯。第二道,亲自率队,狩猎女王。

    “所以说啊,所谓的谈恋爱,追女孩子,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吧?”埃吉尔这样感慨着:“都说那是种很痛苦很苦恼,但同样甜蜜蜜的感觉。但是我却只是觉得甜蜜蜜的,完全没有痛苦呢。”

    再之后,佣兵头子的事情埃吉尔不去管他。而女王殿下,却在他的精心努力之下越来越虚弱了。

    如今,这样的追逐游戏已经进行了半个月——在一次次的击溃了女王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部队之后,女王虽然仍旧咬牙坚持着,但是毫无意义……只是坚持着而已。

    如今的阿尔托莉雅,似乎已经不是在追寻生,而是在追寻死了。到了这种时候,女王明白了过来,埃吉尔并不是想要杀死她。虽然这么说稍微有点令人灰心丧气。但是,如果埃吉尔真的想要杀了她的话,在之前的追逐游戏中,埃吉尔已经故意漏掉了好几次机会了。每次阿尔托莉雅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的时候。浑身无力的趴在草丛里面,双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准备在第一个敌人接近自己的时候暴起,与之同归于尽。

    不过,这样的愿望恐怕也很难实现呢——在之前的追逐中,阿尔托莉雅已经丢掉了自己身上的拥有特殊能力的黑色甲胄,也就是说,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被敌人感觉到了的话一顿乱箭射过来,多半就会这样窝窝囊囊的死掉了呢……阿尔托莉雅如此自嘲。

    但是到了最后,追兵的声音反而逐渐走远了。

    如果是一次两次的话,阿尔托莉雅或许会感慨自己的好运气。但是所谓的“好运气”实在太多了的时候……

    “那个家伙,在戏耍我。”在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之后,阿尔托莉雅除了更加的愤怒之外,还感觉到了一丝讽刺,以及一丝滑稽。

    “不过——绝对,绝对不能让他抓到我。”赌上女王最后的荣耀,阿尔托莉雅使劲的嚼着草根,吸吮着植物中那仅存的一点点养分,同时在心里面暗暗发誓。

    “很快了。”在最近的几次追逐之中,埃吉尔甚至有几次与阿尔托莉雅碰面的经历。在此之前女王都是会在第一时间逃走,连个背影都不给埃吉尔留下的。

    “也就是说,她的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

    三天后。

    已经十几天没有好好吃过饭,喝过水,休息过的阿尔托莉雅形容枯槁的倒在了一处小河旁边,似乎是想要挣扎着,爬到河边去喝点水。

    但是完全无能为力,完全无法在挪动一下,就是动一下手指头都不行。

    “就这样,就这样结束了么?真是个不体面的死法呢。”阿尔托莉雅迷迷糊糊之间,仿佛看见了地狱一般的幻想……

    就在这种时候,埃吉尔欣欣然的走了过来,下蹲,招手:“这是几,还能看清吗?”

    或许是因为极度的虚弱,让阿尔托莉雅的智商直线下降。她在努力睁着眼睛辨认了一下之后,不确定的用微弱的声音说:“……二?”

    “答对了哦。看起来还有救。”埃吉尔一边这么说,一边从腰间掏出准备了很久的,不知道过没过期的盐糖水,灌了一口之后掰开了阿尔托莉雅的嘴,一点点的喂了进去。虽然中途被稍微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阿尔托莉雅小小的咬了一下舌头。但是因为对方的力气太小了一点,所以完全不觉得痛。总体感觉相当不错。

    再之后,阿尔托莉雅似乎是认命了。在确定了自己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之后,迷迷糊糊的睡——或者说,昏迷了过去。再之后就被埃吉尔用公主抱的抱了起来。

    “呦系,追逐游戏结束了。大获全胜。”埃吉尔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抱着阿尔托莉雅瘦的好像柴火架一样的身体,向着自己的骑士卫队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