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困守
    就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埃吉尔仍旧觉得难以置信。当时,当时自己怎么就会那么傻——没有向那个少女要qq号码呢?就算不能讲她的头颅作为装饰品放在自己床边每天亲一下。至少也要问少女的qq号码,之后好继续联系啊。真是,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笨呢?

    “……说了那么半天,到最后只有一句你是个笨蛋说对了啊。”此时此刻,系统精灵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精虫上脑吗?!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春天早过去了啊混蛋!”

    “所以说人类一年四季都是处在发情期的。”埃吉尔这样说道:“而且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啊……至少在这个世界的土著眼里,单挑什么的,国王亲自冲阵什么的,很正常吧。”

    “——但是你是个穿越者,是个未来人啊混蛋!而且加点方式是智力型英雄。是智力型英雄啊混蛋!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上去丢人现眼了好不好?!”系统精灵这样咆哮着。

    “好了,现在不用说这些了,这些都不是重点,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埃吉尔这样说道。给我兑换一下纸张,钢笔,墨水还有一套高级英语精通。”

    “你要干什么?”系统精灵稍微有点惊讶的问道:“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了?”

    “写情书啊。”埃吉尔理所当然的说到。

    “——你怎么不去死啊?!”系统精灵近乎精神失常了一样:“耍白痴也要看一下场合好不好?!”

    “这样的场合怎么了?”埃吉尔奇怪的问道。

    “现在是在战场上啊啊啊啊啊!!!!”系统精灵这样大吼。紧接着,好像是为了给她的发言做一个注释一样,一发抛石器扔过来的石块忽悠一下从埃吉尔脑袋上面飞了过去,猛的砸在了他身后的高塔上。紧接着,埃吉尔就被吓坏了的两个卫队骑士架着胳膊往旁边跑……

    没错,战场之上,攻城战——在当天的那一场泰晤士河畔的会战之后,埃吉尔兵败如山倒三万三千大军最终逃脱了的十不存一,最终被杀被俘的都超过了万人。好歹联军除了埃吉尔之外,还有一个矮人王瓦尔德的存在。虽然瓦矮子在整个联军里面的存在感越来越低。甚至连矮人族的指挥权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埃吉尔一点点的剥夺掉了——但是,他好歹还挂着一个副帅的头衔。

    天可怜见,如果没有这个矮子的努力,最终归拢到诺丁汉城堡的军队恐怕连三千人都不到。

    再之后,攻城战开始了。秉承了一向疾风烈火一般的作风,亚瑟王完全没有给自己的军队休整的时间——或者按照她的话说,等到了诺丁汉城堡之下再休整不迟。就这样,在草草的整顿了一下军旅,留下一两千的士兵守备伦敦城,维持秩序之后,亚瑟王便带着凯尔特大军追亡逐北,经过一日一夜的强行军,直接到了诺丁汉城堡之下。安营扎寨,一副打算长期困守的样子。

    此时此刻,整个英伦三岛的大部分都被亚瑟王所统一,北面苏格兰刚刚经历了一场内乱,无暇他顾,而黑公爵爱德华居心叵测,并非良善之辈。但是主要势力却集中在法兰西之内。想要大规模介入英格兰,却是有心无力。

    “所以说,只要将这个家伙击败,统一英伦三岛的事情,就算是完成了一半了。”此时此刻,阿尔托莉雅陛下如此感慨。

    然而,这可不是个简单的工作,在之前的会战之中,凯尔特大军同样伤亡惨重,阵亡者超过四千人,重伤者超过五千,轻伤者超过万数。而因为中世纪的医疗体系的悲剧,这个数字在之后还会继续增大。就算活下来了,也会有不少人再上不了战场。这样换算下来,整个凯尔特大军最终至少要减员三成。

    连年的征战,已经让凯尔特王国内部怨声载道,而此次战争中所动员的男丁,几乎是整个王国所有的青壮年了。就这样一个个的死掉了……

    “可恶。”虽然在战场上的时候,女王陛下用兵如泥沙,但是这一会儿再想一想,却是觉得心痛的很。

    因此不希望强攻。如果能够围困下来,等到敌人自己不行了的话就是最好的情况了——但是,这里稍微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诺丁汉城堡,靠近北海的说。

    也就是说,对方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水路获取补给与增援,所以想要用围困的方式来攻破这座城堡完全是痴人说梦。或者,在对方撑不住之前,凯尔特大军就已经率先撑不住了。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平叛战争,到卡那封突围之战,再到伦敦攻城战,再到泰晤士河河畔会战,再到现在的诺丁汉攻城战。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凯尔特大军连续转战英伦三岛,大战小仗打了无数。军心涣散之下,靠着亚瑟王个人威望强行压制的办法,似乎是不行了。

    然而,她仍旧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埃吉尔。在经过了与埃吉尔的这一场战斗之后,少女很清楚的明白,等到下一次,下一次埃吉尔有了更充分的准备之后,内外交困的联合王国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所以说啊,只要等我缓过劲来,那么那个女孩无论如何都不是我的对手——话说最近一段时间我也赚了不少的说,再加上三个月的税收——九月份的时候还相当于裁军了好些个。所以税收进一步增加……再加上我最近一段时间杀人积攒的点数。只要我能够逃出生天。那么接下来分分钟就能够组织起比这一次更强悍的军队哦。而且眼看着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再过几天便是冬天。冰雪覆盖之下,正是我维京大军的天下口牙。”

    “所以说你还是想一想,究竟该怎么把这几天熬下去吧。”

    此时此刻,经过联合王国粗制滥造的一堆抛石器的轰击之后,凯尔特大军再度开始攻城!

    “妈妈的,要是还有足够的人手的话。哪里轮得到他们嚣张?!”此时此刻,埃吉尔身边的矮人王瓦尔德这样叫骂——说起来,他的损失要比埃吉尔的要大得多了。矮人部队强硬的紧,就算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最终投降的也没有多少。所以凯尔特人所“杀”的那一部分,倒有七八千都是矮人战士。相对的,俘虏之中挪威人所占的比例也超过了七成。因此,矮人王才会这样抱怨。

    “好了,不要这样抱怨了——快点去看看城里面究竟哪里打坏了。叫你的工程师们评估一下,究竟需不需要修补一下。快一点。”埃吉尔挥挥手,好像招呼小弟一样这样对瓦尔的说。

    “哦。”虽然埃吉尔的态度较为恶劣,但是矮人王瓦尔德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面前就觉得自己矮了一个头。所以完全没有分辨的跑下城头去了。

    时间倒回三天前。

    “所以说这都是你的错!”在诺丁汉城堡里面,埃吉尔带着自己好容易收拢过来的一千多名残兵败将和矮人王瓦尔德会和了起来。再之后还没等瓦尔德说话呢,埃吉尔就把这个可怜的老矮人拽到屋子里面,之后吵吵了起来。

    瓦尔德就惊讶了:这个,这个战役最后输掉了,怎么能怪他呢?他也尽力了啊。虽然说最后没有拦住那个娘们——但是埃吉尔自己不也没拦住吗?双方都是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啊。

    “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矮人那样糟糕的民主系统,总是要请示来请示去的。我们的行军速度会加快多少?!早就赶在那家伙之前将伦敦打下来了。就算不是这样,只要我们早一天的时间,就能让他们的休整时间缩短很多——到时候如果对方选择守城的话,用矮人的攻城机械很容易就能打赢。如果对方选择进攻的话,因为少了一天的休整时间,所以体力上恢复不过来。我们仍旧能赢——所以说,都怪你!”

    又是一番似是而非的话,直接把瓦尔德给说愣了,再之后,就听埃吉尔叹了口气,之后要饿了摇头——这时候如果发明了香烟的话,恐怕这家伙也会不学好的点一根。

    “算了。”埃吉尔的话中饱含沧桑,之后这样说道:“说起来也不是你的错,矮人一族传统如此,害死了这么多的维京人和矮人的好小伙子。实在是……唉。”

    被埃吉尔这么一忽悠,瓦尔德感觉极度内疚的同时,还真的开始考虑起改革矮人社会的政治制度来了……

    再次回到现在。

    在一轮没什么威力的抛石器轰炸之后,凯尔特人们扛着云梯冲了上来。紧接着城头一片沸腾——将城内的所有房子拆下来,获得了木头砖石无数之后,防守器械却是不用愁的。眼看着对方带着倒钩的云梯搭上来就推不下去了。埃吉尔一声令下,大块的石头就往下砸啊……各种粗制滥造的短弓也射出了大量粗制滥造的弓箭。再之后,里面烧得滚开的金汁——也就是粪水的大锅,被带着粗厚皮手套,鸟嘴形口罩的士兵抬起来往下倒。被烫到的人浑身上下皮开肉绽不说,还要忍受剧烈难闻的恶臭以及心理上的恶心感受。

    就这样,在用石头砸塌了云梯之后,凯尔特人的又一次进攻无功而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