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与战争相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
    】】(p,主角的审美观与正常人不太一样)

    战争到了这种地步,最终的结局已经快要见分晓了——而最终能够确定这个结局的关键。却全都取决于那一处山丘上进行的战斗。

    战场之上,联军已经战局了绝对优势,如果埃吉尔能够顶住亚瑟王的这一轮攻击。那么再一次辉煌胜利绝对不是梦想。而与之相反,如果埃吉尔顶不住这一轮的攻击。无论是被杀掉,还是成功脱逃。都会对战局产生毁灭性打击,凯尔特人将再度占据上风,无可辩驳的获取此次战役的胜利。

    虽然在单体的战斗力上面,埃吉尔麾下的卫队骑士们并不是亚瑟王麾下十二圆桌骑士的对手。但是也不过是一两个层次的,微小的差距而已。再加上卫队骑士们的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小组配合也相当的优秀。而且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卫队骑士们的数量。他们的数量确保了他们有绝对的优势。

    被压制住了。在与卫队骑士们的战斗时,亚瑟王的骑士们第一次被压制住了。

    然而,这一切都没关系。就算稍微死了几个,甚至,就算是死光了也无所谓。说起来,女王陛下也只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组建了这一支卫队的。而实际上的情况也差不多是这样。除了让女王陛下觉得很讨厌之外,这只卫队也没有起到其他的作用。

    毁掉了就毁掉了吧。反正只要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此时此刻,埃吉尔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虽然那些精神状态很明显不正常的骑士,已经被己方卫队骑士挡了住。甚至在激烈的搏杀之中杀死了几个。但是,最最重要的一点——

    那个女人,那个身穿黑色魔纹铠甲,手持黑色大剑,肌肤苍白的少女……

    “太可爱了。”

    埃吉尔极为惊讶的发现,自己整个人的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名少女的身上,已经再感觉不到其他的事情了。连系统精灵气急败坏的说出的那一句:“哪里可爱啊?!你是白痴吗?!”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埃吉尔发现自己恋爱了。上辈子的十六年,这辈子的九个月。加起来将近十七年的岁月之中,埃吉尔第一次恋爱了。

    虽然时间,场地,还有状况都有些不合时宜。但是这种事情无论如何控制不了的。这也是人类不同于动物的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人类一年四季,一天到晚全都处于发情期。所以应该没问题的。

    “所以说,杀了她吧。”埃吉尔的双眼瞳孔缩小的好像针尖一样。就好像是某种嗑了太多药品,已经完全high起来了的人一样,神经质的颤抖着,之后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指挥刀,向着少女冲了过去。

    “完全是送菜啊……”此时此刻,系统精灵痛苦的好像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样,这样呻吟着。的确,虽然兑换了高级体制和高级战斧精通——但是少年如今手中拿的可是刀啊——再加上与之配套的敏捷啦,战术啦,洞察力啦,经验值啦之类之类的……少年一样也没有兑换。所以说,少年如今的战斗力连卫队骑士都不如,只是和普通的职业维京战士在一个等级,仅此而已。

    当然,少年因为完全high起来了,所以完全没有听到。

    “挪威的国王,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再一次的将一个卫队骑士一剑削飞了脑袋之后,少女单手平举起黑色大剑,指向了埃吉尔,之后用询问的语气这样问道。

    “没错。”埃吉尔这样回答,同时问道:“亚瑟王,阿尔托莉雅?”

    “的确是这个名字。”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紧接着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贬损的说道:“真是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主动站出来向我挑战。我还以为你会逃走呢。”

    “是么?”埃吉尔无所谓的耸耸肩。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在我一开始发起冲锋的时候就接受挑战呢?”阿尔托莉雅接着问道。

    “因为那时候并没有看到你。”埃吉尔这样回答。

    听到埃吉尔这样的说辞,少女原本冰冷的面容在一瞬间,竟然有了少许融化的迹象——当然,只不过是一瞬间,极为短暂的一瞬间。让埃吉尔都觉得,自己多半是产生了某种错觉。

    “多说无益。”

    最终,少女用这样的词汇结束了对话。

    在如此的对话过后,两个王者挥动手中兵刃开始了战斗——当然,结局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

    只是交手了一个回合,埃吉尔手中单刃指挥刀便被阿尔托莉雅一剑挑飞。再被亚瑟王用剑脊狠命的抽了一下,跌倒在地上。刚想要爬起来,就觉得脖子上一凉,稍微斜眼一看,便知道是那柄散发着不祥气息的黑色的大剑搭在了他的脖颈上面。虽然亚瑟王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砍下去。但只是轻微的触碰,已经让埃吉尔的脖颈被划出了一道伤痕来。

    “指挥能力勉强算是一流的。但是战斗的话,连三流都算不上呢。”亚瑟王轻哼了一声,这样说道。埃吉尔无话可说。

    “那么,再见了,年轻的国王。”虽然心中隐约间略微松动,然而女王最终仍旧选择了杀戮。

    “若是此人庸碌无为,那么饶过一命却也无碍。然而,此人统御能力相当出众,若是卷土重来,必成大患……”想到这里,少女终于狠下了心,再次高举起手中大剑,对准了埃吉尔的脖子。

    此时此刻,埃吉尔的眼前既没有走马灯一样的人生旅程,也没有漂亮的软妹子死神说着:“我来接你了哦。”这样的话。他仍旧定定的看着少女的眼睛出神。

    如果这是这个世界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印象……那样也很不错呢。埃吉尔这样想着,之后从容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最终,在埃吉尔的身前,却传来了巨大的“当!”的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埃吉尔猛然睁开眼睛。就发现那名已经转职为御盾侍卫的卫队骑士,双手拿着盾牌,死死的顶住了少女的那一击。同时,埃吉尔的耳边又想起了系统精灵急切的声音:“你作死啊?!还不快点跑?!”

    埃吉尔这才反应过来,一骨碌绕了过去,之后迅速爬起来,跑到了他的坐骑旁边——就是那头胆子很小个头很低,冲击力不强但是耐力很好速度也很快的那一匹——埃吉尔之前选定了它就是为了逃跑的。

    紧接着,埃吉尔骑了上去,大脑一片空白,头也不回的往前跑。

    在他的身后,眼看着自己的猎物贴边溜掉了的女王不甘愿的狂吼着,再次挥剑,直接斩落了那名御盾侍卫的头颅。紧接着又追了上去。此时此刻,为了给埃吉尔创造逃跑的机会,卫队骑士们丢下了自己的敌人,蜂拥而上——然而无有一人能在女王手下走上一个回合,统统被女王斩落于马下,眼看着女王再次杀出了一条血路。并且抢了一匹卫队骑士的马匹,准备继续追上去。仅存的,为数不多的卫队骑士们发出了不甘愿的大吼,却也无能为力。

    然而,就在此时,女王猛然间察觉到了自己斜上方的破空声——心中本能的预测到了危险,并且做出了“并不是那种长弓的弓矢,如果被击中的话,就算不死也会受伤。”这样的判断。紧接着长剑一横。“当当当”三下,挡住了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射过来的三柄飞刀,又抓住了一根吹箭。眼看着箭头幽兰放光,便知道上面淬了剧毒。

    “哼。”女王冷笑了一声,便将吹箭一甩,以比之前还要快了数倍的速度回丢了过去。就听见旁边的树丛上一声闷哼,一个大众脸的身穿黑衣的家伙从树梢上跌落了下来。女王心知此人是刺客,然而大鱼近在眼前,她也没工夫管这些小虾米。准备继续催马上前的时候,却听见胯下坐骑一声悲鸣,扑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女王定神一看,却不知道地面上什么时候被人洒了一大把的铁荆棘。马匹踩了上去,铁荆棘刺进了肉里,这才跌倒——正是刺客大师无名假装跌下了树丛的同时撒过去的。女王一时不查才中了招。而这名刺客大师也心惊于女王的可怕战斗力,原本想要将其暗杀的打算早已经消失无踪,躲在草丛里面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这样贴边溜了。

    “该死的。”经此一事,女王再看过去,埃吉尔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由不得她这样骂了一句。紧接着转过头来,一剑砍断了挪威军的白鸟旗帜。再次向着山丘下面冲了过去。

    眼看着山丘上上演的惊险一幕,联军士气瞬间跌落谷底,而凯尔特人大军却是欢呼雀跃。两下里一增一减。战场局势再度逆转。就这样,此次战役的结局已经显而易见了,在亚瑟王恐怖的战斗力之下,凯尔特人完成了惊天逆转,杀的联军丢盔卸甲,狼狈逃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