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单枪匹马扭转局势,逆天的战斗能力
    此时此刻,整个战场之上一片混乱,从后面冲过来的挪威重装骑兵如同汹涌海浪一般,一波强过一波。不断地冲击凯尔特人的后方。在如许瓢泼大雨之下,凯尔特人完全不知道后面出现了多少敌人。再加上重骑兵的威势足够。并且裹挟了不少的凯尔特溃兵。一眼望过去甚至好像有着千军万马一起冲锋的错觉。让凯尔特人们惊慌失措。

    再之后绝大多数的凯尔特部队都崩溃了。即便是战场正面,埃吉尔也趁机指挥大军掩杀了过去。两面夹击之下,凯尔特人哭喊成了一片。血混着雨水,将整个战场渲染的宛如地狱一般。

    然而,毫无动摇。

    亚瑟王,阿斯特利亚,身披黑色附红色魔纹甲胄,手持黑色大剑,面色苍白冰冷的的淡金色短发的少女,毫无动摇。

    不,或者说,恰恰相反,在如许逆境之下,少女反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来:“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挪威国王……不差。”

    在说出了这样的话之后,少女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少女高举起手中长剑:“骑士们,随我冲锋!向着挪威国王的位置,冲锋!!”

    在少女的身后,总共十二骑身披各式甲胄的骑士轰然相应。紧随着少女的脚步跨上战马,发起了冲锋。

    无视了四散奔逃的己方战士,女王及其卫队骑士疯狂前进,沿途,将一切敌人斩落,威尔士红龙旗帜所向披靡。受此影响,原本混乱异常的凯尔特大军竟然回复了正常,并且受此鼓舞,爆发出了极强大的战斗力。

    战局在一瞬间,便被少女一个人扳了回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风雨逐渐变小。原本想象中的凯尔特人全军溃退的情景并没有出现,相反的,凯尔特人们仿佛无视了伤亡和疲倦,其战斗力甚至要比之前还要强悍一点。虽然没有什么甲胄。但是与之对应的,速度和敏捷都快了许多,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竟然能和联军的职业部队打个平手。

    就这样,虽然后队损失了不少的军队。但是凯尔特人的整体主力保留了下来。仍旧有一战之力。

    “可恶。”埃吉尔咬着牙,一点办法都没有。在此之前,他断定了凯尔特人会全军溃退,所以一下子就将所有的军队都压了上去。如今手头却是一支预备队都没有了。想要再调整战场上的形式,却是有心无力。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下去。慢慢消磨敌人的锐气吧。”心里面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埃吉尔仍旧无法肯定,再坚持一下的话战局究竟会如何发展。

    第一次的。埃吉尔发现自己对于战局失去了控制。

    在这之后,再次反映过来的凯尔特后阵的溃兵再次武装起来,返回了战场。埃吉尔麾下的重骑兵群,陷入了重围之中,在丧失了机动性后显得有些岌岌可危。

    同时,在正面战场上,红龙旗帜所过之处仍旧无可抵挡。好在亚瑟王加上她的卫队骑士也不过十三骑而已虽然能取得一些局部优势。但是对于战局主体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埃吉尔在此之前,是这么想的。

    之后,在一阵恍惚之间,埃吉尔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某种上古时期的恐怖怪兽盯上了一样,虽然只是一瞬间,然而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清晰并且明白了。所以埃吉尔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被人盯上了,被绝对不能惹到的人盯上了。说不好就要玩完……”埃吉尔在一瞬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紧接着战场中央,那面红龙旗帜再次推进——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

    埃吉尔有种预感——不,这种时候已经算不上预感了,瞟了一眼那些卫队骑士们的紧张神色之后,埃吉尔就知道这是真的——那一面红龙旗帜是冲着他所在的这片高地来的。

    此时此刻,埃吉尔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在整个爱尔兰-威尔士,有资格使用红龙旗帜的,除了那个据说只有十六岁的铁血女王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选了。

    而那个少女如今的动作,埃吉尔自然看得出来。

    擒贼先擒王。

    埃吉尔忽然有种想笑的感觉。

    斩首战术啊。竟然是斩首战术呢——只有十三骑的斩首战术。你以为你是谁?!奎托斯?!

    埃吉尔怒极反笑,腰间指挥刀已然出鞘,紧接着大喊道:“拦住她,之后杀了她!!”埃吉尔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声音之中浓厚的杀意和怒意几乎凝结成了实质。十四点的超高残暴属性此时此刻显露无疑。战场在一瞬间被一股恐怖气息所笼罩。受此影响,凯尔特大军士气顿时受挫,甚至有些地段已经濒临崩溃边缘!

    此时此刻,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你领悟了一个特技,冥府尖啸,可以向战场上所有敌人灌输恐惧,降低敌人士气。”

    便是如此,在埃吉尔的特殊技能冥府尖啸之下,整个战场上所有的凯尔特军队士气都下降了四点之多,战局再次朝着对埃吉尔有利的方向发展。

    只是,亚瑟王的卫队骑士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样,向前冲锋的速度反而更快了。在埃吉尔的“挡住她!”的命令之下,不断有联军部队不顾阵型的扑向了阿斯特利亚王。

    然而,无论是职业维京战士,长柄斧战士,雇佣矛兵……乃至精锐矮人战士,矮人密室守卫,法兰克骑士,这些职业士兵,精锐战士,都无法阻止这一支小小的。不过十三骑的部队。全部被杀的人仰马翻。甚至连其中一个人都杀不死。甚至连矮人王瓦尔德所率领一支矮人卫队冲了上去,都被毫无悬念的冲垮了。矮人王瓦尔德被部下死命保护着退了下来。却也是对方并没有追杀他的兴趣的缘故。

    “该死的……该死!!!”

    眼看着对方越来越近,埃吉尔顿时有些急了。迅速下令调集了三队四百余名矮人密室守卫,在他所在的高地正面布置了密集的超长枪方阵。同时又调集几乎所有现存的雇佣长弓手,无差别的密集攒射敌方骑士所在地点。

    面对四面八方抛射而来的箭雨,身边狂呼呐喊的精悍的矮人和维京战士,再望向森然枪林拱卫高地之上,那些身披亮银色甲胄的卫队骑士中间……女王似乎看到了她的对手,她出道以来所见到的最强的对手的冷笑着的面孔。

    “你,这是在向我挑战么?”完全无视了那些弓箭——或者说,那些长弓所射出的箭矢完全伤害不到女王的一根毛发,完全被她身上的黑色的板链复合甲弹开来。不过再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女王的周围似乎被一层不祥的黑色气体所笼罩着,所有的箭矢在进入这个气体的范围之后,就都变得疲软无力了。

    无论如何,埃吉尔想象中的“好歹能用箭矢射死丫挺的几个”这样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生。到最后反而误伤了不少自己的人马。

    “停止射击。军队……后撤,向我的方向靠拢。”虽然连战连捷,不过九个月的时间便在北欧闯出了好大的名头。但是说到底,埃吉尔仍就是个怕死鬼。眼见得此情此景,心里面认定的“这样就能挡住她”了的想法一下子打了个折扣。脑子已发昏,竟然下达了这样的错误命令——紧接着,原本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凯尔特人的联军,反过来自己开始收缩阵型,给了对方喘息之机。

    “当然,这样的情况,身处第一线的亚瑟王完全看不到。或者说,她现在的视线之中已经只剩下一件事物了。那个山丘上迎风飘扬的白鸟旗帜,以及那面旗帜下的挪威国王。

    在埃吉尔渴求着少女(的生命)的同时,少女也同样渴求着埃吉尔(的生命)。

    那么,继续战斗吧。

    在这里,埃吉尔又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在山地地形,太长的枪是累赘。因为坡度的关系,这样的超长枪完全无法够到下方的敌人,敌人可以从容的从枪阵中穿过。进入近程搏斗之后,手持超长枪的矮人战士们便不占优势了。

    但是现在想要改变命令的话,已经玩了。

    亚瑟王及其麾下骑士卫队迅速下马,徒步向着埃吉尔所在地点推进,所过之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矮人密室守卫们完全无法与之抗衡。

    埃吉尔轻轻地叹了口气,之后声音低沉,但异常清晰的下令:“卫队骑士,下马,徒步行进作战。挡住她。”

    此时此刻,埃吉尔的命令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从“杀掉她。”改成了“拦住她。”

    总共五十名卫队骑士轰然相应,这些穿着重型板甲的卫队骑士,身手却异常的灵活,直接就从马背上跳了下去,并且放弃了盾牌不用,双手挥舞着长剑上前。此时此刻,亚瑟王及其麾下卫队骑士已经突破了枪阵。再之后,两支战斗力极强的菁英骑士部队,便在此处高地展开了搏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