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大雨磅礴
    在收到了卡特将军的信件之后,埃吉尔第二天和瓦尔德商量了一下,当天中午就带着大军南下了。总共三万三千大军,诈称五万,战斗力算的上是英伦三岛头一份的。当然,埃吉尔仍旧有些不放心,在英格兰地区又招募了两千佣兵,这才继续向前。这一耽误,就是一天的时间。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在这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来的好快啊。”亚瑟王听到游骑禀报后不由得这样感叹。原本按照她的计算。消息传递就算是用快马,一来一回也要至少五天时间,等对方南下,自己的军队好歹也经过一番休整了。到时候再打起来绝对不会吃亏。却没想到,维京人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快了很多。

    “究竟是用什么方法传递消息的呢?”亚瑟王暗暗沉思:“还有,刚刚经历连场苦战,士卒疲惫,是不是要接着打下去?或者说,暂时撤退?”

    一念至此,亚瑟王却是马上将这个主意抛到了脑后:“不行,绝对不能撤退,一战未打便撤退,这样对于士气的影响太大了一些。那么,只有战斗了么?”

    “哼。”想到这里,女王陛下轻哼了一声,颇为自嘲的想到:“我究竟是在害怕什么?不过是个挪威的国王罢了。虽然他的一连串的战绩都颇为精彩。但是,好像流星一样闪耀,最终的结局同样会像是流星一样,一闪而逝。”

    就让我见识一下吧,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这个人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女王陛下最终下定了觉醒,不守不走,堂堂正正,正面接敌。

    英国南部平原,在诺丁汉与伦敦之间,距泰晤士河五十里处。双方军队摇摇相望。联军位居北方,而联合**位居南侧。双方相互递交战书。约定生死。

    埃吉尔实在没有想到,在经历了这么多场战斗之后,那个女王竟然还会选择正面进攻,不过这样却是整合了埃基尔的心意。若是对方就此遁走,那么在威尔士一线莽莽山林之中,他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

    埃吉尔眼看着系统出品的精致的作战地图,嘴角上翘,露出了微笑来。

    可不要说我欺负你啊,女王陛下。

    是日,乌云密布,眼看着就有可能下一场大雨。不过双方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或者开运动会。所以就算真正下了雨也不会延迟。反过来,埃吉尔还要感谢这场雨。大雨之中,弓弦受潮疲软无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限制对方长弓手的攻击力,对于远程强势的联合王国来说,却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

    为此,佣兵头子,长弓手指挥官凯迪斯还专门找过女王陛下,希望能够将会战的时间稍微拖延一下。

    “从请报上显示,对方的骑士无论是数量还是战斗力都非常优秀。因此等到雨过天晴,道路泥泞的时候,那么局势就是对我方有利了。”佣兵头子这样说道。

    当然他的建议完全被女王陛下无视了。

    “我说要在什么时候作战,就要在什么时候。至于天气原因引起的不便,也只不过是不便而已——在风雨之中对方骑兵不是同样会受到限制的吗?”

    于是,会战照常进行。

    眼看着头顶乌云密布的样子,埃吉尔在心里面暗暗祈祷着,下雨,下雨,快点下雨。但是雨仍旧没有下。或者说,从某种角度讲,雨也算是落下来了。虽然材质和埃吉尔想象中的有点不同——总共五千弓箭手排成了散兵阵线,将周围数公里的正面全部占据了,长弓手们拼尽全力。似乎是要敢在降雨之前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一样。

    不过,埃吉尔也不是第一次和英伦长弓手作战了。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对抗。在军队正面,矮人精锐战士们排列成龟甲阵型以防备箭矢。同时,在后排的其他士兵,也拿着最近赶工的,直径接近两米见方的橹盾将身体遮掩住这样一来便能将箭雨的伤害最小化了。

    “真是的,就这样缩在乌龟壳子里面吗?维京人的所谓勇气都到哪里去了?”站在一处山坡上登高望远的亚瑟王这样不满的说道。之后一挥手,传令长弓手向后退却,同时命令麾下凯尔特大军分成三列,包抄对方。

    眼见的对方长弓手逐渐向后退却,紧接着大批**着上身,手持战斧圆盾的凯尔特部落战士,以及身披重型链甲,手持爱尔兰斩剑的爱尔兰重装剑士冲了过来。埃吉尔一声令下,联军迅速转守为攻,两翼以弩手和雇佣长弓手压住阵脚,超长枪阵缓缓推进,大批雇佣矛兵排成盾墙护住侧翼。而在正面,矮人双手斧战士和维京决死突击战士出动,挥舞手中战斧冲锋。

    两下里,双方步兵刚一接触,高下立见,虽然爱尔兰重装剑士威力并不逊于长柄斧战士。在攻击速度上犹有过之,同时,板链复合甲仍旧无法完全防止刺击和斩击。爱尔兰重装剑士并不吃亏——然而,在通用步兵的对抗之中,凯尔特野蛮人战士,却完全不是矮人和维京人职业士兵的对手。在漫天飞斧的援护进攻下,无论装备,训练程度都要甩出对方好几条街的职业维京战士,以及矮人步兵和矮人民兵节节推进。

    同时,因为亚瑟王急功近利,将己方步兵线排列的过长的缘故,使得联合王**的阵列显得略微薄弱了一点。也就是说,比一般状况的阵列更容易突破。眼看着联军在正面战场上节节推进。在侧翼战场上,超长枪阵和盾墙在长弓劲弩的援护攻击之下,也毫不费劲的顶住了凯尔特大军的攻击。而凯尔特人作为野蛮人种族,同样秉承了野蛮人一贯的优点。

    冲锋很猛,但是没有耐性,只要一段时间没有冲破对方的阵列,就会变得倦怠起来。再之后士气降低,说不得就会崩溃了。

    而此时此刻,埃吉尔果断下令,总共四百雇佣法兰克骑士分成两队,向着对方两翼绕了过去。不过并没有成功,被大约五百爱尔兰李德骑士给缠住了。双方骑兵在经过第一轮的冲锋之后,便丢下骑枪,拔出佩剑来互相砍杀。眼看着法兰克骑士因为人数稍微少一点,所以逐渐落入了下风,埃吉尔皱了皱眉,又将所剩不多的巡逻骑兵,以及一百改良战斧骑兵派了上去。这才稳住了阵线。不至于让对方骑兵绞杀成功,之后冲击自己的侧翼。

    此时此刻,天空中已经降下了蒙蒙细雨。眼看着前线进展不利,亚瑟王皱着眉头,却是下令,命令长弓手抛射,援助己方前线将士。虽然这样做的话,或多或少都会对己方军队造成误伤,然而现在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

    再之后,亚瑟王麾下数员贵族将领带着自己的骑士卫队上前,大声疾呼,振奋士气。这样一来,凯尔特人的步兵阵列在获得了援助之后停止了继续后退,战局再次趋于平稳。双方将士踩着尸体与舍命搏杀。天空之中的雨也越下越大。天色也越来越暗,甚至有了恍然如同黑夜一般的错觉。只偶尔一个炸雷轰下来,在刺眼的白色闪电照耀下,才能看清楚双方将士眼中的疯狂。

    埃吉尔早就已经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收了回去,在这样的天气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清楚东西了。如果不是有着系统的提示,埃吉尔甚至无法掌握住战局究竟发展到了何等程度。

    “天地之威如此,凡人渺小可见一斑。”埃吉尔轻声感叹着,眼看着系统的战术地图上面,双方军队已经乱成了一团,有几处地方,凯尔特人的阵线已经被攻破。甚至联军的阵线上也出现了两个缺口。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将士都无法准确的把握机会。因而无法以此为契机,扩大胜局。

    不过,已经足够了。这一场大雨,对于埃吉尔来说仍旧是利大于弊的。

    此时此刻,泰晤士河之上,因为河水暴涨,水流过于湍急,因此卡特将军小心翼翼,指挥着舰队到了一处港湾所在,计算了一下,这里并不会因为退潮而搁浅之后,便安定了下来。

    “这时候……骑兵应该到了吧?”

    战争之前,埃吉尔却是将己方最强的一支骑兵部队,总共两百挪威骑士,以及半数的,两百余名改良战斧骑兵抄小道到了泰晤士河河畔。上船之后命令舰队,直接将这支骑兵运送到战场后面,并且嘱咐骑兵队长“如果大雨倾盆的话,那么不用犹豫,尽快出兵,攻击敌军后。如果最终没有下雨的话,就等到午后,同样要冲击敌军后。”

    而此时此刻,便是埃吉尔所说的大雨倾盆之时。耳中听到对方阵营后面一片人仰马翻之声,敌军阵线瞬间变得脆弱异常,埃吉尔轻哼了一声,知道自己计谋已成。此战是他赢了,再无悬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