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saber很萌的你们不要黑她
    于是,第二天,埃吉尔将那四封信一股脑的放在了瓦尔德的面前。这位脑子本来就不如埃吉尔好用的矮人王顿时也开始头痛了。

    “想想看,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埃吉尔这样说道。

    “你都不知道……问我?”瓦尔德这样不知道是自嘲还是群嘲的翻了个白眼。

    “好,那么咱么用排除法来判断一下——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于公,那伙子凯尔特人实力相当强。是我们控制英伦三岛的劲敌(说到这里的时候瓦尔德撇了撇嘴,貌似很不屑),于私,凯尔特人与咱们是仇人。咱们一开始来英伦三岛,就是为了要对他们报仇的(瓦尔德猛点头)。所以说,咱们和凯尔特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绝对要打起来的。她的信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嗯,那么,苏格兰人……话说威廉华莱士那家伙就这么死了啊……”说到这里,瓦尔德稍微有点感慨。

    “是啊,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什么的……”埃吉尔也装模作样毫无诚意的感慨了一下:“不过,咱们真的要和苏格兰人作战吗?就算威廉华莱士死掉了。可是其他的苏格兰人也都和我们并肩作战过啊。”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让我和他们作战于心何忍啊。”

    瓦尔德心有戚戚焉的点了点头:“的确如此,那就算了吧。”

    “那么,剩下来就是这两个了。”埃吉尔将其中两封信收了起来,之后一只手一个捡起了桌子桑的另外两封信:“这两个,其中一个是阿尔弗雷德送来的求援信。你怎么看?”

    “反正都是仇人,让他们狗咬狗去吧。”瓦尔德这样说道。

    “可是这样真的好么?”埃吉尔接着说道:“伦敦好歹也是英格兰首都,如果爱尔兰人将英格兰攻克,之后据城固守的话,那么以我们的实力,想要再次攻破伦敦好像稍微困难了一点。”

    “没问题的,攻城什么的交给我们矮人就可以了。”瓦尔德一拍胸脯,之后这样保证道。

    “嗯……那就没问题了。”埃吉尔点了点头,之后将最后一封信拿了出来:“那么,最后一个,那个爱德华四世说,愿意用他在法兰西的所有领土——包括整个诺曼底公爵领,还有整个阿基坦公爵领。这两块土地,来换取我对于他获得英格兰王位的事情。关于这个,你怎么看?”

    “这个……”矮人王稍微有点犹豫,说真的,对于人类之间这些乱七八糟的继承关系,矮人王完全没兴趣去了解——然而这时候如果不说些什么,或者表现的很不屑的话也不行。因为自己的这个盟友,总是有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由,来将两件看起来完全不沾边的事情结合在一起。之后把自己说的哑口无言。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矮人王瓦尔德基本上也学会了如何与埃吉尔好好交流。最常用的几句话就是:你看着办吧。你觉得行就行了。你是主帅,你拿主意吧。这样。

    基本上,在不知不觉间,整个矮人部落联合王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埃吉尔变相的附庸国。但是矮人们仍然浑然不觉——或者说,必须要等到埃吉尔得意忘形的命令矮人们去死一死,双方才能够察觉到这样的变化。不过,不知道那一天到底会不会发生来着……

    于是,就这样,埃吉尔点了点头,同样已经习惯了与瓦尔德之间的相处方式,埃吉尔自然也能够预料到瓦尔德会如何回应。

    “很好,那么就这样了,暂时和那家伙联系一下。确定了那家伙的真实意图,之后再做打算。”埃吉尔这样说道。

    此时此刻,瓦尔德很想要说些什么——听埃吉尔的意思,竟然是认可了爱德华四世的提议。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人家八成是拿了块诱饵在前面钓鱼呢。用两大块欧陆上的土地,换取一个虚无飘渺的岛国的王位?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好像是赔本买卖。除非那个家伙一开始的时候就打算想要赖账……

    不过,到最后,瓦尔德什么也没有说。和埃吉尔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深知这个鹰视狼顾的家伙可不是个容易吃亏上当的家伙。打算和爱德华四世进一步接触,八成是打了相互利用的主意。虽然这样严格来说也是违背了矮人的传统道德观念的……但是埃吉尔是个人类,又不是矮人。瓦尔德也懒得管那么多。

    就这样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紧接着,瓦尔德问了一下:“军队到了诺丁汉之后,怎么不继续往下走了?”埃吉尔哈哈一笑,说:“等到爱尔兰和英格兰之间的战斗打完了之后咱们再去,掐准了点的。”

    瓦尔德点了点头,再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泰晤士河河口。卡特将军立于船头之上,手中端着单筒望远镜望向远处硝烟弥漫的伦敦城。

    “真想不到啊。可以给主君发信了。”卡特稍微摇了摇头,伦敦城好歹也有好几千的守军。再加上物资供给充足。卡特心里面原本想着的,这一场攻城战至少要打上十天半个月的。谁想到了最后,那个凯尔特女王竟然只用了五天时间,就将伦敦城攻破了,在女王督促之下,凯尔特人如疯似狂,视城头矢石交加如无物。好像疯了一样,将沙袋,石块和尸体堆积在城头,花了两天的时间,在五米高的伦敦城城墙边上搭出了一个接近六十度的斜坡。

    之后,凯尔特战士们手持粗制滥造的大型盾牌护住全身,冲上了城头,再将大盾牌使劲的砸过去,然后抽出爱尔兰斩剑杀上城头……

    “攻城战用了五天——实际上的战斗不过一天。伦敦就悲剧了。属下虽然专精海军,对陆战并不熟悉。但是眼力还是有的。凯尔特人所拥有的威尔士长弓兵,和精灵长弓兵的数量总共达到了五千以上。在攻城之时箭如飞蝗。压制的只有几百长弓兵的英格兰人抬不起头,此等战力尤为需要注意。同时,凯尔特人仍旧保有古代蛮荒时期特质。其麾下的野蛮人狂战士数量稀少,但是战斗力极强。狂暴作战几乎无人可挡。其技巧或许不如维京狂战士。但是破坏力犹有过之。第三,爱尔兰重装剑士——便是在进攻伦敦城的那一批,手持爱尔兰斩剑,身披重型链甲。其冲击力和破坏力,与维京决死战士不相伯仲。同样需要注意……至于敌人骑兵如何,攻城战中属下并未见识。主君见谅。”

    就这样,卡特迅速用鹅毛笔写完了信件,交给了他身边等候多时的间谍,再之后,便由间谍折成了纸条,系在信鸽腿上面,放飞了出去。

    “此战不好打啊……”卡特将军如此感叹。

    就这样,在伦敦陷落的当天夜里,埃吉尔接到了麾下战将的信件。眼看着用莎草纸写出来的信件,埃吉尔稍微有点出神……什么时候把纸张给研究出来就好了——不要宣纸那样一捅就破了的。就算铜版纸造不出来,好歹也要用木浆做出来的机制纸才行。嗯嗯嗯……话说这玩意研究出来之后,再卖到中国去能卖钱的吧?说起来这个时代全世界最趁钱的除了传说中的印加黄金国之外,就是中国了呢……不过又说道了印加,嗯,什么时候派船队去新大陆看看吧。顺便把冰岛和格陵兰给占上,几千年之后说不得有大用。

    埃吉尔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胡思乱想,最后的最后竟然得出了一个:实在不行的话就带着势力去美洲新大陆发展,提前传播一下天花和黑死病。再弄出一个神圣维京帝国什么的,那些比泥腿子还不如的,甚至不会炼铁的印第安人再怎么样也能打得过了吧?嘿嘿嘿嘿嘿……

    “白痴!别一开始就放弃啊!”完完全全捕捉到了埃吉尔的心理活动之后,系统精灵恨铁不成钢的这样大喊道:“你难道就心甘情愿的去美洲做野人?还**神圣维京帝国?别做白日梦了好不好?历史中维京人最强盛的时候,活动范围已经包括了北美洲,结果呢?被那群爱斯基摩人给揍回来了啊混蛋!不要以为没有钢铁武器,没有骑兵就好欺负。冷兵器时代野蛮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碉堡的势力。士气和战斗**什么的要比文明人强很多。可不是那么好容易灭掉的。”

    “……那个,鼠疫,天花,百日咳?”埃吉尔努力从自己的记忆的角落里面将一些据说是印第安人灭亡的真正原因说了出来。

    “你就那么想死吗笨蛋那?这个时代,美洲的土著蛮子抵挡不了传染病——你这个欧洲的土著蛮子同样抵挡不了口牙!祈祷着自己的城市不要爆发大规模瘟疫吧。不然愁都能愁死你。”

    “……好吧,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埃吉尔耸耸肩:“都说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走到那一步。现在不就是嘛,我手里还有三四万的大军,头顶上还顶着一个挪威国王的头衔。距离山穷水尽还早得很呢。”

    “……不知道为什么,你这句话好像竖起了一个非常不妙的fla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