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时局变换
    说起来,被维京人打的狼狈逃窜这样的经历,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实际上在他早期的战争生涯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全都是被“该死的维京人”追着跑。虽然这样的技巧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练习了。但是貌似还没有太生疏,还能耍的来。

    于是,在夜色的掩护之下,阿尔弗雷德一马当先,勇往直前,奔向自由去也。

    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还稍微思考了一下:“约克城前些日子刚刚遭到了火焚,这么短的时间肯定是恢复不过来的。内无粮饷外无援兵。逃回去只能等死……

    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舍不得啊。五万多的大军呐,阿尔弗雷德心里面想着,就算是对方能抓走一些,再逃走一些——他要是留在约克的话,好歹也能再收拢一两万的人马。

    只是,光凭着这些人马——这些刚刚被维京人虐了一顿的军队,能守得住约克城吗?

    阿尔弗雷德实在不敢冒险。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决定将约克城放弃了。

    在夜色掩护之下,阿尔弗雷德以及他身边的几十名侍卫如丧家之犬,如漏网之鱼。急匆匆惊慌慌直奔伦敦去也……

    联军大胜,万众欢腾。战士们将所有的战利品都慷慨的拿了出来。将整桶整桶的麦酒直接倒进了大坑里面,之后跳进去洗澡。大袋大袋的面粉拿出来堆雪人。将大批的牲畜和战马宰杀,把约克城拆了当柴火烧……总之,怎么祸害怎么玩,怎么败家怎么玩。瞬间,埃吉尔的残暴再次上升,获得了一个残酷征服者的属性,个人安全-1,残暴+2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联军这一次胜利了——而且联军本身只损失了五千多人。主要实力仍在。而英格兰人,粗略估计,死掉的总共有接近一万人,投降或者被俘虏的超过了三万人。还有一万多人运气比较好,贴边溜掉了。不过也无所谓了经此一战,整个英格兰绝对再凑不出一支可以和联军作战的军队了。所以说……

    “赢了赢了赢了赢了赢了……”埃吉尔一边砸开了一桶酒,往自己脑袋上面浇,一边这样笑着喊。说起来联军现在这副德行至少有七成是因为主帅自己带的坏头。

    “不过,那个阿尔弗雷德可是还没有死掉哦。问了那些俘虏之后,也可以判断出这家伙安全的逃掉了……你现在就这么开心,真的没问题吗?”系统精灵这样问道。

    “没关系的——前几天的时候,我把卡特给派出去了。”

    “嗯,名义上是陆上作战,用海军的话稍微有点浪费。同时要运送一些战利品回去挪威——实际上你是想要走水路,突袭伦敦?”系统精灵也反应了过来,这样问道。

    “勉强给你一个正常智商的分数。”埃吉尔这样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损的说道:“攻下来英格兰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格兰那边应该也快了……而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却是稍微有点麻烦……山地丛林作战什么的,得想点其他的办法才行……”

    此时此刻,英格兰还没有入手呢,埃吉尔就已经开始yy了。

    “苏格兰,苏格兰那边怎么了?”系统精灵这样问道。

    “虽然说,和威廉华莱士相处的还算不错……但是这个人还是死掉了比较好呢。”埃吉尔嗤嗤一笑,这样说道。

    “哦?”

    与此同时——就在联军大胜了英格兰的时候,在英伦三岛北方,苏格兰遭受到了同样惨烈的命运。

    往国内调集了五千军队,再加上其他一些七拼八凑的——此时此刻,肯尼斯一世赫然间发现,自己国内的民壮已经不剩下多少了。就算再怎么凑,那些个高低肩,长短腿,鼠标手(?)的,貌似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战斗力。

    于是,肯尼斯一世非常无奈的带着这一支军队,向着苏格兰西部的山区前进着。

    之后,在八月三十一日,肯尼斯一世与黑公爵爱德华道左相逢。双方斥候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发现对方。这边直接导致了这一场双方都没有料到的遭遇战的发生。

    以及在那之后,双方斥候的脑袋被剁掉的事件。

    英格兰的前锋是一队几十名骑马军士——这些穿着皮甲,拿着长矛的骑兵战斗力还算勉强。至少比骑马民兵和霍比拉游骑兵稍微强一些——然而,其反应能力却是稍微差了一点。眼看着对面草丛里面忽然钻出了几个脸上画着乱七八糟的蓝色条纹的类阿凡达。几个骑兵当时就是一愣——紧接着就被对方一斧头剁了过去。不过,对面的高地斧兵也很明显的情绪有点失控。原本想要往上,砍骑兵的腰的,结果却砍在大腿上面了。紧接着那个骑兵痛的嘶的一声,然而手上却不慢——长矛直接捅了过来,正好捅中了对方的胸口。

    或许,双方的第一轮交手的两个士兵的下场,也预示了两支军队最终的结果——在这之后,骑马军士们稍显费力的将那一小堆高地斧盾兵戳翻。自己也没剩下多少人。不过,就趁着这一会儿的功夫。双方指挥官都反映了过来。

    黑公爵爱德华当机立断,带着自己麾下的一千多长弓手撤到了旁边的一座小山头上面。而其余的骑兵群,半数也挪动到了山头上,另外半数则分成小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了。

    紧接着,比阿尔弗雷德的统御力还低了一颗星的肯尼斯带着苏格兰大军,对着英格兰人防守的山地发起了冲锋。

    苏格兰人在苏格兰高地住了一辈子,翻山越岭虽然不说如履平地。但是也差不多了。在攀爬山地的速度明显比爱德华四世想象中的还要快了不少。

    然而,仍旧没用。

    当年黑公爵纵横法兰西,带着长弓兵把法兰西骑士打成了渣渣——那骑兵的速度无论如何也要比步兵快的多了。然而照样没用。

    苏格兰的少数高地弓箭手根本就不够人家打的,无论是射程,射击速度还是准确度,都被英格兰长弓手甩出好几条街去。

    然而,肯尼斯一世心中也有估量。苏格兰山民勇猛彪悍。近战极强。只要能冲到山上去,展开肉搏,那么绝对会赢的。

    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当苏格兰人好不容易冲上山头之后,爱德华四世高达六点的残暴值发生了作用。紧接着,英格兰骑兵一冲锋。苏格兰人就淅沥哗啦的丢盔卸甲的跑下来了。苏格兰人在一个上午的时间内连续组织了七次冲锋,真实成绩还真挺不错的……总共五次摸到了山头上。之后又被英格兰骑兵的反冲锋给赶了下去。剩下的两次只跑到半山腰,就被英格兰长弓手射成渣渣了。着甲率极低的苏格兰军队,在面对英格兰长弓手的时候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被射的好像渣渣一样。

    而此时此刻,眼看着敌人甚至连冲上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爱德华四世果断选择了反击。预先跑走的骑兵被巨大的喊杀声感召,从藏身的地点冲了出来。配合着爱德华四世从上往下的骑兵的冲锋。

    身穿纯黑色甲胄和罩衣的黑公爵一马当先,手中长剑连连挥舞,展现出了极为高明的剑术和骑术。同时,高达六点的残暴值也起到了作用。老早就累的好像死狗一样的苏格兰人骤然间遭受了这样的冲击。一下子就崩溃了。肯尼斯一世却不像阿尔弗雷德那样。是个死心眼。眼看着此情此景不贴边溜了。反而大喊大叫着,想要让苏格兰人重新集结起来。再之后……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肯尼斯一世被爱德华四世砍掉了脑袋,五千苏格兰大军灰飞烟灭。紧接着,爱德华四世率领军队,向着爱丁堡的方向攻了过去。

    再之后,肯尼斯一世的死亡,和阿尔弗雷德大帝的战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传到了双方统帅那里。眼看着威廉华莱士一脸呆滞的样子。埃吉尔心里面暗叹了一声“果不其然”。最终两军战斗的结果,在此之前埃吉尔就已经料到了的。如今英格兰受到重挫,领土丢掉了一半以上。如果说苏格兰再从此一蹶不振的话,那就最好了……

    第二天,埃吉尔率领苏格兰全体大军,离开联军,返回了苏格兰。临行前,埃吉尔私下暗示华莱士“彼可取而代之”,必要时“挪威,矮人联军不吝武力支持”。华莱士默默无语。并未答应,却也没有反对。

    而与此同时,爱德华四世接到消息之后抚掌感叹:“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还不死呢?!真**数兔子的,窜的比谁都快。”此时此刻,黑公爵已经无心再留在苏格兰这等穷乡僻壤了。在他的眼中,英格兰王位正在向他招手。当然,如果想要那个东西的话,他现在的这一点兵力肯定不够的。所以说……

    “或许,我该换几个盟友了。”爱德华四世这样思考着,紧接着,如同夜枭一般的笑声扩散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