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重装骑兵无可匹敌!
    别被游戏骗了。

    长弓兵们前面完全没有任何的坡地减缓对方速度。而前几天也并没有下雨。地面状况良好的很——在这样的状况下。总共五百米的距离,排成一行的改良战斧骑兵们,只用了不到半分钟就能冲到了——而长弓的有效射程根本就没有那么远——最远最远能射到四百米之外——那时候已经基本上没什么杀伤力了。

    至于一般的英格兰长弓手,三百米**布甲,二百米**皮甲,一百米**链甲,五十米内……呃,抱歉,长弓兵射不穿板甲,谢谢。

    临阵不过三矢。如此算来,三矢已经算是多的了。

    就这样,英格兰长弓兵们费尽全力,完全无视了命中率什么的,拼了命的拉弓上弦——当然,他们的速度同样可圈可点,平均五秒钟一箭——当然我说的是自由散射的状况。如果是密集攒射的话还要在慢一些。

    四箭。

    其中最开始射出的那一箭杀伤力可以接近忽略不计。其余的三箭么……第二轮的时候稍微让骑士的盾牌发出了叮当声。第三轮的时候是闷哼声,以及马匹的惨叫声——当然这样还不足以致命。只有在最后一轮的时候,才有一些马匹悲惨的挂掉了——其中一匹被射中了眼睛,皮质的眼罩不能很好地防御,目测貌似这一箭貌似是直接射进了大脑里面……

    就这样,连续四轮射击,第一列总共一百名改良战斧骑兵损失了十几个,剩下的一头向着重装矛兵,长弓兵构建的防线冲了过去……

    被英格兰长弓兵们报以极大希望的传说中的简易拒马桩——因为下头也是尖的,所以只要一用力,就能捅进地面里去了——然而,就算是这样,在对抗骑兵的时候……怎么说呢,也不能说是一点用都没有啦……

    的确,如果马匹有知觉的话,看到了这样很尖锐的,看上去插在身上会很痛的木头桩子的话,多半会转向,之后逃走。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卑鄙无耻的种族为了帮助人类的朋友之一,马,克服它们的胆小,专门发明了两种道具。其一名为眼罩——在冲锋的时候,专门有马用的眼罩,把马匹的眼睛蒙住。这样他就看不到了——而另外一个,则是马刺。装载铁皮靴子后面,想要加速的时候一抬腿,刺啦一下就能在马身上划出一道血口子来。紧接着战马会好像神经病一样拼了命的往前跑了。

    以上。

    埃吉尔如此人渣的秉性。他麾下的重骑兵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件坑爹装备自然都有——而第一排的重装战斧骑兵眼看着对面如此装备,哈哈大笑了两声,身体一下子贴在了马背上,紧接着马刺一划。差点带走好几两肉。坐下战马哀鸣了一声,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在这之后,改良战斧骑兵狠狠地撞在了拒马桩上。巨大的冲击力让拒马桩一下子刺进了战马前胸之中,同时将之连根拔起。大片的泥沙扑啦啦的打在了对面站着的,几乎吓傻了的重装盾矛手的脸上。那战马最后哀鸣了一声。仍旧被惯性带着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战斧骑兵手中的骑枪一下子刺穿了一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重装矛兵。这才算完。

    不,应该说,还没完。在第一列八十名改良战斧骑兵战马挂掉。上面的骑兵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之后——第二列的战斧骑兵眼看着再次呼啸而至。直接撞在了盾墙之上。这一回,重装矛兵的伤亡可就海了去了——站在第一排的,直接被马枪刺穿,同时遭到七十码撞击。而第二排的稍微递减,五十码,第三排的三十码。一瞬间,密集阵列的重装矛兵吃了大亏,战线在一瞬间崩溃!

    紧接着,第三列,乃至第四列,第五列的战斧骑兵再没有冲锋,而是选择了散兵阵型,疯狂的追杀着崩溃了的英格兰第二阵列,重装矛兵和长弓手组成的阵列。

    “失败了啊……”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眼看着被追亡逐北的悲催的乱砍滥杀的己方军队,轻轻叹了口气,心里面想着自己的战术貌似是失败了。

    不过失败了就是败了——虽然说开战以来已经连续输了两次,已经损失了好几千人,同时士气也下降了不少——但是,阿尔弗雷德仍旧没有显得太慌乱。

    “骑士,冲锋。”

    随着阿尔弗勒德这样的命令,整个英格兰全部的骑士,皇家骑士,贵族骑士,分封骑士,见习骑士,骑士长,大骑士,游侠骑士等等等等……只要是拥有马匹,装甲和骑枪的所有的骑士们,总共接近八百名——连带着他们接近两千人的扈从一起冲了出去。

    这便是阿尔弗雷德的杀手锏,集结了整个英格兰的战争精华,古代分封制度的强大动员力的具体体现:总共接近三千名重装骑兵!!

    当你无法确定,究竟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用自己手中的步兵胜过对手的骑兵的时候,那就不要想了。果断的出动你手中的骑兵,这样就可以了。

    而且数量上更多。

    埃吉尔吹了声口哨,再看了看天气,此时此刻,经过之前那两阵的攻击之后,已经差不多到了下午……嗯,三点钟?

    埃吉尔觉得自己今后还要兑换个怀表之类的。

    虽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候了——但是,因为是夏天,所以光线仍然很充足。所以光影效果都很好——太阳东升西落什么的。双方一南一北的列阵,也不可能会有太阳晃眼睛这样悲剧的战败理由——因此。

    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下令,总共四百余改良战斧骑兵在听到己方军队钟声之后,迅速撤回。

    “这个,声音控制军队的方式挺不错的啊。有机会应该学过来。”此时此刻,埃吉尔旁边的另外两个人又动起了心思,准备旁敲侧击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埃吉尔身上占到这个便宜。当然,看起来他们注定要失望了。使用音律,号角,钟鼓作为讯号来操纵军队这样的能力,埃吉尔完全没有——他只是下令而已,真正操作的还是系统配置给他的卫队骑士——准确的说,应该是系统内所有的士兵全都听得懂。

    此时此刻,两个矮人和苏格兰人的指挥官自然不知道这些——不过说起来,他们这样的行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严重溜号了。

    至于胜利,切,没看见我方重装步兵阵列森严,就等着对方往上面撞呢吗?!

    阿尔弗雷德并不是埃吉尔。并不会使用骑兵轮流冲阵这样比较高端的战术。他的心理仍旧停留在“越多越好”这样简单原始的地步。而那些热血白痴一样的骑士,自然也不可能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就这样,总共几千重骑兵,就这样乱哄哄以散乱的阵型向着联军的阵线冲了过来。

    然而,尽管如此,尽管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但是那毕竟是三千重装骑兵,是身上披着链甲,手中拿着重型骑枪的重装骑兵啊混蛋!联军将士说不怕那是假的。眼见得骑兵冲的越来越近。埃吉尔对面的威廉华莱士坐不住了,直接跑下了钟楼,爬上了两米高的院墙。之后一口气跳下去,挥舞着手中的大剑,大喊道:“苏格兰万岁!为了自由!!!!”

    瞬间,中路的苏格兰高地超长枪兵获得了极为强大的士气加成。原本被对面英格兰铁骑威势所撼动的阵线瞬间恢复了正常。

    “所以说,鼓舞士气这个技巧,说白了就是诓傻子去死啊。”埃吉尔轻笑了一声,再不以为意。

    紧接着,英格兰铁骑洪流滚滚向前,虽然偶有一些被挪威弩兵和矮人十字弩手射了个人仰马翻的。但是其他骑士们完全无视了这样的攻击,继续向前,向前……接着向前。

    此时此刻,埃吉尔不由得想起了几个月之前,他还是菲利克斯伯爵麾下的一个小虾米的那个时候,面对呼啸而来的链甲骑兵的时候,菲利克斯伯爵临时布置的那道超长枪方阵……

    往事如烟,埃吉尔稍微感慨了一下。同样在战场上溜号了。

    此时此刻,战争瞬间进入了白热化,骑兵vs步兵,步兵vs骑兵。这一整天的战争几乎全都是围绕着这个主体进行的。在这之前,英格兰的步兵悲剧的失败了。不知道这一会……

    好吧,此时此刻,眼看着中路折断了一大堆的长矛杆,人和马匹没死透的重伤员濒死的大叫。以及近乎崩溃的第一列苏格兰,矮人的超长枪阵,埃吉尔稍微叹了口气,之后摇了摇头。之后用非常悲哀,非常无奈的语气小声嘀咕道:

    “赢了。”

    因为第一列,死光了,还有第二列。而此时此刻,骑兵的冲击力却已经用光了……

    第一列,总共将近两千人的超长枪兵,一横一纵的总共拍成了五排,无论是矮人密室守卫还是苏格兰山地长枪兵,都是勇猛彪悍的一等一的战士——然而,就算是这样,在面对着英格兰铁骑延绵不断的冲锋的时候,仍旧处在了下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