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没有侧翼,你冲个毛啊
    ——当然啦。这些全都是骗人的。传说中的重骑兵正面死扛超长枪方阵什么的。一般都不会有哪个傻子真的去这么做。而且,枪阵什么的也不单单是对抗骑兵用的——在对抗步兵的时候同样非常管用啊。你可以想象一下,两军对垒的时候,你前面站着的一大群人排成长方形的阵列向着你冲过来——你甚至都看不见对方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好像刺猬一样的枪头。

    说起来,密集恐惧症什么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吧。特别是在面对密集的——能过捅死你的东西的时候。

    当然啦。古希腊时期的代表性的马其顿方阵,的确有着致命的弱点。也就是侧翼。侧翼被冲破了之后,手持超长枪的悲剧们在近距离之内自然无法与手持短兵器的敌人作战——所以说,侧翼很重要——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所有的阵型,侧翼都很重要吧,被击垮了之后都会造成很不良的影响吧。只是方阵的影响更大一点而已。

    ——所以说,在中世纪晚期,主宰了战场的仍旧是方阵兵,超长枪+剑盾+火绳枪的可爱的西班牙大方阵。其战斗力仍旧强悍到了碉堡的程度。而且因为在侧翼部署了剑盾兵,以及远程的火绳枪兵。让整个大方阵成了可远可近可砍可刺可喷的全能选手。

    ——但是,问题来了:你妹的劳资要到哪里去找火绳枪啊?!还是说虽然说是火绳枪。但是用长弓或者滑轮弩一可以代替——话说真的可以代替吗?

    所以说,关键还是侧翼。侧翼啊侧翼……如果在方阵两边布置好像是罗马军团步兵那样的携带者大盾牌的家伙总共两列,之后让他们布置一个类似龟甲一样的防御,那样会如何呢?

    嗯,貌似有搞头啊。利用强力军团步兵守备方阵两翼。

    不过说起来,还是用骑兵更好一点吧。用骑兵守备方阵两翼什么的——话说为什么非要和两翼还有方阵过不去啊。投射步兵组成的散兵阵列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虽然会被骑兵虐杀。

    好吧,那就是方阵了。方阵+军团。稍微革新一下,就叫做维京方阵好了。

    此时此刻,埃吉尔总算从自己的妄想中逃脱了出来,之后对着另外两个盟友哈哈一笑,说道:“所以说啊,骑兵,重装骑兵,是最强悍的病重了,方阵什么的只能被动防御。之后走防守反击流。我并不太喜欢那样。是不是,华莱士阁下?”

    威廉华莱士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笑了笑,没说话。但是瓦尔德却坐不住了:“什么骑兵最强这种话——我不爱听。有本事咱们把军队带到斯堪的纳维亚山脉里去,你在山里面和我们矮人见个高下!”

    的确,在山地作战中,矮人的重装步兵近乎无敌。

    “啊,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我们可是盟友啊,互相残杀什么的完全不会发生的,你说是不是,华莱士阁下?”埃吉尔打了个哈哈,之后这样说道。

    “当然,矮人,苏格兰人和挪威人之间的友谊长存。万古长青!就是这样。”华莱士也这样说道。

    接下来。他们与英格兰人交换了战书,约定在半个月之后,在约克城的城郊见个生死。再之后埃吉尔用望远镜稍微看了一下,约克城城郊的大片耕地,绝大多数地形全都是平原。非常适合大规模会战——而需要注意的只有两点,第一,是战场中央的两座修道院——那些教士们已经全都撤了出去,目前空无一人。

    说起来,中世纪的修道院实际上和城堡什么的也没什么差别。最多在多一点宗教色彩而已。在埃吉尔的眼中,这两座修道院就是两座坚固的小型要塞,差不多能够容纳数百人——院墙也有两米多高,各处的尖塔,钟楼也可以当做箭塔来使用。也就是说,如果能在战斗中抢先占领这两座修道院的话,就能够获得两个足够坚固的支撑点,对于战斗非常有利。

    除此之外,就是战场偏北的一大片的乱七八糟的房屋,还有磨坊,猪圈什么的。那些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农民不是被征召了做农兵,就是逃到更远的山里面去了。牲口什么的也全都被双方的士兵给抢了回去,炖吧炖吧进了肚子。这一块乱七八糟的地方,却是比较适合散兵阵列的打游击——当然,埃吉尔稍微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军队之中貌似是没有那么方便的,专门适合巷战的兵种。职业维京战士勉强算是半个。但是因为身上的装甲太厚了一点,装备的武器也稍微多了一点,所以机动力不足。

    所以说,在这一片地区,需要谨防对面英格兰的散兵游勇的偷袭。以及埋伏等等。

    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埃吉尔将这两件事情跟瓦尔德和华莱士两个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华莱士就拍着胸脯说那一大片的住宅区就交给他收拾就行了。而那两个修道院,则需要速度较快的骑兵才能抢的到。这个无论如何也只能落在埃吉尔的肩膀上。

    三日后,晴空万里,万里无云双方大军云集,因为军队数量太多了,因此列阵什么的已经大可不必,就算是这样的会战之中,双方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分出个胜负来。

    第一战的先手却是让挪威人获得了。挪威仅存的两百多骑巡逻骑兵,迅速出动,向着战场中间的那两座修道院冲了过去——而英格兰人看起来对那两座修道院却是并不感兴趣。第一阵的大批征召农兵,钩镰农兵和长矛军士,组成的乱糟糟的阵列,在骑士和其扈从的呼喝之下慢悠悠的向着战场中央移动着。而英格兰引以为傲的长弓手,却被布置在了第二阵,紧随着大概三千人的先头炮灰后面。而那些英格兰长弓手的背后,除了长弓之外,还有两头削的尖锐的木头桩子。看起来是用来对抗骑兵用的。

    看起来,前几天,埃吉尔轻巧的破掉了英格兰人的前哨战的那场战役,给阿尔弗雷德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样的配置——拒马桩外加炮灰,却都是为了对抗骑兵的正面冲锋所准备的。

    不过,与他想象中的稍微有点不同,挪威人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使用那些装备着重型铠甲和武器的战斧骑兵。而是用了轻装的游骑兵,将战场中央的两座修道院抢了下来,紧接着,一溜小跑的挪威弩兵,和矮人十字弩手,便迅速的将这两座修道院武装化了。当对面的英格兰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大批量的苏格兰高地长枪兵,以及矮人密室守卫,已经密密麻麻的挤在了两座修道院中间,组成了非常密集的长枪方阵。在他们的后面,上千北欧弓箭手和苏格兰高地弓箭手组成的弓箭手编队预备抛射。

    就这样一来,人家的两翼是传说中的大条石建筑的修道院。你**的给我冲一个看看。侧翼消失了,消失了啊混蛋!

    就是这样。

    再之后,在埃吉尔的调度之下,在两个修道院的旁边,大批的矮人重装步兵,职业维京战士,以及手持着长柄战斧的决死战士和矮人突击战士,组成了坚实的步兵阵线矮人精锐步兵高举着手中的盾牌,在第一线组成了盾墙。为后面的战友提供援助。

    于是,准备完全了,就等着英格兰人进攻了。

    眼看着对面联军的守备阵型,对面第一阵的英格兰炮灰们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就算是这样的情况,就算是面对着阵型防守的极端严密的敌军——这时候,也只能冲锋了吧。

    于是,英格兰第一阵列,开始冲锋了。绝大多数都只装备了盾牌和短矛。没有装备任何盔甲的悲剧的士兵们——先是被远程的弓弩射挂掉了不少,紧接着又一头撞在了厚重的长枪方阵上面,一个个的被捅成了筛子。冲击两翼的,则被漫天的飞斧给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被维京决死战士和矮人长柄斧战士的反冲锋,给打了个七零八落。稍微给联军造成了一点点小损失的,是第一阵的几十骑士和他们的扈从。看准了机会发起了一次冲锋,撞翻了不少的突击兵种,然而紧接着,就被反应过来了的矮人和维京人,用大斧头给剁成了肉段了。

    虽然知道第一轮的攻击只是试探。但是眼看着对方非常出色的,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驱散了自己好几千的士兵。对面阿尔弗雷德大帝也感到了一阵阵的心寒。心里面想着:“看起来,正面肉搏是没有什么机会赢了——去冲撞对方守备严密的防线,更是脑残才会做出来的事情。

    不过,英格兰人完全不需要这么做——在收拢了溃兵之后,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中午。因为双方还没有投入主力,进行决战。所以双方士兵还比较清闲。有一些就摸出了贴身带着的黑面包,就着旁边一条小河里面的水吃起了午餐。

    就在这时候,英格兰第二阵列前进——总共三千长弓兵,两千重装长矛军士组成的阵列直接停在了长弓射程之内——紧接着,便是漫天的弓矢暴雨,倾盆而下。

    “切,以为这样就行了么?!重装长矛兵,对付一般的骑兵还差不多,但是想要和我的重骑兵较量,还差得远呢!”站在左翼修道院的钟楼上面,埃吉尔这样冷哼了两声,紧接着他身后的那口大钟就被人铛铛的敲了五下,三长两短——之后,早已经按捺不住的挪威骑士,以及改良战斧骑兵便从联军阵列中脱颖而出,向着英格兰人第二阵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