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这种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大概。
    眼看着己方的苏格兰盟友如此英勇如此强悍如此不要命如此丧心病狂……矮人战士们稍微有点发傻。这个这个这个……之前第一次进攻哈德良长城的时候,没见这些家伙这么生猛啊。嗑多药了?吃金克拉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到盟友这么生猛,矮人们也生出了攀比之心。一个个的抡圆了膀子可着劲的往前冲。

    其实啊,真正的情况是苏格兰人完全不必要这么拼命。就算是哈德良长城从南面进攻更容易一点。但是至少还得加上一个条件——那就是人家真的想打。而且有能力打下来。

    北面的苏格兰人有着矮人盟友,天生机械等级十。整个种族所有人全都是工匠+矿工。埃吉尔却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此时此刻,埃吉尔手上就只有十部弩炮,外加一百工程兵。这样的兵力稍微打一打小型城堡什么的还凑合。要攻打哈德良长城这样守备森严的大型防御工事,却是完全不可能。

    但是苏格兰人不知道。

    英格兰人也不知道。

    所以他们都悲剧了。

    虽然说矮人也很努力很努力的往前冲。但是他们身披重甲,而且身材是很悲剧的三头身。因此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正常的七头身,而且**着上半身,只穿着裙子的苏格兰人——话说那个的确是裙子吧?的确是裙子没错吧?或许它还有其他的叫法。但是的确最常用的就是裙子吧。

    而且是超短裙,还没穿内裤的那种——你妹的开玩笑。谁想要看一群脸上画得花花绿绿的男人穿裙子的啊?!

    而这时候,英格兰人总算反应了过来——或者说被苏格兰这群浑身上下只有一条裙子的人给雷到了。紧接着就觉得这群家伙的存在是污染世界。于是,长弓箭雨再次开始。

    于是,苏格兰人悲剧了。

    而此时此刻,埃吉尔的军队站在长弓的有效射程之外摆弄着他的弩炮。虽然说不太可能唱主角。但是跑跑龙套什么的,也比什么事情都不做的强。不然的话等到哈德良长城攻陷了之后三家联盟一起联欢。矮人们可以说:我们制造了大量的攻城器械,配重式投石器,楼车,云梯车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而苏格兰人们可以说:我们在敌人的面前只穿着裙子裸奔,炫耀我们强壮的胸肌来着。

    那么,挪威人应该说什么呢?我打了半天酱油?

    开玩笑。

    就这样,在工程兵的伺候之下,总共十辆弩车预备完毕,之后就是一轮齐射。直接带走了城墙上的十几条人命。此时此刻,城墙上的英格兰人再次意识到了,自己是受到了夹击。而且看起来从后面出现的那些维京人手中也拥有能够轻松杀死他们的武器。

    瞬间,只是一瞬间,英格兰人崩溃了。所有的英格兰士兵争先恐后的惨叫着。丢盔卸甲的从哈德良长城上跑下来——或者这跳下去。总之,跳下去的那些基本上死掉了。而跑下来的那些,却是向着埃吉尔的方向跑了过去……毕竟楼梯什么的应该修建在内侧,不是么。

    “切,抓俘虏。特别是那些身上穿的花里胡哨,带着乱七八糟纹章的家伙。”埃吉尔这样一声令下,紧接着维京大军就嘿嘿嘿嘿的冲了上去。好在维京人并不是那种未来世界的,嘴里面说着: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一边对着敌人搂火的人渣。所以说绝大多数的英格兰人最终仍旧活了下来。虽然有些反抗激烈的,可能被人多锤了两拳,显得有些鼻青脸肿的。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维京人们在抓俘虏的同时,顺道将哈德良长城的几处城门打了开来。同时矮人们迈着的小短腿也跑了过来——原本楼车和云梯车这些攻城道具都是苏格兰人推着的。但是这一回不知道为什么,苏格兰人吃了金克拉一样一个劲的向前跑。怎么说都不听。说以矮人们只能自己动手推车子。

    话说苏格兰人以为他们是谁?蜘蛛侠吗?能够徒手爬城墙?

    不过,不管怎么说,哈德良长城陷落了。没错,陷落了——而三国联军虽然在争抢战利品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冲突。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体上还能够保持和谐。

    才怪。

    此时此刻,苏格兰人们看着挪威人的眼神就好像是要吃人一样……话说苏格兰人虽然稍微野蛮了一点,但是应该不是食人族的吧?埃吉尔一边这么想,一边悄悄地擦了擦汗。同时心里面也差不多明白了苏格兰人为什么这么不友好。

    摊手,不过是个诺森伯兰地区,一座小破城堡罢了。至于么。

    苏格兰人:至于。

    当天晚上。按照惯例。打赢了就要庆祝胜利,庆祝胜利就要开宴会,开宴会就要吃东西还有喝酒……话说苏格兰的蛮子知道“酒”是种什么东西吗?是“啤酒”哦。埃吉尔的科研院所的最新出产的产品哦。

    就这样,小子们吃着熏肉大饼,喝着啤酒。而大佬们则吃着香酥鸡,牛排,松露和白面包,水果沙拉之类的——当然,所有东西全都是埃吉尔出的。有一些还需要用点券在系统那里兑换。不过难得的胜利嘛。就稍微大方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不觉间,埃吉尔那一点小家子气消散了不少。

    “——话说,华莱士阁下,白天的时候你的士兵似乎抢掠了我方的战利品来着。您难道不想做出一些解释,化解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么?”眼看着宴会上的气氛不太好——当然是专指埃吉尔和华莱士之间的。矮人王瓦尔德却是完全无碍,一边大口的嚼着牛排,一边哈哈大笑着夸奖埃吉尔的战术巧妙。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眼看着伦敦已经近在眼前了。却直接折返了回来。二话不说就直接夺下了纽卡斯尔城堡和哈德良长城。阿尔弗雷德那个老小子恐怕要气疯了吧啊哈哈哈……”

    矮人王瓦尔德越是这么夸奖埃吉尔,对面的威廉华莱士的面色就越难看。只不过人家好歹也是不世出的英杰人物。这一点心胸——或者说是忍耐力还是有的。只是一个劲的喝着埃吉尔兑换来的高烈度伏特加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喝也喝不醉。

    自己花了那么多时间,那么大代价,结果却被人轻轻松松的摘了桃子。换做是谁心情也好不了的吧。

    “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要要求对方将纽卡斯尔城堡让出来吗?可恶,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出口啊?!强硬一点吗?强硬的话会不会造成对方的反感,之后变得无法收拾呢?

    那么,要稍微服软一下么?可是这样的话对方说不定会觉得我苏格兰人软弱可欺。得寸进尺呢。该死的。”

    就这样,华莱士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开口。却没想到这时候听到了埃吉尔这样的发难。

    “没错,这家伙是想要用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和我讨价还价,最终胡搅蛮缠的将纽卡斯尔城堡给吞下去。”只是一瞬间,华莱士便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将埃吉尔定性成了阴险狡诈的混蛋。

    “所以说,那只是个不行的意外——至于战利品什么的。如果您能够让人将那些东西全都指正出来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就请陛下您放弃这种打算吧。”

    虽然说得好听,但是实际上华莱士的意思和偷了东西的某q是一样的。“你家的萝卜么?那么你叫他他能应你?应了就还给你。”

    就是这样胡搅蛮缠的强盗理论。

    “长弓三百柄,特制锥头箭矢一万五千支。硬皮甲五百副。”当然了,埃吉尔也完全不是那种肯吃亏的人。听见了华莱士这样的说法之后,微微一笑,不就是报个数么,你让我报数我就报数呗。

    华莱士听了之后几乎没晕过去。你妹!这几乎是他们从哈德良长城处获得的所有的弓箭和皮甲了。原本以为自己强盗逻辑一下就很厉害了呢——没想到对方却掌握着更强悍的,名为“讹人”的精湛技巧。

    席马达……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啊。为什么我会如此不理智的招惹到这样的对手呢?而且你看旁边那个该死的大胡子矮人嘿嘿贱笑的样子,绝对是和那个家伙之间有默契啊——绝对是丫挺的请来的托啊——算了,死就死了。至少要给苏格兰保留一点元气才行。

    “……那些物资,我会尽快派人送到贵军军营的。”华莱士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样说道。

    “……阿勒?!”埃吉尔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如此爽快的接受了自己的讹诈。连带着一直在旁边看戏的矮人王瓦尔德也愣住了。

    “糟糕了,这种情况下对方不是应该拍桌子大喊:你妹的开什么玩笑,这样才对吗?为什么要答应啊?!”

    但是这种情况下,如果说自己是开玩笑的也很不妙吧。埃吉尔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决定用杀手锏直接解决此次对话:“阁下,明天的时候就可以接管纽卡斯尔城堡了。”

    “诶?!”此时此刻,华莱士才是惊讶的要死。眼看着对面同样哭笑不得的埃吉尔,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自己想的太多了一点,实际上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简单得多……

    这种时候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