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威廉华莱士的小心眼
    面对着埃吉尔如此的劝降。内堡之中完全没有任何回应。当然,说是没有任何回应也不太对劲——正当埃吉尔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准备策马向前再靠近一点的时候——“嗖”的一声一支长箭就向着他的脑门射了过去。

    然而,就在埃吉尔这么一愣神的同时,他身边的卫队骑士早已经有了动作在他左右的两个卫队骑士的鹫盾并在了一起,挡在了他前面。紧接着那支长箭就“当”的一声,停在了鹫盾上面。那箭尾还忽悠忽悠的颤乎着。

    同时,埃吉尔还听到了一声系统提示音。打开了界面一看,自己多了个随从,御盾侍卫:在战场上专门为你挡箭的存在。个人安全+2,士气-1勉强算是良性随从吧。

    紧接着,埃吉尔稍微感慨了一下对方的坚贞不屈。之后一挥手,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的北欧弓箭手马上松开了手。紧接着一轮火雨从天而降……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惨叫,还有怪异的肉香味——虽然是香味却不知道为什么让人非常想吐。

    因为是自己的同类,所以觉得恶心。

    真是奇怪的想法呢。

    或者说,是害怕自己死后会受到同样的待遇么?

    明明死掉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说,同样是十分奇怪的想法呢。

    ——哦,差一点忘记了。这里是可悲的中世纪。所谓的无神论是不存在的呢。而埃吉尔自己也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全军!在此休整三日!之后进军哈德良城!”埃吉尔在莫名其妙的大笑之后这样下令道。

    当夜。对于维京人来说,所谓的休整其实和狂欢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因为设施最齐全的内堡被埃吉尔一把火烧成了灰。所以如今埃吉尔仍旧是住在军营里面,和其他战士一起硬板床。最多再加一点毛皮褥子罢了。

    此时此刻,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但是维京战士们的狂欢仍旧没有停止。不过埃吉尔却借口着不胜酒力,早早的回去军营里面休息了。

    埃吉尔在计算:这一次远征英伦,从七月份开始。如今已经将近九月份了。虽然说自己屠了几座城,烧了几座村,灭掉了几千敌军……但是进度仍旧不够。英格兰实力仍在,完全没有伤筋动骨。

    也就是说,要继续努力啊自己。

    “继续努力做什么?杀人吗?”

    “虽然不太满意你这样的出现方法,以及总是偷窥我的心声这样的该死的表现。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的确如此。”埃吉尔这样说道:“差不多吧。扩张和杀人。虽然不能直接划等号。但是约等于应该可以的——话说波浪线真的很可爱你不这么觉得吗?”

    “……”

    “好吧,稍微有点扯远了。”埃吉尔稍微考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虽然说,现在这种时代,近代国家的理念还没有形成。爱国主义更是没有的事情……但是貌似想要将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的地盘给吞下去,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呢……”

    “你才发现吗?”

    “而且,虽然说我的职业部队战斗能力的确很不错。但是数量未免太少了一点。而且想要供养的话,需要很强大的经济实力才行……”

    “你才发现吗?”系统精灵的话仍旧非常鄙视的样子。

    “移民,加上军屯。这样如何呢?”埃吉尔这样问道。

    “你有那么多人口吗?”系统精灵反问。

    “同化?”埃吉尔又说出了一个主意。

    “你的文化向心力很强吗?”系统精灵接着反问。

    “……那么,难道只能好像奥斯曼土耳其那样,建立一个四不像的帝国吗?”埃吉尔忽然间变得很沮丧:“什么文化都包容进去,结果最后连自己本来的面貌都消失不见了。那样的国家就算再强盛又有什么用?”埃吉尔最终说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也就是历史上奥斯曼土耳其那个德行——虽然说后来的苏丹碉堡的自称是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共主——但是那样真的很蛋疼,而且不是一般的蛋疼。

    “所以说啊,文化,文化,还有文化——当什么时候,你不用斧头来逼着人家,人家也自愿的想要当一个挪威人,或者说,一个维京人的时候,你就算是熬出头了。”系统精灵这样说道。

    “……可能有那么一天吗?”埃吉尔问道。

    “所以在此之前尽量暴力一点吧。”说到这里,系统精灵又恢复了无节操的本性。

    “说到头了还是要用暴力啊。”埃吉尔翻了个白眼。心里面对这样的生活稍微有点厌倦了。每天总是杀人杀人杀人杀人……就算是闲下来了。也要思考怎么杀人怎么杀更多的人怎么更快的杀人。否则的话就会被杀。

    当然了,都是开玩笑的,实际上埃吉尔是个神经质的变态。杀人不杀人的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所以说……现在已经很晚了,睡觉吧。反正不是什么大事。等到今后有时间了再想。实在想不出来的话,就留给自己的后人去头痛。至少埃吉尔自信。在自己活着的时候,自己所创立的这个国家只会不断变强——至少在自己死之前,会不断地变强。

    不过,说不定自己死了之后,帝国马上就会分崩离析了。就好像亚历山大那样。

    不过管他呢,那时候自己已经死了啊。

    就这样,埃吉尔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英格兰人们很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没错,被包围了。毫无悬念的被包围了。

    “敌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绕到我们后面去的啊啊啊啊啊!!!!”

    紧接着就是一番的鸡飞狗跳。再紧接着,在看到了埃吉尔坏心眼的将大批纽卡斯尔的战利品之后,仍旧是鸡飞狗跳。此时此刻,看着那些染血的旗帜和罩衣——上面刺绣的全都是纽卡斯尔伯爵的纹章。在短时间内肯定无法伪造的——当然也不太可能有人闲的蛋疼去伪造那些东西。

    也就是说。

    “纽卡斯尔陷落了?!我们的后路被打断了?!完蛋了啊啊啊啊啊!!!!”

    “……白痴,让他们稍微安静一点。”眼看着哈德良城上鸡飞狗跳的闹得很不像话,埃吉尔翻了个白眼,紧接着这样说道。

    再之后,埃吉尔麾下一千八百弓弩手迅速上前,一阵箭雨……让哈德良城墙更加慌乱了。

    如果是通常的情况之下,此时此刻城墙之上的英格兰长弓手们早就反应了过来。虽然在数量上比埃吉尔的北欧弓箭手和弩手数量稍微少了一点,但是在质量上却要比埃吉尔的的远程投射兵种强很多的英格兰长弓手,绝对能让埃吉尔体验到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但是现在,完完全全的没有人想到了这一点。

    “安静!不要乱!不要乱啊混蛋!!!”英格兰方面的指挥官这样大吼着。只是,因为担任基层军官的贵族和骑士们,在之前的那次冲锋之中近乎伤亡殆尽了。所以如今的英格兰人的组织性严重不足。虽然剩余的骑士,贵族和指挥官们声嘶力竭的大吼着,想要控制局势。然而收效甚微……

    而这种努力,最终也在对面的矮人,苏格兰人联军的攻击之下粉碎了。两轮石弹投射之后,矮人和苏格兰人的联军争先恐后,以赶着投胎一般的疯狂的速度,就好像快要渴死了的人面对一瓶娃哈哈矿泉水,快饿死的人面对一个肉包子那样。丢盔卸甲的向前猛冲。

    ——当然,这里专指苏格兰人。

    昨天晚上,埃吉尔不但和某系统精灵一起讨论了文化向心力之类的东西,也顺便让跑酷高手无名绕道去了一趟联军的军营。

    在听说了挪威人轻巧的就夺下了纽卡斯尔之后,矮人一方还好——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来抢底盘的。然而苏格兰人却是坐不住了。

    原本,按照埃吉尔与肯尼斯之间的盟约。诺森伯兰和坎布里亚这两块与苏格拉毗邻的地盘,却是要划归给苏格兰的——而挪威人一路南下,苏格兰人也以为他们是到条约中划给自己的地盘上去拼搏奋斗了。谁知道最终的结果,却是埃吉尔瞬间杀了个回马枪,在苏格兰人和矮人在前面打生打死的撞哈德良的时候,轻巧巧的夺下了诺森伯兰地区最重要的纽卡斯尔城堡。

    这这这……这叫人情何以堪?!按照苏格兰人的小性格,谁打下来的就归谁,这样的惯性思维——那么这纽卡斯尔城堡,难道就要交给挪威人不成?合着自己在前面打生打死的,就是给人家做嫁衣了?!

    我擦泪的。更可怕的是在打下了纽卡斯尔,切断了哈德良长城的后路之后,挪威人们想要攻陷哈德良城,想必也不是是梦想——毕竟一面是对着敌人的,一面是对着自己人的——那设计妥妥的肯定不一样。从南往北攻击和从北往南攻击,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叫切牛油,后者叫撞墙。

    如果再被挪威人控制了哈德良长城。那后果简直……华莱士想到这一点之后,便极端的后怕。说句不好听的。虽然说这两天苏格兰人和矮人之间处的也不错。但要是苏格兰人和挪威人之间产生了什么冲突的话——矮人妥妥的不带帮自己的。

    所以说,只能靠自己了么?华莱士一声长叹,紧接着答应了无名所说的“协同进攻”的请求,心里面却发了狠:喵了个咪的就算用嘴咬的,劳资也要敢在挪威人之前把哈德良长城给攻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