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摘桃子什么的——我是在支援盟友诶!
    就这样,第一次的哈德良攻城战惨烈的落下了帷幕。在将那些誓死如归——或者说自己找死的英格兰骑兵捅成筛子之后。苏格兰和矮人的联军也失去了进攻的锐气。同时,此时此刻太阳已经西陲。早晨吃过的那点东西也早就消化干净。肚子开始咕咕叫了。瓦尔德和华莱士两个人相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于是,联军不得已收兵回营。

    眼看着联军一点点的退走。站在城墙上的英格兰人们总算松了口气,之后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英格兰人原本认为这会是一场轻松的战役——在此之前,被苏格兰人暂时压制住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但是只要英格兰人退守哈德良城墙。那么苏格兰人就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了。

    然而,现在,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英格兰人们除了要面对自己的老对手苏格兰人之外,还遭遇到了新的挑战。那就是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航海过来的矮人,以及挪威人。

    距离上一次的维京入侵不过三年时间。英格兰人们对于这两个敌人仍然记忆犹新。无论是强悍残暴的维京人,还是训练有素的矮人。都是不好对付的——在上一次战争中,英格兰人能够获胜,其一是因为北欧联军的大意——在占领了伦敦城之后便认为自己已经取得了胜利。这才被英格兰人抓住了机会突袭成功。而其二,则是因为唇亡齿寒。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以及他们的精灵盟友们所贡献的两万大军的功劳。使得英格兰人在军队数量上第一次超过了北欧联军。这才一举建功。

    两支军队全都堪称劲敌。特别是矮人大军,上一次虽然只出动了五千军队,然而其悍勇之姿态却让英格兰人记忆犹新。层出不穷的各种攻城器械,更是让英格兰人胆战心惊。

    而此次,总共两万矮人大军,再加上两万苏格兰人,总共四万大军位于哈德良城下。英格兰人顿时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尽管联军第一次攻击被击破。攻城部队损失了将近四千人马。但是,作为防守方的英格兰人的伤亡,也同样巨大的难以想象。超过三千名英格兰人——包括那将近五百重装骑兵在内,守备军数量的三分之一,守备军力量的三分之一强。一战,全都没了。

    守备方和进攻方的伤亡比例接近一比一。这样的所谓胜利,对于英格兰人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与其说是胜利,还不如说失败更恰当一点。这样的胜利如果再来几遍——不,不用多了。只要再来一次,哈德良城就玩完了。因为守备的英格兰人再不可能拿出一支强大的足以冲开攻城部队的骑兵来了。

    “求援吧。也不是什么丢面子的事情。毕竟对方是矮人啊。而且数量上也是我们的好几倍。”于是,英格兰一方的指挥官这样想了想,之后就果断派出了信使。请求援军。

    “对方准备下一次的攻城,至少还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请主上派出援军。否则,哈德良城墙被攻破,英格兰永无宁日矣!”

    在指挥官的一再叮嘱之下,信使怀揣着信件出发了。

    七天之后——也就是现在,阿尔弗雷德的援军貌似还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开到。然而,埃吉尔所率领的维京海盗们,却是迫不及待的出现在了纽卡斯尔城墙之下。紧接着直接骑兵冲锋,似乎是希望在敌方反应过来之前就冲进去。

    “这些维京人,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吧。”只是。防守纽卡斯尔的英格兰人也算得上训练有素,虽然挪威重骑呼啸而来,却没有被他们吓住。仍旧显得游刃有余。因为只要将吊桥给拉起来,之后就……

    “这个,这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吊桥的吊索坏掉了?!”

    眼看着对方大队骑兵呼啸而来,纽卡斯尔城堡之内守军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想要拉上吊桥——然而等到英格兰士兵想要这么做——紧接着那吊索就“咔吧”的一声断成了两截。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被人一点点的用锉刀磨过。不动弹还好。一拉辘轳,吊索上一吃劲,就直接完蛋了。

    “砍断绳索!把闸门放下来!!!”眼见的吊桥基本上拉不上去了。看守城门的小军官当机立断,这样喊道。紧接着也不等自家的下属反应,直接跑到了另外一个机关前面,拔出长剑来一下子砍断了绳索。

    然而闸门却完全没有要掉下来的意思——几个英格兰士兵走到前面一看,就发现闸门被好些个匕首卡在了墙体上面。使劲的往下拉也根本拉不动。完全被卡死了。

    就在这时候,挪威骑兵呼啸而至,冲在最前面的战斧骑兵速度都不降,直接从一个英格兰士兵旁边划了过去。还没等那个士兵松一口气——就发觉自己的视线一下子高了很多。再之后就发现自己的没有脑袋的身体软趴趴的倒了下去。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因为之前间谍的功劳,纽卡斯尔一南一北两座城门全都坏掉了。就好像是自动卸除了衣服的“哔”一样,任凭着挪威铁骑蹂躏。

    挪威骑兵们在冲进了城之后,部分士兵迅速下马,向着城墙上面狂奔而去。而其余的士兵也不做停留,分别向着内城的四个城门冲了过去。

    “妈的!冲锋,把那些个混蛋全都赶出去!快!”此时此刻,正在内堡之中处理公务的纽卡斯尔伯爵得到了消息,直接跳了起来,抓起了墙上挂着的长剑,招呼着自己的几个侍从和骑士就往外面跑。一边跑一边这样大喊着。紧接着,内堡中驻扎着的五百多名英格兰长矛军士,钩镰兵得到了命令。也迅速集结起来,向着外面狂奔而去。

    此时此刻,纽卡斯尔城内战斗已然开始。挪威骑士,战斧骑兵和巡逻骑兵们虽然丧失了速度和机动优势。但是身上的装备却是相当的不错。至少比只装备了皮甲,木盾和矛的长矛军士要强很多。再加上哈德良城吃紧,纽卡斯尔作为第二道防线却完全没事——所以将大批量的守军都扔到哈德良城去了。此时此刻,纽卡斯尔城内七零八碎的各种武装力量,加起来也不过一千两三百人而已。

    骤然间遭到突袭。紧接着城防系统失灵。给英格兰人造成了很大的士气打击。然而守备方的士气加成,却让他们仍旧勉强维持着,不至于崩溃。在城堡内的街道上。自发组织起来的英格兰军队奋力拼杀,意图重新夺回城门口,以便组织防御。只是此时此刻,挪威战斧骑兵和挪威骑士们已然占据了城门楼。居高临下,想要驱赶他们自然难上加难。

    一方是身披重型链甲,板链复合甲,手持战斧的重装精锐职业部队。而另一方,却是人员参次不齐,很少着甲,手中长矛木盾的悲剧的轻装步兵。虽然人数稍微多了一点。但是在这楼梯这种狭窄的地形却完全无法发挥出人数优势来。完完全全的被挪威人压着打。

    在数次失败的冲锋之后,沿着城墙向上的阶梯,已然完全被守军的鲜血,以及内脏所润滑。踩上去嘎吱作响。守军胆气已丧。再无法组织起有效地进攻了。

    再之后,担任挪威军主体的之职业维京战士,以及决死战士从已经被控制了的城门蜂拥而入。英格兰守军再坚持不住。完全崩溃了。

    伴随着城门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以及逐渐逼近的大部队的杂乱的脚步声。正在街道上勉强组织起防御,抵挡着骑兵攻击的英格兰守军惊疑不定。不少稍微机灵一点的已经暗叹了一声:完了。眼神游移不定,准备给自己寻找退路了。

    “全部杀死,一个不留?不不不,尽量抓俘虏吧。毕竟,嗯,怎么说呢。对方好歹也是经过了激烈反抗——甚至在城门被攻克了之后也仍然奋勇拼杀过一阵子的啊。”此时此刻,在卫队骑士的询问之下,埃吉尔却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让仍旧准备着好好抢劫一番的维京战士们略感失望。

    “怎么?你要将这座城市占领下来吗?”此时此刻,系统精灵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不不,在约定之中,这可是我可靠地盟友——也就是苏格兰人应有的地盘。我怎么可能会将这里据为己有呢?”埃吉尔这样摇头,同时晃晃悠悠的在卫队骑士的掩护之下,向着纽卡斯尔的内堡前进着。

    “哦?取信于人么?”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苏格兰人还有挺高的利用价值的。再怎么说,我的军队也只有一万人出头。不靠着盟友帮忙,是吃不下英格兰这么大的地盘的。”埃吉尔这样说着。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内堡下面——在纽卡斯尔两层城墙全部宣告失守之后,这一个小小的,挤进去了好几百名守军的内堡,就是英格兰人唯一掌握的地盘了。

    “嗯,机会难得,就稍微试试看,能不能将这些家伙给招降了吧。”埃吉尔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手势一挥,周围的北欧击败名北欧弓箭手便拉弓上弦,换上了火箭。

    “喂,要投降吗?如果不投降的话就直接放火把你们烧死了哦。”紧接着,埃吉尔就用这样懒洋洋的,极端惹人生气的强调对着内堡里的人喊道。

    ……这样真的能招降成功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